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书名: 喵相师 第29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二十九章

    单宁没等到第二天早上城建处上班。

    他当下就打电话找了个城建处的熟人,叫他出来帮忙。

    熟人很快过来。

    见了单宁和孔利民, 熟人说:“这么严重?要城管和巡警连夜联合办案?”

    单宁踹了他一脚:“别贫了, 是正经事。”

    三个人进了城建处, 熟人麻利地打开电脑。工作人员虽然休息, 查询系统却没休息, 有确切的地址要查出某户人家的构造图不成问题。

    “西香街13号, 这一任屋主叫麻云轩。麻云轩买下这房子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地窖, 还挺大的,是以前的屋主为了躲战争的。”熟人很快得出结论,“我给你把构造图印出来。”

    “成, 谢了, 下回请你吃饭。”单宁道谢。

    “这有什么,敲敲键盘的事情而已。”

    正事办完了,熟人把单宁给勾到一边, 压低声音八卦:“单哥,我听说我们的霍美人回来以后特别关照你,是不是真的?”

    熟人可是单宁当年的校友, 和单宁玩得挺好。

    单宁反驳:“胡说八道!”

    熟人疑惑:“难道不是?”

    单宁一脸正色:“当然不是。”他顿了顿, “他什么个性你还不知道啊, 那么冷,怎么可能一回来就特别关照我。”

    熟人说:“那为什么有人说看到你们在骑自行车压马路,还有图有真相!”他拿出手机给单宁看照片。

    单宁瞧了一眼,又瞧了瞧熟人,才说:“少年, 你知道什么叫抱大腿吗?”

    “………………”

    “机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要自己创造。”单宁语重心长,“可惜你现在没机会了,我已经包揽了给我们霍处做饭的活儿,没你插手的份。”

    “单哥你动作可真够快!”熟人感叹,“不过也就单哥你敢和霍美人套近乎。我见了他几次,他现在比以前更冷更有气势啊,我一见到他连说话都带抖的。”

    “那当然,要不怎么只有我能抱上大腿。”单宁一脸得瑟。

    “单哥你也忒不要脸了。”熟人忍不住吐槽。

    “脸是什么?不存在的。”

    单宁有正事,熟人也没和单宁八卦太久,很快和单宁、孔利民一起离开城建处。

    熟人回家了,单宁和孔利民也没再去丁专家家。

    离开前丁专家就说了,晚上那个麻云轩会从外面回家,他们再过去引起对方的注意。

    既然发现有地窖,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沉住气,不要打草惊蛇。等明天那麻云轩按时出了门,他们再从丁专家那边将两个地下室挖通。

    要是在那之前引起了麻云轩的警觉,麻云轩很可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人抛尸!

    “先回去吧。”孔利民沉默了一会儿,拍拍单宁的肩膀说。

    “行,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可是你们的主场。”单宁和孔利民道别,自己弄了辆自行车福寿里那边骑。

    骑到南山那一带,单宁不自觉地放缓了速度,想看看能不能碰上猫老大。他左看右看,没想到还真看到了。

    猫老大正坐在半山腰一处面向大海的石头上,一动不动地远眺,那目光不像一只猫,倒像是一个人。

    单宁愣了愣。

    他把车子骑上半山腰,搁一边,走近那块高高的大石头。

    猫老大似乎看得入神,没注意到他的到来,又似乎注意到了但是并不在意。

    单宁站着正好和猫老大齐高。

    他顺着猫老大的视线看去,恰巧看到了远处海面上的灯塔。夜色里头,灯塔发出的光束正照射在幽谧的海面上,即使相隔甚远也能感觉到看似平静的海水下潜藏着什么样的危机。

    “那里很危险。”单宁忍不住说,“不要再去了。”

    猫老大转头看向单宁。

    单宁也转头看猫老大。

    现在单宁不是猫,没法和猫老大交流,只能认真地看着它。

    猫老大身上的伤疤都结痂了,有些还掉了痂,但毛没长出来,看起来没以前威风。它的目光在夜里显得幽亮无比。

    静静地蹲在原处看了单宁一会儿,猫老大从大石头上一跃而下,扭身转入苍苍茫茫的树林之中。

    单宁目送猫老大的背影从眼前消失,又忍不住看向远处的海。

    夜幕已经笼罩大地。

    海岸莽莽,海水苍苍。

    单宁跨上自行车,骑回了福寿里前,放好车走了进去。这时87号的哈巴狗和86号的鹩哥正隔着墙对叫,它们见不到对方,所以哈巴狗都不知道对面和它“汪”“喵”或者“汪”“汪”交流的到底是猫还是狗。

    单宁掏出钥匙进了门。

    屋里楼上楼下都亮着灯。

    单宁打开门上楼,霍铭衍正坐那里看书。他洗了个澡才上-床,挤到霍铭衍身边说:“这么早上来,不会是那云家人又来烦你了吧?”

    霍铭衍瞥了他一眼,说:“爷爷发话了,不许任何人影响我追媳妇。”

    ?????

    !!!!!

    单宁暗搓搓地捏了把自己大腿,使的是狠劲,疼得他眼泪差点飙出来。他见鬼一样看着霍铭衍:“你刚才说了啥?”

    霍铭衍脸色很平静,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我爷爷说让我快点把他孙媳妇追到手。”

    单宁:“……”

    输了输了,他输了。

    单宁抓住霍铭衍的手:“来追我啊宝贝!!!”

    霍铭衍:“……”

    霍铭衍往单宁唇上亲了一下。

    单宁反客为主地把霍铭衍抵在床头,狠狠地亲了回去。他用舌头撬开霍铭衍的唇齿,灵活地探了进去。两个人口里都是淡淡的薄荷味,清清凉凉的,却又莫名烫热。

    霍铭衍牢牢扣住单宁的腰,任由单宁肆意地加深这一吻。直至单宁要伸手去解霍铭衍的睡袍,霍铭衍才抓住他的手,哑声说:“别闹。”

    单宁:“……”

    单宁小心翼翼地说:“要不我帮你摸摸看。”

    霍铭衍:“……睡觉。”

    单宁说:“我觉得吧,讳疾忌医不好……”

    霍铭衍:“……”

    霍铭衍啪地把灯关了。

    单宁也没想着一下子打个本垒,顿时歇了心思,老老实实躺回霍铭衍身边。

    真要那么容易吃上嘴,霍铭衍就不是霍铭衍了!至少讨了个真真切切的吻!

    单宁老实了一会儿,还是又燥又热。

    肯定是因为这鬼天气!

    实在是太热了!

    单宁悄悄地挪到霍铭衍旁边,感觉一挨近就特别凉快。他大胆地把手搭到霍铭衍腰上,接着腿也缠到了霍铭衍腿上,整个人结结实实地巴着霍铭衍。

    霍铭衍睁眼看他。

    单宁面不改色:“太热了,你身上凉快。”

    霍铭衍不吭声,由着单宁缠在自己身上。

    单宁喜滋滋地补充:“冬天换我把你捂暖,我可是纯阳之体,热乎着呢。”

    霍铭衍:“……好。”

    两个人没再说话,一夜好眠。

    第二天天一亮,单宁就出了门,时刻和孔利民保持联系。

    为了不引起那麻云轩的注意,早上依然是先由单宁和老成开着车在西香街附近巡逻。

    等到麻云轩九点多照常开着车从路口出去,孔利民才带着人先在西香街路口和西香街13号附近隐蔽好,以防麻云轩突然回来,做出什么疯狂举动。

    单宁则去了丁专家家里。

    丁专家准备先从地下室挖出一条通道,看看旁边的地下室里是不是藏着人。如果判断无误的话,应该可以先把那小孩救出来。

    施工工人很快过来了。

    他们看了孔利民的证件,都表示可以配合。两张图纸并在一起一看,经验丰富的施工工头说:“两个地下室约莫相隔五米,挖个通道应该不成问题。”

    施工工人有专业的机器,整个地下室没花几天就开挖成型,肯定可以赶在麻云轩回来之前把通道挖好。

    几个工人照着图纸分析了一番,找出了最佳的挖掘位置,把机器通了电就开挖。

    单宁和孔利民在旁边等着。

    丁专家也站在一旁。

    单宁时而想到分析报告上那些残忍至极的施虐手法,时而想到孔利民说起的那一家人的情况,心里有些焦躁。

    单宁以前见过不少这样的小孩。

    他们父母外出打工,自己住校或者和爷爷奶奶住一起,或孤僻或叛逆,无心向学,喜欢在外面游荡,有时甚至会故意闯祸去引起别人的注意。可这样的小孩有时又很容易被打动,只要对方稍稍下点诱饵,他马上会全心信任对方。

    孚于剥,有厉。

    相信对你怀有恶意的人,容易遇到危险。

    这个卦象对上了。

    麻云轩这人永远衣冠楚楚,他有车也有房,浑身散发着成功人士的魅力。他精通心理学,常年与目标群体打交道,很熟悉目标群体的心理状况,能够迅速判断某个目标是不是适合的下手对象。

    有的小孩家里不管学校也不管,消失十天半个月也没有人会发现。即便目标的失踪被发现了,他也有充裕的时间把目标抛尸灭迹了。

    现在已经过去快一周,还来得及吗?

    单宁看着那渐渐成形的狭窄孔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马上要打通了!

    这时孔利民腰间的联络器响了起来。

    孔利民马上和那边通话:“怎么了?”

    那边说:“目标车辆过桥了,好像往西香街的方向开,不知是不是要回家。”

    孔利民看着只剩机器上显示的剩余厚度,咬牙说:“继续挖!”他又对联络器那边下命令,“和交警那边联系,先设卡拦截他一会儿,这边马上可以了,我先过去看看!”

    那边应道:“好!”

    这次行动孔利民挑的都是他底下的人,从不质疑他的命令,马上结束通话去联络交警那边,让交警立刻在西香街附近的路口设卡。

    单宁腕间的玉八卦再一次轻轻震颤起来。

    打通了!

    最后一层泥土被推到了通道另一边。

    孔利民对单宁说:“我过去看看。”说完他顾不得通道里都是泥,直接从通道钻了过去。

    即便孔利民身手了得,这五米还是爬得有点艰难,毕竟通道很狭窄,再好的身手也施展不开。

    另一边的地下室黑漆漆一片。

    孔利民啪地打开头上戴着的探灯。

    “呜呜,我、我会听话,饶了我……”微弱的啜泣声从一角传来。

    孔利民转头让灯往角落里照,浑身的血液一凝。那里蜷着个少年,他被关在个黑色的铁笼子里,浑身□□着,身上都是凄惨的伤痕。被灯一照,他往笼子一角退了退,瑟缩着哭泣:“不要拍我,不要。”

    孔利民自己也有孩子,看到这少年的惨状,恨不得把那王八蛋千刀万剐。他马上和外面的人通话:“拦下目标了吗?”

    “拦下了!”那边说出另一个情况,“孔哥,他车上载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看着不像他的亲戚。你看他会不会是他找到的新目标?”

    “妈的。”孔利民骂了句粗口。瞧见笼子里那少年更加害怕,孔利民边上前把笼子上的锁链弄开边说,“马上逮捕他!我找着人了!他地下室里真藏着人!”

    “明白!”那边利落地结束通话。

    孔利民心里一阵愤怒。

    转向那满脸害怕的少年之后,孔利民压下怒火,没直接靠近,而是拿出证件说:“别怕,我是巡警,我是来救你的。”

    少年泪眼朦胧地看向孔利民。

    他根本看不清孔利民拿出的证件。

    少年哭着问:“真的吗?”

    孔利民说:“真的。”他半蹲到笼子面前,“来,过来,我把你抱出来。”

    少年小心地往孔利民的方向爬了一下,脚上的铁链当啷作响,上面带着黑色的尖刺,刺得他脚踝流血,但他还是爬到了孔利民够得着他的地方。孔利民脱下了制服外套,披在少年身上,把少年抱了起来。

    少年身上已经没有一片完好的皮肤,感觉到外套上的余温,他的眼泪唰地涌了出来,蜷在孔利民怀里不动了。

    这时单宁也从通道爬了过来。

    孔利民想要说他两句,又怕吓到伤痕累累的少年,只能赶紧让人叫救护车过来。

    人找到了,也不怕麻云轩杀人抛尸了,孔利民叫人直接把外面的门弄开,将少年带出地下室。

    外面亮堂堂的,和地下室的阴暗截然不同。

    医护人员很快赶到。

    孔利民把少年放到急救床上。

    少年睁开眼,看着周围一张张陌生却善意的面孔。

    少年哑声开口:“他、他杀人……”

    孔利民瞳孔一缩:“什么?”

    少年哭了出来,身体微微发颤,说出自己亲眼看到的过程:“他杀了人,藏在地下室的墙里面。”

    孔利民半蹲到急救床上:“好孩子别害怕,都过去了。现在先送你去医院,会没事的。”

    少年乖乖闭上眼。

    孔利民站起来,目送医护人员把少年推走,心情沉重地回到地下室。

    单宁正站在地下室的另一面墙前。

    玉八卦一直在颤动。

    一个女孩正抱着膝盖坐在那里。

    她已经哭了很久很久。

    单宁蹲到她面前。

    女孩抬起头,眼睛里都是眼泪:“爸爸来找我了吗?”

    单宁喉咙发哑。

    “没有吗?”女孩说,“没关系的,爸爸那么忙。妈妈不在了以后,爸爸总是很忙……没关系的。”

    “他找你了。”单宁说,“他找了你很久,很担心你。”

    “真的吗?”女孩欣喜地看着单宁。

    “你看,我穿着制服。”单宁说,“他报警了,让我们一定要找到你,所以我们才找过来。”

    “呜呜,”女孩哭了起来,“可是我已经死了,我被那个坏蛋杀了。”

    单宁沉默。

    “我想到外面去。”女孩说,“我想要到亮亮的地方去。你可以带我去吗?”

    “可以。”单宁将手轻轻覆在玉八卦上。

    “谢谢你。”女孩慢慢从单宁眼前消失。

    单宁没和孔利民说话,起身就往外走去。

    他从大门走到了外面的街道前。

    等离西香街13号足够远了,他才把女孩的魂魄放出来。

    女孩站在原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好一会儿,转过头看向单宁。

    单宁看着她清秀的脸庞。

    女孩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我知道爸爸没有来找我。”女孩说,“我上次偷偷去看了,他有新家了,那个女人给他生了个儿子。”

    “对不起。”他说谎了。

    “谢谢你。”女孩说,“能离开那个地方,我已经很高兴很高兴了。哥哥你长得真帅!”

    少女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阳光之中。

    单宁不知道她算不算无怨无憾地离开。

    他低下头,看见第一点并不明显的星芒在玉八卦上闪烁。

    单宁往回走,又遇到了那个遛狗的老太太。

    老太太问:“小伙子,怎么弄得满身都是泥?”

    单宁钻过通道时和孔利民一样沾了一身泥土。

    单宁摇摇头,说:“没什么,刚才有点事要办。”

    单宁快步回到西香街13号。

    孔利民已经让人在西香街13号附近拉起警戒线。

    单宁钻进警戒线,径直回到地下室。孔利民正让人研究墙面新旧不一的痕迹,准备砸开墙找少年所说的尸体。

    单宁说:“我来。”

    孔利民看向他。

    单宁上前用力在墙上砸了几下。

    很快地,一只细细的胳膊从墙里露了出来。

    尸体腐烂的气味也冲进所有人鼻间。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

    昨晚七点钟躺上床,想着睡到八点起来

    然后八点想想,好像九点起也可以

    然后就

    天亮了

    我的日一万节奏被打断了!

    昨晚没更新没厚脸皮地求营养液!

    今天栽培榜就掉了qaq

    继续求浇灌!

    浇灌你萌来!

    更新我来!

    分工合作!

    棒不棒!

    感觉活动榜单也要掉qaq

    下午或者晚上再更一章,么么哒!!!!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3=

    忧忧紫狐(10)、ya(1)、萌物万岁(10)、tt3579(2)、即风(6)、可可可可可(1)、椒荼喵喵(3)、长风(150)、紫玉(5)、糖醋排骨(70)、听说道友修仙(1)、璐璐(50)、独钓寒江雪(5)、李李(2)、未读消息(10)、一个橙子(1)、(5)、瑜榆愉(1)、unique(1)、一米七一(10)、crystal(10)、核桃树(1)、流光(10)、为鹤(20)、绵绵(10)、抱木抱不住(5)、陈美丽(28)、子衣(10)、我是你的塞壬呀(10)、灰色(20)、一曲篁音(3)、青菜包子豆腐馅(20)、瑶筝(1)、池瑶池(9)、柴啃夫撕鸡(5)、五虎退的喵(10)、叼着骨头的猫大爷(2)、墨泠绾(70)、小喵三千(4)、yasmine(2)、cookie(2)、山衫落云(5)、曳尾涂中(10)、公子墨钰(3)、看看(1)、胃口(30)、思无邪(50)、了了(10)、晚雪飞花(1)、文文文文君_cri(5)、祀恣肆(5)、馨(5)、脏脏(30)、南田有暖玉(2)、小鹿角菜(1)、貓貓虫(3)、言花(10)、天上雲~(10)、忙碌的兔斯基(40)、尘逝(20)、萌萌哒(5)、书虫混迹(5)、库诺玛姬(1)、一节节(2)、puta(3)、癸卿(10)、哟曲奇(1)、叶枫红霜(5)、凡(10)、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