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书名: 喵相师 第38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三十八章

    第一幅画面出来,解海程就敏锐地察觉这是什么监控。

    那是一场车祸。

    一个有了孕相的女人下班回家, 遇到一辆呼啸而来的豪车。女人被卷进车底, 开豪车的人感觉车子卡了卡, 但可能喝了酒, 还是照样往前开。

    女人被拖行出一段路。

    监控没有声音, 女人的惨状却是可以想象的。

    解海程一下子想到单宁说的那场车祸。

    监控上有清晰的日期!

    既然有监控, 那么真相应该不难查明才是, 单宁却要混入大学城观察王文澈。这说明监控并没有被找到。

    监控发生故障。

    这个情况发生的机率虽然少,可也不能说不可能。如果监管部门给出这样的理由,其他人似乎也莫可奈何!

    解海程思维飞转。

    他堂姐的前男友就是监管这个的, 前男友父亲有点小权, 两家比较起来还算门当户对,所以两家人都默认了他们的关系,准备明年就让他们结婚。

    堂姐的前男友为什么要删掉这段视频?

    很可能是因为那晚开车的人可能和前男友家有交情, 甚至有利益关系,前男友因此而谎报故障。

    而对于前男友这种连出轨都会拍照片和视频留念的人,很可能是特意把这份监控备份起来的。也许后来他觉得不妥, 才有把他删掉。

    没想到他堂姐恰好把它给恢复了。

    解海程没急着开口。

    他默不作声地往下看。

    接下来开车的人终于察觉不对劲, 打开车门摇摇晃晃地下了车。他的衣着和正脸也完完整整地出现在监控里。

    是一个一看就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

    公子哥儿下车去查看。

    等看到车子带着个人走了一段路, 公子哥儿一屁股坐到路上。

    等回过神来,公子哥儿迅速跑走了,只留下那辆豪车孤零零地停在夜晚的长街上。

    这时换到了另一段监控。

    画面已经转到别的街道。

    公子哥儿正焦急地打电话。

    不一会儿,另外一个人赶到了。

    是个中年人。

    中年人对他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个人都开始给其他人打电话。

    很快地, 解海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王文澈。

    夜已经深了,路上没什么人。

    王文澈急匆匆地跑到公子哥儿面前,与那公子哥儿说话。接着他一屁股坐在附近的围栏前,也掏出了电话,把另一个人叫了过来。

    那是个衣着朴素的青年。

    公子哥儿和中年人已经走了。

    王文澈抓着青年的手,紧张地说着什么。

    青年身形晃了晃。

    最终青年点了头。

    王文澈两人也走了。

    画面变得空荡荡。

    画面没有对白。

    解姗姗说:“我认识这个开车的人。他是副州长的儿子,”解姗姗抓紧解海程的手,“海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监控里那个中年人是副州长的秘书,这件事背后有副州长、有杨宏他们家,就算把监控放出去也不一定有用,可能还会让杨宏他们针对爸爸。”

    解父是书画协会会长,但这会长没什么实权,顶多只是负责组织一些交流活动而已。

    对上杨宏家可能问题不大,但对上一个副州长就不同了。

    这件事显然是一次顶包事件。

    副州长的儿子把王文澈喊过来要他顶包。

    王文澈又把他哥哥喊了过来。

    这和他们之前在酒吧里玩的“替死鬼”游戏差不多,只是惩罚更大,后果更可怕。

    解海程说:“珊姐你先别慌,这事你别再管了,我来处理。”

    “你怎么处理?”解姗姗本来没对解海程抱有太大希望,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而已。解姗姗说,“你只是个学生呀。”

    “反正我会处理,你别害怕,这事牵连不到我们身上。”

    解姗姗坐到床上:“难道你想就这么不管了?”

    解海程看着解姗姗。

    解姗姗说:“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犹豫,犹豫着怎么处理这个视频才好。当没看见自然最好,怎么都不会影响到我、影响到爸爸。但是我一直记着视频里那个怀孕的女人,她太惨了,我忘不了。”

    七年感情破裂,又意外发现这烫手的秘密,解姗姗这段时间才会这么反常。

    分手的痛楚、隐瞒的煎熬,时刻都在折磨着解姗姗。

    所以昨天解姗姗忍受不了心底的痛苦,忍不住跑去离家不算太远的酒吧里买醉。

    一边是有人惨死在车轮之下、肇事者找人冒名顶替;一边是自己和自己家人可能遭遇的威胁。

    解姗姗始终没法做出选择。

    解海程向解姗姗保证:“相信我,该受到惩罚的人都会受到惩罚的。”

    解海程用随身带着的u盘拷走了那两份视频。

    解姗姗注视着解海程。

    解海程说:“你先等几天,就下周吧。要是下周我这边还没动静,你再自己出面。”解海程了解解姗姗,既然她打算振作起来了,说明她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

    解姗姗说:“好。”她伸手捏了捏解海程的脸,“我知道你从小就比别人聪明。那我先等着,看看下周你能弄出什么动静来。”

    解海程点头。

    解海程离开解姗姗房间。

    婶婶悄悄拉着解海程问:“你珊姐还好吧?”她忧心忡忡,“我前段时间查过,你珊姐那样的表现很可能是得了抑郁症。抑郁症患者突然变得正常,有可能不是真的恢复了,而是有了更消极的想法,甚至想要自杀。海程你小时候和她玩得好,刚才也和她聊过了,你觉得她应该不会做傻事吧?”

    “不会。”解海程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珊姐她真的走出来了,婶婶你别再担心。”

    “那就好,”婶婶拍拍解海程的手背,“那就好了。谢谢你啊海程,你不过来一趟,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永远没个底。”

    解海程安抚了婶婶几句,离开了解姗姗家。

    事情真的太巧了。

    他白天才碰到单宁,傍晚就在解姗姗这看到了监控。

    解海程回到宿舍,宿舍里空荡荡的,没别人。他找出今天新加的联系人,私戳过去。

    解海程:在吗

    黑猫紧张:在啊,怎么了

    解海程:我给你发个东西

    解海程把两个视频发给了单宁。

    单宁那边很快回复——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这视频哪里来的?

    解海程:是被人删掉的监控

    解海程:来源我不能说

    解海程:但是有了这份证据,你们应该可以顺藤摸瓜,把更多证据拿到手

    黑猫紧张:对

    解海程:视频里的人里面,开车的是副州长儿子,赶过来的中年人是副州长秘书,只要去查他们这一天的通话记录,应该可以查到。

    解海程:但是副州长秘书的通话记录没那么好查,所以可能要使用一点非常手段

    解海程:我认为可以先把这两个视频交给他们的对手。海湾州长明年就要退休了,副州长有两个,他们都想要上位。

    解海程:我们把视频给另一位副州长

    解海程:他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瞧你也才二十出头,这一套一套的到底从哪儿学来的?

    解海程:我六岁的时候爸爸因公牺牲

    解海程:叔叔在外地支援落后地区

    解海程:几个舅舅一心想侵吞爸爸的赔偿金

    解海程:还想霸占我们家房子

    解海程:我妈花了几年才把他们送进监狱

    解海程:我十岁那年打疫苗

    解海程:出现严重的排斥反应,差点死在了医院

    解海程:养了两年才把身体养回来

    解海程:我十五岁那年考高中

    解海程:正好碰上改革

    解海程:我又发烧了丢了平时的全市第一,排到一百名开外

    解海程:硬是把我分到垃圾高中

    解海程:我十八岁高考

    解海程:我妈生了重病

    解海程:所以我会想得比较多。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抚摸!

    单宁结束了和解海程的对话,转头和旁边的霍铭衍说了遇到解海程的事情:“没想到会这么巧。”

    霍铭衍默不作声地拿过单宁的手机,往上翻他们两个人的聊天记录。

    单宁没觉得有什么,等霍铭衍把手机递回来才说:“这小孩挺可怜的。”

    霍铭衍抿唇,看了单宁几眼,说:“二十多岁了,算什么小孩。”

    单宁一顿。

    他仔细瞅了瞅霍铭衍的脸色,然后捧住霍铭衍的脸左瞧瞧、右瞧瞧,笑眯眯地往霍铭衍唇上啄了一下,说:“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我和这小孩只是偶遇而已。”

    “偶遇了一早上,”霍铭衍绷着一张脸,指出事实,“一起看一早上书,然后一起去食堂吃饭。”

    “这不是正好去查查资料,下午好和几个艺术学院的导师商量合作方案吗?”见霍铭衍真有点不高兴了,单宁麻溜地解释,“市容市貌这事儿可是我管的!我总不能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别人来找我合作啊!主动出击才是正理!”

    霍铭衍神色缓和下来。

    他说:“视频发我,我发给左叔,这事让左叔去办。”单宁现在只当着芝麻大的小队长,不适合卷入那个层次的斗争。

    单宁点头。

    他可不认识另一个副州长。

    既然霍铭衍可以让左叔去办这件事,他也省了和孔利民、老成他们聚头商量的功夫。

    想不到想还原事实真相,居然要依靠两个副州长之间的相互争斗、相互倾轧。

    单宁又忍不住夸了一句:“解海程这小孩年纪虽然小,想得却比我还通透。”

    霍铭衍一顿,抓住单宁的手,亲上了单宁的唇。

    单宁被霍铭衍亲得晕乎乎的。

    他伸手勾住霍铭衍的脖子,两腿也缠上霍铭衍的腰,整个人黏到了霍铭衍身上。

    霍铭衍目光一暗。

    他扣住单宁的手腕,让两个玉八卦紧紧地贴在一起,再一次亲上单宁的唇。

    单宁嘭地变成了一只小得可怜的黑猫。

    单宁:“……”

    他伸出短了一截的爪子扒拉着霍铭衍的肩膀,不让自己往下掉。

    霍铭衍把他抱进怀里。

    单宁:“……你这刹车刹得可真狠啊宝贝。”

    霍铭衍默不作声地扫着他的背。

    单宁拒绝接受这样的安抚。

    他身子一缩,从霍铭衍怀里滑了下去。没等霍铭衍再把他拎起来,他已经凑到霍铭衍裤裆那里,抬起爪子碰了碰刚才已经立起来的地方。

    霍铭衍:“…………”

    单宁戳着那**的东西:“明明也是有感觉的!”

    霍铭衍拎起单小喵把他给扔开,下床去了浴室,把浴室门关得严严实实。

    单宁跑到床尾,趴在那儿听着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心里喜滋滋的。

    虽然霍铭衍给他来了个急刹车!

    但至少证明霍铭衍不是性冷淡,也没有功能障碍!

    单宁笑眯眯。

    下次要再接再厉,幸福人生要靠自己创造!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完毕!

    世上竟有甜甜春如此勤快之人!

    今晚九寨沟地震了,暑假好像是旅游高峰期啊,希望大家都没事!

    大家么么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