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金明华姐妹番外【不要买】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107章 金明华姐妹番外【不要买】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作者有话要说:  泼洒狗血,有自动订阅购买了亲留个评论,我发个红包给你报销=3=

    雪很大, 纷纷扬扬的洒落了四周,天与地都被这片银白掩去了容颜。飞檐上时不时落下支撑不住的积雪,索索的声音静静的融进了四周。笛声悠扬, 蜿蜒着从这风雪中传来,断断续续的音已有些听不真切, 可是却那么的倔强,被风掩去一瞬, 就有一次坚定的传来。

    都半个时辰了,可是他一动都没动,若不是那笛音从未间断, 怕是连人都被这场风雪掩去,让人无法再去记得了吧。丫鬟推开一点门缝,风遍扑面吹来,冰寒刺骨。隐约间可以看到院子口的雪地里, 那人任然是一动不动。黑色的貂绒斗篷已被白雪掩去大半,风一过看不真切。

    丫鬟叹了口气, 反手掩上门, 风声和着笛声就被堵去了大半。里间传来轻轻的咳嗽声,似是拼命压抑着, 用绢帕捂住了嘴。幽幽的又是一叹, 丫鬟无奈地迈进了卧房,就看到姑娘正卧在塌边皱着眉咳个不停,手边是一副完成了大半的刺绣,戏水的鸳鸯在大红的绢布上说不出的扎眼。

    她快步走上前拍着姑娘的背替她顺气, 又抬手倒了一杯热水送到她唇边。这才稍稍止住了这熬人的病痛。绢帕被弃在一边,丫鬟默然拾起,展开一瞧果然是一滩鲜红的血迹。猩红猩红的,把本就是红色的绢布染得又深了一片。

    金明岚看到她呆呆的看着自己咯血的帕子,抿了抿唇,压下了又涌上喉的疼痒,淡然的说:“不要看了,又不是第一次了,看穿了也好不了,我的日子没多少了。”说着又顿了顿,“他还在外面?”刚问完就觉得自己有些自欺欺人,笛声似有若无的传到耳边,按他的性子又怎么会走?

    “没走,连伞都没打上一把,黑色的衣服都被雪掩白了,这样下去非得大病上一场。姑娘,半个时辰了,再怎么样卫世子也受不住的,您怎么忍心……”丫鬟嗔怪的看着金明岚,可是从金明岚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的情绪,她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凝神听着这风雪中几近消弭的笛声。许久才回过神来,伤神的用手扶着额头,慢慢躺回了卧榻,用低低的声音对丫鬟吩咐道:“给他送把伞吧,告诉他他今时不比往日,我不过是南安王府的弃子,攀不上的,不想害了我就回吧。”

    丫鬟替她掖上被角,听了她的吩咐,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她无法多说什么,现如今姑娘这样说便已是对从前最大的惦念了。

    金明岚没有焦距的望着某处,心里在想究竟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变成这样的?三年的变迁竟让回忆都开始模糊,如今也都湮灭在这寒冷的冬季。

    这几年贴身服侍她的这个丫鬟是金明华留下的,自是忠心,丫鬟提上伞,再次推门而出,寒风刺骨的袭来,打心里头就冷了起来。

    笛声暮然而止,仿佛是发现了她的出现,只是拿着笛子的手仍旧是维持着那个姿势,冻得僵红的手,微微的打着颤,动不得半分。他呼了一口气,刚一出口就化成了一片白雾,模糊了容颜。

    丫鬟小跑了起来,没几步就到了他的跟前,撑开手中的伞,替他撑起了一片天地。

    “卫世子,一年未见,还是一样的好风采,只是咱们姑娘不喜欢听笛子。喜欢听笛子的……是大郡主。”丫头浅浅的皱着眉,“卫世子,都过去了,大郡主也已经嫁人了,现如今您又何苦在这里白白的耗费自己呢?”

    说了叹了口气,也是呼出一团白雾,顷刻间又消散不见。她正色看着卫世子,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又说道:“姑娘让我带话,被夺了封号那日起,便无金明岚。您是世子,是陛下的心腹,卫家兴旺在即,她高攀不上。更何况……您根本不是为了她,这样反而是害了她。”

    卫世子没有说话,他这两年已是又沉稳了许多,听罢之后,半晌才道,“是我负了明华,又要来害明岚。”

    丫鬟将伞交到他手上,替他拂去了身上的雪,“并不是您负了大郡主,是命负了您才是,都过去了,真的都过去了。大郡主替咱们姑娘留下丰厚的银子和服侍的人,随她是嫁人还是独住,难道还不自在吗?她真的用不上您照顾。”

    屋外没了那若有若无的声响,可是金明岚的心却随着方才笛声高高低低,怎么也停歇不下来,屋内的火盆时不时发出噼啪的声音,惊扰着她想安定下来的思绪。

    本以为不去想就能当做自己已然忘记,本以为自己苟延残喘的活着只是不想被人烙下挨不过苦难,受不得委屈的名声,因为大姐姐说她要像男子一般坚忍,不可因为女子的身份而被小瞧,她要好好活着,等着翻身的日子。

    从小她就比男孩还要散漫,胆大包天,没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可惟独面对大姐姐时候就怕得很。

    每次犯错她总是在父王招呼上来之前就先拉扯了嗓门哭的惊天动地,父王毕竟疼她,听她这样一嚎也就软了肠子,下手自然就留了几分,没两天也就又是一条龙了。唯独那次,大姐姐恰好宫里回来,遇到她失手砸伤了丫鬟,不顾父王阻拦动了家法,她一声都没吭,死死扛着,像是跟自己过不去。

    父王心疼,可是又不想下大姐姐的面子。

    大姐姐屡次都说自己被娇宠的太厉害,受不得委屈,日后必定要闯下大祸,果不其然,因为她对江大人的纠缠这根□□,竟导致了父王被夺爵。

    当时她就当场晕厥了过去,在庙里挨了段时日,听说姐姐加了封号,却要远走闽地,卫世子后来便时时来看她,说是替姐姐照拂她。

    大姐姐和卫世子论起来也是青梅竹马,她以为大姐姐会嫁给卫世子,不曾想还是没有缘分。

    卫世子脸上一闪而过的哀痛却是刺在她心里一般,那么的清晰,怎么样都忘记不了。

    金明岚听卫世子讲大姐姐的艰难,讲她在昔日承恩公世子面前受辱,可那时候,她从来没有体谅过。

    很多人都说她的名字不吉利,岚是山中的雾气,虚无缥缈,易聚易散,这样的名字对一个郡主来说太轻了。

    她听了不欢喜,尤其旁人总喜欢说明华的名字多大气,明华多讨人喜欢,她便从小就对这个姐姐有了敌意。

    不知道大姐姐,愿不愿意原谅自己的不懂事。

    远在闽地的金明华收到了卫若桐向金明岚求亲,当时就很生气,“相识这么多年,我竟不知道他还是这样痴情的人?他要是认真求娶,也就罢了,什么叫替我照顾明岚?”

    谢家小舅舅笑如清风明月,“你这么好,他惦记着也是自然,只是不该打明岚小妹的主意,京城冬天冷得很,几乎要酿成雪灾,也不利于明岚的病,不如开春了就接她来福州养病,这儿风清水暖,人杰地灵,她住着也舒服。”

    金明华抓到了他那句人杰地灵,斜了他一眼,“地灵是真的,人杰嘛,瞧着你,我就觉得这话有些假。”

    “可我瞧见你,便觉得这话真的不能再真。”谢小舅舅道,他说话间从百宝架上取下一个签筒,“这位姑娘,瞧你面色红润,想是有喜事发生,要不要求上一支签?”

    “签是不求的,你当我不知道,你那个里面全都是下下签,不知道和谁学的,这样促狭。”金明华手指拨动了几下签筒,展颜一笑,“不知道这位大师,会不会摸骨相面?”

    谢小舅舅借机摸上妻子的手,“相面也会,摸骨也会,叫我看看,这位小娘子的手怎生这样滑。”

    金明华只好配合这个老不羞,作势要抽手,佯怒道,“你这个假道士,竟敢这样轻薄于我,难道不知道我丈夫是谁么?”

    “真可惜,罗敷有夫,小娘子既是这等佳人,想比你丈夫必定是才华横溢,仪表不凡,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呐。”

    闹过半晌,金明华倚在窗前,低声问丈夫道,“我是不是很无情?从来不曾待她好过,她喜欢江大人,我为此还打了她。父王的爵位没了,她也不是郡主了,我却只顾着自己,最后还给自己挣得了封号,远走闽地。她是我同父同母的妹妹啊。”

    谢小舅舅道,“明华,你在太妃宫中日夜伺候的时候,你妹子在做什么?最要紧的关头,你替姐姐卖命的时候,她又在做什么,你也说了,是你自己挣的,她挣不来,也不该怪你。都过去了,到时候接了她来,姐妹二人说说话,也就过去了。”

    京城大雪纷飞,闽地却温暖如春,两姐妹不约而同地期待起了明年的相遇。

    到底,都过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