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抓虫)

【书名: 喵相师 第15章 (抓虫)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吃在首尔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十五章

    单宁差点把往下伸的前爪收回去。

    即便是站在夜色之中,霍铭衍依然十分惹眼。他没穿白天那黑色制服,却还是长腿细腰,微敞的衣领可以看到他漂亮的肌肉。任何人就是不能比,明明这家伙挑食得很,看起来又那么弱不禁风,身材偏就那么好,好像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

    单宁又是妒忌又是欣赏地盯着霍铭衍衣领看了半天,突然想起自己是偷跑出来的,不由小心翼翼地抬起脑袋,偷瞄霍铭衍的脸色。

    霍铭衍站在原地看着单宁。他的眼睛本来就好看得让人不敢与他对视,此时藏着点儿愠怒,竟比平时更漂亮几分。他淡淡地开口:“过来。”

    单宁小心肝儿颤了颤,没敢转头就跑。他跑下长梯,屁颠屁颠地跑到霍铭衍身边:“你也睡不着出来散步吗?真巧啊!”

    霍铭衍把单宁拎起来。

    单宁不知道把爪子往哪搁,生怕爪子把霍铭衍弄脏了。他小心翼翼地挠了挠霍铭衍袖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诚恳地看着霍铭衍:“我就是出来走走,什么都没干。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霍铭衍不答话,默不作声地把单宁带到路边停着的车上,自己坐到驾驶座上。单宁蹲在副驾座看看前面空荡荡的街道,再看看旁边不说话的霍铭衍,忍不住伸手去拨弄圆圆的方向盘。

    霍铭衍转头看他。

    单宁立刻乖巧地收回爪子,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干。见霍铭衍瞬也不瞬地看过来,单宁没骨气地投降了,老老实实地把所有事说出来,最后讨好地伸出爪子给霍铭衍看:“我洗了手的,没留下那个人的味道,你不要生气。这不是太气人了吗?我实在气不过,这种人一枪毙了都太便宜他了。钱谁不想要?可是不能这样要!还骗了人家小姑娘!还好那女孩能想开,没因为这个变成怨魂,要不然都没法重入轮回了。”

    霍铭衍说:“你接受得很快。”对于鬼魂、轮回这些玄妙的东西,单宁好像眨眼间就接受了。

    “这不是难受吗?”单宁说,“要是没有下辈子,那女孩就更可怜了。骗钱怎么骗不好,连人家的感情都骗了,太坏了!”

    霍铭衍定定地看着单宁。

    单宁对上霍铭衍专注的目光,心脏像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如果霍铭衍比他所以为的还要更喜欢他,那他当初决绝地离开,对霍铭衍来说是不是也是极大的欺骗和伤害。单宁往后缩了缩,又狠狠心往前走了两步,爪子搭到霍铭衍手上,耷拉着脑袋说:“对不起。”

    霍铭衍收回目光:“你说过了。”比起“对不起”,他更想听单宁解释,解释为什么突然要分手、为什么消失得那么坚决。可是单宁能给他的只有“对不起”。他看了眼单宁蔫耷耷的脑袋,抬手摸了一下,开车回西城区。

    单宁挨在霍铭衍身边趴着,脑袋抵在霍铭衍腰上。他合上眼,回想着高中毕业那年的事。

    高中毕业的时候他舅舅过来了,告诉他他招惹的是元帅的儿子,让他不要像他爸爸那样试图攀高枝,有些人不是他该想的。

    陆家人一向是倨傲的,从来都只用眼梢子看人。他年少气盛,当然不会就这样被吓退,他昂着脖子和那个他该称为舅舅的人表示他只是喜欢霍铭衍——喜欢有什么错。

    难道因为霍铭衍是元帅的儿子,他就不能喜欢了?

    于是陆家人动手了——不是叫人来打他一顿,而是做了别的事:父亲和继母的续聘材料突然出了问题,被打了回来,两个人天天为续聘发愁;大伯做生意也出了问题,资金断链,债主逼上门,祖母到父亲单位上又哭又闹,非要父亲帮着还债……别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齐齐找上门,家里每天鸡飞狗跳,连懂事的弟弟都能感觉到家里笼罩着一片愁云惨雾。

    陆家人说,这也是元帅的意思。

    单宁屈服了。

    生活毕竟不是只有喜欢不喜欢。

    单宁隔着衣服用脑袋顶了顶霍铭衍的腰。

    正碰上红灯,霍铭衍转头看着他。

    单宁抬起脑袋与霍铭衍对视,许多话梗在喉咙里,根本说不出口。他能说什么呢,说自己怂了、怕了,说自己为了别的东西放弃了、退缩了,还是说都怪陆家人那么可恶自己都是被迫无奈。

    都是那么久以前的事了,有什么好说的?说出来是要霍铭衍和自己一起骂陆家人,还是让霍铭衍为了自己和家里人翻脸?霍铭衍需要“适合的人”,那青绳链子又认定了他是“适合的人”,那么霍铭衍父亲肯定不会再阻挠他们——陆家人也找不到理由再对他们下手。

    所以,过去的事情没必要再提。

    陆家人做的事他都记在心里,总有一天他会还回去——

    哪怕现在他连陆家一根指头都比不过。

    单宁抬起爪子抱住霍铭衍的脖子,亲了亲霍铭衍好看的脸颊,闷声说:“……对不起……”

    霍铭衍唇一抿,没说话,踩下油门过了红绿灯,沿着寂静的街道驶回西城区。一路上谁都没再开口,单宁察觉出霍铭衍生气了,乖乖缩回副驾座上不敢再动。

    车开到巷口,霍铭衍下了车,站在车外看着缩在副驾座的单宁。

    单宁赶忙跳下副驾座,飞快跑到霍铭衍脚边。

    霍铭衍砰地把车门关上,转身走进福寿里。单宁仰头看着霍铭衍的背影一会儿,跑着跟上去,一人一猫的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

    回到家,霍铭衍默不作声地拎着单宁去洗澡。猫不喜欢洗澡,尤其不喜欢猫毛被弄得湿漉漉的,单宁却乖乖巧巧地让霍铭衍把自己全身上下冲刷个遍,又乖乖巧巧地让霍铭衍用电吹风帮自己把猫毛都吹干,从头到尾都不敢乱动。

    霍铭衍看着单宁乖顺的模样,抿了抿唇,把他拎回床上睡觉。单宁还喜欢他,和以前一样喜欢,这一点霍铭衍能感受得到。可这样的喜欢并没有让霍铭衍有太多的欣喜。今晚睁开眼发现单宁不在身边,霍铭衍脑中的第一反应就是:单宁又跑了。等他摸到身边的青绳链,才想到现在不管单宁去了哪里,他都能轻松找到。

    他也确实找到了。

    单宁又去管别人的事儿。

    以前单宁就是这样,口里说着喜欢他、眼里只有他,一转头又管这个管那个。有次有人在背后骂他多管闲事,说话的人还是被单宁“管着”的,单宁意外听到了,也不恼,只笑了笑,转身悄悄走开。

    别人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那些人又不喜欢他,甚至还嫌他烦,单宁还理会他们做什么?

    霍铭衍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永远不爱和周围的人打交道,除了祖父他根本不和任何人说话。他觉得单宁说谎,单宁关心的、在意的人太多了,他只是其中一个。他又对单宁摆出冷脸,不搭理单宁,任凭单宁怎么哄他他都不吭声。再后来,单宁突然对他说,我们分手吧。

    单宁说完以后就不见了。单宁没有去他们一起填报的学校,单宁没有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像是突然从这世界上消失了,再也没有人听说过他的消息。

    霍铭衍翻了个身,看向缩在自己怀里的那只猫儿。他一顿,抬手扫单宁的背。那时候他们都还太小,太不成熟,最后的分手细算起来还是他的错比较多。在那以后他试着与其他人交流,试着寻找自己想做的事,渐渐明白单宁对他的关心和对别人的关心是不一样的。

    他可以选择拒绝敞开心扉接触这个世界,但不能让单宁的世界也变得只有他一个。

    霍铭衍将额头抵在猫儿的脑袋上,低低地开口:“对不起。”那种无论怎么努力都得不到回应的感觉,他应该最明白的才对,却还是仗着单宁喜欢他而毫不愧疚地施加给单宁。

    单宁背脊微微发颤,他用脑袋蹭了蹭霍铭衍的胸口,整个儿蜷到霍铭衍怀里,在霍铭衍的轻抚中沉沉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单宁天没亮就醒了,弄醒霍铭衍往他唇上亲了亲。霍铭衍被猫胡子扎了一脸,扣住不安份的猫爪子,回亲了单宁一下,单宁瞬间变回了赤条条的人身。他目光一暗,往单宁近在咫尺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霍铭衍咬得有点狠,在单宁肩膀上留下一排整齐的齿印,看着红通通的。

    单宁口里叫嚷着“痛痛痛”,伸手推开了他,跳下地找衣服穿。霍铭衍盯着单宁光溜溜的背脊和屁股半饷,收回了目光。

    单宁洗漱完就跑去市场买食材。商贩都来得早,见了单宁都乐呵呵地打招呼。单宁挑了一圈,回到家把空荡荡的冰箱塞满了,系上围裙开始做早餐。

    霍铭衍起床走出来,单宁正在厨房里忙活。他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单宁正在切胡萝卜。夏天天亮得早,太阳已经出来了,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到了单宁身上,单宁的侧脸和单宁握着菜刀的手好像都会发光。

    橙红橙红的胡萝卜被单宁手里的菜刀切成一片一片,然后又被单宁飞快地切成了丝。

    霍铭衍一顿,忍不住说:“我不喜欢吃切丝的。”

    单宁:“……”

    他迅速把萝卜丝剁成了碎丁。

    就你挑剔!

    下次给你雕花好了祖宗!

    作者有话要说:

    单哥:明明变成猫的是我,但总觉得我对象才是猫,唉,都是祖宗……

    霍美人:……

    更新辣!

    每天看着点击心方方,为什么收藏一直涨,点击一直掉?甜甜春这么萌,收藏了为什么不看?这到底是人性的迷失,还是道德的沦丧?借单哥爪子用力挠墙

    谢谢¤邪溟⊙刖昕¤的地雷(づ ̄ 3 ̄)づ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づ ̄ 3 ̄)づ

    乌拉乌拉小胖子(20)、懒得说话(60)、作者撅起了屁股将菊花对准(25)、咸口粽子(40)、summer(1)、安尘(5)、陌陌(120)、莘安(10)、陈美丽(3)、大青虫(10)、霜天晓角(1)、馒头(10)、一ab二cd三ef(5)、爱丽丝の欢愉(20)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