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居然还是个星座狗

【书名: [综]要积极!不要丧! 22.居然还是个星座狗 作者:醉君天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渣受洗白攻略[快穿]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盛世医香盛世芳华     黄濑被救护车抬走了。

    赤司:……不能这样下去了,下回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一定要让真太郎来看看这个家伙!

    所以说你把陈程和绿间都当成什么了啊!快够了!

    绿间其实对部里的新人没什么兴趣,他一向如此,甭管你们怎么样,别碍着他就行。

    但是毕竟是赤司说的话啊,绿间想了想赤司的中二名言,还是乖乖地去了体育馆。

    绿间:还是活着比较重要啊。

    绿间到的时候赤司正一副生无可恋地样子看着陈程练习投篮。

    讲道理,绿间是第一次看赤司这个表情,心里不禁有点好奇,还有点慌。

    今天巨蟹的运势不错,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默默地把兜里的幸运兔子捏了好几遍,绿间走进了体育馆。

    赤司在看见绿间的一瞬间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淡定地微笑道:“你来了啊真太郎。”

    绿间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落在正在投篮的陈程身上时轻轻皱了一下眉。

    赤司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一眼陈程,回过头来问道:“你觉得那家伙怎么样?”

    “投篮姿势很标准,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了,就算是我也不会比他做的更好,理论上来说,他投出的每一球都是会进的球,看得出来是尽过人事的。”绿间推了推眼镜,评价道:“应该是个不错的家伙。”

    赤司同情地看了一眼绿间,不由得感叹:原来我当初是这么被骗的啊……

    绿间看向一脸沧桑的赤司,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赤司笑了笑:“不,没什么,主要是让你来看一下他的投篮问题。”

    绿间仔细观察了陈程半天,摇了摇头:“他的投篮没有问题。”

    赤司叹了口气:“连真太郎都这么觉得啊……”

    绿间看了一眼从自己进门开始就没中过一球的陈程,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绿间皱眉:“如果说任何方面都已经做到了完美无缺的话,那么影响他的只能是运气这一因素了。”

    系统:终于有人能一眼看出问题出在哪了!鼓掌!

    赤司看向绿间:“真太郎不是很擅长这些吗?”

    “谈不上擅长,尽人事罢了。”绿间推了推眼镜,走到了专心投篮的陈程身后。

    绿间拍了拍陈程的肩,待对方停下手里的动作后,直接问道:“你是什么座的?”

    陈程一脸惊恐:“肉做的啊。”

    绿间还思考了一下什么叫肉做的,反应过来之后觉得自己跟这个人好像无法交流。

    想了想赤司,绿间忍了一下,又问了一遍:“我是说,你是什么星座的?”

    “星座?”陈程皱眉,严肃道:“我不搞封建迷信的。”

    绿间:……

    见对方一脸麻木,陈程放下了手中的球,正气凛然地对绿间说道:“同学,宣传封建迷信是不好的行为,星座什么的都是假的,是骗人的,你要相信科学,科学你懂吗?”

    绿间:谢谢你啊,我不懂科学。

    不等陈程继续说下去,绿间扭头就走,不把鸡汤灌完陈程怎么肯罢休,一把抓住了绿间,义正辞严道:“同学你听我说完,科学才是第一生产力,星座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绿间:什么乱七八糟的!

    绿间挣扎了一下,没挣脱,语气有些不好道:“松手!”

    “不行,你得听我说完。”陈程不松。

    绿间想打人了。

    从绿间进门就关注着这边的黑子和紫原业务熟练地冲了上去,一人一边一把架住了绿间。

    黑子:“绿间君冷静点!陈程君不是故意的!”

    紫原:“绿仔忍住!程仔就是这样的!”

    绿间:“你们俩也给我松手!”

    黑子和紫原乖乖地松手了,绿间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陈程冷冷道:“无所谓,你怎么认为都跟我没关系,投篮不中的人又不是我。”

    陈程愣了一下,松开了手。

    “算我白跑一趟,我走了。”绿间冷淡地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赤司:“咳!”

    已经走到体育馆门口的绿间扭头回来了,一脸严肃地对呆住的三个人说:“人事不尽,何以待天命,新来的那个,把你的生日告诉我。”

    陈程傻不拉几地问道:“阴历阳历啊?”

    绿间:……赤司你弄死我好了,我不想跟这个傻东西说话。

    然而对绿间来说,活下去还是比较重要的,稍微委屈一下自己的智商其实也不算什么。

    在了解到陈程是个白羊座的时候,绿间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绿间:星座怎么可能是封建迷信呢!明明这么准!

    跟赤司商量了一下之后,绿间丢下一头雾水的陈程,回家去了。

    陈程还是第一次遇到愿意帮自己想办法解决倒霉问题的人,虽然对封建迷信的拒绝态度依然坚定,但是免不了还是有点感动的。

    “他是来帮我的吗?”陈程问赤司。

    赤司点了点头:“没错。”

    陈程感叹一声:“真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啊。”

    赤司:???人是我叫来的好吗?

    无形之中在陈程心里当了一回雷锋的绿间过了一会又回了体育馆,手里还捏着什么东西。

    赤司看了一眼:“那是什么?”

    “白羊座今天的幸运物。”绿间回答完,径直走到陈程旁边,把手里粉嫩的发卡夹在了陈程头上。

    粉嫩的发卡。

    陈程摸了一下发卡,一脸慎重地问道:“这是友情的信物吗?”

    绿间:谁跟你有友情啊!呸!

    赤司怕陈程对封建迷信的抵触心理会拒绝这个发卡,抢在绿间前笑着说道:“真是感人的友情呢,是吧真太郎?”

    绿间感觉自己的人格和品味正在受到侮辱,但是在性命的重压下,还是忍辱负重地答道:“……是。”

    陈程肃容:“我会好好保管它的!”

    绿间:“……你高兴就好。”

    陈程回去继续练习投篮了,绿间看了一眼赤司,表示自己已经把人事尽完了,赤司点了点头,终于放他离开了。

    不得不说幸运物的威力还是很明显的。

    虽然还是进不去,但是在篮筐上打转的时间变得更长了呢!

    赤司:……有个什么用啊!

    纲吉又被出去买水的一军队员提溜着回来了。

    陈程熟练地接过人把他放在了长椅上,一边用手给他扇风,一边问道:“今天跑了几圈啊?”

    赤司表示拒绝听接下来的对话。

    纲吉迷迷糊糊地睁眼,然后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陈程头上的发卡。

    “那是什么……”纲吉又把脸跑麻了,口齿不清地问道。

    陈程严肃道:“这是我和……”

    陈程扭头看向赤司:“和谁来着?”

    赤司捂着脸,闷闷道:“绿间真太郎。”

    陈程点了点头,重新对纲吉道:“这是我和绿间真太郎友情的信物。”

    “哦……啊?”纲吉一下子精神了,猛地坐了起来:“啥?”

    陈程吓了一跳,战战兢兢道:“友情的信物……”

    纲吉:我就跑了个圈,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股油然而生的危机感又是怎么回事?!

    要是绿间在这儿,估计要啐纲吉一脸:别要侮辱我的眼光好吗!还有这玩意儿根本连我的名字都没记住,你危机感个什么劲儿啊!

    虽然有了危机感,但是纲吉也不是那种会撒泼打滚的人。

    他只是默默地说道:“这个发卡不怎么适合程程呢。”

    讲道理这话说的真的没毛病,谁家板寸儿夹发卡啊!还是个粉的!

    虽然赤司也觉得有点辣眼睛,但是他还是说道:“好歹是心意,戴一天也没关系。”

    毕竟幸运物这种东西,天天要换的,明天陈程就算要继续戴,赤司也不会同意了。

    就算看起来没什么用,但是姑且还是用着吧,赤司觉得绿间说的挺对的,人事还是要尽一下的。

    纲吉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个发卡,见陈程好像确实挺喜欢的样子,还是没说话了。

    纲吉:我要相信程程,程程也要交朋友的啊!

    然后第二天绿间给陈程带了气球,第三天绿间给陈程送了小熊玩偶,第四天绿间给陈程送了一朵鲜花。

    纲吉:……qaq!

    沢田纲吉,今年十五岁,感觉自己好像遇上了这辈子最大的危机!

    27:请问要如何击败身高一米八,长相英俊,是个学霸,还是篮球部主力的情敌?!在线等!急!

    = =:楼主什么配置啊?

    27:四舍五入一米六,有点丧,是个学渣,没长运动神经!

    = =:分手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要积极!不要丧!相邻的书:神印这个驸马,本宫拒收!24小时红包群冥王溺宠小王妃本宫命不久矣[综]刀剑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