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林黛玉番外【完】已替换

【书名: 我在红楼当奸臣 第114章 林黛玉番外【完】已替换 作者:墨染青丝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林黛玉在床边坐下, 半晌方幽幽叹了口气, “外祖母任凭他们夺我林家财产的时候,情谊二字又在哪里呢?”

    贾母握着她的手道,“这些时日, 我思量了许久,你父母没了, 我这个外祖母便替你做主了, 就咱们两个在,我和你说句掏心的话,等你嫁给宝玉,贾家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你的, 你且再忍两年, 我会替你做主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咱们家再不济,也是出了娘娘的,宝玉又是这样的样貌人才, 不会辱没你的。”

    “这是外祖母早就有的想头了, 可是二太太只喜欢薛大姑娘。”林黛玉垂着眼,叫贾母有些看不清深浅, “在二太太眼里,商家女也比我这个官家孤女来得尊贵。”

    “她如何与你相比,自然是你出身好。”

    “那缘何外祖母对府里的传言充耳不闻,外祖母也觉得我性情不如薛大姑娘大方和顺吧?先骗了我家的钱,随后又有薛家的百万家私补进来, 二太太好计谋。”林黛玉又是叹一气,明明身子倦得很,心里头却烧了一把火,“这园子我也住不下去了,虽说是兄妹的,到底算外男,传出去我名声还要不要了。”

    贾母似有话要说,林黛玉已经又自己接上了话,“外祖母还是二太太,别想着毁了我的名声,我只能屈服于贾府,早说过了鱼死网破罢了。再一个,我是外祖母跟前养大的,我名声不好,府中二姐姐三妹妹四妹妹又能好到哪里去,岂不是为了我一个人,毁了阖府的姐妹?”

    “你素来伶牙俐齿,我老太婆说不过你。”贾母见她似心意已决,摇了摇头,“竟似今日才认得你。”

    今日才认得林黛玉的何止贾母,还有贾宝玉,贾宝玉被男女混合双打之后,就未曾见过林黛玉,这会子是来向贾母请安的,许是偷听上瘾,由鸳鸯陪着躲在外间将话听得一清二楚,随后冲进来不可置信地道,“林妹妹怎生会这样和老祖宗说话?我已经和老爷太太说过了,不会贪你家一分一毫,我竟不知你心里还有这些个尊贵不尊贵的话。”

    他向来自得林黛玉懂他识他,不比薛宝钗满口都是上进读书,心中以林黛玉为知己,几次打击下来,竟有些要犯痴病。

    贾母瞧出些不像来,赶紧命鸳鸯送他去碧纱橱躺着,又叫请太医来,好一番忙碌,人来人往的林黛玉便回了栊翠庵。

    妙玉见了她就笑,“又是无用功吧?都叫你和我一起做个槛外人,我这些东西也尽够你我二人吃用了。”

    林黛玉道,“不是够不够吃的问题,这东西本就是我的,如何能便宜他们。”

    “你竟转性至此,啧啧。”妙玉也是称奇,“罢罢罢,你出不去,我倒是还有些门路,你且等着。”

    “你和宝玉宝钗都好,又寄居在贾家,如何还要这样帮我?”

    “瞧着你和我些仿佛罢了,物伤其类,今日你若一败涂地,明日就轮到我深陷泥泞,倒不如助你一臂之力,说不得我自己也积些功德。”

    林黛玉懒懒地依靠在罗汉床上,给自己斟了杯茶,“如此便多谢了。”

    贾母那里又是三五日的没消息,林黛玉直接让雪雁和王嬷嬷领着几个小丫鬟,将自己的妆奁和贵重书画古籍都收拾好了送到栊翠庵来,留下的都是些寻常物件。

    “也别说是不是贾家打的,他们家就是给我打座金山也是应当。”林黛玉道,她正在清点财物,妙玉看着嫌她烦,就问她这么讨厌贾家,怎么贾家给打的金钗还要收起来。

    “也就是我了,旁人肯定都以为你疯了,还是中邪了。”妙玉指着她笑,“脱胎换骨,实在是脱胎换骨。”

    这倒没有,只是换了个魂儿而已。

    二人正说着话,王熙凤来了,自从两次被贾宝玉偷听之后,林黛玉就学会让雪雁守门了。从偷听这个问题来看,薛宝钗和贾宝玉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王熙凤神色略微有些尴尬,身边也没带平儿,而是从前怡红院的小红,就是被薛宝钗偷听的那位。

    “老太太方才让我给妹妹送些东西,妹妹也别在栊翠庵清闲了,随我去点点吧?”王熙凤笑道,妙玉也不请她坐下喝茶,只管自己翻了本经书来看。

    林黛玉起身坐正了,笑眯眯地和她闲话两句,问了大姐儿好不好,这才道,“劳烦凤姐姐走这趟,我也觉得这栊翠庵住的絮了,正想回去潇湘馆松散。”

    妙玉侧头给了她个冷眼,林黛玉朝她一摊手,仍旧带着铺盖衣裳跟王熙凤回去了,只是打包过来的那些个财物却还锁在栊翠庵的耳房里。

    王熙凤怕林黛玉劳累,让婆子抬了滑竿来,林黛玉向她道谢,“劳烦凤姐姐照料了,我这个身子拖累了。”

    “妹妹说得什么话,这点子哪里叫拖累了。前儿太太还说叫继续给你做人参养荣丸滋补,府里头只有疼你的。”王熙凤在贾母出听了个影影绰绰的,本就喜她读书多,这会儿更是对她亦是刮目相看。

    贾母的私房肯定是都给贾宝玉的,她和贾琏左右都捞不到,分些给林黛玉也无所谓。

    从前只高兴发了笔两三百万的财,对着林黛玉也无甚愧疚,不曾想,今日她见了林黛玉不知怎么的,也有些心虚。

    林黛玉瞧过贾母送来的东西,都是些贵重的摆件和布料,拿来做嫁妆最合适不过,情知贾母是不会放自己离开了,她和林家宗族也素无往来,一时间又陷入了僵局。

    她也不气馁,接了东西又去贾母病床前侍奉,祖孙二人抱头痛哭一场,十分感人,剩下的便是锻炼身体,好生将养,书也不大好了,暗地里拿了皇贵妃教她的宫务出来复习。

    紫鹃几个服侍的,只以为她在发呆,也不放在心上。

    这日午后闷热,众人都昏昏欲睡,林黛玉让紫鹃雪雁都去歇个晌觉,自己说要去找妙玉说话,实是绕了个圈,仍旧在潇湘馆,却已经在奶娘王嬷嬷的房里了。

    “嬷嬷坐着,咱们说说话,你是母亲留给我的,我也不疑你。”林黛玉在王嬷嬷对面坐了,王嬷嬷看着她玲珑的眉眼,细细抽泣,“太太命我护在你身边,不曾想到了这里老太太却嫌弃我年纪大。”

    能给林黛玉当奶娘,王嬷嬷如今也不过坐三望四的年纪,并不算很老。

    “不说这个了,嬷嬷原是贾家的家生子,虽给我母亲当了陪房,到底贾家还有些许关系吧?”林黛玉问道,能击败其他人,跟着贾家得宠的大小姐出嫁当陪房,这个王家应该不简单。

    “刚来的时候有些人来寻我说说话,只是看我不入老太太的眼,姑娘又用不着我,也就淡了。”

    “嬷嬷的丈夫孩子原在我林家的庄子里,你给我句准话,如今这庄子在谁手里?”

    “老爷没了的时候,琏二爷就做主卖了庄子,庄上的人说为了姑娘祈福,都放了出来。奴婢当家的和几个孩子就跟着进了京,拿着多年积蓄买了几亩地过活。”

    林黛玉只可恨自己做惯了淑女,如今想骂几句脏话泄愤,竟也想不到,她拿了几块碎银子给王嬷嬷,“如今我能依靠的也只有奶娘了,奶娘的卖身契还在我手里,若此事成了,我包你脱籍回去和他们父子团聚。”

    “姑娘只管吩咐,我倒也不想回去,当时我生了二妮儿,婆婆丈夫都不喜欢,二妮病了,竟活生生瞧着她病死也不肯给找大夫,后来太太找了我给姑娘当奶娘,我只有高兴的。”王嬷嬷擦了擦眼泪,“我两个儿子被他们宠得很不是样子,除了问我要钱也没旁的,这么些年了,我连声娘都没听过。”

    “嬷嬷莫哭,有我一天,总也有你一天,我是你奶大的呢。”林黛玉递了块帕子过去,“父亲有个同窗,性情最是刚正不阿,多年来树敌众多,此时才升任都察院御史,你寻个借口出去,带着我的亲笔信和父亲的信物去找他。”

    林黛玉本也不想依靠王嬷嬷和那从未见过的御史,只是在贾府的日子宁静下便是深渊,时时如履薄冰,她自忖如今犹如一个赌徒,手中是最后一把,输了也就输光了。

    最坏是个死字,略好些嫁给贾宝玉再被王夫人弄死。

    谁要嫁给贾宝玉谁嫁去,反正她不嫁,四书还没她念得好……

    王嬷嬷身负重任,整个人都紧张得发抖,牙关里挤出音来,“姑娘放心,我明日就说回去看孩子,要住上几日。”

    林黛玉觉得这样还不太保险,“嬷嬷且受些委屈,你得让我撵出去,这样她们大概能放心些。”

    若是这计不成,就得托太医了,那个算下策,比王嬷嬷还不安全。

    紫鹃原迷迷糊糊窝在房里打盹,外头忽然喧闹起来,小丫鬟急冲冲来前门,“紫鹃姐姐,不好了,姑娘发了好大的脾气,要撵王嬷嬷都呢,你快去看看。”

    “什么不好了?还不快闭嘴,叫人听见有你的好?”紫鹃急急忙忙穿妥当了衣服,尚有一簇头发散落没有挽好。

    林黛玉气得脸通红,头一回不顾体面,立在院里都训斥下人,对面是满不在乎的奶娘王嬷嬷,若是往日,定是要去找贾母的,可是现在……

    紫鹃犹豫了片刻,这才上前劝道,“姑娘仔细身子,天气愈发热了,发这样大的火难不难受?”

    王嬷嬷趁机道,“姑娘屋里歇歇,没得让人看了笑话去。”

    “紫鹃,去找凤姐姐,就说奶娘服侍我这些年辛苦了,我要放她出去想清福。”林黛玉道,“也不用自己赎身契了,这些年的东西也都带走,我再多赏你二十两银子,也算成全情分了。”

    “不过是错说了几句话,姑娘还是吃我奶长大的,竟是这样绝情。”王嬷嬷捂着脸,方才和林黛玉私下说话时候已经哭得双眼红肿,此刻看来倒也恰当。

    林黛玉气得浑身抖,一半是做戏,一半却是紧张,她方才忽然转了念头,知人知面不知心,面上刚正,说不得私下如何,哪怕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敢做这等冒险,倒不如寻一个贪财之辈,只管用银子砸开门。

    她竟是不知怎么想的,想到了忠顺王。

    贾宝玉曾经因为和忠顺王抢戏子被贾赦狠狠打了一顿,说是教训,倒不如说是做戏给忠顺王看。

    忠顺王荒唐不羁,可这梁子多半是结下了。

    她心中拿捏不定主意,又怕投告无门,最后只得让王嬷嬷先被放出去,之后的事再联系她,被赶出去的奴才托人给主子带话多得很,也不显眼。

    王嬷嬷哭哭啼啼抱着包裹去了,王夫人心中生疑,命王熙凤好生盯着王嬷嬷,说来也是巧,王嬷嬷一家子居住的地方,就是从前来打秋风那位刘姥姥的村落。

    王熙凤便让送王嬷嬷的婆子和刘姥姥打个招呼,也不说监视,只说是姑娘的奶娘,又是南面来的,人生地不熟的,希望他们家多照料些。

    刘姥姥一口应下,又叫这婆子带了许多正当季的瓜果,还特意垮了一篮子去王嬷嬷家串门。

    王嬷嬷和丈夫儿子多年不亲近,回了家中独住一屋,只管守着自己的东西,叫她丈夫明里暗里又骂了多少回。

    “人家奶过姑娘,都是金尊玉贵,就是那村东的刘姥姥,去过一趟贾府还带了许多东西,你倒好,十几年了,就捞了二十两银子,什么狗屁官家小姐!明儿老大老二娶亲了……”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王嬷嬷最老实不过的人,也听不得他这样骂林黛玉了,当即掀了桌子怒道,“男儿家有手有脚的,不想着自己上进,这么些年我送回来的东西还少过?夫人原来赏的那些簪子钗环呢?我叫你留着给儿子当聘礼,有金有银的,也很是体面了,尤其是那红玛瑙的耳坠儿,又鲜亮又富贵,东西呢?!”

    “来京城不要买地啊?你吃的用的,脚下踩得,都是银子,都置换去了。”

    这些东西都是私下给她丈夫的,两个儿子都不知晓,如今听了便急了,财主家的闺女也不过一套金头面出嫁,大儿子老实,二儿子却不忿,“从前扬州庄上那个小蓝鹊的娘,她有天就戴了对红玛瑙,说是人家送的!是不是你?你们两个不清不楚的,也不是一两日了。”

    王嬷嬷丈夫上前兜头就是一巴掌,二儿子也急了,大儿子左挡右拦的,一时父子三人打成一团。

    刘姥姥来给王嬷嬷送点心,见着这场景,忙扯了王嬷嬷出来,“你傻不傻,随他们爷们去,磕着碰着你可怎么是好。我自己做的糖包,你尝尝味儿。”

    王嬷嬷擦了眼角的泪,“儿子打老子,天打雷劈的事儿也落在我们家了。”

    “听你的口音还有几分南面的味道,软得很咧。”刘姥姥只管往高兴的事说,王嬷嬷便问她近来可要进城,她想给林黛玉请安。

    “刚晒出来的菜干,正说要给奶奶姑娘送去,可不巧了吗?”刘姥姥道,“明儿叫我女婿套车,咱们搭个伴。”

    过了几日,刘姥姥收拾了她说的菜干,王嬷嬷将给林黛玉做的针线拿出来,抱着挺大一个包袱,两个儿子被爹坑怕了,见她抱着东西忙挡在门口,“拿的什么?这包袱皮可是好料子,里头装得……”

    王嬷嬷早将体己银子贴身放了,散了包袱给他们看了一眼,两个儿子从前在庄子上也见过这样好的料子,如今却是不能了,老二抬手就要摸,被王嬷嬷避开了,斥道,“这也是你能摸的?叫你看一眼已是不得了了。”

    老二啐了一声,扭头走了,老大讪讪笑了下,“娘路上当心,回来吃饭吗?”

    “不吃了。”

    二人带着板儿一路往城里去,倒也算心情舒畅,半日功夫到了贾府,刘姥姥去见王熙凤,王熙凤问了几句王嬷嬷家中如何,做了点什么事。

    王嬷嬷却是径直进了潇湘馆的,林黛玉先前已经托妙玉找了几个从前她师父那边结识的官员,若是自己不成,也可试试这些门道,心下大定,见了王嬷嬷就笑道,“前儿是我委屈嬷嬷了,倒叫你一心惦记着我,我重新备了些东西,正想着找谁给你送去呢。”

    林黛玉最后哪个御史也未曾寻,她直接给贾雨村夫妇备了重礼,尤其是给他的夫人娇杏的,是一套璀璨生辉的金头面,她不喜欢这个,一直放着未曾戴过。

    “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你只管说是替我去恭贺老师高升的,不要露怯,我父亲从前的名帖便在这个匣子里。”

    实际上贾雨村卸任金陵府尹之后,恰逢贾元春晋封贤德妃,贾政为了娘娘名声,竟不肯再帮贾雨村了,以至于他进京述职约有半月,尚未谋到职位。

    以贾雨村的心性,必定是要怀恨在心的。

    林黛玉暗道一声与虎谋皮,留王嬷嬷吃了饭,又叮嘱几句便叫她去了。

    王嬷嬷依她所说,强撑着去送完礼,且对娇杏十分恭敬,引得娇杏大乐,竟托大道,“有劳林姑娘还惦记着这个老师,大家伙儿都在京中,有什么只管说话。”

    贾雨村夜里翻看过这份厚礼,不由眼中一亮,他已朝着吴贵妃一脉投诚,奈何没有个投名状,贪墨林家绝户财给贤德妃造省亲别墅,这种事不计较还好,计较起来,很是可以做文章的。

    消息一路传到吴贵妃处,吴贵妃施施然搁下信,“贤德妃,可真是贤德,这个贾雨村还不错,叫他寻个由头揭出来,自有我在宫里说话。”

    大约一旬功夫,娇杏去贾府看了一回林黛玉,试探了几句,见林黛玉好似浑然不知,又有些迷糊了。

    倒是贾雨村感慨了一句,“不愧是林公之女,可惜是个女儿身。”

    小女儿家的事到底不算大事,今上朝上训斥了一回,到底念在贾代儒的面子上,贾赦罚俸,贾政罢官,又命户部派官员清点林家财物,总共分三份,一份给林氏宗族,一份给林黛玉当嫁妆,最后一份充入国库。

    户部的人眼光最是老练,一看贾家的账,又看那园子用的山石等等,当即道,“根本用不下这么多钱,这账有问题。”

    王夫人还要死咬着不放,只说叫拆园子赔林黛玉的钱,户部却直接找了当时的供应商来,一笔笔摔在她脸上。

    这个问题就严重了,阳奉阴违是轻的,仗着宫里的娘娘抗旨不尊,最后是贾元春在太后宫外跪了大半夜,又拿出自己的私库来赔偿林黛玉,这才勉强保下王夫人。

    林家远在江南,吴贵妃为了对比贾元春,索性和太后求情,想将她暂时养在自己娘家,太后一时兴起想见一见林黛玉,竟一眼就相中了,要养在自己跟前。

    林黛玉住在太后偏殿里,看着床顶发呆,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呢?

    眼睛一睁一闭,身边的宫女笑道,“郡主怎么还不起,太后可问了好几回了。”

    林黛玉:……哪一位太后?

    虽听到郡主二字,她也一时不敢说话,直到掀了床帐看清宫女的脸,才长长舒了一口气,重又躺了回去,“告诉母后,我想多睡会儿,昨日做了个噩梦,嗯……后半段还挺好的。”

    三千世界里的另一位林姑娘:……为什么睡了一觉世界大变样,我的记忆还停留在晴雯不给我开门,我气呼呼回去午睡,午睡起来就在宫里了。

    这觉有毒。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就为了舒爽一下,莫要当真。

    替换完啦,卡了好几天,想不到结局,最后这章是6k,等于之前买过的心肝儿都被我送了爱的800字,是不要再给钱滴,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红楼当奸臣相邻的书:东华帝君实力宠妻指南暴君家的小娇娘模范快穿手册幻卡世界[重生]被文物追杀的日子女主性转后要给我小心心[快穿][综]刀剑攻略本宫命不久矣冥王溺宠小王妃24小时红包群这个驸马,本宫拒收!神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