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书名: 喵相师 第42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吃在首尔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四十二章

    单宁和霍铭衍正轮流帮元校长上段。

    单宁玩了半小时,干脆利落地干掉两个对手, 换霍铭衍上。这时元思语捧着茶和水果进来, 搁桌上, 拉了张椅子在旁边看他们下棋。

    “你们还真给爸作弊啊。”元思语觉得他爸这事不靠谱。

    “嘿嘿。”单宁笑眯眯地叉起一块苹果, 嚼巴嚼巴吃完了, 才说, “我们给他升得高高的, 回头他不用一天就跌回去了。我跟你说,我刚才找人挑战的时候还撂下各种狠话,这些人肯定恨得牙痒痒, 等你爸上了就可以感受到什么叫四面楚歌了。”

    元思语:“……”

    元思语:“怪不得爸每次提起你都牙痒痒。”

    单宁一脸正色:“玩过游戏没?喊垃圾话可是心理战术的一种, 可以分散对手的注意力,削弱对手的意志,引诱对手露出破绽, 方便我们把对手摁在地上摩擦摩擦摩擦。”

    单宁和元思语扯着淡,霍铭衍已经迅速解决一个对手,开始新一局。

    元思语注意到霍铭衍干掉一个人的速度, 有点不敢置信:“这也太快了吧?”

    “不快怎么一天上业余六段。”单宁非常习惯, “我下棋还是他教的, 徒弟都能十几分钟一盘,更何况是师父!”

    “也是。”元思语并不怀疑霍铭衍的实力。以前霍铭衍这人是基本不怎么到学校、到了也不怎么听课的类型,但考起试来还不差,某些科目还能和单宁争争第一,属于能气死人的那种类型。

    这时海湾博物馆的老李上门来了。

    老李是搞文物保护这一块的, 听元母说可能有人送他们的玉摆件可能是不明文物,手里的活都不干了,直接拎着家伙上门来。

    一进门见了那玉摆件,老李眼里连元校长和元母都没了,戴着特制的手套捧着那玉摆件来来回回地看,眉头时而皱起时而松开。

    元母忍不住问:“老李,这真是文物吗?小单说这可能是一千年前的,可这工艺精细成这样,真有可能是一千年前的吗?”

    老李说:“准确来说应该是接近两千年前。”他面色微微凝重,“这应该是汉代末年的陪葬品。那个时代世道纷乱,竟出了个盗墓将军,靠着盗掘墓葬养兵,许多权贵人人自危,想方设法修筑各种各样的奇墓防盗墓贼。这一千多年来已经有不少那个时期的奇墓陆陆续续被发现、被盗掘,就在今年年初,文绕州出现了一起特大盗墓世间,一个汉代奇墓被盗掘一空,不少珍贵的陪葬典籍因为保护不当而彻底损坏,专家赶到时只剩下一堆残片和粉末。”

    考古是为了保护和还原文明历史文化,盗墓却是为了个人利益,前者用尽心思保护能保护的东西,后者却是用尽心思掠夺能掠夺的东西。

    老李把玉摆件珍而重之地摆好,问元母:“你说的小单,莫不是单宁那小子?”

    元母点头:“对,就是单宁啊,老李你也认识他?”

    “怎么不认识。”老李说,“他不是一回来就去了巡察厅那边吗?我儿子也在那,可崇拜他了。去年年初有一群毛头小子跑去我们博物馆搞‘惊喜派对’,弄得整个博物馆闹哄哄的,那小子直接带人去把他们全逮了。结果回去一查,那群小毛孩个个都有背景,那小子可算把人都得罪光了。这不,没多久他就被人找了个由头扔去西城区了。”

    “还有这事?”元母和元校长对视一眼,“我们都没听说,小单也没和我们说。”

    “这小子你还不晓得吗?永远都报喜不报忧的。”元校长骂了一句,“就说他怎么突然去了西城区,他还和我贫,说西城区比其他城区落后太多需要他去开发,去当一小城管开发什么?”

    “那几个小纨绔闹腾出那样的事情,还被逮进去蹲了半天,自然是能压下去就压下去,要不他们父母的支持率得掉到马里纳亚海沟去。”老李说,“算了,我也不提了,我还想好好混到退休,领点退休金养老。”

    “哪能这样啊。”元母还是气不过,“小单又没做错,怎么做错事的被保护得好好的,没做错事的反而要被调去西城区。”

    元校长把单宁从房里喊出来,元母拉着他的手数落了一通,让他下次遇到这样的事一定要告诉他们。

    元校长虽然只是高中校长,但人脉也是有的,至少在海湾这里还认识不少说得上话的人。真要比拼比拼,单宁可不一定比那些个小纨绔差。

    单宁笑着说:“不想和他们比这个。”

    谁背景大谁说话就大声,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元校长挺喜欢单宁的坚持,又担心单宁再留着这样的坚持说不定会吃更多亏。可如果单宁不是这样的人,他们夫妻俩又怎么会这么喜欢单宁。

    元校长说:“你心里有数就好。我猜你在巡察厅里过得也不舒坦,你那种个性就不适合听人指挥,给你一队人你能带着他们把天给掀了。”

    元校长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单宁分流到市一高的那两年。

    那两年单宁带着二三十个十三高分流过来的学生,愣是力挑市一高将近两千人,还把其中一大半人折腾得心服口服。这不,连他那被评为“校花”的女儿都和他处得很好。

    单宁高考那年是市一高的“奇迹之年”。

    本来就稳上名校的有一批,突然杀出的黑马也有一批,总之那一年市一高哪怕是摆在全国去比,上线率也是名列前茅。“奇迹之年”后面几年市一高的高考上线率也比以前上了一个台阶,但还是比不上单宁他们那一届。

    那时候单宁才十六七岁。

    是以单宁去年被调到西城区,他也没太替单宁担心,毕竟单宁去了那边好歹是当个队长,每个月能和西城区各单位的头头坐一起开会的那种。

    单宁乖乖巧巧地听元校长和元母说教。

    老李刚才去阳台打电话了,他从阳台走回来,见到单宁那乖巧模样,嘿嘿一笑:“你小子也有这么乖的时候?”

    单宁马上转移话题:“李叔,这东西是文物没错吧?”

    “对,文物。我已经叫博物馆的安保人员过来接我了,”老李再向元校长确认一遍,“你们真的要把这东西无偿捐献给海湾博物馆?”

    “如果这真是来路不明的文物,我们当然不会留着。”元校长斜了眼单宁,“这小子说这玩意摆在屋里对我们身体不大好。”

    “你们还信这个?”老李也看向单宁,“那它摆我们博物馆不也不好?”

    “不一样。”单宁回忆了一下海湾博物馆的布局,“至少海湾博物馆主体建筑本身就带有化煞风水局。”

    “你还真说上了。”老李说,“反正我是不信这个的。这宝贝我带走了,你们可别反悔啊。”

    见老李直接把玉摆件扒拉到自己面前,元母有些哭笑不得:“都叫你过来了,当然不反悔。”

    安保人员很快过来了,老李珍而重之地把玉摆件放进安保人员带来的特殊保护箱里面,急匆匆地冒着大雨走了。

    老李一走,元校长和元母又齐齐转向单宁,准备再对他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

    以后哪怕不向他们求助,至少也要和他们说点实话不是吗?

    单宁眼看势头不妙,赶紧说:“哎呀,霍铭衍下挺久了,我去替换他一下。”

    他飞似也地跑进书房。

    元校长和元母对视一眼,都无奈地摇摇头。

    单宁一进书房,就看到霍铭衍和元思语各对着一台电脑在玩。

    单宁好奇地拉了张椅子在他们对面坐下:“你们两个不会就这样相顾无言玩电脑吧?”

    霍铭衍严谨地说:“还是有说话的。”

    单宁来了兴致:“说了什么?”

    元思语把果盘往中间一推:“吃吗?”

    霍铭衍:“不吃。”

    单宁:“…………”

    真是服了你们了。

    单宁正要找点话题聊聊,一道闪电又从天边划过。

    轰隆隆!

    雷声响彻天穹。

    “这小区的避雷措施应该还成吧,你们要不要把电脑给关了?”单宁把目光转向窗外想瞅瞅楼顶的避雷针,才想起对面并不是同一小区。

    这栋楼底下是小区花园,接着中间隔了个湖,湖的对面就是另一处出入的大门了。

    大门对面过了马路,是几栋外墙贴着灰白两色瓷砖的新楼。

    单宁奇道:“我记得上回过来的时候,对面那里还是一片烂尾楼吧?谁接手了?”

    元思语说:“好像是州长的长孙,今晚也会来参加我爸的寿宴。”

    “啧啧,校长面子可真大。”单宁说完,又和元思语分析起来,“那地方是一块孤零零的三角地,一条y形路像叉子一样叉着它,不适合住人也不适合开商铺。赚不了钱还是小事,说不定还会出人命。”

    “封建迷信!”元思语说,“这都建好了,难道还能拆了不成?听我爸说为了吃下这烂尾工程,州长的长孙向银行贷款了好几千万。”

    “那就麻烦了。”单宁正说着,又是一道闪电劈下。这回看起来居然和他们相隔不远,正好落在对面那栋大楼上。

    元思语也注意到了那一道闪电。

    元思语说:“楼顶已经架了避雷针,应该没事。”

    单宁眉头突突直跳。

    他腕间的玉八卦轻轻震颤。

    单宁转头看向霍铭衍,发现霍铭衍也抬头看向他。

    单宁抬手按住玉八卦,在心里飞快掐算起来。

    元思语见单宁脸色凝重,没再开口。

    单宁拿起桌上的手机,在最近联系人那里找出个号码拨了过去:“韩啸?在出任务?”

    “对,没事快挂。”韩啸那边语气急促。

    “你要找的人在校长家对面那几栋烂尾楼里。”单宁站到窗边,隔着滂沱大雨往对面看去,“暂时还在那里,大概是顶楼附近,你带人去搜查一下。”

    韩啸说:“你怎么知道?”

    单宁瞎扯淡:“我现在就在校长家,刚才从校长这边的窗口看到那家伙了。”

    韩啸说:“我是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抓谁?”

    单宁说:“我瞎蒙的不行啊,你爱来不来!”

    韩啸那边挂了电话。

    单宁也扔下手机。

    元思语问:“你刚才在和韩啸打电话?他现在在巡警厅那边吧?”

    单宁说:“对。”他注视着对面那栋大楼七八层的位置。

    “你给韩啸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看见了?”元思语追根究底。

    “没看见,我算出来的。”单宁说,“那边出事了。”

    “又是封建迷信?”

    “对,封建迷信。”

    “韩啸会信你?”元思语不信。

    “他会的,不过回头他肯定又会纠结是不是他手底下的谁给我透了口风,让我知道了他在抓什么人。”

    “你真知道他们要抓什么人?”元思语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都说了,我算出来了。他们在抓一个通缉犯,身上至少已经背了五条人命的那种,危险级别说不定有红a级。”单宁注意到外面的天色慢慢开始亮了起来,不由皱起眉,“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好像要停了。”

    单宁拿起元校长书架上摆着的望远镜塞元思语手上:“不会再打雷了,你站窗边盯着对面那栋楼,看看有没有人从楼里出来,有的话你马上记住他穿什么衣服、上了什么车。”

    元思语虽然不太相信单宁神神叨叨的话,但还是走到了窗边。

    单宁拉了张椅子挤到霍铭衍旁边,关掉围棋软件打开浏览器,噼里啪啦地输入一个网址。

    那是最高监察厅给出的联邦通缉令汇总网站。单宁打开联邦红a级通缉犯列表,把里面的人粗略地扫了一遍,又戳开几个翻了翻详细资料,最后停留在其中一个喜欢在雷雨天作案的红a级通缉犯上面。

    “应该就是这人了。”单宁说,“早年这人的家人被当地官员逼死了,他非常憎恨官员,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潜伏搜集官员资料、随机绑架官员,运用残忍手段把那些官员杀死。他还有一个怪异的作案习惯,那就是在作案之后割下死者的耳朵,拍照上传到死者的社交网站上。他非常懂得怎么反侦察,至今还没有落网,去年再次作案后正式被列入红a级通缉犯名单。”

    “有几人进去了,好像是韩啸领头!”元思语对单宁说。

    “来得还挺快啊,估计刚才就在附近。”单宁走到窗边看向对面。

    韩啸等人已经没了踪影。

    元思语神色复杂地转头看向单宁。

    砰!

    一声闷响从对面传来。

    是枪声!

    单宁和元思语对视一眼,心里都有点担心。那毕竟是红a级通缉犯,属于联邦危险级别最高的通缉犯类型,他们通常有精良的武器和极端的反社会人格,动起手来连自己的命都不会要。

    元思语担心之余又有点吃惊。

    她没想到单宁刚才那些听着像在胡说八道的话都是真的。

    “我去准备好药箱,要是韩啸他们出了什么事我还能帮上点忙。”元思语不再质疑单宁的判断,转身回房间准备急救药品。

    单宁看着对面楼顶许久,拉开椅子坐回霍铭衍身边。

    霍铭衍问:“你在担心什么?”

    单宁说:“前几天桂先生说海湾是云家的蛊钵,只是养的不是蛊。我在想最近命案频发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这两个月出现非正常死亡的频率也太高了。”他看向霍铭衍,“如果真的那么危险,那么我们还有住在海湾的其他人该怎么办?”

    霍铭衍说:“桂先生说出那样的警告,应该是针对修行者的。”

    单宁沉默。

    霍铭衍抓住他的手。

    “他们知道你的情况。”单宁看向霍铭衍,“他们要是不知道你的情况,那天就不会找上门来找你‘联姻’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联姻不成会不会打别的主意?”

    霍铭衍说:“我祖父还在,他们不敢做什么。”

    单宁不说话了。

    单宁不喜欢这种被人扼着喉咙、却只能仰仗别人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单宁突然拿出手机,打开广阳街那家店的地址,搜了一堆材料点击购买。

    单宁买完东西之后,元思语也收拾好药箱了。她过来对单宁说:“他们抓到了,已经到了楼下,我看见韩啸好像受了伤,应该正在等救护车过来。我们下去看看吧!”

    单宁和霍铭衍出去和元校长夫妇道别。

    “思语你拿着药箱去哪里?”元母忍不住问。

    “韩——”

    “我以前的同僚在附近受了点伤,我请思语帮忙去看看。”单宁机灵地截住了元思语的话。

    元母立刻说:“那快去吧,这可不能耽搁。”

    她殷殷地送单宁三人出门。

    “你为什么不让我和我妈说韩啸的事?”下了楼,元思语忍不住问单宁。

    “这是秘密任务,不能随便往外说啊。”单宁一脸正经。

    事实上当然是替韩啸打掩护。

    韩啸已经因为他而在元思语这留下“经常炸毛”的印象了,要是再让元校长和元母听到韩啸出任务受了伤、留下“韩啸工作特别危险”的印象,可就真没救了!

    唉,为了韩啸啸的幸福他也是操碎了心。

    单宁三人出了小区,直接找到了韩啸一行人。

    韩啸见了元思语特别激动。

    激动到直接扯动了下腹还没止住血的伤口。

    元思语马上上前打开药箱。

    元思语关心地问:“救护车怎么还没到?”

    “堵车了!”旁边负责联系救护车的人也交心不已。

    “我、我——思语——”韩啸的情绪还是很激动。

    “别说话。”元思语警告。

    “……”

    韩啸乖乖闭了嘴。

    这家伙真要能追上元思语,估计肯定是个妻管严。

    单宁暗暗想道。

    他扫了左右一眼,找了个熟人搭话:“人抓到了吧?”

    “抓到了。”被单宁逮住的是个老实人,见到单宁根本没半点戒心,“可惜慢了一步。”

    “还是出事了?”单宁心情有些沉重。

    “对,他绑架了一个官员,把那官员带到了这栋楼。”那人摇头叹息,“我们来晚了,他把那官员绑在顶楼的避雷针上,刚才一道雷电被引到这边来,把那官员劈成了焦炭。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割下了那官员焦黑的双耳,发到了那官员的社交账号上。”

    “现在网上已经炸开了。”旁边一个俏丽的女警开口补充。

    “你们一个两个怎么回事?”韩啸忍不住吼了一句,“他已经不在巡警厅了!”

    “闭嘴!”元思语语气凌厉。

    “……”

    韩啸特委屈。

    “好歹我也给你提供了线索,你咋防我跟防贼似的。”单宁觉得韩啸这人真不仗义,“我就问几句而已,又不会往外说。再说了,现在全网都知道了,不问我也能上网看来着。”

    韩啸脸色发黑。

    人是抓到了,任务却失败了,因为没把人救下来,还引起了很不好的社会影响。

    “单宁你也少说两句,别气韩啸了,他伤着呢。”元思语说。

    元思语替韩啸做完紧急处理,救护车终于赶来了。随车医生急匆匆地下车,看到元思语后愣了一下才蹲下检查韩啸的伤处。

    “你处理得很专业。”随车医生夸了元思语一句,和助手配合着把韩啸送上救护车。

    单宁目送救护车远去,转头对元思语说:“这医生挺不错啊,看到你以后只愣了一秒就回过神来了,专业素质很不错!”

    元思语脱下染了血的手套:“说不定他喜欢男的呢。”

    单宁非常笃定:“哪能啊,霍铭衍站旁边他都没看一眼,准不是喜欢男的!”

    元思语:“……”

    霍铭衍:“……”

    巡警那边也各归各位,有负责把嫌疑犯押送回去的,有负责封锁现场的。

    单宁和霍铭衍跟元思语道别,坐地铁回西城区那边。

    单宁两人到家不久,单宁买的材料正好也到了。

    单宁告诉霍铭衍自己的打算:“接下来我要练习更多符文,给你和小纸人都准备多点防身的灵符。”桂先生上次的警告和今天出现的红a级通缉犯让单宁很有危机感。

    单宁把东西搬进研究室,去找隔壁房间找小纸人。

    小纸人把床上的可乐、薯片、平板都搬到了桌上,垫子也卷了起来,正盖着被子睡觉。

    单宁盯着那颗圆乎乎的小脑袋,想起前段时间小纸人拉他湿透的裤脚一下还会被弄湿,感觉这小家伙变化真大——居然还会睡觉!

    他坐到床边,正要帮小纸人把被子拉上一点,小纸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爸爸。”小纸人看着单宁喊。

    “怎么了?”

    “我为什么睡不着?”小纸人说,“《十万个为什么》里面说,人的脑细胞紧张地工作过后就会感到疲劳,所以需要睡眠。为什么我不需要呢?”

    单宁一滞。

    单宁说:“因为你是特别的。”

    小纸人坐起来看着单宁:“我是特别的?”

    单宁说:“对,你是特别的,也是特别棒的。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聪明,有的人笨;有的人什么都吃,有的人特别挑食;所以有的人需要睡很久,有的人不需要睡觉,你就是不需要的那种。你比别人多了一晚上的时间,是不是特别棒?”

    小纸人两眼发亮:“对,特别棒!”

    单宁点头。

    小纸人:“爸爸,我想要显微镜。”

    单宁:“……”

    小纸人:“它们一直说细胞很小很小,要用显微镜才能看见,我想看看细胞!”

    单宁说:“成,我给你弄一台回来。”

    单宁在小纸人期待的目光中打电话给元校长,死皮赖脸地跟元校长讨了台显微镜,虽然是学校淘汰掉的,但给小纸人玩玩也足够了。

    单宁挂电话前想了想,又觉得小纸人可能还有别的想法,索性不要脸到底,把其他可以弄来的实验器材都讨了几份,最后气得元校长直接挂了电话。

    第二天傍晚福寿里88号的门铃被按响了。

    居然是元思语。

    “怎么过来了?”单宁问。

    “还不是你跟我爸要了一堆东西,我爸让我送来给你,顺便让我来瞧瞧你在这边过得怎么样。”老一辈的人总免不了担心晚辈照顾不好自己。元思语往里看了看,瞅见了两排结着青柿的柿子树,忍不住说,“哇,你这地方还真不错。”

    元思语打开后备箱和后车门,让单宁一起往里搬东西。

    单宁瞅见车里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忍不住吐槽:“你爸不会是觉得这些东西太碍地儿,叫你把它们全搬来给我吧?”他边说边按门铃,让霍铭衍也下来帮忙搬。

    单宁和元思语把第一箱东西往里搬的时候,霍铭衍出来了,手上还戴着一对手套。

    单宁:“……”

    果然脏活累活还是别叫霍铭衍干好。

    三个人把车上的东西都搬进单宁的研究室,一下子让本来有些空旷的研究室丰富了不少。

    元思语看到贴墙那排木架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奇异材料,不由问:“你真在研究‘封建迷信’啊。”

    “当然。”单宁说,“我还研究了一些女性之友灵符。你需要不?”

    “比如呢?”

    “比如m巾扩容符。”

    “……”

    “你别多想,我们男的一般用它垫鞋子里吸汗。”

    单宁相当有实验精神。

    他当着元思语的面面不改色地拆开一包m巾,取出两片摊开,接着取出一张灵符拍到其中一片上面。

    那张灵符居然从他们眼前消失了。

    元思语:“……你在变魔术吧?”

    单宁说:“看看效果就知道了!”

    单宁弄来两大杯水,一只手抓着一杯往下倒,很快地,其中一片已经吸不下了,另一片却连水的影子都见到,看着还特别干爽。

    元思语:“……”

    单宁说:“怎么样?效果不错吧?”

    事实摆在眼前,元思语也不能再说单宁是“封建迷信”。

    元思语说:“不错是不错,就是谁那么闲研究这玩意?”

    单宁猜测:“估计是个要出远门的女修士。”

    单宁把练手练出来的m巾扩容符送给了元思语,还附送两张护身符,既可防狼又可辟邪。

    元思语说:“我回去给我爸妈好了。”

    单宁说:“就是给校长和师母的,”单宁可没忘记元思语的好身手。他上上下下地瞧了元思语几眼,“你不需要吧。”

    元思语:“……”

    单宁送走元思语,和霍铭衍一起整理研究室,给小纸人安排出实验空间。

    看到元思语送来的东西里面还有两箱化学试剂后,霍铭衍连口罩都给戴上了。

    单宁和霍铭衍忙活到晚饭时间,把小纸人一起拎到楼下吃饭。

    小纸人还是第一次和单宁、霍铭衍共进晚餐。

    小纸人特别高兴:“好爸爸一份,坏爸爸一份,我一份!”

    单宁说:“对,一人一份。”

    小纸人抱来它的小吸管喝汤,又把自己那份饭菜努力吃完了,摸摸自己圆溜溜的小肚子说:“喜欢!好吃!”

    单宁拎着小纸人上楼去看它的小实验室。

    小纸人惊喜不已,在实验桌上跑来跑去,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单宁和小纸人约法三章:“危险的不能自己乱玩。”

    小纸人乖乖点头。

    单宁给小纸人调试好显微镜,让小纸人观察各种细胞装片。小纸人趴在上面眼也不眨地看了半天,时不时跳到实验台上踮起脚挪动装片或者更换装片。

    单宁见小纸人玩得不亦乐乎,也就放它自己在实验台上玩耍。他退了出去,下楼准备切点水果陪霍铭衍一起看新闻,门铃声又意外地响了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霍铭衍的手机也响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单哥:我儿子的梦想是当个科学家

    群众:不错啊你儿子有志气!

    单哥:有志气是有志气,我就怕它马上要发现自己不是人了

    群众:………………

    更新辣!

    今天更新了足足八千二!

    厉害不厉害!

    谢谢大家的霸王票=3=

    电脑又开了一整天orz开网页特别卡,明天顺溜的时候再整理感谢名单!

    日常求一下营养液!

    小纸人:营养液!好喝!想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