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抓虫)

【书名: 喵相师 第30章 (抓虫)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三十章

    单宁手微微发颤。

    刚才还出现在他眼前的清秀少女,已经化为一具腐尸。她手脚都被捆着, 像是蜷在墙壁里一样, 应该是生前就以这样的姿势被杀死。

    单宁放下手里的开墙工具。

    “畜-生!”孔利民咬牙骂道。

    其他人也愤愤不平。

    单宁不是专业人士, 没参与接下来的取证。

    他被孔利民赶了出去。

    单宁走出西香街13号。

    丁专家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他站在门口, 注视着单宁年轻的脸庞。

    单宁现在的模样可以用狼狈来形容:他头发上站着点湿漉漉的泥土, 制服上也满是泥污。

    丁专家说:“难受?”

    单宁点头:“难受。”

    “世上的坏人很多, 可怜人也很多。”丁专家看着幽静的街道。谁都不会想到这么安宁的地方会是作案场所, 也不会想到那个衣冠楚楚的邻居会是个虐待狂和杀人犯。丁专家说,“人性是最复杂也最难捉摸的。”

    “我知道。”单宁看着从树叶缝隙洒落地面的阳光,“谢谢您, 丁专家。”

    丁专家没有应声, 安安静静地看着前方。

    过了许久,丁专家才转过身说:“你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单宁点头。

    单宁没回福寿里那边,而是回了出租屋, 把自己从头到脚洗刷干净,这才重新去上班。

    下午的时候,对面单位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有好事的人跑对面看热闹, 结果回来后义愤填膺地痛骂:“今天对面抓到个畜-生!简直不是人!那畜-生专着十来岁的孩子下手, 先把人折磨到半死, 然后出去找新目标,找到就把原来那个杀了!还好今天老孔解救得及时,要不然两个孩子都得遭殃!”

    单宁沉默地坐在一旁。

    老成叼着根烟,难得地没点火。

    他往窗外看去,看到一对父母抱着个十来岁大的女孩子, 母亲边哭边搂紧孩子,像是害怕一松手孩子就会消失。

    “你参与了?”老成转头看向单宁。

    “参与了。”单宁回想着那藏在墙里的尸体,“你说人怎么能坏到这个地步?”

    老成沉默了很久,才说:“你要不要去做个心理疏导?”

    单宁说:“不用,我挺好的。”他也看向窗外,他们的位置正对着对面单位的大门,“你说他们把孩子带回去后,会对孩子好吗?”

    “谁知道。”老成说,“可能从此幡然悔悟,对孩子关心备至,害怕孩子再出事;也可能改个几天又故态复萌。”

    “既然不想养孩子,也没心思教孩子,他们把孩子生下来做什么?”

    “父母上岗又不用考证。”老成耸肩。

    单宁也没再说话。

    这个问题他其实一直都想问。

    他想问他的母亲。

    既然她不想要他,既然她觉得她和父亲的婚姻是一场错误,为什么要生下他?

    小孩子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是渴望什么。

    比如这次受害的那些孩子都是平时缺少关注的。不管是父母、老师还是同学,都极少把目光落在他们身上。他们渴望得到关心、渴望得到正视,而正是因为这种渴望,才让他们一脚踩进麻云轩挖出的陷阱里。

    晚上孔利民约老成和单宁出去喝啤酒撸串。

    还是槐树底。

    单宁回福寿里和霍铭衍吃了晚饭,到了九点多才出门。

    孔利民和老成早坐在那里喝了起来。

    单宁一屁股坐他们对面,说:“来这么早,嫂子没让你哄小孩睡觉?”

    “小孩子这时候早睡了。”孔利民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难道还让他玩到十二点才睡?”

    “这么乖?”单宁咋舌,“要我的话,我肯定躲被窝里看漫画玩手机,学校门口都有卖小夜灯的,可以摆被窝里或者戴头上,贼好用。建议你回去后可以去突击一下!”

    “我儿子才没你这么愁人。”孔利民骂了一句,又想起白天那小孩。他叹了口气,“傍晚我去医院看过了,孩子还在床上躺着呢,两夫妻就在旁边吵了起来。我说要让孩子做心理辅导,那两夫妻连我也骂,说他们孩子没问题,他们孩子才没变成精神病。还说我们单位联合心理医生坑钱。”

    “还是那句话,父母上岗又不用考证,什么人都能当父母。”老成评价。

    “那孩子怎么样?”

    “一直安安静静的,没怎么说话。”孔利民说,“那老人家也一直坐在一边。那孩子对老人家的态度倒是看不出厌烦了,老人家给他削了苹果,他还分一半给老人家。”

    “那还好。”单宁说,“祖孙都是可怜人。”

    “不管怎么样,至少还活着。”孔利民灌了口啤酒,“我们挖开了那墙,找到了三具尸体。开始两具时间间隔比较久,第三具和第二具的间隔就近了,相差不到一个月。如果不是丁专家的到来让他露出异状,而你又敏锐地发现了问题,他的作案时间应该会越来越频繁。”

    “对,”老成说,“人的感觉往往存在一个阈值,也就是说一个人要感到快乐或者痛苦需要一个最低刺激。有的人的阈值比较低,很容易就能获得快-感,感到快乐和满足;但是有的人的阈值比较低,有的人的阈值却非常高,甚至有可能随着接受某类刺激的次数增加,这阈值也随之增加。某些行为对于这类人来说就像吸-毒一样,从一开始的少量到后来的大量甚至沉迷,根本无法戒断,只会越陷越深。”

    “所以这渣滓没救了,应该直接挨枪子。”单宁作出总结。

    “对,就是这样。”孔利民说。他心里发闷,把手里的啤酒灌完,看向单宁,“你的感觉很敏锐,以后再发现这样的事及时告诉我。像这次,要是我们今天没救出这少年,按照那麻云轩的作案习惯这少年今天就会被他杀死——所以你等于救了两个孩子。”

    单宁答应下来。

    三个人吃完烤串,喝光啤酒,各自回家。

    霍铭衍正远程处理公事。

    单宁见房间没人,转去推开书房门。

    霍铭衍正和人视频通话,见单宁进来也没避着,接着开会。单宁也没打扰他,给自己泡了杯醒酒的茶,端着茶坐在一边看霍铭衍工作。

    霍铭衍认真的模样很好看。

    单宁待在一旁,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丁专家说得没错,这世上坏人很多,可怜人也很多。他能做的就是在看到的时候不视而不见。

    霍铭衍在单宁的注视之中结束了会议。

    他走到单宁面前问:“你这两天跟的是麻云轩的案子?”

    单宁点头。

    霍铭衍伸手抱了抱单宁。

    单宁一顿,由着霍铭衍抱住自己。

    霍铭衍就是这样的,看着冷冰冰,实际上最心软。以前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敢做,但他也不过是个半大少年,很多事情真没那么容易看开。霍铭衍不爱说话,不爱和人亲近,但每到他需要的时候总会伸手给他一个拥抱。

    单宁回抱霍铭衍,仰头亲了亲霍铭衍的唇。

    霍铭衍绷着脸说:“该睡觉了。”

    单宁:“……”

    单宁早习惯了霍铭衍的作息,回房洗了个澡,钻进被窝和霍铭衍一起睡觉。

    想他好端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硬是被霍铭衍带得清心寡欲,连自己撸都戒了,可了不得!单宁默念“我很纯洁我非常纯洁我特别纯洁”,念到自己慢慢睡了过去。

    霍铭衍没睡着。

    单宁睡觉不老实,总缠人。霍铭衍注视着单宁熟睡的脸庞,心里有种把人直接吃干抹净的冲动。可还不行。他还控制不好自己,一旦他真动了念,说不准会伤到单宁。这几年他情绪变化剧烈,接受过心理疏导,也接受过所谓的高人指点,可惜还是无济于事。

    有时他总会想伤害自己或者伤害别人。

    霍铭衍收拢环在单宁腰间的手。

    他想占有单宁,想单宁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这种念头在几年之前就出现过。

    这是不对的。

    单宁有自己想做的事。

    单宁已经为他做了很多。

    霍铭衍凑近,感受着单宁近在咫尺的鼻息,在确定单宁不会醒来之后往单宁唇上亲了一下。他嘴巴动了动,想对熟睡的单宁说点什么,最终却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合上眼睡觉。

    又过了几天,麻云轩被转移到监狱等候判决。

    这桩案子再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因为涉及到丁专家,这回海湾电视台没提出实地拍摄,但案例还是被收集回去,准备将来改编改编再播出。

    “没想到又是你小子。”节目负责人看过案子之后打电话给单宁。

    “我也是碰巧发现的。”单宁说。

    “你这运气也是没谁了。”节目负责人和单宁闲聊了几句,告诉单宁上次录制的节目剪好了,今晚就会播出,他可以打开电视看几眼。

    “好,我一定看。”单宁一口答应。上次单宁靠着城管活动火了一把,连带“全民护城”活动也办得红红火火,区里答应直接定为每月固定活动。不过那终归只是网上红火,总给单宁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回可是扎扎实实地上电视!

    单宁就一小市民,挂了电话马上和老成吹牛逼。

    老成也来劲了,马上和其他人吹牛逼。

    一下子全部人都知道了,都叫嚷着让单宁请客,大伙一起找个包厢吃饭,带电视的那种,一起瞧瞧单宁上不上镜。

    单宁踹了凑过来起哄的家伙一脚:“想我请客直说,用不着这么弯弯绕绕。”

    起哄的家伙嬉皮笑脸:“嘿嘿,头儿你知道就好。请不请?”

    “请,怎么不请。”单宁应了下来。

    他们这工作,事儿琐碎,薪酬不高,压力还大,平时得好好舒缓舒缓压力。对底下人这样的小要求单宁从不会太在意,反正他不要脸,大不了没钱了回去求霍铭衍包-养。

    单宁摸了摸下巴。

    求霍铭衍包-养?这个主意好像不错?

    要是找霍铭衍当金主的话,霍铭衍肯定是个出手阔绰的好金主!至于霍铭衍是不是器大活好,这个嘛,器大是器大,活好不好就不知道了,霍铭衍根本不让他验。

    快下班了,单宁走出去给霍铭衍打了个电话,说晚上霍铭衍得自己解决,他们单位聚餐。

    “嗯。”霍铭衍温声应道。

    “记得叫你自己喜欢吃的,别一句‘给我送个晚饭’就行了。”单宁叮嘱。

    “我知道。”

    “我才不信,看你以前那德行就晓得你压根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单宁挂了电话,又不太放心,暗搓搓打电话给住在福寿里附近的左叔。

    这位左叔是霍铭衍爷爷叫来照顾霍铭衍的。霍铭衍不太喜欢和人同住,所以左叔住到了离福寿里不远的地方,霍铭衍有什么需要他可以直接过去。

    单宁把霍铭衍最近的偏好告诉左叔。

    没错,霍铭衍这人的挑食还分时节,约莫是按照二十四节气来变化的,永远没个准数。除了对食物形状、食物颜色之类的要求,霍铭衍这挑剔也是没办法的,他的胃对食物非常敏感,不是吃应季应节的东西根本没办法吃。

    这是单宁向千雪姑娘了解到的。

    千雪姑娘是群里信息最透明的人,因为她在网上是个小红人,开了个叫“开心小厨娘”的直播间,每天都在上面做一些美味又可爱的食物。她长得好看,手艺又好,俘虏了一堆宅男宅女粉丝。

    单宁看过千雪姑娘分享的直播,免不了趁着千雪姑娘有空的时候向她讨教一番。

    千雪姑娘得知单宁的对象那么挑食之后给他说了这么一种可能性。

    单宁按照千雪姑娘说的菜式给霍铭衍做了几天菜,发现霍铭衍还没挑过,顿时确定霍铭衍的体质确实够特殊。

    瞧瞧,连挑食都挑食得忒有道理,让人没法埋怨!

    单宁给左叔报完适合的菜,才转身往回走。

    一进办公室他就发现一群人正从窗边离开。

    “你们这群混球不会是偷听我打电话吧?”单宁扫了所有人一眼。

    “头儿,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有人凑到单宁身边挤眉弄眼地说,“你刚才打了那么久的电话!以前你可不这样!”

    “对,谈了。等会儿可别灌我酒,也别闹太晚,要不然他会杀过来。”单宁坦然承认。

    “那正好啊,我们可以看看嫂子长啥样!”

    “呵呵。”单宁笑了两声。

    嫂子?

    见着了吓死你们!

    单宁没再多说,一下班就招呼众人出发,找了个离福寿里近的店请客吃饭。

    一伙人闹腾到八点整,《法案在线》开播了。一开始大伙都兴致勃勃地等单宁出场,过了那一段,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静静看着案子的发展。

    家庭不幸、背井离乡的孤身女孩。

    居心叵测、利欲熏心的狗男女。

    本来就令人震惊的作案过程搬到屏幕上,突出了矛盾与冲突,更加震撼人心。

    “这对狗男女也太坏了。”有人忍不住感叹。

    “看得我都不敢生女儿了,要是生个女儿被人那样糟蹋了多心疼。”

    “哟嗬,重男轻女还有理由了?你怎么不愁生个儿子他会去糟蹋别人。”

    一群人天南海北地胡扯起来。

    单宁坐在一边听他们扯,时不时会被他们凑过来灌几杯酒。

    老成喝得不多,叼着根烟在那里抽,抽到他周围烟雾腾腾的。单宁坐老成附近,有点受不了了,叫老成赶紧把烟给摁熄。

    老成看了他一眼,把烟往烟灰缸里一摁,不抽了。见其他人都远离了他们坐着的地方,老成转头问单宁:“你真和那位好上了?”

    单宁往椅背上一靠,说:“你不用劝我,我心里有数。”

    老成嗤之以鼻:“心里有数你那天怕什么。”

    “那不是不晓得他是什么想法吗?”

    “现在你就晓得了?”老成很不以为然。

    “现在我当然晓得了,”单宁说,“他那人就是锯嘴葫芦,心里想的东西再多,嘴上也不说。你不知道,他几年前就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给了我,那东西跟他的命有关——听着挺玄乎,可就是真的。你说他连命都能交我手上,能不喜欢我吗?”

    “那他自己能做主?”老成提出另一个问题。

    “不试试怎么知道?”单宁神色坚定。

    “反正我还是觉得你最好想清楚一点。”老成说,“在很多人眼里你这样的就是抱大腿、攀高枝。他们永远都瞧不起你,真到了要面对这些的那一天可有你好受的。”

    单宁没吱声。

    以前他就挺在意这些的。

    现在想想有什么好在意,不管那些个陆家人霍家人瞧得起他瞧不起他,和他也没多大关系。跟他过日子的又不是他们。

    要是霍铭衍家里人对霍铭衍好,真的关心霍铭衍、维护霍铭衍,那他肯定会积极争取取得他们的认同,堂堂正正地和霍铭衍在一起。

    可要是他们单纯只是为了面子、为了利益,就不顾霍铭衍的意愿要拆散他们、要霍铭衍去娶一个“适合的人”,那么就算对方是天皇老子他也不会给面子——虽然现在他还没有天皇老子都不给面子的能力,可对上霍家不一样!对上霍家他可以说:“别乱来!你儿子在我手上!”

    单宁乐呵呵地和老成喝光了面前的酒。

    到离开的时候被灌酒次数最多的单宁喝得有点醉了。

    出了酒店门,有人扶着单宁说:“头儿,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

    回答的不是单宁,而是一道清冽低沉的男性嗓音。接着一只手环过单宁的腰,把单宁从扶着他的人手里揽了过去,直接带进怀里。

    众人一愣,抬头看去,只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站在路灯下,身上居家服,像是出来散步的。对方相貌非常出众,是那种叫人看上一眼就久久无法忘怀的出众,而且对方气场十足,一个眼神就镇住全场,让所有人都不敢上前搭话,更别提从对方手里把单宁给抢回来。

    来的正是霍铭衍。

    霍铭衍还是很有礼貌的。

    他说:“他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

    说完霍铭衍抱起了单宁,直接回了福寿里。

    被扔在原地的众人揉了揉眼睛,直至霍铭衍的身影从视野里消失,才有人不敢置信地张大嘴巴,转头吃惊地问:“刚才那是霍霍霍霍霍处吗?”

    老成正好站在发问的人旁边。

    老成看了眼霍铭衍和单宁消失的方向,说:“对,就是霍处。”

    能力强的人眼界也高,看上的人总是出色无比的。

    只希望这霍铭衍也能有坚定不移的心,别让单宁重蹈他的覆辙。

    作者有话要说:

    单哥:一不小心喝醉了

    单哥:会不会不小心发生点什么o(n_n)o

    霍美人:……

    更新啦!

    因为码字比较慢,一章要写一个早上或者一整晚,下午要抽点时间看看书,所以补更比较难qaq已经早上五六点就爬起来码字了有没有!

    昨天睡过头还睡掉了月初的日一万活动qaq

    今天更新了足足一万一!

    更个五天就等于把昨天的五千补回来了!

    所以你们……

    有没有……

    没被……

    榨干……

    的……

    营养液……

    qaq

    一天下来和最后一名就差了区区两三千瓶营养液呢qaq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