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95章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心肝儿你看到防盗章了哟, 24个小时后将被替换成英俊的正文哦  可说他聪明, 他一手将林黛玉小朋友送入贾家虎口, 人家只派了三等仆妇,这样怠慢,他就敢把女儿送出去, 原著里搭上万贯家财不说,还搭上林黛玉一条命。》し更兼欣赏并举荐了贾雨村这等不义之辈,居然还是倒贴钱办的。

    江陵游戏开始的时间点很凑巧, 在林黛玉上京前半个月, 两人隔着辈分, 年岁差得挺多, 并不避讳,因为见过一两面。林黛玉长得很像林如海,特别漂亮可爱一个小萝莉,有时候写出来的诗, 愣是能让江陵觉得自己是个文盲。

    怎么能忍心让这样的小萝莉泪尽而亡,还什么泪, 报什么恩,我们让你们浇水了吗?经本人同意了吗?

    但是不能直说贾母把你女儿和贾宝玉养一起了, 他们要虐待你女儿,师兄你要注意身体千万别病死,他现在的人设并没有这样的能力,反而容易引起林如海不必要的怀疑。

    想了想,江陵觉得还是从侧面体现下贾家, “师兄前年推荐那个贾雨村,起复了金陵知府,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也不瞒你,是托了内兄贾存周办的。”

    江陵一笑,眼里闪过嘲讽,“那他判了个案,师兄肯定不知道。”

    林如海便知不是什么好事,以眼神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人牙子骗钱一人卖两家,原也不算新鲜事。薛蟠便是其中一家,他为了抢那丫头,将另个买家活生生打死了。一介皇商之子,如此猖狂,挺新鲜吧?贾雨村贾大人判的便是这个案。师兄道他如何判的?以乩仙批文为依据,说是前世孽债,道一句薛蟠已经得了无名之症便结案了。上头坐着堂,下头设着坛,闻所未闻,着实是新鲜。”

    “一条性命,一个女孩儿的终生,也不过如此。我方才问你侄女的事,就是在担心,贾家的亲戚是这等人家,仗的谁人的势头?这贾家又能好到哪里去?师兄请恕我小人之心罢。女孩儿家一生不得自在,若再有些差池,你让她如何活?”

    林如海听罢,沉思了许久没有说话,车到了江陵家门口,他方缓缓道,“这桩事我来查,若真是如此,我必然尽我所能还他们一个公道。贾家的事,我也记下了。”

    “嗯。”江陵跳下马车,“对了,给老师送信了吗?”

    “送了,好好休息,明日的鹿鸣宴估计是要延后了。”林如海放下车帘。

    江陵匆匆洗漱了钻进被窝。

    总算高考结束了。

    还挺刺激的,都考到牢里去了。

    果不其然,江陵府上翌日一早就收到了府衙的临时通知,说鹿鸣宴要推迟一旬。

    慎言懵懵懂懂的,纯属小呆子一个,摸着脑袋问江陵道,“少爷,是不是因为他们没买菜啊?”

    江陵敲敲他的头,“胡说什么,不去正好,我今日出城逛逛。”

    坐过牢的人,得学会自己舒缓情绪。

    “我们去哪里?”

    “是我,没有们,你留下看家。”

    “可是少爷,今天下……”慎言忽然想起来个事,一抬头江陵早没了人影。

    江陵骑着自己的小白马,一路出了扬州城门,沿着小道慢悠悠地走,不知哪里栽着桂花,馥郁的香气萦绕鼻尖,令人心旷神怡。

    天飘起濛濛细雨,江陵怕小白马脚底打滑,下马改成牵着走,觉得甚有情调。

    吹面不寒杨柳风,沾衣欲湿杏花雨。1

    不想顷刻间便转为瓢泼大雨,甚有情调的江少爷被淋了个措不及防,抹一把脸,“这个天气系统不是很科学啊。”

    小白马也淋得湿透,一甩鬃毛,比滚筒洗衣机还奔放。

    江陵默默吐出一口水,揪揪他的耳朵,“今日回去,没有花生糖吃。”

    这时候掉头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好在他知道前面有个土地庙,索性再撑一段路过去避雨。

    一人一马在雨中艰难前行,留下萧索的背影。

    湿着很不舒服,小白马走着走着就要甩水,江陵一面承受老天的正面攻击,一面还要享受它的侧面夹击,等走到土地庙的时候,哪里还有昨日如画公子的模样,活似水鬼趁雨天上岸。

    土地庙外的屋檐下已经站了两匹马,高大壮实,一看就是良驹。

    江陵松开手里的缰绳,小白马立时哒哒小跑过去,站在人家边上抖了抖水。

    “哼!”其中一匹大马打了个响鼻。

    江陵怕小白马作死被咬,上去要把它拉到另一边去,“别作,再作以后都没花生糖了。”

    小白马听话地慢慢挪走。

    “听话就好,在外面不许乱走。”江陵拍拍它的脖子,一转身差点撞人身上。

    那是个很高大的汉子,看起来憨憨的,见差点撞到江陵,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这位公子也是来避雨的?”

    “是。”江陵点点头,要绕过他进庙。

    那汉子侧身挡住他,“还请公子稍等,我家公子在换衣服,这会儿不方便。”

    江陵好脾气地笑了笑,“无妨,那就等一会儿。”

    八月的天,又下着大雨,站在外头吹风还是有些凉的。

    大概是觉得不太好意思,汉子从怀里摸出个油纸包,打开竟是花生糖,小白马立即亲昵地上前拱了拱对方。

    江陵挡开它的大头,“不许馋!”

    “刚才听见公子说它爱吃花生糖,我正好带着些。”汉子喂了小白马一块,小白马吃得那叫一个开心。

    讲道理,如果说你是萨摩耶,我也信,反正都是白的、撒手就没的。

    花生糖一出,谁与争锋,那两匹大马也踱步过来,低着头要吃糖。

    江陵险些被挤出屋檐去,干脆大方地让出地方,朝大门右侧去了,无意中往门里望了一眼。

    满是灰尘的土地庙里,绿衣的少年正低着头系腰带,手指纤细白皙,察觉到有人,他抬眼看过来,清亮的黑眸里像是落满了星光,精致的五官犹带稚气,却漂亮得惊人。

    江陵差点以为自己走错片场了,仿佛聊斋里的书生,在破庙废墟里,捡到一个小妖精。

    对视片刻,他朝少年笑了下。

    少年怔住,随后气恼地抿了抿嘴唇,眉宇间很是傲气,一看就是被宠坏的傲娇小少爷。

    “笑什么笑!”少年怒道,声音有些绵软,说实话,不大能体现他的怒气。

    江陵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拱手致歉,“对不住,无意中冒犯公子了。”

    “公子收拾好了?”汉子听见他们在说话,忙请江陵进去,“外头起风了,凉得很,我来生火。”

    湿哒哒的江陵在离着少年三四个人的地方坐下,只是不一会儿身上淌下来的水就蔓延到少年边上去了,眼看就要弄湿人家银线绣竹枝的下摆。

    少年往边上挪了挪。

    “在下江陵。”

    人家不搭理他。

    汉子手脚很快,麻利地就拆了庙里的几块木板子,燃了个火堆出来,“方才听公子自称江陵,可是这次的解元公?”

    “正是。”江陵凑到火边取暖,“听大哥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可是从京城来的?”

    一口的京片子。

    “对,正是京城来的。江解元喊我吴峰就好。”吴峰笑道,见少年坐的远,忙招呼道,“公子过来烤火吧,头发还湿着,仔细着凉。”

    “啰嗦。”少年板着脸过来了。

    他本就生得好,年岁又不大,板着脸半点威严没有,反而显得极其可爱,带着孩子气的骄纵。

    果然吴峰根本不怕他,反而从怀里摸出来个油纸包给他,“公子解解闷。”

    少年接过来用好看的手指一层层揭开,足揭了六层油纸才露出里头的东西——香辣小鱼干。

    香气混着辣味弥漫开,少年捻了一条塞进嘴里,“这家的不够辣,下回换一家。”

    吴峰点头应了,随后又在庙里找还能烧的东西。

    少年吃得很快,一条接一条,眨眼功夫,一堆小鱼干就被消灭殆尽,他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指,粉嫩的舌尖微微露出,轻轻地将指尖的辣油舔舐干净。

    “看什么看!”少年瞪了江陵一眼,用帕子把手擦干净。

    江陵这才发现自己又盯着人家看了很久,只好再道歉,心想要是自己回一句看你好看,会不会被少年赶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好想吃香辣蟹,也想吃水煮鱼,嘤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