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书名: 喵相师 第35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娱乐圈有个郁大厨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三十五章

    单宁做完饭,回拨给单朗。

    单朗这次先试探着喊:“哥?”

    单宁说:“对, 我做完饭了, 有什么事?”

    单朗说:“哥你能帮我个忙吗?”

    单宁说:“有话直说, 别吞吞吐吐。”

    单朗说:“我在一个网站上写了篇文, 有编辑找我签约, 可是我没成年, 你帮我签合同成不?”

    单宁:“……”

    单宁:“我先看看。”

    “哥, 我不会耽误学习的!”单朗气愤地说,“你不知道,最近超气人的, 本来我是为了给鱼姐姐她们产粮, 结果有人来嘲讽我写得差,连签约都签不上!他们还说我自带粉丝来刷数据!生气!”

    “成,我看过没问题就帮你的忙。”

    “哥你别告诉妈啊。”

    “为什么?妈说不定会给你抓抓虫。”毕竟是老师。

    “……qaq哥你别说。”单朗说, “鱼姐姐让我签约上榜单,打那些家伙的脸!被妈知道了她肯定不让我写了,我下半年上初三呢。”

    单宁挂了电话, 脑海里又浮现出漫展那天的马卡龙色姐姐们。

    这小孩从小和一堆女孩子混一起,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怎么了?”霍铭衍抬头问。

    “没什么, 青春期小屁孩的烦恼。”单宁说。

    “早恋?”

    “早恋倒没啥,当攒经验。反正初恋什么的,大多不会成功——”单宁说着说着突然发现不对,他和霍铭衍就是初恋啊!而且当初确实没成功!瞧你这嘴巴贱得!没谁了!单宁赶紧转了口风,“哦不, 吃饭吃饭。”

    “……”

    单宁到吃饱了才敢重新说话:“那小子说他在一个网站上写书,有编辑找他签约,但他没成年,让我代他签合同。”

    霍铭衍挑眉:“你答应了?”

    单宁说:“我得先看看他写的是什么再说。”

    饭后两个人齐齐上了楼,霍铭衍处理公事,单宁麻溜地开了电脑,点开单朗发他的链接。

    单朗写的题材挺可爱,讲的是一群牛逼历史人物聚集在一家初中念书的故事,单宁觉得单朗写得挺好,虽然架空了时代,但人物还原得挺好,而且把校园日常写得趣味横生——毕竟单朗自个儿就是初中生,文里那种青春洋溢的感觉都快溢出屏幕了。

    吃多了甜甜甜爽爽爽,偶尔来了点小清新的校园故事,居然挺多人买账,单朗还没签约就已经有了一千收藏,还有人给他砸打赏。其中有个叫“今天也想当咸鱼呢”的读者每章给他砸一个深水□□,已经砸到了十个,也就是足足一千块!

    ……这想必就是单朗说的鱼姐姐了。

    说不定还是那群马卡龙小姐姐之一。

    单宁看了看单朗的更新字数,每天两千,感觉应该不会耗太多时间。他敲键盘给单朗回了过去。

    黑猫紧张:签约了也照着这个频率更新?

    单朗:据说签约了要日更三千

    单朗:好多啊

    黑猫紧张:不能多了

    黑猫紧张:就这么多

    黑猫紧张:你答应了我就给你签

    单朗:!!!

    单朗:好!!谢谢哥!!!

    单朗:对了,哥你怎么改名了

    单朗:哥你最近在线的时间好像比以前多了啊

    单朗:看到你现在这名字我就想唱

    单朗:啦啦啦~~~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合同发来,忙你的去

    单朗屁颠屁颠地翻出合同发给单宁,让单宁寄出去以后把快递单子给自己,他自己去和编辑交流。

    单宁觉得现在的小孩越来越会玩了。

    他打印好合同,填完里面的各项信息,第二天帮单朗给寄了出去。

    单宁过了三四天再点开那个绿油油的网站,发现单朗的小文儿已经从未签约状态改成已签约状态,收藏也到了三千多。奇怪的是,评论居然有足足六千,和收藏根本不成比例。

    单宁往下一拉,发现文下什么都有,一些是妹子们给各种历史人物们写小剧场,看着挺有趣,就是特别喜欢把其中一些人物凑成一对;一些是声讨单朗每个时代挑的为什么是那两个人,不挑她们想看的;剩下的就更混乱了,跑来掐单朗扭曲历史,剧情完全不符合人物性格。

    单宁这人没别的特点,就是特别护短。

    别说是他弟弟,就算是他手底下的人受了委屈,他也敢明着跟上面的人呛声,绝不让自己人吃亏。单宁把单朗的小文儿通读一遍,开始在文下横扫千军,引经据典地把那些没事找事瞎挑刺的评论喷了一遍。

    想当年他可是文理双全的来着!

    明明选的是理科,期末考却在文科那边也拿了个第一,气死了市一高多少人啊!当初他跑上广播室向霍铭衍告白,校长可不是看在和他爸是同学的面子上才忍他的。

    在他面前装专家瞎摆显?

    另一边,单朗这几天被喷得怀疑人生。

    亲友群的人纷纷安慰他。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单单别理那些家伙,你上了新晋榜第一,她们眼红着呢!

    御姐最高:对啊,你成绩好才招黑

    不得不浪:单单别哭,站起来撸!

    御姐最高:鱼鱼给你打赏怎么了,没听说过不给朋友打赏啊

    御姐最高:这也有人黑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卧槽单单,你到文下去看看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这是哪位大神在帮你掐架啊

    不得不浪:卧槽我也看见了,这战斗力简直杠杠的

    御姐最高:我去看看

    单朗被她们勾起了好奇心,不由重新打开文章页面。

    这时被回复的评论数量正直线上升。

    围观群众都惊呆了。

    当喷人的评论基本被喷回去之后,单朗又刷出个质量相当高的长评,从风格到选材到人物塑造等等各方各面把他的小文儿夸了一遍。

    单朗感动极了,激动地噼里啪啦一通回复过去,最后试探着问大神能不能勾搭一下。

    单朗紧张地刷新着页面,想看看大神有没有回复,结果没等着回复,却等着了联络软件上的私敲。

    黑猫紧张:是我

    黑猫紧张:你文下那个给你掐架的

    单朗:……

    单朗:哥qaq

    黑猫紧张:乖

    黑猫紧张:好好写

    黑猫紧张:赚了钱来请我吃饭

    单朗:好!

    单朗关掉私聊回到群里。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单单怎么样

    不得不浪:大神有没有接受你的勾搭

    御姐最高:想看大神写文

    不得不浪:+1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那篇长评真是写到了我的心坎上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可惜我表达能力渣渣,只能砸雷了

    孤孤单单:鱼姐姐不要花钱了qaq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别放在心上,每天砸你这点钱还不够我家萌萌一顿猫粮的

    孤孤单单:……

    孤孤单单:_(:3∠)_

    不得不浪:大神呢大神呢

    不得不浪:大神不愿意被勾搭吗

    孤孤单单:……

    孤孤单单:那是我哥

    不得不浪:……

    御姐最高:……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弟控大神

    今天也想当咸鱼呢:真萌

    单宁可不知道自己掐了一场架就被奉为大神。他关了网页,去找孔利民跟进王文贵的事。

    孔利民一直没消息。

    见了面,单宁问:“孔哥没查出什么进展吗?”

    孔利民叹了口气:“那个路段的监控好像正好被雷劈坏了,监控被清空。当时一起玩的那群人都指认王文贵。王文贵会在那里是因为王文贵弟弟和车主是同学,他们喊王文贵一起玩,车主还把新车给他们试开,没想到出事儿了。”

    单宁皱眉。

    孔利民说:“对了,在这之前他们好像在酒吧里玩一个游戏。”

    单宁问:“什么游戏?”

    孔利民说:“那游戏叫‘替死鬼’,输了游戏有各种各样的惩罚,参与的人要叫来一个人心甘情愿地代替自己接受惩罚,谁要是叫不来就输了,得自己受罚。”

    单宁说:“所以王文贵弟弟才把王文贵叫过去?”

    孔利民说:“没错,根据录像,王文贵赶过去前游戏就结束了,毕竟王文贵远在西城区,赶过去得大半个小时。接着他们就出去玩车,所有人的口供都很一致,说是路上接了王文贵一起玩。”

    单宁沉默。

    居然还有“替死鬼”这种游戏。

    因为知道对方什么都肯为自己做,所以才打电话给对方吗?

    孔利民说:“这毕竟不是发生在西城区的事,要跨区调查很困难,我也是找那边的朋友去查。但他今天被上面约谈了,让他别再调查这个案子,毕竟王文贵已经自首——我那朋友说车主是一位领导的儿子,那位领导不愿意事情进一步扩大,影响他的声誉。”

    单宁眉头直跳。

    他突然意识到这不一定是哥哥给弟弟顶罪的“替死鬼”游戏。

    可能还有更深的内-情。

    单宁说:“所以□□,查不了了?”

    孔利民点头。

    他又叹了口气:“说起来还挺邪门的,出事的地方这段时间又接连发生了好几次车祸,有轻伤有重伤,还有车毁人亡的,虽说那路段是事故高发路段,但以前一整年都没这么频繁。”

    单宁说:“还有这事?”

    孔利民说:“对。还有重伤车主的家里人觉得这事太邪门,来我们这边的广阳观请了道士,准备明晚在那路口作法。”

    单宁还没见过现场做法的。

    他说:“我明晚去瞅瞅。”

    孔利民说:“我给你打听打听时间,不过你可得小心点。虽然现在是讲究科学的时代,但有些东西还是挺邪乎的。”

    单宁点头。

    这个不怕!

    他可是有一整个修行交流群作为后盾的!

    单宁和孔利民分开后,立刻打开修行交流群向各方前辈提问。

    黑猫紧张:求问,要去围观大师作法,需要注意点什么

    木冠英:感觉黑猫你很忙

    灵运道人:哪个类型的?

    黑猫紧张:车祸,一次车祸之后那个路段车祸频发,有人请高人去作法

    灵运道人:那可能有点危险

    灵运道人:按照你说的情况,很可能是厉鬼

    老魔头:你弄点符备着

    老魔头:我把这类符文传你,主要是护身的和缚鬼的,你好好练练

    灵运道人:最好再弄把桃木剑

    黑猫紧张:桃木剑能过地铁安检不?

    千雪姑娘:可以的

    千雪姑娘:不是金属

    千雪姑娘:不过也要看你那边这段时间安检严不严

    千雪姑娘:如果碰上敏感时期也可能会拦着不让上

    木冠英:为什么不自己开车呢?

    [系统消息]木冠英被管理员千雪姑娘禁言10分钟

    黑猫紧张:……

    千雪姑娘:别理他

    千雪姑娘:这家伙钱多得烫手,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和到处聊骚什么都不干

    养猫人:上不去可以回来开车。

    养猫人:不过别去那危险路段。

    千雪姑娘:……

    千雪姑娘:总觉得又被秀了一脸

    为了不被当成恶意秀恩爱,单宁悄悄遁了。他接收完老魔头给的符文,又扎进研究室那边开始琢磨练习起来。

    这里面的符文比前面那些与时俱进的符文要复杂一些,单宁练习了一晚,破天荒地失败了两次,不过好歹也有足够的成品。

    第二天晚上十点半点,单宁带着从广阳街那家老店铺网购回来的桃木匕首出发。

    比起剑来,单宁还是更适合使匕首,毕竟他服役是学过这个却没学过使剑。

    过地铁安检时工作人员还是叫单宁把桃木匕首掏出来检查。

    瞧见是木制的,单宁又是西城区小名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去报复社会的,工作人员才点头放行。

    单宁到达出事路段附近的地铁站,已经快十二点。他掏出手机,按照里头的导航前往目标地点。

    经过一处酒吧时单宁停了下来。

    这就是那天王文贵弟弟他们玩“替死鬼”有些的地方。

    已经快十一点半了,酒吧门口还是灯光闪烁,里面隐隐传出热闹的音乐,那音响效果好得很,嘭嘭嘭地震颤着,整个酒吧看起来像一颗不断跳动着的心脏。

    这时一个女孩摇摇晃晃地从里面走出来,女孩留着长发,面容姣好,神色却有些憔悴。

    单宁仔细一看,发现对方的面相显示对方最近可能为情所困,而且有可能因此而遭难。

    单宁不由驻足。

    旁边的暗巷里探出两颗鬼鬼祟祟的脑袋。

    见路上只有单宁一个路人,两个猥琐中年人大胆地跑了出来,一左一右地搂住女孩,偷偷摸摸地想往暗巷里带。

    单宁三步并两步跑了上去,给了那两个猥琐中年人一人一脚。

    猥琐中年人抱着下半身在地上翻滚。

    女孩一屁股坐到地上,显然已经喝得神志不清,手里拿着的手机啪啦一声摔到一旁,屏幕都摔碎了。

    单宁知道一些酒吧附近有些转等“捡尸”的家伙。所谓的“捡尸”不是真的尸体,而是喝得烂醉如泥的俊男美女。那些龌龊的家伙把这些落单的人带走,肆意玩弄一整晚,这些人第二天醒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无从追究是谁干的。

    为了一段并不美好的感情一个人出来买醉,何必呢。

    单宁叹了口气,捡起摔在旁边的手机,抓起女孩的手解锁,找出女孩亲人的电话拨了过去。

    女孩家里人听说女孩在外面喝醉了,非常着急,表示马上过来接人。

    约莫十五分钟之后,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酒吧门前,一对中年夫妇从车上急匆匆地下来,跑向单宁和女孩所在的公交站,女孩正横躺在候车的长椅上,一动也不动。

    女孩的妈妈感激地抓住单宁的手:“谢谢你啊小伙子,最近她和男朋友分手了,状态一直不对,今晚十一点她还没回来,打电话也不接,我和她爸担心得没睡着。”

    单宁说:“没什么,一个女孩子喝醉了很危险,你们来了就好。”

    单宁没接受对方要送自己到目的地去的邀请,也没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看着中年男人把女孩抱上车就走了。

    已经快十二点,再不过去就该错过大师作法现场了!

    单宁走得快,一下子没了影。

    中年夫妇回到车上,妇人抱着女儿心疼地流眼泪。

    男人说:“这小伙子我瞧着挺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妇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她说:“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挺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替女儿理了理凌乱的刘海,焦心地看着女儿憔悴的神色,“回头好好想想,今天多亏了他给我们打电话,要不然丹丹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男人点头,继续开车。

    唉,不管孩子多大都是父母前世的债。小时候愁她学习比别人差,以后会吃亏;长大后愁她能力比别人差,工作会不顺利;没谈恋爱愁她不好找对象;谈了恋爱愁她遇到人渣;等她结婚了说不定要愁她和丈夫、婆家相处不好;她没生孩子愁她不想生,生了孩子愁她养不好,总之就是这也愁那也愁,不知得愁到什么时候。

    单宁这时候也走到了出事路段。

    出事路段没什么人。

    周围都是五金店、木材店之类的,晚上基本不开,一路上只有路灯幽暗的灯光,偶尔才有运货的货车开过。

    单宁远远见到一个身穿藏蓝色道袍的道士背着把桃木剑,仙风道骨地站在那儿。在那道士不远处,几个男人站在屋檐底下,瞧着全是普通人,应该是出事车主的亲人,特意来陪道士作法的。

    单宁还没走近,玉八卦已经轻轻震颤起来。

    单宁心突突直跳。

    手表嗒地一声。

    时针分针齐聚在12点的位置。

    道士开始作法了。

    单宁没从道士身上看出什么玄妙的东西,只看到他用桃木剑把纸钱一挑,唰地向上撒去,口里念念有词。

    道士动作熟练又流畅,纸钱撒得很有美感。

    就是感觉好像不太对。

    单宁抬手按住腕间颤动的玉八卦,再定睛看去,只见一个红衣红裙的女人坐在祭台上,眼也不眨地看着道士舞剑,像是看到什么有趣的表演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她似乎瞧出了道士只是虚有其表,抬手抓住一片飞舞的纸钱,轻轻地吹了一口。

    纸钱蝴蝶一样往天上飞去。

    单宁看见了女人的手臂。

    女人的手臂少了一大片血肉,创口像是被拖在地上擦出来的,狰狞而不整齐。她很快收回了抓纸钱的手,一手捂住自己的肚子,一手摸到自己大腿上。

    单宁的视线也转到女人腿上。

    女人腿上也有着狰狞可怕的创口,两腿之间还流出一片殷红的鲜血。

    两行泪也随之从女人眼眶里涌了出来。

    流过她血肉模糊的脸庞。

    单宁心突突直跳。

    这很可能就是车祸而死的女人!

    她怀着身孕!

    因为惨死在车下,还因此没了孩子,这个身穿红衣红裙的女人化成了厉鬼!

    这段时间出的车祸很可能就是这女人的怨气所致。

    可怕的是,那出事车主请来的道士很可能是骗吃骗喝的,连厉鬼坐在他祭台上都没发现。这厉鬼怨气这么重,道士还敢出事车主的家属一起来,不怕出事吗!

    单宁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道士对厉鬼的存在一无所觉,还在那里舞剑,桃木剑时不时从厉鬼身侧经过,挑起一些糯米或者一些看着像黑狗血的东西,看起来有模有样。

    出事车主的家属们在一旁凝神屏气地看着,显然十分信任道士,照着道士的指示一声不吭地站那儿。

    这时一架大型货车从远处开来。

    单宁也快走近了。

    他察觉货车灯光照了过来,眉头一跳,抬头就看见那化为厉鬼的女人往货车扑去。

    货车司机显然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打方向盘,货车直直往道士和家属们所在的方向冲过去。

    单宁心都快跳出嗓子眼。

    他飞快扔出一张符纸,对着货车的方向高喝出声——

    “定!”

    大货车怪异地停了下来,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样,而它前面两个车轮稍稍离开了地面,像只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型野兽。

    再往前半米就撞上道士和祭台了。

    道士和家属们都吓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

    “还不快跑!”单宁喊道。

    “跑跑跑!”道士这才回神,边跑开边招呼。

    在单宁领着他们跑离原地的功夫,货车又动了起来。

    嘭地一声,货车把一扇卷闸门撞得扭曲变形,整个车头陷入了路边那栋房子里。

    刚才那几个出事车主的家属就站在那扇卷闸门前。

    作者有话要说:

    单哥:剑耍得挺好看的

    单哥:就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单哥:卧槽,这贼道人居然是骗子!

    昨晚我七点躺上床

    想着睡一觉再起来码二更

    然后你们懂的_(:3∠)_

    所以如果想更新,晚上千万不能躺上床……

    qaq

    最后大家还有木有那个……

    烫烫的

    白白的

    黏黏的

    那什么液

    来给帅气救场的单哥浇灌一点

    【霍美人不由掏出了五十米大刀

    不求遥远的读者栽培榜了!就求保住比赛活动前五!qaq

    感觉开机写了太久电脑要热罢工了,一直嗡嗡响,开网页慢腾腾的不咋点得开,我先让它休息一下晚上再整理霸王票和营养液名单qaq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