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书名: 喵相师 第60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六十章

    那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女孩。@|

    单宁曾经去过战区, 那里连小孩和老人都能拿起枪杀人——因为不杀人就得死。

    可是西城区不是战区。

    西城区只是一座繁荣州会城市的老城区, 它生活节奏慢,流动人口多, 留守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 照理说应该是再安稳不过的地方。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老城区变得危险重重?

    单宁蹲在阳台盯了一会儿, 屋里已经没有动静, 安静得像是里头空无一人一样。他正要转去别的地方看看, 突然听到前面传来极轻的敲门声。

    “进来。”女孩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

    “你, 你没事吧?”推门进来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声音却清亮美好,似乎还没经过变声期。男孩和男人的声音之所以会有不同, 就是因为变声期的时候声带、软组织和喉软骨生长速度不同, 声带黏膜随之充血肿胀,于是清澈美好的少年音就变成了低沉沙哑的男人嗓音。

    单宁抬头看去,只见少年长得白-皙干净, 长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五官看起来有些眼熟, 一时却又和单宁记忆里的人对不上号。

    单宁借着窗帘的掩映把自己藏在夜色里,竖起耳朵听屋里的动静。

    “娜娜?”少年没得到答复, 不由喊了一声。

    “你是希望我没事, 可以把思雪替换下来吧?”娜娜左手抓紧旁边的被褥。单宁看不见娜娜的表情,却从娜娜咬牙般的声音里听出了她对“思雪”的憎恨、对少年的痛恨。

    “不,不是这样的。”少年局促地反驳,“我希望你没事, 大家都好好的。”

    娜娜冷笑一声,没有再说话。

    她把脑袋转到一边,不看少年忧愁和痛苦的神色。

    “娜娜……”

    “别再喊这个名字!”娜娜突然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

    少年忙上前把娜娜的嘴巴捂住。

    娜娜睁大眼睛,眼泪缓缓从里面涌了出来。

    “你知道吗?他们糟蹋我的时候就喜欢这样喊我。娜娜,娜娜,娜娜,”娜娜哭着说,“你知道有多恶心吗?你知道那有多恶心吗?你不知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和邱明哥都喜欢思雪,你们都喜欢思雪那样干干净净的,你们嫌我脏!”

    “不,不是的,我,我……”少年挤不出半句话来,“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啊……娜娜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邱明哥对我们三个人都一样好,我,我,”他涨红了脸,“娜娜,你相信我,会好起来的,我们都会好起来的。”

    “好不起来!”娜娜哭着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勾当!邱明哥已经不在了,邱明哥的心脏被他们挖给了别人。你这个帮凶!你和你妈妈是一伙的!你被她阉了都还向着她!”

    少年的身形摇摇欲坠。

    娜娜骂道:“思雪不是一直恨我抢了她的机会吗?我现在还给她!如果她也被人糟蹋了,那都是因为你是个废物,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

    少年眼底满是悲伤。

    他跪到了床前,张开手紧紧抱住娜娜,哽咽着说:“对不起,娜娜,对不起,我没用,我是废物。”

    娜娜用力推开他。

    她脸上都是眼泪:“少假惺惺地恶心人了!”

    少年眼中的泪也溢出眼眶。他站了起来,身形晃了晃,说:“会结束了,娜娜,都会结束的。”

    娜娜转开头不看他。

    少年起身离开了房间。

    娜娜把脸埋进双膝,眼泪一直往外涌。她喜欢的人已经死了,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她也能感觉到。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她没办法和外面的人联系,现在还废了一条腿躺在床上,连自己下楼都做不到。她痛恨自己以前没有勇气反抗,最终走到了这样的境地。

    莫寒是那个女人的亲儿子,也是他们之中最自由的人。现在思雪顶替了她的位置,莫寒那么喜欢思雪,绝对不会做事不管——

    这是唯一的机会。

    她什么都不想,就想结束这种鬼日子。

    娜娜把脑袋埋得更深。

    他们都喜欢思雪,喜欢思雪干干净净、纯洁无瑕。而她那么脏,还那么爱出头,把思雪露脸的机会都抢走了,所以他们喜欢思雪讨厌她是很正常的事。可是都这样了,谁还有心思去考虑喜欢不喜欢呢?

    娜娜哭了好一会儿,把自己藏进被子里不再动弹。

    单宁并不知道娜娜在想什么,他脑海里还回荡着娜娜和那少年刚才的对话。如果他们所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事态远比他所预测的要恶劣得多!

    这是涉及人命了!

    屋里已经彻底安静,单宁转身要上楼,却见猫老大在三楼朝他伸爪子招手。

    单宁心头一凛,沿着外墙跑了上去。

    “猫老大你发现什么了吗?”单宁跳进窗里问。

    “发现了。”猫老大言简意赅。

    猫老大飞快跑在前面,很快把单宁带到回廊转角处。那里那里站着个愿灵,就是死后有余愿未了、呆在原地不肯离开的鬼魂。

    “他们刚才在吵架吗?”不等单宁询问那愿灵的身份,那愿灵已经先开了口。

    “是的,他们吵了一架。”单宁回想了一下,“不过也不是在吵架,是那个叫娜娜的女孩在骂那少年,那少年一直在道歉。”

    “娜娜一直很好强,但我最担心她。她总是想一个人承担所有事,但是她是个女孩子,而且她还那么小……”那愿灵语气里带着心疼,“我最放心不下她。思雪还有小寒护着,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那些声音是你弄出来的?”单宁忍不住问。

    “我太弱了,只能做到那种程度,前段时间一直没什么效果,直到对面那个女孩搬过来。”愿灵抬头看向对面那栋公寓,“那个女孩对声音很敏感,对异常的事也很敏感,所以她听到的声音比一般人要多。”

    单宁沉默着听完愿灵的话,缓缓问:“你叫邱明吗?”

    愿灵安静了好一会儿。

    许久之后,他开了口:“是的,我叫邱明。”

    邱明开始讲述他们四个人的过去。莫寒是莫女士的儿子,莫女士离婚之后一心扑在老剧院上,剧院却没什么起色,她的心态渐渐变得扭曲。为了能达到最好的演出效果,她走遍了海湾所有福利院,把声音好听的小孩都要了回来。

    福利院那边本来就想给孩子找些出路,过来实地考察之后发现这边生活环境很不错,又能学个一技之长,所以都乐意把孩子送过来。

    莫女士开始带团出去演出。

    效果还挺不错。

    直到有一天,团里一个孩子进入了变声期。这个孩子对那场表演来说非常重要,他的声音变得嘶哑之后所有人都演砸了。莫女士灰溜溜地回到老剧院,闭关半个月,想到了一个办法:效仿从前一种极端做法。

    约莫两百多年前,国外曾经盛行“阉伶”。所谓的阉伶就是指在男童进入变声期之前对男童进行阉割,让他的变声期永远不再到来,男孩被阉割之后声道变窄,音域却被拓宽了,可以唱到成年男性很难达到的高音,而且非常空灵华丽,曾经非常受欢迎。

    后来因为阉割太不人道,国外已经禁止了这种靠损害人体来维持的“对美的追求”。

    莫女士却挑出她最看重的一批男童进行了阉割。

    阉割之后他们会可以一直保有清澈透亮的嗓音,保养得宜的话甚至可以长达几十年之久!

    莫女士连莫寒也阉割了。

    因为莫寒的声音是最好的。

    邱明因为变声期来得早逃过了一劫。

    可是他绝望地发现莫女士越来越偏激,越来越可怕,阉割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莫女士做的事更可怕、更让人难以接受。她把戏剧里每一个人遭遇过的夸张的痛苦都还原到每一个演出者身上,硬生生把原本该成为孤儿们的天堂的老剧院变成了骇人的地狱。

    身体被弄成残缺的、被迫出卖身体的、代孕的,都有。

    只有少数幸运的人被选中演出一些幸福美满的路人,才避开了这些阴暗的东西,开开心心地活着。

    比如思雪。

    正是因为思雪是唯一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所以他们才下意识地保护着思雪。

    作者有话要说:

    踩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