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89章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江先生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舟还有心思调侃他, “吐血的是我又不是你, 你怎么跟遭雷劈的似的?喂!”

    “胡院判!赶紧请胡院判!”江陵一把将人打横抱起,侍卫忙撑起两把伞左右挡住,剩下那个小侍卫抱着盆湿透的灰烬,“江大人,这盆东西我倒了哦?”

    沈舟和江陵同时喊道,“不许倒!跟上!”

    “简直是服气了,哪儿捡的人,傻了吧唧的。”江陵觉得好笑,“先前都没见过他。”

    “你没见过很正常,据说是吴峰的哪个远房侄子,一直在我下头挂着名,年岁太小了,也不大使唤,这次人手不够,就放出来了。”沈舟把掌心的血迹在江陵衣服上擦干净了,“江千里,你说我们不会要输吧?”

    江陵道, “输就输吧,也不赌银子不赌地的, 最多叫耿佑谦那混账看个笑话。你别说话了,眯着睡一会儿。”

    沈舟调整了个姿势,攀在他肩头道, “你到底有没有照顾过人啊江大人,怎么总叫我睡觉呢,电视剧里演得都是,你不要睡,你千万不要睡,睡了就起不来了。”

    “你看得假电视剧,生病不就是该睡觉吗?”

    “老夫也以为生病是该睡觉的,再不济也要卧床休息几日,所以。”胡院判深吸一口气,怒发冲冠道,“所以!七殿下和江大人这是唱哪一出?!下着雨就往外跑!知不知道轻重!”

    老太医连着伞都没打一把,吼完了怒气不减,冲锋兵似地走在最前头,一把扯开帘子,站在床边命令江陵道,“放下!”

    江陵乖乖把人放下。

    “伸手!”

    沈舟乖乖把手伸出去。

    胡院判看到他手心残留的血迹,捏着手打量了半天,这才确认不是划破的,气势直接就被戳破了,哆嗦着嘴唇道,“殿,殿下这是吐血了?”

    “应当是又毒发了一次。”沈舟道,“方才我除了摸了一把池里的锦鲤,就是摸了江大人。”

    江千里险些被胡院判恶狠狠的眼神惊着,在沈舟憋笑的神情中道,“要不辛苦老大人也替我检查一番?”

    胡院判连个完整句子都不想说,一指帘后净房,“去脱干净。”

    好在夏日里也不会冷,江大人光着脚,脱得只剩一条里裤,坐在净房的小板凳里,觉得局面有略微的尴尬。

    就在胡院判翻检衣服的时候,小侍卫端着个盆道,“殿下方才叫属下带上,请殿下示下,现在如何处理。”

    那些个纸灰还冒着些许的烟气,丝丝缕缕不绝地垂死挣扎。

    “端出去!快端出去!”胡院判喝道,一个健步窜上去用袖子捂住沈舟口鼻。

    江陵在里头听着情况不对,忙出来了,见小侍卫被胡院判吓了一跳,反而愣在当场,当即厉声道,“还不出去!”

    “哦哦。”小侍卫似是回神,跌跌撞撞出去了。

    胡院判这才松了口气,讪讪地坐回去,“刚才一时情急,冒犯殿下了。”

    沈舟道,“无妨的,胡院判莫放在心上。要是无旁事,我想歇一会儿。”

    “您歇着,我去看看那烟是怎么回事,今儿我就支个小炉子,在外间守着殿下熬药了,要是有药味,您暂且忍一忍。”胡院判深感江陵不太靠谱,索性决定亲自上阵,为沈舟打造铜墙铁壁。

    至于慕容总督是为什么死的,老太医现在不大想关心,他就怕沈舟不知道为什么也死了。

    沈舟看江陵衣衫不整的样子,嗤笑道,“还不把衣服穿上,这是露给谁……”

    自觉这话说得不对,默默闭嘴了。

    江陵却顺杆儿爬,笑道,“殿下这是明知故问了,我露给谁看您还不清楚?”

    沈舟翻了个白眼。

    “我去找齐二公子聊聊。”江陵把带着些许湿意的衣服穿好,随手散了头发扎了个马尾。

    “你要去就穿戴好了去。”沈舟道。

    江陵有些不解,“怎么了?这套胡院判检查过没问题了,我是怕旁的衣服又被人动了手脚。”

    “那你把头发梳好了,好吧,随便你了。”沈舟侧身朝里躺下,拿被子闷了头,小声嘟囔道,“作这副样子也不知道想勾搭谁。”

    江陵大笑,隔着被子亲亲他,“小醋坛子。”

    齐二公子暂时只能说是被监视,还不算被看管,慕容宇棠的尸身已经收敛,等着办丧事了,齐二就住在他生前的屋子里。

    江陵和他问好的时候,他正有些茫然地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副牡丹图。

    没有题字,也没有署名,就是简简单单地花了一株墨色的牡丹,端庄肃穆偏又透着诡异的妖艳。

    “想来这幅画是齐二公子的作品了。”江陵道,他并没有和齐二公子保持距离,反而像是经年的好友,和他并肩站着。

    “区区拙作,不想他竟挂在卧室之中。”

    “我以为公子你是想到的,只是不愿意去想。”江陵缓缓道,“聪明人面前不要说糊涂话了,他待公子如何,你比我更清楚,你怎么忍心?”

    齐徽睿侧过头,病弱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个浅浅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残忍得惊人,“为什么不忍心?”

    “江某白白在扬州城中居住了十几年,竟是这几日才知晓公子。”

    “因为之前的你,不配。”齐徽睿重新转过去看那黑牡丹,他的手从袖里探出,纤长姣好宛如女子。

    这样漂亮的手,摘下了墙上那幅漂亮的花,毫不犹豫地从中间撕开,随后掷在地上,“这种东西,不配挂在这里。”

    他连着说了两个不配,却让人打心里觉得,他说得是对的,他没有像齐世子那样高高在上的倨傲,但却令人不敢轻视。

    这个人很高傲,也很疯狂,这些东西隐没在他的文弱形象背后,支离破碎。

    江陵这样想,他回了个笑容,抬手拍了两下,“公子说得是。”

    “哦?”

    “你会后悔的。”江陵的语气里带上了笃定,“当你一败涂地的时候,会后悔今日所做的,甚至连一个念想都没有留下。”

    “你和沈舟久了,脑子也不太好使了,有一点可以告诉你,我肯定不会后悔杀你,这次换我了。”齐徽睿轻轻击掌两下。

    来人动作的声音都淹没在雨声里。

    一共有两个人,看身形都是女子,带着平板的面具,眼睛口鼻都只露出个可怖的窟窿,看不清模样。

    “太丑了。”江陵摇摇头,“我以为齐二公子这样的人物,就算用杀手,也该是美艳动人的。”

    “燕歌,让江大人看看你的样子,左右他也快死了。”

    “是。”

    许久未见的燕歌扯开脸上的面具,容颜和江陵初见时候一般娇俏,脸上温和的笑容却不见了,冷冷地扫过江陵全身。

    江陵抱着手臂靠墙而战,半点快死的紧张之情也没有,反而笑道,“齐二公子,送你一句话,吾之旧友*似汝,而今坟头草丈五。”

    齐二公子怔了下,而后失笑道,“这句话形容江大人最是贴切不过,你可以开始想想坟头种点什么了,咳咳……”

    和江陵的对话耗费了他太多力气,他捂着嘴咳嗽了起来,燕歌见状想要上前,却又挪动了半步便退回去了。

    “咳,动手!”齐徽睿命令道,“旁的话,我可以一会儿对着江大人的尸体倾诉。”

    “已经来不及了。”沈舟提着伞站在门口,“你都倾诉了好半天了才想着杀他,晚了。”

    反派死于话多,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江陵就看着沈舟笑,眉梢眼角都漾着春意,“可见齐二公子不是真心杀我。”

    侍卫将房前屋后团团围住,小侍卫功夫不到家,重重落在房顶,要不是总督府用的瓦坚固,就要被他砸出个洞了。

    齐二公子又咳了两声,摇头自嘲道,“你二人果然是好默契,本还想多聊几句的……”

    沈舟打断他道,“我方才得到消息,京城生变,太上皇囚禁了今上和太子,说要拨乱反正,废他父子,重立被圈禁的义忠亲王为新帝。你不急着回去吗?”

    “我不过是承恩公府二房的一个弃子,回去做什么?”

    “二哥。”沈舟目光灼灼,“你隐忍这么多年,难道眼睁睁看着皇位旁落他人?我原以为父皇最疼爱的是小八,不想他最喜欢的是你。”

    “不用想骗我回去,我在江南经营多年,大不了和王叔划南北而治。”

    “殿下说笑了。”江陵接了话头,“若义忠亲王登基,天下大势在他,天下兵权在他,江南纵是再富庶,难道敌得过千万铁骑不成?更何况,这么大的一笔银子,玉器、舶来品、盐业、漕运,你确认太上皇和义忠亲王能舍得?”

    作者有话要说:  day5 =3= 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