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书名: 喵相师 第26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娱乐圈有个郁大厨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二十六章

    联邦纪念周一结束, 单宁和霍铭衍天天腻一块的日子结束了。单宁毕竟是城管大队的头儿, 他一走,城管大队群龙无首,大伙每天都盼着他回来。

    也不是真有什么事要单宁做决定, 就是少了单宁坐镇感觉挺没安全感。

    单宁重新上班第一天, 和老成开着车在西香街附近巡逻。

    西香街是条老街,也是西城区以前最繁荣的一条街,它以售卖香料著名,有几家香料店可以说是“一香难求”。

    单宁开着车,老成坐一旁, 他嘴巴没闲着,边往外看边对单宁说:“你晓得不,这里的地价也曾经一度高涨, 多少人想买都买不着。现在就惨了,卖都卖不出去。前两天倒是有人买了个老院子,听说是首都过来的, 算起来还是我和老孔的同僚, 不过他进那特案队的时候我和老孔都已经被调走了。”

    单宁说:“还有这事。”

    老成点头:“老孔负责入的档, 老领导还特意打电话让老孔多看着点。”他见单宁老神在在,根本不多问什么,自个儿先憋不住了,“你晓得他为什么会到海湾这边来吗?”

    单宁说:“想说就说,不用憋着。”

    老成:“……”

    老成吁声叹气:“你这人忒没意思,没点年轻人的样子。”

    “我要是什么都好奇的人, 你就不会乐意和我吹牛逼了。”单宁淡淡道。

    “也是。”老成觉得单宁说得有理。

    他这人就这脾气,牵着不走,赶着倒退,谁来了都拿他没办法。可他偏拿单宁没办法,单宁比他更倔更拧,能力强,嘴巴严,谁在他手底下都服气。

    这样的人老成以前见过,是他们特案队的队长,一个文质彬彬的文弱中年人,就是那种他多说两句话你都会担心他累得咳血的那种。

    但所有人都听他的。

    即便离队那么多年,老成还一直记着见到队长的那天午后。他和老孔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愣愣地跑去特案队报到。队长就那么坐在那儿,听着他们慷慨激昂地说话,他们都觉得队长看起来不太禁打,可被队长轻轻地一眼扫来,他们却下意识地噤声不语。

    那种感觉不是害怕。

    而是一种由衷的、自发的静穆。

    单宁和队长不同的在于,单宁这人更鲜活,没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单宁可以带着所有人闹腾,可以和他们一起到路边撸串喝啤酒,也可以在各个单位齐聚一堂的时候为自己人出头。单宁这个人有义气,也有意思,这样的人人缘永远不会差。

    老成平时虽然总吹牛逼,可有些事也不是对谁都吹的。

    比如今天这事儿,别人他都不可能说,只会告诉单宁。

    老成将窗外的门牌号一个一个数过去,在西香街12号的地方喊停:“就是这儿。”他指着紧闭的12号门牌说,“那位和我们没同僚缘分的同僚前天搬到这来。他姓丁,叫丁山鸣,以前是个画家,后来被特别吸纳到特案队里去的,没到部队受过训练,属于专家那一挂。”

    单宁抬眼看向那紧闭的正门。

    蓝色的门牌已经有些老旧,上面有浅浅的锈迹。不算太高的围墙上爬满爬藤,正是盛夏时节,那藤上的叶子绿沉沉的,格外显眼。

    “挺安静的。”单宁评价。

    “这里搬走的搬走,出租的出租,能不安静吗?”老成说,“听说是他自己申请这里的,图的就是安静。”

    “干那行的,碰到什么事都不稀奇。”

    “对。”老成点头,“老孔说是他家里出了事。也不知是哪个王八羔子泄露了他家人的信息,他老婆和孩子都被杀了。对外说是入室抢劫,事实上是恶意报复。这位丁专家这几年办的大案还不少,一时半会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单宁眉头一跳。

    他说:“对无辜的人下手也太残忍了。”

    “总之我们多看着点。”老成说,“不管碰到过多少事儿,真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会接受不了。这丁专家就是没法再继续工作下去,才会申请病休,搬家到西香街这边来。”

    “那成,我们平时多过来巡巡。”

    单宁和老成正说着,巡逻车上的通话器响了起来。

    单宁按下接收键,接线妹子甜美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队长,你们那边附近有人投诉,说西香街12号这两天私挖地窖,你们过去看看西香街12号有没有批文吧。”

    这么巧?

    单宁一口应下:“好。”

    单宁把事儿和老成一说,老成和他一起下了车:“应该是有批文的,不过我们正好去和他见个面混个脸熟。”

    单宁点头。

    两个人走到西香街12号前,单宁抬手按门铃。

    按了半天没反应。

    老成眼尖,给单宁指了指门铃下的电线。

    “这被剪了。”

    “怪不得。”单宁收回按门铃的手。

    听了老成说的内-情,单宁也不觉得奇怪。任谁遭遇了那样的事都会受不了,不愿意和别人打交道也很正常。

    尤其是这位丁专家以前地位似乎不低,即便决定病休也免不了会有人找上门来。

    丁专家显然不想见任何人。

    这时一个买菜回来的老太太看清了单宁和老成的制服,上前说道:“你们是来管挖地窖那事儿的吧?”

    单宁点头说:“对,刚接到举报,先过来看看情况。”

    “这事是该管管啊!你看我们这房子挨得这么近,他房子矮还好,我们的可有六层那么高,住了足足二十几户人,要是被他挖塌了地基,我们上哪儿住去?”老太太一脸担忧,“这边又不用存大白菜啥子的,挖个地窖做什么?你得好好和这家人说道说道。”

    单宁一口答应:“没问题,我会把你们的意见告诉他的。”

    老太太又说:“这会儿按门铃按不开的,昨天我们过来找他,他理都不理,到快十点的时候施工的人过来了,我们才堵到他。但这人特别怪,理都不理我们,把门砰地一关就进去了。那脸色阴沉沉的,看着怪吓人!要是我们自己能商量,也不会麻烦你们跑一趟。”

    单宁说:“没事儿,不麻烦,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干的事。”他送走老太太,转头看向事不关己、叼着烟站在一边的老成,“回车上去,别在外头抽烟了,免得又被人投诉。你的奖金每个月剩不了几毛钱,不就是因为你这断不了烟的臭毛病?前些天小齐还特意来和我说要调组,他老婆要备孕了,他不能吸太多你的二手烟。”

    老成摁熄了手里的烟,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

    单宁说:“也差不多十点了,我们回车上等施工工人过来。”

    老太太说的果然不错,接近十点的时候一辆小货车开了过来,几个工人模样的青壮从车上下来。后面下来的四个到后面把东西搬下车,最先下来的则掏出手机打电话。

    四个负责搬东西的工人从车上搬下水泥、沙子和施工工具。

    单宁喊住老成,抬抬下巴,示意老成看那五个工人。

    老成走了过去亮出工作证,等那打电话的工人挂断之后就问:“我们今天接到投诉,说西香街12号这里有人私挖地窖。这活儿是你们接的吗?”

    那工人点头:“是的,我们昨天开始给丁先生施工。”

    老成例行公事地问:“有批文和施工图?”

    那工人连连点头:“有的,这可是城建处批的,没有批文我们哪敢动工。”他回到车上,把已经烂熟于心的施工图拿下来给老成看,“你瞧瞧,这就是施工图,地窖不算太大,主要挖在花园这部分,不会挖开承重的地方,更不会影响左右的邻里。”

    老成点点头,正要把施工图还给工人,就听到身后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单宁转头看去,看见一个清瘦的中年人。中年人五官本来挺英俊,可惜他非常瘦,瘦得几乎只有一层薄皮裹着骨头,眼睛底下还有一片青影,整个人看起来很没精神也很阴沉。

    这位显然就是老成说的丁专家了。

    他身上的生气正在流失。

    这中年人虽然还活着,却已经一脚踩进了棺材里。

    单宁眉头直跳。

    人的面向不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际遇不同而不断变化。而这中年人显然到了人生的最低谷,他家里出了事,也无法再胜任曾经的工作。

    他的人生已经停滞。

    单宁上前向对方问好,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您好,我是西城区城管大队的,有人投诉你私挖地窖,我们过来查证一下您手上是否有城建处的批文。”

    丁专家看了单宁一眼,又转向一旁的老成,接着他就把目光收了回去,用沙哑的声音说:“等着。”

    单宁点头。

    丁专家又转向旁边的五个工人:“进去吧。”

    施工工人麻利地把水泥和施工工具往里搬运。

    丁专家也走了进去。

    单宁对老成说:“我总觉得他扫我一眼就把我整个人都看透了。”

    “有这可能。”老成也隐隐有这种感觉,“他肯定有他的特殊之处,要不然也不会被特招进特案队。”

    单宁没再说话,因为他看到丁专家出来了。

    丁专家把城建处的批文递给单宁。

    单宁把它扫了一份,传回去给接线妹子,让接线妹子把批文和施工图反馈给投诉者。

    他把批文还给丁专家。

    丁专家没和他们多说什么,转身进了屋。

    单宁转身要和老成回巡逻车上,却感觉腕间系着的玉八卦陡然震颤起来。

    “兑卦,九五。”

    单宁:“……”

    这玉八卦真是神出鬼没。

    今时不同往日,单宁现在已经是拜读过众多相术典籍的人了,还加了个“修行交流群”,对这千百年前传下来的“人工智能”有了基本的认识,对它提到的卦象也熟记于心。

    这兑卦上下卦皆兑,寓意是“欢欣”。本来是个挺吉利的卦象,但凡事都不能太过或者“不正”。

    兑卦中的九五就是“孚于剥,有厉”,大意是被小人引诱、相信小人,并与他相悦,会有危险。换个说法的话可以这样说:要是将信任给了对你怀有恶意的人准会出事儿。

    单宁停下脚步,往西香街12号看去。这卦象和丁先生有关吗?是关于什么的?难道是跟丁先生妻儿的死有关系?

    既然玉八卦有了提示,单宁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他还想多和玉八卦交流交流,稳固一下“感情”,毕竟霍铭衍还得靠它保护来着!

    不过考虑到丁先生现在的精神状态,单宁收回了倒回去找人的脚步。他总不能直接对丁先生说我可能能见到你老婆儿子的灵魂,你让我进去找找!

    老成注意到单宁的停顿,不由问:“怎么了?”

    单宁说:“没事,觉得挺难受的。好好的一个人突然瘦成这样,显然非常痛苦。”

    老成静默了一会儿,才说:“换谁不痛苦。”

    单宁回到巡逻车上,把接线妹子传过来的投诉反馈表印出来,对老成说:“我们明天得来回访,把查问结果反馈给投诉人。”接到举报投诉不是把事情做完就成了,还得去找举报人、投诉人在处理表上签名才算完事。

    老成点头说:“每天都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意思。”

    单宁说:“你还真想天天遇到那什么特大案件啊?别说咱这可是城管大队,老孔就算待巡警那边还被找去捅马蜂窝呢。”

    老成说:“也对。”

    单宁忙了一天,回到家还是惦记着西香街12号的事。吃过晚饭后单宁和霍铭衍商量着要去西香街看看,霍铭衍不吭声。

    单宁坐霍铭衍身上,往他唇上亲亲亲,亲得霍铭衍忍不住扣住他的腰,不让他再胡来。

    霍铭衍不太乐意,但拗不过单宁,只能扣着单宁的手腕亲了上去。单宁一向会装乖卖巧,一变成猫儿就往霍铭衍怀里钻,毛茸茸的尾巴扫啊扫,毛茸茸的脑袋蹭啊蹭。

    霍铭衍没让单宁蒙混过关,绷着脸叮嘱:“不能冒险。”

    单宁小脑袋点得可实诚:“能冒什么险啊,那位丁专家可瘦了,瘦得我怀疑他随时会倒下,绝对不会有危险的。”

    霍铭衍这才放单宁出门。

    夜晚的西香街更安静。单宁沿着一个斜坡往上跑,无声无息地翻过了矮坡,远远地便看见一盏灯光亮在前方。

    跑近一看,原来是个老式的裁缝店,店面很小,没有对外开的门,只开着一个窗,窗户上挂着个手写的木牌,写着普普通通的“缝纫店”三个字,下头又列着三行娟秀的小字,“做衣服”“补衣服”“改衣服”。

    单宁往里面瞄了一眼,看见个老太太坐在那,拿着个鞋底儿在忙活,好像在做鞋。

    老太太没注意到外面的单宁,倒是趴在老太太脚边的土狗吸了吸鼻子,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它飞快跑到窗边,跳上凳子趴缝纫台上,对着窗外的单宁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单宁能听懂猫老大讲话,可碰上这只朝自己汪汪汪直叫的狗还真不晓得它在说什么。

    大概是觉得有只猫闯进了自己的地盘,狂吠着想把他吓走?

    老太太抬头往外面看了一眼,看见个头不大的单宁后招呼那只土狗:“来福,别叫,回来。”

    那只土狗乖乖跳回地面,重新趴老太太脚边,但一双眼睛还是止不住地往窗外看,死盯着单宁不放。

    单宁麻溜地跑了。

    西香街12号就在前面。

    单宁跳上一旁的行道树,居高临下地往围墙里面张望。二楼面向街道的窗子亮着灯,单宁趴树上仔细往里瞧,只见那位丁专家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屋里没开灯,里里外外漆黑一片。

    月光从窗外照进去,照见了那位丁专家削瘦得不正常的脸庞。

    他手里拿着个相框,手指停在照片上,像在抚摸着照片上的人,又像是单纯地把手放在上面没挪开。他许久都没动弹,目光定定地注视着那张照片,整个人看起来丢魂落魄的,比白天更加萎靡。

    单宁琢磨着丁先生一时半会不会下楼,从树上跳到围墙那边,沿着围墙进入院子,扒拉开窗子钻进屋里。

    当猫还挺方便的!单宁没声没息地跑到地下室入口那儿瞧了瞧,里头空荡荡的,只摆着一些施工材料。见玉八卦没什么动静,单宁也就没冒险到下面去。他转身要去别的地方看看玉八卦会不会发现什么,没走几步却察觉一个长长的、黑黢黢的影子朝自己覆笼过来。

    单宁心突突直跳,抬起脑袋往楼梯那边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辣!

    又是足足五千字!

    以后要是早上能写完一万,就十二点前更一万

    要是写不完就早上十二点前更五千,晚上十二点前更五千!

    甜甜春更新如此给力!求大家支持!甜甜春参加了我和晋江有个约会那个活动!只要在前五名就可以随机在榜单上露把脸qaq甜甜春爬不上月榜前五!没有办法在站上露脸!所以求活动进前五!

    别看单哥收藏这么多,其实只有你们在支持qaq

    公众章末点都比收藏少了足足一半,更别提v章的订阅了qaq

    投票方式是1地雷=1票,1营养液=1票!地雷要钱哒,只求营养液!

    看一篇完结文就有10瓶营养液,不用另外花钱_(:3∠)_

    求大家帮单哥到站上露把脸t_t

    晚上尽早把另外五千更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