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书名: 喵相师 第28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二十八章

    单宁的停顿引起了老成的注意。

    老成问:“怎么了?”

    单宁摇头:“没什么,就是发现自己有时候会有先入为主的习惯。”

    他先从老成那听说丁专家的事, 知道丁专家妻儿的遭遇, 玉八卦提示卦象之后他就下意识往丁专家妻儿那边想。

    方向错了。

    单宁回头看了看西香街13号。

    比起12号锈迹斑斑的铁门和爬满藤蔓的围墙, 西香街13号收拾得整整齐齐, 铁门还特意用蓝漆重刷过, 看起来没有丝毫老旧的感觉。门口钉着个报箱, 里面空荡荡的, 但清理得很干净,可见一直在使用。

    “走吧,先去巡逻。”单宁说。

    “走走走。”老成叼着烟走回巡逻车那边。

    “中午约老孔出来吃个饭。”

    “找那狗鼻子干嘛?”老成转头瞥他, “你又发现了什么?”

    孔利民以前外号狗鼻子。

    别人没发现的事儿他总能发现端倪, 天生就是办案的料子。可惜时运不济遭了祸,和老成一起被踢走了,最后踢到西城区这边来。

    单宁回头看了西香街13号一眼, 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感觉不太对。”

    孔利民正在接待一家人。

    他眉头紧皱。

    那家人正在吵架,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妻,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老太太很瘦弱, 身上的衣服老旧得很, 样式非常传统,矮领、盘扣、右衽,头上包着块方巾,只露出一丝丝花白的鬓角。

    说是吵架也不太恰当,因为老太太是单方面被骂的。

    她低着头, 驼着背,瘦弱的身材显得越发佝偻。哪怕被女人指着鼻子骂了半天,她也没反驳一句,浑浊的眼睛带着泪,时不时掏出手绢偷偷地擦。

    “我们每个月拿钱回来,你就这样照顾孩子的?”

    “你是不是都藏起来给你女儿了?要不成成怎么会离家出走!”

    “你个老不死的,连个孩子都看不好。”

    女人一直在骂,男人在一边闷头不语,没一起骂,也没护着老太太。

    有女巡警看不过去,走上前说:“请不要在这里大声吵闹,人不见了,你们骂老人家也无济于事。”

    一家三口到底是普通人,对巡警还是有着敬畏之心的,巡警一开口立刻噤声不语。

    他们坐下说起为什么要来报案。

    原来这对夫妻在外面打工,儿子留在家里和老太太住一起。一个老一个小,老的行动迟缓、喜欢唠叨,小的又正处于叛逆期,不服管、喜欢出去玩。

    男孩离家前和老人吵了一架,老太太也生气,当晚没去找。第二天男孩还是没回来,老太太觉得不对,到处找了一整天,没找着人。老太太终于坐不住了,打电话给那对夫妻让他们回来一趟。

    这还是暑假,学校不开门,男孩肯定没去学校;老太太平时除了买菜基本不怎么出门,问起男孩爱去什么地方也说不出来。

    三个人急得团团转,找了三天没找着,才想起可以报警。

    “也就是已经失踪快一周了。”孔利民看完笔录后总结。

    “对。”接待那一家三口的女巡警叹了口气,“那对夫妇一直在骂那老人家,但老人家已经六十岁了,眼睛不好,出门买菜都得走上一个小时,自己都是需要人照顾的,哪里看得住青春期的小孩。”

    孔利民见了挺多这样的父母,没说什么,继续看笔录。

    男孩失踪当天穿着学校配备的运动服。

    各种这个年纪男孩子爱去的地方每天都会接待数以百计的同龄人,穿这种衣服的更是占了快一半,隔了几天哪还会有印象。

    这男孩子长得像他爸爸,皮肤倒是挺白,但五官没什么特色,就是普普通通的男孩子一个,中学放学时如果他从校门口走出来,恐怕连父母都不能第一眼就认出他。

    这样一个平常无比的男孩子,绝对不是那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存在。

    孔利民打开电脑把男孩子的档案调出来。

    男孩长相平平,成绩平平。

    老师给他的学年评语一般是“该生遵守纪律,勤奋努力,成绩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之类的。这话听着很不错,实际上潜在的含义却是“这个学生没什么突出的方面,学习还算努力但成绩不咋样”。

    很多学生都是这样平平无奇地长大。

    他们成绩不算太突出,表现也不会太顽劣。不是前面那一小撮优等生,也不是后面那一小撮“刺头”,属于占了大头的中间阶段。他们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举动,考试也不会考得太好或者太差,所以永远不怎么引人注目,连老师和家长的目光都不会过多地停留在他们身上。

    这样的孩子到了外面也不太受到关注。

    孔利民把任务分下去,让人分头在附近的街区查问商家、索要和分析监控。忙碌了一个早上,果然没忙出结果来,那天男孩出门后穿了些弯弯绕绕的小巷,监控盲区很多,排查起来非常困难。到一些男孩子爱去的地方查问,商家也说没有印象,不记得来没来过。

    孔利民一阵烦躁。

    这种十几岁的小孩最麻烦,年纪不算太小,家长发现不见了不会第一时间想到报案;年纪又不算太大,有行动能力却又没有基本的判断力和自保能力。

    孔利民正要考虑去哪里随便把午餐对付掉,单宁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孔哥,有空出来一起吃个饭不?”电话一接通,单宁开门见山地问。

    孔利民一口答应,去了附近的饭馆。

    单宁和老成早坐那儿了。

    孔利民一屁股坐下,叫来服务员点了自己想吃的菜,又一口把桌上的茶水灌完,才问:“怎么了?又发现了什么事儿?”

    单宁说:“今天我去让投诉人填反馈表,发现有点不对,想让你帮忙查查那人的情况。”

    孔利民说:“什么不对?我查人方便,可也不能随随便便查人。”

    “说不出来。”单宁考虑了一下才说,“就是那人给我感觉不对。丁专家不是想挖个地下室吗?我们这边接到了投诉,说丁专家是私自开挖的。我以为是旁边那栋居民楼的人联合来投诉,结果投诉人地址写的却是西香街13号那边。”

    孔利民沉吟了一下,说:“我回去查查看。真要有什么问题你也别管,我这边来,你手里可没枪子。”

    换成别的地方,光凭单宁说的这点情况还不至于让孔利民去查。

    不过西香街12号住的是丁专家,他老领导亲自打电话来要他多看着点的,孔利民可不敢不上心。

    “我晓得的。”单宁点头,手指下意识地动了动。

    孔利民瞧见单宁细微的动作,说:“你小子不会是想木仓了吧?”

    单宁过来的时候也是他老领导特意关照过的,要不他和老成也不会成天和单宁这小毛孩混一起。

    老领导说单宁这人玩枪厉害,脑子也好使,可惜就是团刺儿,谁来都不服,要么让他自己领一批人,要么忍着他天天作妖,没别的法子。

    单宁来了西城区,还真闹腾出点小动静。

    但也没多夸张。

    毕竟单宁还小,又没什么背景。再过几年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动劲消磨掉了,可能能再出头,但也可能像他们这样——没了雄心,没了壮志,对往后没多大的期望,老老实实地过完这普普通通的一辈子。

    单宁才离开部队没几年,前两年的工作也是带木仓的,就今年不能带,听到他提起木仓会惦记着也是正常。

    “你少点作妖,木仓自然能回到你手上。”孔利民说。

    “哪有想着。”单宁矢口否认,“有什么好想的,给我我还嫌带着它太沉。”

    老成一直坐边上抽烟,没说话。

    等老成把一根烟抽完,饭菜也上来了,三个人飞快吃完,又回了各自单位。

    孔利民很快把西香街13号屋主的资料发给单宁。

    屋主曾经是个培训学校的老师,年初培训学校关门了,屋主回到西城区呆着,目前还没有工作,但工作多年存了不少钱,生活看起来不算拮据。

    看上去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单宁翻了半天,目光落在屋主的学历上。

    屋主念了双专业,一个是法律专业,一个则是心理学专业。

    单宁打电话给孔利民:“没别的了吗?”

    孔利民说:“我还追查了他的社交情况。现实里头他偶尔会和以前的同事出去聚餐,没老婆没孩子,父母也不在了,早早离开家乡,没再和任何一方的亲戚往来。”

    “就这样?”单宁皱起眉头。

    “就这样。”孔利民说,“这个人不太合周围的邻里往来,白天经常会出去,晚上才开着车回来,像西城区最普通的上班族一样。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没有工作。”

    没有工作,却和上班族一样早出晚归。

    单宁说:“这一点就很奇怪。”他想了想又说,“今天我们去让他填反馈表的时候他没出去,但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他是不是特意在等我们?”

    “有这个可能。”孔利民说,“他读的是法律专业,对这些章程肯定很了解。”

    “那么他其实是想看丁专家那边的施工图纸。”单宁进一步推断。

    “有这个可能。”孔利民说,“不过他看图纸干嘛?”

    单宁也没有头绪。

    他只知道玉八卦特意给了卦象,总不会是因为那金丝边眼镜男好奇丁专家地下室的构造。

    孔利民想了想,说:“下午我带你去拜访一下丁专家。”

    人就住在丁专家旁边,不弄清楚孔利民不安心。

    正好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去看望一下丁专家。

    单宁给霍铭衍发了个消息,告诉他晚上可能会晚回去一点,让他自己先回去。

    霍铭衍很快回复过来。

    养猫人:去做什么?

    黑猫紧张:和孔哥去找丁专家。

    养猫人:好。

    单宁盯着屏幕上那简短的对话好一会儿,才收起手机,喊老成出去巡逻。

    另一边的霍铭衍也看了手机很久,等确定单宁不会再回复了,他才摸了摸单宁头像上的黑猫,退出了联络工具,开始一下午的工作。

    傍晚单宁和孔利民去了西香街12号。

    孔利民显然已经和丁专家打过招呼,他打了个电话过去,丁专家就出来开门。

    丁专家精神比昨天好上一点。

    他把孔利民和单宁请了进屋。

    单宁好奇地看向昨晚自己见过的地下室入口。又施了一天工,地下室已经挖得差不多,就是照明系统还没弄,里头黑漆漆的。

    丁专家注意到单宁的目光,开口解释说:“我这个人喜欢在暗一点的地方思考,比如地下室。黑暗的环境、稀薄的空气,能够刺激我的思维。”

    丁专家是个非常敏锐的人,当他意识到自己身体和精神出了状况就一直在寻求自救的方法。

    见孔利民眼睛里带着忧虑和关心,丁专家缓声说:“是许老找了你吧,你让许老放心,我会想通的。”他顿了顿,嗓音依然像被什么东西碾过一样沙哑,“但需要一点时间。”

    孔利民说:“那就好。”

    孔利民看了单宁一眼,说明自己的来意。

    毕竟那金丝边眼镜男是冲着丁专家这边来的,他怕自己忽略了什么而让丁专家遇到意外。丁专家的情况他没权限调查,只能上门来问问。

    丁专家仔细听孔利民说把单宁的怀疑和调查的结果说完,抬眼看了看单宁。

    单宁一直老老实实坐一边,没贸然插话。

    “你养了猫吗?”丁专家问。

    单宁一愣,想到昨晚丁专家说“你身上有人类的气息”。难不成丁专家能和猫老大一样靠气息分辨人?他半真半假地说:“养了,不过不是我的猫,是我同居人的猫。”霍铭衍的名字可是叫养猫人的!

    “这样啊。”丁专家说,“是指黑猫吧,浑身都是黑的,只有爪子上长着白色的猫,听说这样的猫叫乌云踏雪。”

    “对,您见过它?”单宁装傻。

    “见过,可能是因为你昨天来过这里,所以它晚上来了一趟。”丁专家说,“它很乖,也很聪明。”

    丁专家说完就上了楼,没给单宁回应的机会。

    “你养了猫?”孔利民看向单宁。

    “养了。”

    “还和人同居?”

    “……对。”他又没瞒过谁。

    孔利民拍拍他的肩膀,表示他很行,动作还挺快。

    丁专家很快下来了,带着薄薄的笔记本。

    他已经开了机,坐到桌边飞快地敲打键盘。过了约莫二十分钟,一份分析报告生成了。

    单宁走过去一看,眉头突突直跳:“他在网上很活跃。”

    几乎每个社交网站都有他的踪影。

    联络软件上的联系人也非常多,而且他弄了很多个账号,每个账号都加了不同领域的人。他把这些账号整理得非常整齐,a账号那个类型的好友绝对不会出现在b账号上。

    单宁说:“感觉怪怪的。”

    孔利民说:“我们没网络这一块的人才,都没往这方面查。”

    丁专家没说话,只静静地看着那份分析报告。

    过了一会儿,丁专家突然说:“他是一个虐待狂。”

    单宁转头看向丁专家。

    丁专家缓缓分析:“他苛求完美,已经接近强迫症的地步。但他家境不好,大学不好,工作也不好。他厌恶这一切,所以在网上伪装成精英,每天按点出门。不和邻里往来是为了保持距离,”他声音沉哑,“因为谎言只有距离足够远的时候才能长久地持续下去。”

    单宁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您说他是虐待狂?”

    丁专家说:“这样的人内心是扭曲的。他努力维持着完美的精英假象,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真正情况。谎言越滚越多,他心里的不甘和郁愤也会越积越多。这个时候他就需要想办法宣泄,”丁专家顿了顿,“不同的人宣泄的方法不一样。”

    丁专家在分析报告上勾画了几下,把几个站点和几个交流群点了出来。

    单宁这回明白了:“这些都是交流虐待手法的站点和交流群。”

    丁专家说:“当虚拟的网络不足以宣泄他心里的不甘和郁愤的时候,他可能会把手伸到现实里面。”他看向孔利民,“你可以深查一下,他工作的那个培训机构为什么关了门。”

    孔利民一口应了下来:“好。”

    丁专家说:“他很喜欢12~15岁的孩子,男孩和女孩都喜欢。如果他要下手,应该会对这个群体下手,这也是那个培训学习的主要生源。”他看向还在动工中的地下室入口,“他在意我这边动工,很可能是因为他那边藏着什么秘密。”

    单宁脱口而出:“他不会已经下手了吧?”

    孔利民心突突直跳。

    他说:“今天我们正好接到一家人报案,说他们正在念初中的孩子丢了快一周了。”

    丁专家说:“说说具体情况。”

    孔利民一五一十把男孩失踪的过程和调查过程说了出来。

    丁专家蓦然起身,走进已经挖出轮廓的地下室。

    挖出的泥土和散放的水泥、沙子杂乱无章地堆在一边。

    单宁和孔利民跟了下去。

    丁专家闭起眼睛,像是在感受着什么或者想象着什么。

    “去城建处查。”丁专家说。

    “查什么?”孔利民追问。

    “查西香街13号有没有地下室。”丁专家说,“有的话,可能还活着;没有的话,凶多吉少。”

    单宁和孔利民对视一眼,心里都微微发沉。

    他们明白了丁专家的意思——

    有地下室可以藏人。

    没有就是埋尸。

    作者有话要说:

    霍美人:我这章好像一闪而过……

    上章好多妹子猜的差不多!

    那个眼镜男有问题!

    然后上章说的榜单就是首页最顶上那个随机榜单来着

    昨天看了一整天都木有单哥的身影!

    今天刷了一早上!

    看到一次_(:3∠)_

    不过上了栽培榜!

    特别棒!

    谢谢大家!

    继续跪求营养液!

    因为呆在吊车尾的位置_(:3∠)_

    随随便便就会掉_(:3∠)_

    突然乞讨.jpg

    今天的甜甜春一定会有好运气!

    至少露个两小时脸什么的qaq

    因为这几天都日更一万,所以没腾出空来整理霸王票名单和营养液名单

    现在统一感谢一下,比较多,大家觉得太长可以跳过,么么哒=3=

    特别长特别长!

    预警!

    *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霸王票=3=

    小鹿酱、哼哼、莲花花、御梦扔、mt?朝圣圣、扬一、流云隐阴、初夏★未绽、夜恋氏peony、科科、佐沢、瞎猫爱光脚丶、哇哇、虽悦、紫色的冷月、半亩、呵呵呵、八天、流云隐阴、五月央、王家歪歪~、amor、转铃悠安、瞎猫爱光脚丶、风言青、小鹿酱、青绫冥濛、一只大帅景、虫小它(小蛇蛇)、莫妄、科科、御梦、陈家姑娘、御梦、定格、萧轻、行者歌于途、风袭夜、一口怪兽、藏莺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营养液=3=

    库诺玛姬(1)、朝花夕拾(5)、落落(10)、雨霖铃(40)、小禾弯弯(50)、看看(1)、食邪(5)、koiiiii(10)、(1)、清滟(10)、一条废鱼(15)、兔尾(40)、桫椤子淼(7)、锦年(2)、瑜榆愉(1)、vitaliky(30)、泥融飞燕子(40)、领取而今现在(5)、somnus薇(20)、瑞脑消金受(2)、壹拾捌(10)、虎先生(30)、吃土少女司拾衣(5)、峰峰(1)、千重雪(20)、宴颜(5)、吾家有猫名小黑(59)、风过蔷薇(30)、我明明辣么萌(40)、洛夕歌(140)、卓文君的文君(30)、嘘实(3)、听说道友修仙(1)、大火车-(10)、十七(5)、夜雨声烦你更烦(8)、紫小楼(40)、(2)、浮、华如斯╮(100)、(20)、人不可貌相≠(1)、人不可貌相≠(1)、zllhw(3)、喵喵喵喵(5)、温水60度(10)、ya(2)、独钓寒江雪(1)、洛笛(1)、小腾(5)、猫薄荷(20)、军爷留步(20)、喵喵(10)、233(10)、瞌睡星人c君(10)、水畔(20)、娘口三三(10)、围观的吃瓜群众(1)、咩~(20)、我的性取向是酱肘子(10)、墨陌(10)、不会取名字(1)、柴啃夫撕鸡(3)、北师(50)、小羽毛(10)、雪絮(5)、富奸又输钱(80)、gloria(20)、四方上下(10)、打酱油(10)、明玉的小兰(3)、akai(5)、暗星之翼(10)、椒荼喵喵(2)、小仙女的乌鸦(10)、能饮一杯无(10)、木梦叶(5)、蒲公英ll(10)、曾脚脚(5)、白墨(1)、黄菌(10)、(1)、alex(2)、清越叶(60)、陌上花开矣(2)、吾家有猫名小黑(1)、苏发发(90)、秋挽水(5)、采草贼(10)、无风的波浪(10)、哟曲奇(1)、前排出售大大胖次(20)、凡(5)、独钓寒江雪(1)、洞庭木叶(90)、库诺玛姬(1)、小羽毛(20)、转铃悠安(5)、洛笛(1)、转铃悠安(1)、一曲篁音(3)、(2)、七七(10)、一曲篁音(3)、沐苌戈(20)、已矣(1)、九日(110)、江才(10)、haha(5)、haha(10)、傲颜慕紫(49)、tibetwalker(1)、(10)、一顾卿安(1)、一顾卿安(1)、(1)、蒺草(30)、孤舟漂泊(50)、lbe(1)、嗨小**(30)、橙橙橙(10)、安子(1)、ch丽蓝(30)、阳关故人(2)、春雪卧(20)、吃土少女司拾衣(10)、▼▁▼(110)、青夢(1)、蛤蛤蛤(1)、暧不予(5)、丢二伯(40)、紫色的冷月(25)、刚刚弄人弄人(20)、每天都在闹文荒(2)、随便帅_,(5)、浮生意欢(1)、桫椤子淼(3)、空澜(70)、一节节(1)、南瓜一隻帥炸天(10)、然然小粘糕(5)、leier(160)、夜雨声烦你更烦(1)、ai_小叶(10)、忘羡(10)、(1)、花下尘眠(10)、张起灵在我心里(15)、lulu=~w~=(1)、wing018(1)、天上雲~(10)、宝宝宝贝(3)、哎呀呀(70)、后妈脸的男人(1)、果果佚佚(5)、小鹿酱(10)、深蓝水瓶(2)、二二(1)、喵喵(10)、我要闭关学习!(10)、浅浅的微笑(5)、八百标兵奔北坡(20)、斑马姑娘(1)、提莫炖蘑菇(20)、遂古之初(5)、i沐歌、°(10)、moyanmoyu(10)、半亩(10)、风溟皓(50)、川汤(5)、yuyu(10)、忙碌的兔斯基(20)、噜噜(10)、阿性(10)、弥亚(80)、不唯一的尤酱(1)、流云隐阴(70)、轻语(5)、dieu(5)、shjuv(20)、shjuv(20)、弱水(1)、取了个好名字(5)、椒荼喵喵(1)、后妈脸的男人(1)、南瓜瓜(10)、池瑶池(1)、陋族娇娇(30)、(10)、卷耳(5)、绵绵(5)、五月央(100)、賤貓壹枚(9)、賤貓壹枚(1)、缺爷的小迷妹(5)、=w=(40)、爱鱼汤更爱豆腐干(5)、动如参商(2)、霜降(3)、akai(5)、御梦(1)、deyucmj(10)、流年未至(20)、乌拉乌拉黑魔变身(6)、浅浅的微笑(5)、临末(1)、二十四桥明月夜(5)、朝花夕拾(5)、龙涎(10)、123456(10)、123456(1)、吃土少女司拾衣(5)、紫(20)、月泠杨(50)、加纳(20)、zz(20)、咕咕咕咕(10)、亲勤瑾(1)、亲勤瑾(1)、小姐姐可爱炸了(5)、等等(1)、cccccccccc(5)、婷子(3)、风塔(5)、大熊猫京田(10)、无人知(10)、一夏若水(5)、宝宝宝贝(1)、丢了的兔子(40)、清扬婉兮(10)、叶修的女朋友(5)、花毛(1)、是大黄不是哈士奇(10)、轻月悠云(5)、火栗(1)、赤炎zzzzzz(10)、小白兔爱吃肉(10)、江才(10)、elea(10)、兰(70)、郭星星(1)、终焉洛浦(20)、winky(5)、白小兮(5)、二毛的雪花发夹(50)、你的好吗(10)、采灯(5)、握瑾怀瑜(14)、哭唧唧(1)、amor(100)、嫚嫚无笙(5)、布啦啦布(1)、千泷(10)、江月伴酒(5)、佐沢(70)、(10)、郭星星(1)、momo(30)、七家呆瓜(3)、柚子k(9)、墨青(5)、胡萝卜hzj(10)、七君(1)、小禾弯弯(44)、(5)、朝闻道夕死可矣(5)、柒(1)、dreamdragon(3)、萌萌哒的小橙子(1)、宝宝宝贝(1)、mar(50)、(1)、谁是谁的谁(2)、安千秋(2)、净(50)、独钓寒江雪(1)、天雪(60)、轰轰(1)、miumiu(10)、(1)、明玉的小兰(3)、羽冰凝逸(10)、莲晨君(5)、我是西风呀(1)、库诺玛姬(1)、十七(5)、西檬檬(20)、(1)、蔻(50)、昵称已被占用(10)、初夏(10)、蛤蛤蛤(1)、荷风竹露(5)、椒荼喵喵(1)、灯桦(17)、石不羁(1)、thex(1)、果果佚佚(5)、aggie(10)、月落之曦(10)、妮兰(20)、琪雅(1)、等一个晴天(10)、vv(5)、小水管子(5)、tcm20313(5)、夏殇(80)、阿珩(1)、 执 意(19)、木木家的夕阳(1)、螃蟹蓝(1)、(2)、洛青疏(5)、(10)、苏瑾玉(1)、据说这么改名可以往作者的菊花(2)、不知句(2)、aaa(1)、小旺财(1)、qing803(1)、喵喵(1)、桫椤子淼(5)、可可可可可(1)、夜恋氏peony(3)、即风(5)、花下尘眠(28)、迟雨沐霂【百度昵称,求勾搭】(70)、头顶上犄角(10)、可可可可可(3)、蝶沐云(1)、梨花李花(5)、moyanmoyu(10)、筠殇落烟(2)、慧木(30)、隐翼沧澜(1)、青鸟(5)、暮雪白头亦思君(10)、亲勤瑾(1)、番薯(10)、阿夜(5)、苏瑾玉(1)、霜天晓角(1)、emmm(5)、雁川(5)、白瓶子(1)、政(10)、kruse(10)、alex(1)、宅腐双修(2)、等等(1)、2fran2(10)、false8)、夜雨声烦你更烦(4)、清欢(30)、风车吹风车(2)、寒木叶子(5)、涵(5)、叶笑薇(5)、阿修罗(10)、koya(50)、影蔚琉(1)、暮雨(10)、仓鼠(*\'▽\'*)(15)、(30)、以觞(4)、我明明辣么萌(30)、(5)、=锦衣夜行=(3)、初夏★未绽(10)、落(5)、扬一(30)、每天起床都在犯蠢(10)、clarrissaxc(20)、青青(5)、白浊(10)、(2)、玥语(2)、愿为长风(5)、兔尾(10)、八百标兵奔北坡(40)、wing018(5)、看看(1)、一口怪兽(10)、黎州(9)、elea(10)、柴啃夫撕鸡(1)、木梦叶(10)、喵喵(1)、公长宇杉(20)、木槿花开(50)、大爱东方(20)、夏芷东菱(120)、贰戈(10)、h.t.(2)、h.t.(2)、沐苌戈(3)、icy(9)、半敛残妆(20)、一口一口吃萝卜(5)、黄少天(10)、icy(1)、凤羽无尘(1)、yy(60)、寧馨兒(10)、好想跟阿珂小姐姐亲亲(1)、好想跟阿珂小姐姐亲亲(1)、浅笑嫣然(2)、丽(1)、丽(1)、木紫(20)、乌拉乌拉小胖子(10)、biubiubiu(1)、藏莺(5)、(1)、忐忑是忐忑的忐忐忑的忑(10)、是坑未必好,跳坑请谨慎(1)、huatian(1)、康斯坦丁(5)、丝娃娃(5)、有一颗减肥心却是吃货命的路人甲(60)、伽罗子(2)、yasmine(1)、小太阳牵着彼尔德(140)、明夏(24)、h.t.(10)、安千秋(3)、白小兮(5)、小花花(1)、桫椤子淼(5)、人萌话不多(10)、终焉洛浦(10)、绿稻子(10)、12345不是路人甲(40)、一口一口吃萝卜(20)、清风(12)、看看(1)、神蠢萌(10)、子非鱼(20)、八天(2)、只如初见(1)、晓筱悠然(10)、哭唧唧(1)、梅菲斯特(50)、暖暖哒(~o~).zz(10)、取名废(5)、(22)、虫小它(小蛇蛇)(5)

    还有一些没有名字的妹纸也灌了好多!爱你们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