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90章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心肝儿你看到防盗章了哟, 24个小时后将被替换成英俊的正文哦

    今日十分刺激, 先是仙人跳, 后是二进宫。``

    “就这个人,提出来,我要亲自审问。”沈舟立在门外,指指里头坐得最舒坦的江陵,手里捧着碗不知道什么吃食,香得附近几间牢房的都在咽口水。

    众人都幸灾乐祸地在心中道江陵活该,待得看清下令的人,眼睛几乎都要黏在沈舟脸上。

    梅鑫延同学还激动地“哇”了一声,“这位小公子生得真好看。”

    江陵道,“没瞎都能看出来。”

    沈舟等得有些不耐烦,看江陵还坐那儿没动,怒道,“你出不出来!预备过年是怎么着?”

    “好凶。”梅鑫延呐呐地张着嘴,“长得这样好看怎么能这么凶呢?”

    江陵冷笑道,“呵呵,关你屁事。”

    随即起身拍干净自己身上黏着的稻草,大步走了出去, “在吃什么?这么香?”

    沈舟斜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往外走, 衙役似模似样地跟在江陵身后,就好像真的是在押着他走,演技杠杠的。

    待得出了大牢, 不等江陵说话,沈舟就把碗塞给江陵了,“端好,手酸。”

    江陵低头一看,也忒大一个碗,比沈舟脸还大,满满当当都是炸排骨,大约还撒着椒盐和辣椒。

    沈舟自己又摸了块帕子出来,从江陵那儿拿一块啃干净了,骨头都丢在帕子上。

    “大晚上的,殿下怎么吃得这么油腻。”江陵看他一会儿工夫就啃了四五块。

    “不油,炸的很酥。”沈舟咬着排骨,“呐,赏你吃一块,就一块。”

    江陵笑道,“殿下太小气了吧,这样大一碗就给一块?”

    “爱要不要。”沈舟站得有些累,四处看了看,最后在大牢门口的台阶上坐了,把衙役吓个半死,忙要去搬凳子。

    沈舟道,“不用那个,你们回去吧,我就坐这儿吃。”

    衙役弓着身子赔笑道,“殿下可要用些茶水?”

    “不用。”沈舟道,看衙役退下了,这才舔了舔自己手上的辣椒粉,江陵坐到他边上,把碗放在两人中间的地上。

    沈舟皱眉,重新把碗塞到他怀里,“抱好了,仔细倒了。”

    “好好好。”江陵看他吃得香,也有些馋,捏了块排骨啃,谁知那辣椒粉瞧着少,却是辣得很,只觉得整个舌头都要爆炸,“嘶……好辣。”

    “你吃不得辣?”沈舟眨眨眼,“这碗都赏给你了。”

    江陵眼泪都出来了,灯下一双桃花眼水光粼粼,“殿下莫闹,饶了我这遭。”

    他从前也是能吃辣的,后来胃不太好就戒了,口味清淡了许久忽然这样辣,太过刺激了。

    “出息!”沈舟慢慢啃着排骨,这块大约有软骨,他鼓着腮帮子咬得很认真,好不容易才咽下去,他忽然问江陵道,“你既然不吃辣,怎么能喝酒?”

    在七殿下的认知里,酒喝在嘴里也是辣辣的。

    江陵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沈舟又道,“你还是倒过来吧,吃得辣了最多喝些水,喝酒误事。今日那些老头子灌酒,别说你说不过他们。”

    江陵自然是说得过的,只是气氛还不错,大家都喝high了,他笑了下,“殿下说得是,以后不喝了。”

    沈舟看着他,眼底晶晶亮亮的,犯坏道,“今日还好是个小娘子将你拖回去,要是裘总督瞧上你,你那样不省人事,这会儿可就是清白不保了。生得好要注意保护自己呀,江解元。”

    想到裘总督那张老脸,以及自己失去神志,任人宰割的状态,江陵脸一白,胃上翻腾不止,将碗一搁,几步走到墙根处吐了起来。

    沈舟往另一个方向侧了侧,避开不雅的场景,继续啃他的炸排骨。

    江陵将下午吃的点心吐干净了,胃还是一个劲儿的痉挛,最后吐出来的都是苦水。待得心理建设重建,他腿都有些晃,进去问衙役讨了杯热茶漱口,这才重新坐回沈舟边上。

    沈舟一碗排骨尽数吃完,“你没……嗝……事了?”

    “殿下晚上少吃些,吃多了不利于养生,再者,吃撑了夜里睡得也不好。”江陵声音都飘了,“今日多谢殿下提醒。”

    往后谁请吃饭都不去了。

    硬生生把“不要怂就是干”的江解元变成了一个被害妄想症。

    沈舟擦干净手,“现在又不睡,我要去审裘双更了。”

    江陵胃又开始闹腾,他听到这个名字已经有条件反射了,心理生理上都很厌恶。

    “诶,我让人送你回去。”沈舟发了善心,“方才开玩笑的,裘总督不好男风。不过少喝是真的,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清醒,既知道是鸿门宴,还这样松懈。”

    江陵揉揉他的发顶,笑道,“因为看到有殿下在,就忘了小心。”

    他动作很快,揉了一把就把手收回来了,生怕迟了被沈舟挠。

    沈舟睁大了眼,摸摸自己头顶,怒道,“你,你……乱摸什么,爪子剁下来!”

    刚走到大牢门口的扬州将军梅庚新觉得心很累,但是已经到面前了,只好若无其事地行礼道,“见过七殿下。”

    江陵避到一边,“学生见过梅将军。”

    古代这个见礼实在烦死人,动不动【自谦】见过【最高那个抬头】。

    沈舟还在怒视江陵,一指梅庚新,“你来的正好,把这个人抓起来大刑伺候。”

    梅庚新搓搓手,“这小江解元也没犯法啥的,殿下就别和他计较了。”

    “哼。”

    “行!臣这就把他抓到军营里去吊着抽,三十下够不?哦,对了,咱们在扬州府大牢呢,臣去问他们借副板子,亲自打他,殿下看可好?”梅庚新一本正经道。

    沈舟又哼了一声。

    梅庚新便拱手道,“殿下慈悲,小江解元,还不给殿下请罪。”

    “是我不好,再有下次让梅将军打我板子,好不好?”江陵忍笑认错,这位扬州将军着实是个妙人。

    “管好你的爪子,别到了会试只能用脚答题。”沈舟凉飕飕地道,“梅将军,这么晚了来扬州府所为何事?”

    梅庚新尴尬地笑笑,几乎要一揖到底,“殿下恕罪,犬子亦在今日被抓的学子之中。”

    “令郎是不是叫梅鑫延?”江陵问道。

    “正是,小江解元遇到了?”

    江陵道,“和我刚刚在一间。令郎真是……人如其名。”

    “谁说不是!”梅庚新遇到这么个缺心眼儿子真的是心力交瘁,他处理完总督府闹事的人之后,亲兵来报说抓的书生里面有个特别像小少爷,他命人回家一探,这小兔崽子果然不在,也不敢告诉家里老太太和太太,只说留在他身边了。

    沈舟也没让梅庚新进去,自己故技重施领了那没心眼出来,梅鑫延怕得很,跟在他身后小声道,“您这个案子不会让扬州将军知道吧?”

    梅庚新等在门口正听见这句,怒气冲冲道,“你老子我已经知道了!长能耐了!这十几年不缺你吃不缺你穿的,怎么养出你这么个缺心眼的玩意儿!”

    梅鑫延大惊,扭头就要往牢里冲,被两个衙役大哥拦住了,好生生夹着隔壁送到亲爹面前。

    “爹爹爹爹爹……爹……我错了!!!”梅鑫延和机关炮似的,得喊了能有二十几遍爹,要不是在场有旁人在,就要跪下抱着梅庚新大腿求饶了。

    沈舟有些遗憾,刚刚应该留些零食看戏时候吃的。

    “你个小畜生,当你中了举人知道长进了,谁知道还是成天和这些不知所谓的酸书生混。你是缺兄弟手足了还是缺爹娘疼爱了,非上赶着讨好他们?”

    “岑……岑先生说我文章多有不如他们,叫我好好向他们请教。而且……他们都觉得我是买来的举人,我不是想洗脱自己的嫌疑嘛。”

    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回,结果还蒙尘了,梅鑫延比谁都希望这科赶紧真相大白。

    梅庚新嗓门能喊到天上去,“放他娘的屁,你不如他们?那怎么你中了,他们没中?老子打小给你延请名师,有他姓岑的什么事儿?老太太说你成日拘着念书可怜,让你去私塾松散松散。要不然能去这姓岑的地儿?”

    梅鑫延愣住了,“难道不是因为我朽木不可雕,所以方先生才回乡的?”

    “放你娘……放屁,方先生说你乡试十拿九稳,再练练胆量就成,我想你久居深闺,出去和人结交练胆也无不可,不然我能给他放了一年的探亲假?王八羔子,气死我了。”梅庚新抬脚要踹,又不舍得,到了半路刹车,把脚收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day 6 心肝儿早睡=3=

    距离计划目标还有24天,撒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