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书名: 喵相师 第57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五十七章

    霍铭衍早就习惯了单宁的“熟人”。

    单宁人缘本来就好。即使有时候单宁会看错人, 但大部分人还是能明白单宁对他们的好。

    单宁找的是个老同学, 叫孟婕。

    孟婕初中时和单宁关系挺铁的,以前她曾经差点被养父欺辱,后来孟婕妈妈强硬地离了婚,带着孟婕母女俩自己过。当时镇上流言纷纷, 背地里经常议论孟婕母女,结果被孟婕妈妈知道了,毫不留情地骂了回去, 半个脏字都不带, 偏就骂得你无地自容。

    还不重样!

    得益于有这么个刚强的妈妈, 因为忍受不了流言蜚语而从镇上搬走的成了继父,孟婕妈妈则继续在街道工作。

    孟婕的性格也带上了几分“侠气”。

    大学更是直接去念了警校,出来后被安排回家乡工作。

    孟婕办事能力强,很快成为所长倚重的左右臂膀。

    单宁躺床上戳开孟婕的联络号,拜托孟婕帮忙跟进这事儿。

    孟婕一听单宁说的情况,马上关心地问起所有细节。单宁隐去婴灵的存在不提, 给孟婕说了许老师的遭遇。

    孟婕:这事包在我身上

    孟婕:单宁你直觉一直都那么灵,初中的时候也是, 我什么都没说你就发现那恶心货都干了什么事。说真的, 要不是你帮忙我还赶不走那恶心货呢, 毕竟有的人不要脸起来谁都对付不了

    黑猫紧张:我也是碰巧发现的。反正你腾个空跟进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找我就是

    孟婕:这是我该管的事,要你帮什么忙啊。放心,如果真的有人在我眼皮底下干坏事, 我一定会把他给揪出来

    得到了孟婕的保证,单宁放心地关掉聊天窗口。

    他可是答应过婴灵要帮许老师的。

    单宁搁下手机,霍铭衍正好也用手机把一部分事务处理完了。

    单宁好奇地问:“你最近好像常常有文件要处理,是不是在搞事情?”

    霍铭衍说:“也没什么,准备弄几个岛。”

    单宁:“……”

    这话怎么说得跟买大白菜似的。

    霍铭衍把文件打开给单宁看。单宁好歹有个好脑子,把文件翻了翻,明白了,这地方正在重演“厄特丘泡沫”的危机。

    所谓的厄特丘泡沫就是指两百年前,对面的达德利帝国出了个叫厄特丘的人,这人才智超群,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大力推行纸币的银行。厄特丘和当时的当政者合作,将私营银行转为国营,手握国家机器的当政者见形势大好,觉得增大纸币的发行量可以进一步促进帝国经济。

    当时人人都热衷于买国债,人人都热衷于消费,只要是下海做生意的人就能赚到大把大把的钱。可惜这样的繁荣注定只是一场狂欢般的幻梦,很快地,人们发现他们手里的钱不值钱了,花过去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价格也买不到半个面包。

    他们都有钱,但他们的钱买不到东西。

    繁荣的幻象像泡沫一样在阳光中一个个嘭嘭嘭地破裂。

    这就是著名的厄特丘泡沫。

    达德利帝国也因此陷入了经济危机之中。

    这个典型案例在接下来的两百年间不断地在不同的国家上演,有时伤筋动骨,有时勉强度过危机。投机者看到了商机,有的主动去扮演厄特丘的角色,有的浑水摸鱼想捞点好处。

    霍铭衍就是去捞好处的。

    单宁夸道:“你还挺良心的,比起那些只准备用金融手段掏空友邦的家伙,你可是真正提供了各种帮助,真心实意地想帮友邦过危机,最后索要的不过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小小的几个岛,真是少有的良心盟友!”

    霍铭衍:“……”

    单宁说:“至于控制资源和工厂什么的,都是为了帮扶落后友邦,绝对不带半点私心。人间真情何处是,联邦盟友送到家!”

    霍铭衍说:“你说得很对。”

    换个角度一看,他这次的捞钱行动顿时变得高尚起来。

    霍铭衍点开地图,投影在对着床的那面墙上,对单宁说:“你看这边的小岛挺漂亮,我叫人在上面建个机场和私人别墅,回头我们可以过去休假。”比如度蜜月什么的。

    单宁看着霍铭衍放出来的海景和沙滩,点着头说:“是挺不错的,海的颜色和我们这边很不一样。”

    霍铭衍“嗯”地一声,把投影的影像收了起来。他伸手揽住单宁的腰:“睡吧,明天一早还得回去上班。”

    单宁已经习惯被霍铭衍抱着睡,也不觉得不舒服。

    他送走婴灵耗了不少灵力,确实有点困了,不由打了个哈欠,靠在霍铭衍怀里沉沉入睡。

    霍铭衍没有睡。

    霍铭衍盯着单宁的睡颜,感觉腕间的玉八卦轻轻震颤。每当他情绪波动较大的时候玉八卦就会发出这样的警告,玉八卦一方面阻绝了他本身的气息,让周围的鬼怪无法察觉他属于罕有的纯阴之体;另一方面也让他保持平静,不会轻易失控。

    霍铭衍休学那几年曾因为控制不了自身的力量而被扔进角斗场与穷凶极恶的极端分子搏斗,最终他将那些极端分子活活撕碎,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幸亏那次是他兄长暗中带他去的,那样的结果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要不然他说不定会被拉去解剖。经过那次恶斗之后,积郁在他体内的凶煞之气散了不少。只是他一旦情绪失控,玉八卦还是有可能压不住他体内的凶戾。

    霍铭衍凑近,把下巴埋在单宁发间,让单宁的气息填满他鼻端。

    他怕自己伤到单宁。

    要是能靠秘法修炼,让他可以对自己体内压制着的凶煞之气控制自如,他就不必顾忌那么多了。

    霍铭衍搂着单宁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单宁和霍铭衍陪芮老先生吃过早饭,开车回了西城区。路上又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回去后他们正好一起去上班。

    单宁回到城管大队。

    昨天他轮休一天,当晚就得轮到他值夜班了。单宁忙了一天,傍晚打发走老成他们,自个儿坐在城管大队里面守着,顺便开着电脑检查白天的工作记录。

    单宁叼着根烟懒洋洋地坐在电脑前浏览文件,眼看不会再有人来,他把小纸人放了出来陪自己值班。

    小纸人没来过城管大队,有点好奇地左看看又看看,摸摸这个摸摸那个,时不时问单宁某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单宁耐心地给小纸人一一解答。

    小纸人跑回单宁桌面前,抱起单宁摆在桌上的烟盒抽了抽,用白白嫩嫩的指头指着上面的字念了过去:“吸烟有害健康。”它认真注视着嘴边叼着烟的单宁,意思是“爸爸你不要抽烟好不好”。

    单宁:“……”

    单宁把烟拿下来,给单宁亮了亮嘴里的烟,再指了指烟盒上劝人别吸烟的标志:“它的是亮的,我的没点亮,所以不算吸烟。”他镇定自若,“我没有吸烟。”

    小纸人疑惑地问:“那爸爸为什么叼着烟呢?”

    单宁怔了一下。他说:“习惯了而已。”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忍不住叼上一根,嘴巴里有根烟搁着,感觉思维会比较集中,不会东想西想浪费时间。

    小纸人似懂非懂地点头。

    它抱出一根烟,学单宁那样拿着黄溜溜的半截,想要张口学着单宁把它叼嘴里,却发现对它来说烟嘴实在太大了,根本学不了单宁那样。小纸人只能抱着烟认真地对单宁说:“爸爸以后也不抽好不好?我想爸爸健健康康的。”

    单宁:“……好。”

    单宁把烟拿下来,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他原本是亲缘淡薄的人,哪怕有父亲、继母和单朗这个弟弟在,他一年倒头也几乎都在外面工作,有意无意地与家里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至于母亲那边,那就更是将近二十年不曾见过了。他还以为他和霍铭衍这辈子不会有小孩,没想到居然阴阳玉八卦凑在一起居然孕养出这样一个“奇灵”。

    这“奇灵”还张嘴就喊他和霍铭衍爸爸。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分。

    单宁抬手替小纸人整了整小小的吊带裤带子,正色说:“昨晚你也看见了,那个婴灵因为阴阳殊途不能留在许老师身边。所以如果以后看到危险的东西你一定要躲远点。”

    “如果我变坏了,爸爸你就会把我送走吗?”小纸人害怕地抱紧了单宁的手指,“我不要离开爸爸。”

    “我不一定能保护你。”单宁让小纸人坐在自己掌心,说,“爸爸对很多东西都还一知半解,所以遇到很多东西我们只能躲着。”

    小纸人用力点头:“我一定躲着!”

    单宁把小纸人放到键盘旁边。

    两个人一起观察着桌面上的数据分析。

    这是单宁拉着老成去拜访丁专家,央求丁专家教他捣腾出来的分析软件,导入区域地图和区域数据库之后可以分析人群聚集状况、罪案或投诉举报聚集状况,点开分析软件一看马上就一目了然。

    单宁分析完一天的工作,心里对丁专家越发佩服,决定多去拜访拜访丁专家,学习丁专家手里的先进技术。

    小纸人也认真看着图上红红绿绿的标识。

    突然,小纸人指着图上一个地方说:“爸爸,为什么这里这么红。”

    单宁瞧了瞧,说:“这是个老剧院,搞歌剧的那种,这些年没什么人去听了,负责人会去福利院挑孩子,把孩子们带回去教他们学歌剧,平时靠带团去外面演出维持剧院的运营。”单宁对西城区每个位置住着什么人都门儿清,“联邦刚建立时达德利帝国正流行的歌剧传了过来,在国内也掀起一阵势不可挡的风潮,那会儿这老剧院还挺风光的。负责人一心要重振老剧院,经常一天到晚都在分批训练不同年龄段的剧团成员,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投诉噪音扰民。”

    小纸人说:“原来是这样!”

    单宁点头,把地图转到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别的“投诉高发区域”,回头得让人对这些地方进行针对性的整改。

    噪声、环保、绿化、路障都归他们管,经过一整年来的整治西城区的改变还挺大的,再过几天美院的导师们就要带着学生过来把这边的墙体当“实验田”了,在那之前得先把该收拾的家伙收拾好才行。

    单宁正琢磨着整顿方案,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单宁一愣,以为是对面单位的人过来窜门,开口说:“进来吧,门没锁。”

    “坏爸爸!”小纸人却爬到音箱上昂起脑袋看着门口的方向。

    单宁抬头看去,只见霍铭衍拧开门走了进来,外面的月光也跟着他进了屋,洒落一地月华。

    霍铭衍比月光好看多了。

    他像是天生会发光一样。

    单宁惊讶:“怎么过来了?你们聚餐结束了?”

    霍铭衍点头。

    霍铭衍走到单宁桌边,把手里拿着的东西放下:“给你打包的。”

    老实说霍铭衍居然会去聚餐就够让单宁吃惊的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霍铭衍还会打包!

    单宁惊奇地打开霍铭衍带来的袋子,发现里面是三个洁白干净的精致饭盒,再把饭盒盖子打开,烤肉的香气扑鼻而来。小纸人也被吸引了,跑过来巴巴地看着饭盒里香喷喷的烤肉,抬起小脑袋向霍铭衍道谢:“谢谢爸爸!”

    霍铭衍挑眉:“不是坏爸爸了?”

    小纸人:“……爸爸。”

    单宁一乐,分小纸人一根竹签,两个人尝起了霍铭衍带来的烤肉。小纸人个头小,一片烤肉有它半个脑袋大,它支着竹签跟扛着旗似的,有点费劲。事实证明吃货的力量是无穷的,即使吃得有点艰难,小纸人还是高高兴兴地往“旗帜”一角咬了上去。

    小纸人把烤肉嚼巴嚼巴,吞了下去,两眼亮亮地看着霍铭衍,高兴地对霍铭衍说:“好吃!”

    单宁也觉得不错。他问:“都是你自己烤的吗?”

    霍铭衍点头:“这家自助烤肉店不错,很干净。”

    单宁关心另一个问题:“那你自己吃饱了没?”

    霍铭衍说:“吃饱了。”虽然他挺挑剔,但这种自助烤肉他还是可以试试的,毕竟虽然大家围成一桌,但也都是自己烤了自己吃,想吃什么烤什么。

    单宁这才放心地大快朵颐。

    小纸人吃了半天才吃完它扛着的“旗帜”,见单宁已经打开第二个饭盒吃里面的烤虾,不由抱着竹签也要插一只吃。单宁瞧了瞧它的小身板儿,帮小纸人把不能吃的地方给剥掉,只串起里头的虾肉。

    小纸人高兴不已:“谢谢爸爸!”

    单宁笑眯起眼,咔滋咔滋地吃虾。

    单宁和小纸人齐心合力把霍铭衍带来的东西吃完了,霍铭衍又给单宁打开另一袋东西,里头也是饭盒,不过饭盒里放的是切好的水果。

    单宁一瞅那大小均一的形状,就晓得这也是霍铭衍给切的。单宁说:“没想到你的动手能力也挺强!”

    霍铭衍抿了抿唇。

    他认真说:“总不能什么都让你做。”在家单宁不让他动手,他趁着聚餐试了试,感觉也不太难。只要食材新鲜干净,他还是可以帮忙的。

    小纸人抱着块杨桃,咬了一口,酸得皱起一张脸。

    小纸人不由对霍铭衍说:“坏爸爸,酸!”

    霍铭衍:“……”

    单宁拿过被小纸人咬了一口的杨桃:“我吃了吧。”他给小纸人递了颗葡萄,“你吃这个。”

    小纸人抱着圆溜溜的葡萄,灵活地剥开一小块皮,啃啃啃。

    这回小纸人高兴了:“葡萄甜。”

    单宁把杨桃和梨吃完,腾出位置让霍铭衍坐自己身边。

    霍铭衍从乾坤戒拿出笔记本,和单宁一起工作起来。

    小纸人专心坐一边啃葡萄。

    不知不觉夜班时间结束了。城管没对面单位辛苦,不用守通宵。

    回家睡觉!

    第二天老剧院又被投诉了,单宁想起小纸人昨晚问老剧院那边“为什么那么红”,不由和老成绕去老剧院那边巡逻。

    老剧院位于西城区的东边,与繁华的市中心隔岸对望,一边是林立的高楼,一边是老旧的低矮楼房,对比十分鲜明。老剧院坐落于一块突出的河岸上,曾经开过著名的水上剧场,四面八方的客船都驶来看剧院的表演,说是万人空巷也不为过。

    如今老剧院已经没什么人记得了。

    挨着老剧院的是好几栋看着要新点儿的公寓楼,因为这里交通方便,离市中心最近,很多年轻人为了方便上班或者上学都爱在这租房。也正因为住的都是些年轻人,所以他们更经常因为噪声问题而投诉邻里。

    这就是投诉几乎天天都有,弄得地图上红了一片的原因。

    老成看着老剧院斑驳的墙体,也有些唏嘘:“我爸以前来特意来过这儿,回去后还在家里贴了挺多海报,我妈老吃味了。”

    单宁说:“我到市区念书时这边已经没落了。”他笑眯眯,“约会的时候倒是来过几次,因为这边安静,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可以自由自在地绕上大半天,可浪漫。”

    老成瞥了他一眼:“论厚脸皮我就服你,能别把穷得没钱请对象吃饭看电影说成浪漫吗?”

    单宁:“不能。”

    老成:“……”

    老成服气了,看来追老婆就是得有这不要脸的精神。

    单宁下了车,转头催老成下来,一起去和老剧院协商。

    老剧院里没什么人,单宁和老成长驱直入地进了里头,也没人出来问什么,只能听见老剧院里有人时而高昂时而低沉的练声,还不止一个。

    单宁径直找到剧院负责人的办公室。

    那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岁月似乎对女人十分宽容,她看着还十分年轻,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衣着打扮也相当入时,走出去就是个漂亮无比的白领丽人。

    单宁拿出证件,说明自己的来意。

    女人示意单宁和老成坐下。她说:“我们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每天固定时段练声,其他时间上别的课程,应该没再扰民了。之所以还会被投诉,应该是因为有的人休假时起得晚,这个时段也不能给我们练习吧。”女人说完把剧院的安排表取了两份,分别递给了单宁和老成。

    单宁把安排表拍下来,传送到投诉中心那边。他又把投诉翻出来,看了看时间,抬起头说:“可是这个投诉是今天七点多发到我们这边来的,我现在才过来是因为上班后我们才开始处理。”

    女人面色不变,态度十分诚恳:“可能是有小孩子刚来没多久,不懂事,怕自己跟不上悄悄跑外面偷着练,我会把人找出来好好教育的。”

    “那行。”单宁点头,“您一个人支撑着剧院也不容易,我会劝投诉者多理解一下你们的。”

    “谢谢。”女人礼貌地把单宁和老成送出门。

    走出老剧院大门,老成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单宁正要开着巡逻车离开,腕间的玉八卦突然又震颤起来。大概是觉得他在解卦方面的天赋太差,玉八卦现在没再给他卦象,只用震颤提示他什么地方有问题。

    很显然,玉八卦这回想告诉他这老剧院里藏着事儿!

    单宁转头问老成:“你觉得刚才的董女士怎么样?”

    老成咬着烟,吐字却挺清晰:“假。”

    单宁说:“毕竟她要经常和那么多人打交道,圆滑点是应该的。”

    老成更正自己的评价:“从里到外都假,说话太假,脸也太假。”

    单宁没再和老成细谈。

    他抬头看向剧院老旧的楼体。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单宁总觉得二楼一个窗户里有双眼睛正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怎么了?”老成问。

    “没什么,”单宁摇头,“明天再过来这边回访,看看投诉人还有没有听到剧院这边违规扰民。”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辣!

    足足六千字!

    昨天写到一半睡着了……

    所以二更没更成,补到今天早上这一更来!

    这可是两更合一!

    小纸人:葡萄好吃!

    小纸人:营养液做的酸奶好了!加点葡萄!鲜果酸奶!棒!

    小纸人:你们营养液给我,我做给你们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