第61章 【一更+二更】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61章 【一更+二更】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     薛蟠没有等到秋后问斩就死在牢里了。乐-文-

    耿直向今上请罪, 言说自己没有看管好人犯, 他是自己撞墙死的。

    “总归要死的, 不怪耿卿。”今上心里对薛家愈发存疑, 好在皇贵妃即将把薛家的女孩儿选进宫中,也是一点线索。

    江陵已经习惯性地把耳报神当作一种外挂,类似游戏修改器,很多游戏都会有这样的奇遇功能。

    但是现实无情地给了江先生一巴掌, 在他去耳报神那里买南安王一案证据的时候, 茶馆老板说,“主子想要见您。”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大家两清, 何必见面。”江陵笑道。

    “恐怕您没有拒绝的余地。”茶馆老板一拍手,内室里出来几个佩刀的护卫, “您这里请。希望江大人,识时务一些。”

    然而江陵并非识时务的人,大笔的银子花出去, 结果这个人摆出一副企图**的架势,着实令人不快, 他淡定地坐在原地,“你欲如何?”

    茶馆老板摸着他的惊堂木, 摇头叹道,“少年意气是好事,可惜不要用错了地方。”

    江陵道, “我吃鸡蛋,并不想认识那只下蛋的鸡。你若动起手来,引了京兆府的人又或者巡城御史,受损的总不见得是我。告辞。”

    “且慢,方才是我失礼了,还请江大人给个面子。”茶馆老板示意护卫让开,走到江陵身边拱手致歉。

    “你的面子?值多少钱?”江陵摸出一张银票拍在桌上,“今日的茶钱。”

    帘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你倒是浑不似徐秉齐的徒弟。”

    听到徐阁老的名字,江陵顿了下,“尊驾何苦这样藏头露尾,您的身份,只管传召臣便是了。”

    茶馆老板识时地弯腰相迎,低声道,“江大人这边请。”

    细琐的脚步声,帘后的人已经退回去了。

    江陵自己掀了帘子进去,里头别有洞天,他朝软榻上的老者颔首道,“太上皇。”

    “你倒是有双好耳朵,宫中说话不易,只得请你来这里了。”老者正是传言中近日缠绵病榻的太上皇。

    “臣过目不忘,耳朵不算好,记性还可以。”江陵拱手道,“太上皇召见,有何吩咐?”

    太上皇手里把玩一块玉珏,和那日暴怒的样子又有些不同,江陵并不好奇这些皇家人都有两副三幅面孔,奥斯卡估计都不够分。

    “朕很奇怪,你是徐秉齐的徒弟,林如海的师弟,缘何会帮着小七。”太上皇道。

    徐阁老尚好,林如海却是实打实的上皇党。

    “大概是贾家太蠢了。”江陵摊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太上皇宠幸贾家这样的老臣,然而臣与贾家有私怨,自然只能追随七殿下了。四王八公,八公不论,四王里北静王好色,南安王狠毒,太上皇的眼光恕臣难以接受。”

    “难道他的眼光又好到哪里去?裘双更逆人伦,谢家沽名钓誉。太子乃正统,国之储君,你不思为他效力,还想着改天换代不成?徐秉齐将这耳报神的牌子给你,不是让你用来帮小七的。”太上皇捏起玉珏透光看了看,视线阴冷地落在江陵身上,“你以为他会真的信任你?朕给你一个机会,单看你要不要。”

    江陵挺好奇的,他也很乐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您既然不愿放弃朝政,当年又何必退位。”

    今年恰好是太上皇退位整十年,今上也是作孽。

    “这不是你该管的。”太上皇手劲大得几乎要捏碎玉珏,“你只需要选择是朕,还是他。”

    我当然是选择我们家心肝宝贝小舟啦。

    江陵歪头,忽然笑起来,“愿为陛下甘效犬马之劳。”

    “林如海密折里说过了,你是为了迷惑他们才选择的七殿下,你倒是演得很像,朕都差点被你瞒过去,你只管做你的,朕有什么吩咐的,会让这家老板递予你知道。”太上皇道,“不要叫朕失望。”

    林如海是糊弄太上皇的,他怕这位色令智昏的小师弟一心追随小煞星七殿下,再被太上皇咔嚓了,大约他自己也没想到太上皇竟然真的信了。

    江陵对此只有两个想法——厉害了我的林师兄 & 太上皇,你高兴就好。

    他走的时候,茶馆老板恭恭敬敬送了他出门,还奉上了这次的消息和礼物。

    “多谢。”江陵拍拍他的肩膀,“回见。”

    他坦然自若,倒叫挺尴尬的老板也放松了些,“回头见。”

    翌日案件调查小组开会,来撑场面的三殿下忠义亲王请了病假,据说受了风寒。

    北静王露出很懂的表情,猥琐了一张俊俏的脸,“听说三殿下新收了个异邦的姬妾,金发碧眼,嘿嘿……”

    江陵扶额,沈舟说北静王曾经帮过他好几次,这才叫一声水溶哥哥,水溶在他面前也不太展示猥琐的一面。

    江陵:怪我,我懂。

    大理寺少卿眼睛一亮,“王爷要是感兴趣,不如问问理藩院,先前不是来了位主教么,据说带了许多貌美的侍婢,不单三殿下,理国公也得了一个,生得和咱们这儿不大一样,但是别有味道啊。”

    册那,这个国家是不是要亡国了。

    江陵敲敲桌子,示意这二位把脑子腾出来,“说正事。”

    “哦,都交给你就可以了。”北静王道。

    大理寺少卿亦是满怀信任地看过来,“江大人年轻有为,叫在下大为佩服。”

    沈舟在书房隔间里差点笑出声.

    “喵~”小白猫疑惑地伸出爪子,摸摸他弯起的嘴角,身后六根尾巴晃啊晃。

    江陵听到它愉快的叫声,道一声失陪,进了里头,就瞧见沈舟正在亲猫咪的肉垫,他拽拽那一捧尾巴,压低了声音道,“说好了不许亲它的。”

    “就亲。”沈舟扬起下巴,“你快出去。”

    “睡醒了?”江陵揉揉他的脑袋,沈舟今儿午睡前被逼着交了一回公粮,睡得就有些久。

    沈舟蹭蹭他的手,“还没有。你进来做什么?”

    “叫你起床,再睡晚上该睡不着了。我这就出去,饿不饿?”江陵匆匆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道,“比起叫你起床,我其实更想听你*床。”

    外头两位正在交流异邦美人的大人,就见到了小江大人逃命似被软枕砸出来。

    “哟嚯,原来江大人,不是,千里是同道中人。”大理寺卿满脸[我懂你],“红/袖添香,会玩,有情调。”

    北静王托着腮帮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位大人你要是知道里面的红/袖是谁,我怕你会死的。

    江陵只当自己瞎了聋了,将一部分证据交给大理寺卿,让他去调查证实,“这些人证若是还活着,请务必找到。”

    南安王的手段不算太拙劣,跟随太上皇狩猎时候动的手,众目睽睽之下,前世子的马发了狂,把人摔下来。

    然而太医接骨的时候,动了手脚,原本不太有后遗症的情况,把人搞瘸腿了。

    这个太医现今还在太医院里,甚至做到了副院判。

    寻常大夫要讲医德,太医就更要讲了。

    江陵先将这个太医控制起来禀报给了今上,“已经招认了,南安王给了他三千两银子。这个爵位还挺便宜的。”

    “再查。”今上道,“朕不信坠马之事也是巧合。”

    他坚信每个偶然背后都有无数必然,哪怕真的就是偶然坠马,难道就能把自己哥哥搞瘸么。

    小分队的调查展开,在南安王府受到了极大的阻力,除了南安王不配合,还有南安太妃的不合作。

    大理寺少卿哭唧唧地回来求援,“那个买通太医的,是南安王妃身边的嬷嬷,可是南安王府根本不让我们进府,也不肯交人。”

    “盯紧了,看他们是不是会把人送出来。”江陵对南安王府的能力很是质疑,不然也不会让金明岚这个小郡主三两次的逃出来上门告白,悄无声息地把人证做掉,他们约莫还不给力。

    他亲自陪同大理寺少卿去南安王府,这次太妃见了。

    “江大人,请恕老身失礼了,竟未曾远迎。”南安太妃很清瘦,带着女人家少有的精悍,一双眼冷如冰霜,“这桩婚事,是明岚那个丫头痴心妄想了,南安王府配不上您这等前程似锦,但也不至于为了小女儿家的无礼,非要置南安王府于死地吧?你是朝廷新贵,我们王府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这等夹枪带棒的嘲讽断不会影响江大人,他道,“太妃言重了,江某断不是这等公私不分的人,否则陛下也不会把案子交给我。说起来,前位世子也是您的亲子,难道您不想还他一个公道吗?还是说,您也认为,是南安王动的手?”

    南安太妃没有回答,冷声吩咐道,“还不给两位大人上茶?”

    “多谢太妃款待。”江陵挑了个位置坐了,他向来有这样不受委屈的毛病,也就除了皇帝和太上皇面前收敛些,寻常人不请他坐,他自己也会坐。

    大理寺少卿便借机坐在他下手。

    “我们王府是和贾家老太君有些往来,江大人既不是为了明岚丫头,那就是因为贾家了?”南安太妃执着地要寻出个理由。

    江陵也执着地不想告诉她,“江某方才说过了,奉的是陛下的命令,涉案的苦主和元凶皆是您的儿子,可以理解手心手背都是肉,您不忍心苛责南安王,但是陛下的圣旨,江某作为臣子,必定是要遵循的。您要是觉得不对,可以进宫面圣,让陛下收回旨意。”

    南安太妃冷笑道,“好一张伶牙俐齿,你也不用扯陛下当挡箭牌,打量我不知道呢?若不是你在朝上弹劾,陛下如何会知道此事?”

    “加减乘除,上有苍穹,我等言官,风闻奏事,以正超纲,何过之有?”江陵接过丫鬟的茶,温和地点头致谢,“南安王府这个架势,做贼心虚了?”

    “你只说如何能罢手。”南安太妃道,“开出价钱,我不是小气的人。”

    江陵笑如春风,转头同大理寺少卿道,“柳大人,你可听见了,太妃不思为君分忧,反倒要贿赂主办,我自会如实向陛下禀告。”

    大理寺少卿姓柳,乃是理国公的同族旁支,不然也不会知道人家国公爷新收了个美妾。

    柳少卿半分没有依靠到理国公的势力,为人处世怂得可以,有了江陵撑腰,仍旧一副被南安王府赶出时候哭唧唧去告状的模样,闻言连连点头,“江大人只管去,有我为你作证。”

    再怂也是有脾气的,他好歹也是正四品,又有圣命,居然门都不让进。

    过分!

    江陵道,“柳大人真是铮铮傲骨,不为权势所动。”

    柳少卿便回哪里哪里,江大人才是品行高洁,二人如是互相吹捧一番,方把话题转回来。

    “茶也喝了,点心就不必上了,太妃还是早些把那位人证交出来,莫叫我二人为难了。”江陵直视太妃,“太妃请。”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把人家老太妃抓回去问案。

    早有丫鬟报与南安王与王妃知道,更有趣的是,金明岚正在王妃处说话,一听江陵上门咄咄逼人,立时跳起来,“他怎么能这样污蔑母亲?崔嬷嬷呢?大家一起辩个清楚。”

    “崔嬷嬷这几日病了,我叫挪出去养病了,你只管坐着,我去瞧瞧就是了。你见了他,又不知道该闹出来什么话来。”王妃道,见金明岚似有不肯,只好出了杀招,“要是你大姐姐听见了,又要生气了。”

    不想金明岚一噘嘴,略带轻蔑道,“大姐姐才没工夫管我,她自己不知道哄没哄好承恩公世子。大姐姐虽不大喜欢史侯家的云姐姐,只怕这会子也要和她做妯娌了。”

    “你哪里学来这等混账话?”南安王妃扬手欲打,奈何到底是千娇万宠的小女儿,虽不比大女儿倚重,也是心头肉,动手实在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打呀打压!她要打我,你也要打我!我做这个郡主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剪了头发去做姑子。”金明岚仰着头,见南安王妃手在半空中,还要赌气道,“母亲怎么不打了!”

    南安王妃颓然地跌坐在椅子上,“你打小只瞧见你姐姐在宫里吃得好住得好,眼红嫉妒,因此不肯与她亲近,可哪里知道你姐姐的难处。我只当你年轻任性,瞧了生得好的后生挪不开眼也能体谅,不曾想你如今人大了,心也大了,嫡亲的胞姐也能拿来说嘴,罢罢罢,是我没教好你,叫你父王宠坏了你。”

    “母亲何必怪父王,要不是父王宠爱,我如今估计连明宜都是不如的。”金明岚道,“母亲眼里除了大姐姐还曾有过我这个女儿么?”

    南安王妃也不和她再争辩,只幽幽叹了口气,“若是江陵这事真被他告下了,你父王的爵位也悬了。到那时候,你这个郡主又该何去何从,你自己想想罢。你姐姐尚且有太妃护着,我却是个没用的,护不住你。”

    母女俩这一通官司还在闹,南安王满脸煞气地进来,看都不看金明岚一眼,“岚儿出去。”

    金明岚刚才被王妃的话唬住了,此时断不肯走,任性道,“既和我有关系,我不走,我也要听。”

    煞星就在家里坐着,南安王半分耐心也无,直接下令道,“请小郡主回她自己的院子,马上。”

    “父王?”金明岚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仍旧被王妃处的侍女拽出去了。

    “半点眼色也无,你教的好女儿。”南安王没好气地斥责了王妃一句,王妃反倒笑了,“妾身但凡要管教她,王爷必要出来维护,我如何管她?”

    南安王也回忆起来这点了,但是并不会认,“行了,别扯这个了,崔嬷嬷呢?”

    “送去养病了,她年岁大了,身子时常不好,还是好生养着,别在面前伺候了。”王妃道。

    “看住了,不要再出差错了,当时就叫你把人处理掉。”

    “王爷说得好生轻巧,如何处理?崔嬷嬷是我的奶娘,再没有比她更能信任的心腹了,总不见得我亲手掐死她抛尸。”

    江先生靠着【视若无睹】这个金手指技能,站在人家王妃窗户底下听了个一清二楚,夫妻二人后头又有一番争执,可惜他是借着如厕出来的,不能耽搁太久,只能听个半场。

    柳少卿独自在前头面对南安太妃,老太妃说话带刺,他就委屈地看茶杯,老太妃神色难看地瞪他,他就期待地看门口,总之把一个忠心耿耿替皇帝当差,结果被异姓王家眷为难的朝廷命官扮演的栩栩如生。

    江陵很肯定自己在进门的时候,看到了这位眼里的泪花。

    建议这位很怂的少卿哭包,找个男朋友,北静王就蛮好的,臭味相投。

    北静王扭头打了个喷嚏,和沈舟抱怨道,“一定是有人骂我。”

    沈舟严肃地摇摇头,“应该不是,不然你一天不用干别的,就光打喷嚏了。”

    北静王就和他急了,“诶,我到底是不是你哥哥了,你怎么一天天和江千里学着憋坏呢。”

    小殿下依旧严肃地摇摇头,“不是,从我知道你去春风楼干嘛之后,你就再不是那个水溶哥哥了。”

    “……不是,这是人之大欲,我也没逼良为娼,也没干嘛的,我花钱的。”北静王道,“算了算了,我们换个事儿说。小七,你知道江千里现在特别有钱吗?”

    “知道。”沈舟道。

    他又不是傻子,江府里新添的花草,上好的家具,以及江陵给他备的各种用度,哪样不要花钱。

    北静王满脸的纳闷,“你知道啊,那你知道他这钱哪儿来的么?先前穷那样了,忽然到我钱庄要兑十万两黄金,我的亲娘诶,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存的。”

    “但是你知道你什么时候花的。”沈舟支着下巴,很嫌弃地看他,“那船还没回来?”

    “没有,真是奇了怪了,那主教都来了,我那船居然还没回来,估计是凶多吉少了,唉……”北静王长叹一声,“你说江千里这钱别是林如海的吧?他可是富得流油,巡盐御史这种肥缺,盐商拔根毛,比我腰都粗啊。”

    沈舟忍无可忍,“你是不是没别的事干了?今上让你去查案,你在我这儿光坐着?等哪个神仙托梦给你?”

    “啧啧,江府怎么就成你这儿了。”北静王恨铁不成钢地直摇头,“小七,出息呐。”

    “滚滚滚,吴山!送客!”沈舟直接夺过他手里的茶杯,“不给你喝了,快走。”

    北静王不等吴山动手,自己就往外走,忽然反应过来了,嘿嘿直笑,“你这还是生气了?别拿我撒气呀,你等着,我一会儿就送一车搓衣板过来,挨个儿跪,跪不平不足以平民愤呐。”

    沈舟连个正脸都不想给他,随意挥挥手。

    北静王一走,小白猫就从沈舟怀里钻出来了,它的六根尾巴拖在后头,像一束花似的,团起来比身子还大,走两步就得在地上趴一会儿。

    经常会发生,爬着爬着“啪叽”就趴下了的情形。

    “你倒是收回去几根,不重啊?”沈舟朝它吹气,把尾巴上的毛吹得东倒西歪的,小白猫费力地晃了晃尾巴,表示自己不舍得收起来。

    可吃力长出来六根,收起来多浪费。

    作者有话要说: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今天更6k。

    ————————————————

    加班时候摸鱼一章,=3=

    妲己小哥哥让我先重温下封神。我的崽从嘴炮max到武力值max,现在要去封神了,可能再后面的崽要去创世了。今年都不写言情了,小哥哥太可爱了呀。如果是和通天cp可能会主受[乖巧.jpg]

    自恋又逗比,依旧很嘴欠,船戏很主动。

    妲己:莫吵莫吵,排好队,我们来封神,插队的当心变穷神。

    #论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本完结的时候送几盒绿豆糕,不过只能是走马云爸爸买知味观现成的了,天太热,讨厌。

    我做的到时候发围脖给你们看看[doge]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