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书名: 喵相师 第41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吃在首尔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四十一章

    元校长五十大寿本来没打算大办,可一想到往年自己生日几乎从早到晚都有客人, 元校长又改变了主意。

    正巧爱女元思语回来了, 元校长更是精神百倍, 亲自通知亲朋好友和各方有交情的人, 让元思语好好露把脸。这年头留洋博士虽然不稀罕, 但元思语学历高、履历精彩, 又有两次医援经历, 顺顺利利地进了海湾第一医院,爱女如命的元校长怎么能不大肆摆显?

    当然,刚知道元思语曾经跑去战火纷飞的地区搞医疗支援, 元校长也差点气得心肌梗塞来着。

    这不, 元思语刚正式毕业没多久就被元校长喊回来了。

    元校长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元思语赶紧找份工作、谈个恋爱,好好安定下来,别再做出那种惊人之举。

    寿宴定在晚上, 开始之前一家人都呆在家。

    元思语才刚回来没几天,还没工作,躺家里玩着电脑。

    元思语找到单宁诉苦。

    silvia:我爸真是典型的老一辈人

    silvia:总觉得我嫁人生孩子了就不会再到处乱跑

    silvia:我听他这次请人, 还特意叮嘱对方把儿子带上

    silvia:这是寿宴还是相亲宴啊?

    黑猫紧张:可怜天下父母心

    黑猫紧张:你这用户名我看着眼晕

    黑猫紧张:等我先给你改个备注

    元思语:……

    元思语:我记得你以前英语老考第一, 气得隔壁班韩啸炸毛

    黑猫紧张:现在不同了

    黑猫紧张:现在我加入了伟大的人民公仆队伍

    黑猫紧张:开始晕字母了

    黑猫紧张:可见我这拳拳的爱国之心, 都已经渗透到生理反应里了

    元思语:你还是这么贫

    黑猫紧张:对了,说起韩啸,你还记得他啊

    元思语:当然记得,整天被你气炸毛的

    黑猫紧张:……

    元思语:?

    黑猫紧张:没什么,今晚他也会去你爸的寿宴, 还精心准备了礼物呢

    元思语:那你来不来?

    元思语:一个人来还是带人来?

    黑猫紧张:嘿嘿嘿

    元思语:……

    元思语:我懂了

    黑猫紧张:正好你找过来了

    黑猫紧张:你爸中午在不在家啊?

    黑猫紧张:我们准备中午过去,顺便蹭顿师娘的饭吃

    元思语:晚上不来?

    黑猫紧张:晚上就不去了

    黑猫紧张:某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元思语:……

    元思语:莫名被你喂了一嘴狗粮

    元思语:我爸中午在

    元思语:我妈中午准备做红烧狮子头、九转大肠、剁椒鱼头、羊肉炒面片,还有飞龙汤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你赢了

    另一边。

    单宁愤怒地打开零食柜,找出一袋子薯片,嗤啦一声撕开,咔嚓咔嚓地吃了一块。

    单宁正化悲愤为食欲,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扯了扯他的衣角。

    单宁转头一看,正是整天叫他和霍铭衍爸爸的小纸人。

    单宁放下薯片,问:“平板又没电了吗?”

    小纸人点点头。

    它又跳上桌子,扯了扯红红的薯片包装。

    包装随着小纸人的扯动发出咔咔声。

    小纸人好奇地问:“爸爸这是什么?”

    “这是薯片,”单宁解释,“一种零食。”

    “零食是什么?”

    “……”

    单宁突然明白了广阳观那老道士对上小道士时的感受。

    “零食是可以吃的东西。”

    “咔嚓。”小纸人卖力地捧起一片对它来说差不多有脸那么大的纸片,张嘴用力咬了一口。它学着单宁咔嚓咔嚓地把薯片咬碎,咽了下去,才昂起脑袋眨巴着求知若渴的小眼睛问单宁,“这样吃吗?”

    “……对。”单宁把小纸人和薯片都拎上楼,帮小纸人把平板充电器插上,又给小纸人的床垫了个小垫子,才把薯片放在旁边,“放在这里,你想吃就吃,但别吃太多。”

    “好!好爸爸!”小纸人高兴极了。

    “如果吃不完,可以用这个夹子,”单宁拿起袋子上的零食夹给小纸人示范,“用它把开口封起来,这样就不会变得软乎乎了。”

    小纸人认真地摆弄起那个绿绿的零食夹,使劲把它掰开,又啪地把它扣起来,来回试了半天,高兴地昂起头说:“这样!”

    “对,这样。”单宁夸道,“真聪明。”

    “聪明!”小纸人高兴地挨在薯片袋子旁边开始看它的《十万个为什么》。

    不愧是三千集的动画大作,一个多月还没播完。

    单宁看着小纸人抱着块薯片咔擦咔擦地咬,有点担心,不由拍了张照片,悄悄发给老魔头。

    黑猫紧张:【小纸人照片】

    黑猫紧张:前辈,你看这是什么情况

    黑猫紧张:小纸人变圆了

    黑猫紧张:今天还吃薯片

    黑猫紧张: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老魔头:……

    老魔头:我已经把你刚才发来的照片删了

    老魔头:你自己也删掉,以后不要随便发给别人看,玄明先生那边也别发,他学生多,交游复杂,容易泄露给别人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有什么不对吗?

    老魔头:我年轻时听过一句话,“极阴极阳交汇之地生奇灵,奇灵形如孩童,食仙气得仙性,食人食得人性,食鬼怨得鬼性”,你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奇灵”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我明白了

    黑猫紧张:我去给它倒杯可乐

    黑猫紧张:可乐薯片动画片,阿宅三宝都在手,它一定会成为一个小阿宅

    老魔头:……

    老魔头:你不要让别人知道它的存在

    老魔头:也不要让它接触危险的邪物

    单宁认真地把老魔头的话记在心里。他关掉聊天窗口,还真跑去给小纸人开了罐可乐。

    小纸人太小,一般习惯不太好用,单宁开了盒xx口服液,把那小小的、有棱角的吸管抽了出来,放到嘴边给小纸人示范了一下。

    小纸人懂得挺多:“我知道!这是吸管!嘴巴把吸管里的空气吸空!吸管里面的气压就比大气压小!大气压就把水推了上来! ”

    单宁:“……”

    原来《十万个为什么》还有点用啊。

    小纸人抱住那棱角分明的吸管,摸摸上面的圆洞洞,又摸摸下面尖尖的一头,才把它给放进它专用的小杯子里——单宁直接买了一套儿童过家家玩具给它当日常用品。

    小纸人开心地吸了一口可乐,乖乖地抬起头对单宁说:“爸爸再见!”

    单宁退了出去。

    老魔头说“极阴极阳交汇之处”,单宁琢磨了一下,他和霍铭衍可不就一个极阳一个极阴吗?原来小纸人的“出生”还真和他们有点关系,怪不得它张口就喊他和霍铭衍爸爸。

    单宁回房,把霍铭衍写的字给卷好,放进早早准备好的画筒里。

    霍铭衍正在扣扣子,见单宁认认真真装那幅字,开口问:“真送这个?”

    “就送这个。”单宁笃定地点头,“我跟你说,我要是送了什么值钱的东西,校长今晚准会睡不着觉,一宿都得琢磨我又想骗他什么东西。”

    霍铭衍:“……”

    单宁以前到底对校长做过什么?

    单宁收拾好礼物,见霍铭衍穿得正正经经的,小心脏有点痒,搂着霍铭衍脖子亲了霍铭衍一下。

    霍铭衍由着他亲。

    单宁伸手去解霍铭衍扣子。

    霍铭衍一手攥住他的手掌。

    “别闹。”霍铭衍绷着一张脸。

    “没闹,就是觉得你解开一两个扣子没那么热。”单宁说,“看着也没有那么诱人。”

    霍铭衍:“……”

    单宁说:“我没瞎说,你把扣子扣得严严实实的,别人看了会觉得你特别禁欲特别美,更想把你的衣服剥了。”

    霍铭衍默不作声地解了两颗扣子。

    单宁满意地和霍铭衍一起出门。

    元校长家位置很好,又地铁可以直通,单宁又拉着霍铭衍挤地铁。这回没撞上上下班时间,人没多少,单宁两人几乎独占整个车厢。

    单宁悄悄握住了霍铭衍的手。

    霍铭衍看了他一眼,没有挣开。

    “以前我拉你坐地铁,你是不是觉得很不习惯?”单宁瞄向霍铭衍。

    “有点。”霍铭衍说。

    “现在呢?”

    “也有点。”

    “……”

    “我比较穷,”单宁叹了口气,“以前我拉你出去约会,都是攒一周的兼职才约得起的。”

    那时单宁隐隐觉得霍铭衍家里可能很有钱,但没往别的方面想,毕竟霍铭衍除了长相之外平时没什么特别之处。霍铭衍一个人住在学校附近,每天上下学都走路,单宁经常跟着霍铭衍到他住的地方才依依不舍地回宿舍。

    后来单宁直接登堂入室,买了菜给霍铭衍做吃的。

    毕竟每次和霍铭衍出去吃饭,霍铭衍一般都碰了一两口就不吃了——单宁一想到那价钱就肉疼不已,再想到霍铭衍没怎么吃东西,更心疼了。

    霍铭衍手掌微微收紧,扣住了单宁的手。

    单宁看向他。

    霍铭衍说:“这些东西,不要紧的。”

    分开的这几年里,他遭遇了不少波折和痛苦,单宁也遇到了无数危险。也许这就是他们当年太年轻、太懵懂、太不成熟的代价。

    幸运的是,他们跋涉过漫漫险途,又重新遇上了彼此。

    单宁笑眯眯地转头看向霍铭衍认认真真的脸庞,趁着地铁另一个角落的妹子捧着本书在看,飞快地往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霍铭衍:“……”

    地铁一到站,单宁和霍铭衍走下车。

    已经是十月,一走出地铁站口,路边的行道树就飘送来一片片黄叶。

    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这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厚厚的云层把整个天穹都覆笼住了。

    “看来快下雨了,还是大暴雨,我们得走快点。”单宁说。

    霍铭衍点头。

    两个人边说边加快脚步,前往元校长所居住的小区。

    元校长在业内颇有名气,生活却挺质朴,住的是个普通小区。单宁两人只报出元校长的名字,也没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直接就被放行了。

    单宁熟门熟路地领着霍铭衍找到元校长家,按响门铃。

    开门的是元思语。

    元思语出国几年,出落得越□□亮,即便只是穿着简单的居家休闲服和随意地扎着头发也好看得很。

    单宁瞧了瞧元思语,又瞧了瞧霍铭衍,觉得还是自家的更好看。他笑眯眯地说:“好久不见。”

    元思语看到霍铭衍时着实吃了一惊。

    毕竟她知道单宁没去首都念大学,而是跑去服役,显然是和霍铭衍分了。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单宁又和霍铭衍一起出现在她面前。

    “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奇妙。”元思语感叹了一句,把单宁两人往屋里领。

    这时元母收完衣服进来了,听到门口的动静满面笑容地招呼:“小单来了啊,哟,还有小霍。几年不见,小霍好像更俊了,和思语站一块别人肯定都看你去了。”

    “我呢师母?”单宁一向不太要脸,“我不俊?我不帅?我也是西城区城管大队一枝花啊!”

    “你小子凑什么热闹!”元母笑骂,“就你小子这张嘴,脸长多好看都给你糟蹋了。”

    单宁觉得自己忒无辜。

    他把在西城区买的水果和海鲜给了元母。

    元母说:“过来就过来,买什么东西。”她嘴里这样说着,眉眼却满是笑意,转进厨房把海鲜和水果放好。

    “校长呢?”单宁问元思语。

    “书房里呢,最近他迷上了网上下棋,每天和他那些老棋友杀得特别起劲,一天不来几盘浑身不舒坦。”元思语说。

    三个人转去书房,元校长果然在厮杀中,随口招呼:“进来。”

    单宁走进书房里头,只见元校长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上的棋盘,神色那叫一个认真,活脱脱的网瘾患者。单宁拿过霍铭衍手里的画筒,往书桌上一搁,自个儿也坐到了桌沿:“五十大寿礼物!”

    “先等等。”元校长可不觉得单宁这坑货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礼物,听到单宁的声音后头也不抬,继续专注棋局。

    单宁把脑袋探过去,瞧了几眼,乐呵呵地一笑:“我猜您老马上要输了。”

    单宁话刚落音,电脑里马上报出结果:“您所执的黑子略逊一筹,落败!”

    元校长脸色黑成了锅底。

    单宁笑眯眯:“你瞧瞧,这就是你不理我的下场,你刚才要是理我一下,我说不定就帮你反败为胜了!”

    “你小子少得瑟,等会儿你来给我把段位刷上去,刷不上去你别走了。”元校长暴跳如雷。

    “堂堂校长居然作弊,羞不羞啊你。”单宁一脸震惊。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抬了好一会儿杠,元校长才发现霍铭衍也在。当年两大问题学生又齐聚一堂,他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忍不住骂了一句:“你们两个人一起过来,是不是想气死我让我过不了五十岁大寿?”

    单宁说:“哪能啊,我还想您活得长长久久,活到一百大寿,到时我俩再来给您祝寿。咱这师生情谊长长久久,六十年不动摇!”

    元校长瞅了瞅单宁,又瞅了瞅霍铭衍,没再说什么,抬手去拆单宁刚才搁桌上的贺礼。

    里头是张轻飘飘的毛笔字,写着毫无诚意的“桃李满天下”五个大字,瞧着可寒酸,连像样的装裱都没有!

    元校长吹胡子瞪眼:“这是小霍的字,你的呢?”

    “您看这里!”单宁指了指落款处,“这里有我的名字来着!联名合送!”

    “……”

    “这圆筒子也是我买的,花纹多精致。”单宁说,“花了足足十块钱呢!有五块和两块的我都没挑,大气不大气?我这真诚的心意您不能忽略啊!”

    元校长抄起画筒朝单宁打去。

    单宁早有所料,立马跳下书桌,脚底抹油地跑了出去。

    他跑到厨房那儿找元母告状:“师母我跟你说啊,校长他可能更年期到了,脾气特别暴躁,说上几句话就抄家伙要打我,您可得好好说说他。”

    元母把菜篮子往单宁手里一塞:“行了,你就别气他了,给我洗洗菜。”

    单宁笑嘻嘻:“好嘞,交给我!”

    书房里。

    元校长搁下长长的画筒,看了看桌上摊开的那幅字。他让元思语出去,示意霍铭衍坐下。

    “这次你过来,你家里没意见?”元校长开门见山地问。

    霍铭衍一顿。

    别看元校长和单宁一见面就抬杠,实际上元校长最喜欢单宁,以前单宁闹出多少事儿啊,元校长愣是帮他压了下来,还不告诉单宁爸爸。

    “我和我父亲谈过了。”霍铭衍说。

    那次单宁喝醉之后吐露的事实让霍铭衍正式地和他父亲谈过一次。

    以前霍铭衍也和家里抗争,但都是消极抗争。是他祖父发现他不对劲,连青绳链子都压不住他每况愈下的精神状态,才提出让他去要回青绳链子。

    事实上他祖父应该早就料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当年既然能把性命攸关的东西送出去,就证明单宁对他有多重要。

    这几年他不去想、不去查、不去找,把自己封闭在一种扭曲的愤怒之中,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甚至出现强烈的自残倾向,比如解下那青绳链子直接面对那些闻腥而至的鬼怪。

    他会变成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单宁曾经肆意闯入他的生命,又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他因此而变得更沉默、更封闭、更不愿意对任何人敞开心扉。

    这样的他,对他父亲而言和废物没什么不同。

    也许也正因为这样,他父亲才同意他祖父的意见,把他安排到海湾这边来。

    霍铭衍认真地对元校长说:“我已经不会再被家里左右。”

    元校长说:“会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你还年轻。”他沉默了一下,“你知道当初单宁那小子为什么去服役吗?”

    “我知道。”霍铭衍说。

    元校长一顿,仔细端详着霍铭衍。

    “我知道我为单宁做的比他为我做的少很多。”霍铭衍说,“以后无论是什么事,我都不会再让他一个人面对。”

    霍铭衍的神色和语气都很诚恳。

    元校长没再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窗外。窗外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屋里开着灯倒没什么,外头的天却和晚上没什么区别。元校长说:“看来这雨会下得很大。”

    轰隆隆!

    一道闪电从天际划过,巨大的雷声也从云层间传来。

    单宁正和元母在厨房忙活,听了这雷声有点庆幸自己出门早了一步,要不可就被淋成落汤鸡了。

    两个人准备好午餐,把菜一样样端上桌。

    霍铭衍不太习惯太多人一起吃饭,只一开始夹了自己面前的菜几口,后面基本上没再夹菜——好在单宁挡在他旁边,完美地隔绝了元母给他夹菜的可能性,要不他可能连饭都不吃了。

    元母关心地问:“小霍不喜欢吃这些菜吗?”

    单宁说:“没有,他从小一个人吃饭吃惯了,不太习惯这么多人一起吃。”

    霍铭衍点头。

    元母这才安心一些。

    单宁倒是什么时候都有好胃口,什么菜都爱吃,看得元母眉开眼笑。

    吃过午饭之后,单宁想到自己前几天和韩啸说可以给他房子看风水。虽然当时是开玩笑的,但单宁现在其实也能算是入门了。

    单宁有心试试学到的东西,抬头环视一圈,发现这客厅布局上没有什么风水大忌,又开始观察起元校长客厅里摆着的东西。

    “校长,你和师母最近是不是肺不太好?”单宁突然问。

    元校长和元母对视一眼,都有点惊讶。

    元思语说:“我回来时就说了,他们得去医院检查检查,他们脸色看起来不太对。他们还不信我,说他们身体倍儿棒,就是最近入秋了天气燥、空气又不好才会咳两声。”

    元思语可是专业人士。

    元校长还是不以为然:“我和你妈六月才检查着,哪有什么问题。”

    单宁走到酒柜前,拿起其中一件玉摆件说:“这是谁送您的?”

    元校长定睛看了看,点头说:“哦,余副送的,就是被你扯掉过假发的那个光头教务主任,现在是市一高副校长了。”

    “啧啧,这东西值钱啊。”单宁说,“这可是文物来着。”

    “不能吧,他说这是仿造的,不过玉用的是好料,我看了也觉得挺喜欢,就收了。我也回了他一幅好画,价钱和玉价差不多。”元校长说,“你小子别瞎说,我可不会收别人送的真文物。”

    “我不骗您,这是真文物,少说也有几百年了,甚至说它离现在有一千多年也不是不可能的。”单宁说,“不过您知道流传下来的玉制品通常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陪葬。”元校长爱字画,对古玩一行也有所了解。他一说完“陪葬”两个字,脸色也变了。古玩是珍贵没错,但是搁一件陪葬的东西在自己客厅,听着就挺晦气。

    “对,陪葬。”单宁说,“这玉摆件摆在您屋子的西北角,会影响您和师母的喉咙和肺部这些位置。您应该把这东西摆在这里三个月左右了吧?”

    元校长脸色一变。

    元校长不会主动去找风水师之类的,但是到了五十岁这年纪,他对这方面的东西还是怀有敬畏之心的。听单宁准确地说出他和妻子生病的地方,还判断出这玉摆件在客厅里放了多久,元校长马上明白过来:这余副要害他。

    余副害他的动机不用单宁说,他也能想出挺多。

    比如余副等不及想转正。

    比如他开期末会议的时候批了余副一顿。

    他和余副职位一正一副,可能发生矛盾的地方太多了!

    元思语皱眉:“单宁你在说什么?”

    单宁说:“封建迷信。”

    元思语:“……”

    元思语:“我们要相信科学。”

    单宁说:“所以我建议校长和师母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这和你的建议没冲突吧?”

    元思语点头。

    单宁说:“那不就得了。”

    元校长上前把玉摆件拿了下来。他转向师母:“把你常找的那快递叫来,我把这玩意给他寄回去。”

    “那多亏啊,你可是用一幅画换的!”单宁提出反对意见。

    “那你说怎么办?”元校长瞪他。

    “我们把它上交给联邦啊。”单宁一脸理所当然,“发现流落在外的文物,不是该把它上交吗?瞧瞧,您这思想觉悟还不如我高,这些年到底怎么当校长的啊?”

    “你这小兔崽子,还有你,”元校长转向霍铭衍,“限你俩今天下午之内给我把账号升到业余六段,要不然你们别回去了!”

    单宁:“……”

    躺着也中枪的霍铭衍:“……”

    单宁拉着霍铭衍去了元校长书房,两个人挨在电脑前分析棋局。哪怕是网上围棋,杀到业余六段也不容易,至少得在州内杀进前十出来,可愁人了。

    更可怕的是元校长明显是个臭棋篓子,目前也就在小区内混混,别说州内了,连市内都默默无闻。

    单宁说:“我先下,等下你来。我要是拿不定的你得一起参详参详!唉,校长这老不羞居然找我俩帮他作弊,简直可耻。你说我们要不要直接把他杀到业余七段,让他以后一打开窗口就被杀懵逼,直接掉段。”

    霍铭衍点头:“可以。”他客观地评价,“业余六段他也会直接掉段。”

    单宁乐不可支。

    客厅外。

    元母关切地问:“老元,小单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元校长说:“真不真我不知道,我就想看看这是不是真文物。”他拿着玉摆件翻来覆去地看,“你说这要是真的,那余秃子干嘛白送我?”

    “你不是也给了他一幅画吗?”

    “那画值玉价,不值文物价。”元校长说,“单宁那小兔崽子没把话说出口我也知道他什么意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事其实挺好办!”元母听了元校长的话后开口说,“既然小单说这可能是文物,我联系个老朋友过来鉴定一下不就成了?老李就在海湾博物馆工作,正好也是搞文物鉴定和修复的,我给他打个电话。”

    “行。”元校长点头。

    “爸,妈,你们什么时候信这个了?”元思语还是觉得封建迷信是传统糟粕,不值得相信。

    “就算我和你妈的咳嗽和这玉摆件没关系,也得确认一下这是不是文物。”元校长说,“单宁那小子以前成天泡在古玩街那边,眼力比别人好,他说这是文物,我信!”

    作者有话要说:

    小纸人:可乐好喝!

    小纸人:雪碧是什么味道的?

    单哥:……我给你买

    小纸人:好爸爸!

    更新辣!

    今天果然掉下了月榜!

    芒芒留言比我多辣么多!营养液比我多辣么多!

    小钱钱比我多辣么多!

    毫不意外!

    _(:3∠)_

    今天更新了足足七千七,求个营养液!qaq

    我存着回群里日芒芒【不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