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书名: 喵相师 第61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六十一章

    邱明是无形的魂魄, 他的声音也带着几分虚渺, 仿佛只是在讲一个故事,而他并不是故事里的人。

    单宁感觉头皮都要炸了。

    这样的事情一直发生在他们身边、一直发生在他眼皮底下?

    就这半年来, 他们城管大队接到的噪声投诉已经多得让小纸人注意到这个区域。那么在过去的这半年里, 这些投诉里面是不是也藏着一些近乎绝望的求助讯号?如果他们往深里查一下, 是不是能早点发现老剧院这边藏着的可怕勾当?

    但是一般人都不会往这边想。

    谁会想到现在还有人因为追求“艺术”而做这样的事:为了让自己排演的戏剧更加真实, 残忍地让参演者体验剧中人相似的人生!

    单宁没把太多时间花在自责上。他躲在一旁掏出手机, 查询莫女士排演过的剧。现在是信息时代, 只要现实中出现过,网上还是能找到大部分痕迹的。

    拉出戏剧列表,单宁眉头直跳。

    就像邱明所说的那样, 角色有手脚残缺的, 有眼盲的,有怀孕的,甚至还有需要由人扮演的兽类和犬类。在老剧院里, 每个角色都会有很多“候选者”,她们会被安排在不同的区域训练, 某些角色的候选者们如果不能竞争到上台的机会就得一直呆在“训练室”里接受可怕的训练。

    今年为了得到更多的经费,莫女士竟开始与一批亡命之徒合作。这些人进行着人口和器官买卖, 负责联系“买家”。而年初的时候莫女士给所有孩子进行了一次体检, 把他们的资料都交给了那批亡命之徒。

    有用处的小孩可以留着,没用的、不听话的小孩会被卖走,有的配型成功的甚至会把身体某些器官高价卖出。

    比如邱明的心脏。

    邱明说:“我也是该死的,但我放心不下娜娜他们。”他蹲了下去, “我没用,保护不了他们。上次一个孩子想要逃走,莫女士让我们这几个成年的成员一人一棍把他打死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凶手。莫女士说以后会把剧院交给我们,可是我们一点都不想要,真的,我们一点都不想要这样的地方,这里是地狱。”

    地狱也许比这里好一点。单宁心想。

    “娜娜她是故意把腿摔伤的。她以前最怕疼了,可是她在自己腿上弄出了那么大的伤口……”邱明非常痛苦,“娜娜也撑不下去了,她知道变成莫女士眼里的‘废物’会被卖掉或者杀死,但她已经不在意。娜娜她不想活了,我放心不下……我希望她能好好地活着,只要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就是邱明的心愿。

    猫老大蹲在一边,静静地听着邱明说话。

    人心向来是最可怕的,只要稍加引诱它就会显现出最邪恶、最残忍的一面。邱明他们被莫女士那些人控制着杀了人,莫女士她们何尝又不是被心里的邪念控制?

    一念使人善,一念使人恶。

    猫老大看向单宁。

    单宁说:“我会帮她们的。”他按住腕上的玉八卦,“但是我需要收集一些证据。你如果愿意的话,就到我这里来,指引我去搜集一些可以让上面下搜捕令的东西。”

    邱明从与单宁对话开始就知道单宁不一般。

    邱明顺从地进入了玉八卦。

    单宁沉着一张脸,和猫老大一起去找证据。邱明比莫寒他们要更接近剧院“核心”,所以知道他们的交易证据放在那里,也知道一些残忍的“训练室”在哪儿。

    两只猫无声无息地在剧院各处穿行,猫老大负责放风和引开人,单宁则掏出手机咔嚓咔嚓拍照。

    真正看到那些触目惊心的交易记录和“真实训练”,单宁觉得这些人渣死一万遍都不够!

    单宁收起手机。

    他跑出门,看见猫老大正蹲在围栏间往下看。

    单宁跑过去,循着猫老大的目光一看,眉头跳得更厉害了。剧院中间是井字形的,里面还种着棵高大的老树,口中有树,正巧应了个困字!

    这是凶煞布局!

    单宁转头看向猫老大。猫老大认识海瞎子,能看见愿灵,还懂风水布局吗?

    猫老大自己也不知道。

    猫老大说:“我感觉不太对。”

    单宁说:“是不太对,一般有井字形仿佛都是想着化煞的,而老剧院这边不仅没有化煞,反而还顺着凶煞布成杀局。”他回想了一下刚才查到过的资料,“据说当年老剧院这里之所以会败落,是因为一次严重的踩踏事件。那次踩踏事件死了不少人,很多人都不愿意再到这里来,直至莫女士继承了老剧院才重新热闹起来——但真正要演出还是要到外面去,根本没有人愿意来这儿。”

    单宁也来过两次,都是例行查问,督促莫女士安排好训练时间,压根没机会进里面,更没有机会好好观察剧院的整体布局。

    而且那时候他还没有获得这方面的能力。

    不从风水布局上看,井字形的房屋也确实不好,主要是采光和通风都差。而一人如果长久住在阴暗、不通风的环境里,体质会变差——时间一长,身体不好、精神不佳,想谈什么健康事业爱情都是白想的。

    单宁说:“不管这凶煞布局是谁干的,这些家伙都太缺德了。本来就是没爹没娘的孩子,还被他们这样糟践!”

    猫老大说:“走吧。”

    单宁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察觉门禁时间马上要到了,也连忙和猫老大下了楼,悄然溜出老剧院。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老剧院大部分房间已经关了灯,整个建筑藏在黑漆漆的夜色了,看起来寂静又安宁。

    刚才单宁和猫老大在楼上看到的煞气从外面看不到。

    剧院那栋建筑就像个密封的罐子,四周封得严严实实的,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无法窥见里面的情况。

    猫老大突然开口:“这种事以前就有。”

    单宁转头看向猫老大。

    猫老大说:“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布局不是有大仇,就是需要血祭。”

    “血祭?”单宁停了下来。

    “对,血祭。”猫老大说,“想要召唤一些沉睡的或者被封印的邪灵为己所用,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最直接的代价就是人命,只要收割的人命足够就可以把邪灵召唤出来。不过想要邪灵长久地服从,血祭就不能断。被用来血祭的人灵魄被吞食,无法再入轮回,要么与邪灵融为一体,要么魂飞魄散。”

    “有人在养邪灵?”

    “对。”

    单宁沉默。

    桂先生也说云家人在海湾养东西,难道桂先生所说的就是邪灵?

    单宁没再多留,飞快回了福寿里。

    猫老大没有跟着单宁回去。

    它蹲在马路对面看着隔着一条宽敞道路的老剧院,脑中缓缓出现了一些画面。

    那也是个临水的戏台,水上有着四方聚拢而来的客船,岸上和河面都是人,戏台上的人一走出来,所有人都被摄住了心魂。戏台上的人很美,有人在他耳边问:“你喜欢这样的?”它愣了一下,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对上了那人微微带着点笑意的眼睛,心脏莫名漏跳了一拍,“不喜欢。”那人又笑容更盛,“那小师弟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不知道。它在心里这样说。

    那人说:“果然是个闷葫芦啊。既然不喜欢,那就动手吧,我们要找的人就在台上,再不动手它可要把人全吃了。”

    “啊?那就是狐妖?”

    “对,狐妖才这样魅惑人。”

    它与那人配合着坏了那出戏、擒了那狐妖,到俗世间吃了点东西才回去复命。

    那个人是谁?他们回去哪里?

    猫老大猛地回神,抬眼往天上看去,觉得月亮好像染了血一样红得吓人。它压下混乱躁动的思绪,视野才渐渐恢复如常,没有什么红色的月亮,没有什么热闹的戏台,更没有什么师兄师弟。

    什么都没有。

    只是幻觉而已。

    单宁正巧踩着十二点回到家。

    霍铭衍还没睡,一直在家里等着,看着像是随时要出去找人。单宁有些疲惫,由着霍铭衍把自己拎去洗洗刷刷。趴回床上之后,单宁把拍到的照片传给孔利民。孔利民那边还没睡,立刻打电话过来追问是怎么回事。

    单宁用爪子扒拉着霍铭衍的脖子,往霍铭衍唇上亲了一口,变回了光溜溜的人形。他懒得穿衣服,拉起被子往身上一裹,接了电话,把老剧院的情况告诉孔利民。孔利民听得彻底睡不着了:“你出来,我们当面谈。”

    单宁看了眼旁边黑了脸的霍铭衍,顿了顿,还是应了下来。他挂了电话,往霍铭衍脸上亲了一口:“我不去的话孔哥今晚可能不用睡了。你刚才也听到了,这事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

    霍铭衍也下了床,找出衣服穿上。

    单宁知道霍铭衍要一起出去,也没反对,胡乱找了身衣服套上,和霍铭衍一起出门与孔利民碰面。

    孔利民居然约在丁专家那边。

    西香街那边出事之后,丁专家本来还准备继续住在那儿,但上面来了几批人轮流劝,把丁专家给劝走了。丁专家挑了个新住处,离福寿里很近,不是陆地上的屋子,而是一艘宽敞的船房。

    丁专家平时就住在船上。

    相比上次见面,丁专家的精神好了许多。他本来就是极其自律的人,从失去妻儿的痛苦中走出来之后慢慢恢复如常。见了单宁和孔利民,丁专家戴上了眼镜,打开电脑边敲打键盘边询问详情。

    单宁就喜欢丁专家这种开门见山的脾气。他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丁专家,但略过了照片是他和猫老大亲自去拍来的事实,只说是有人提供的。

    丁专家看着屏幕,口里说道:“提供照片的人有点矮,如果是人类的话大概还没成年吧。从角度和位置来看也不是固定摄像头拍的,”丁专家抬头看向单宁,“你这个线索提供者有点特别。”

    霍铭衍面不改色地替单宁扯谎:“是微型机器人,可以携带摄像头进入普通人进不去的地方——单宁是按照线人提供的线索操控机器人进去拍摄证据的。”

    丁专家说:“城管大队还负责培养线人?”

    单宁也面不改色:“当然,我们城管大队每天都直接面对群众,群众基础可坚实了!”

    丁专家没再多问,专心敲打着键盘,不一会儿,一份分析报告出现在他的电脑屏幕上。他打开投影把屏幕内容投放到刷得雪白的白墙上:“这是老剧院的建成和变迁史。联邦还没建立之前,达德利帝国那边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所以剧院极受追捧。直到那次踩踏意外发生之后。那次踩踏意外死伤极大,据说有很大一部分尸体被扔进河里让河水冲走,根本没有找到。”丁专家微微一顿,“这次事件以后剧院进入了亏损阶段,一直到莫秋霜女士接手它之前都是这样。”

    丁专家打开了莫秋霜的人际关系图。

    “莫秋霜女士对戏剧的喜爱源自于她的养父,也是她的启蒙老师。她的养父是剧院的上一任负责人,也是会上台表演的表演者,甚至曾经获得联邦高层的认可和夸赞。”丁专家说,“莫先生老年回到西城区打算重振老剧院,可惜最终没多少成效,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莫秋霜女士年纪渐长,婚姻不顺,带着儿子回到老剧院,决心要完成养父的遗愿。”

    “她把所有赌注都压在这上面了,可是剧院始终像个无底洞一样,不管投入多少金钱和精力都不见起色。而恰巧与这相反的事,她的前夫事业顺利,并且早早与别人重新组建了家庭,两相对比之下让她越来越急切。”丁专家放出莫女士的照片,“为了能让自己看上去更体面、更有底气,她甚至曾经多次整容,常年靠打美容针维持青春靓丽的外表。”

    “这是一个虚荣又偏激的女人,她渴望成功,渴望被人肯定,渴望站在普通人到不了的高度。她的毕生愿望是排演一出令所有人都无法忘怀的戏,所以她连亲生儿子都能进行阉割。对于她来说,其他人已经不能算是人。”

    单宁说:“那我们能把那些孩子都救出来吗?”

    丁专家说:“可以,但是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还得把背后的网全部扯出来。如果不能一次性解决,这种事还是会继续发生——只是换一种方式而已。”他停顿了一下,“想要彻底解决,光靠西城区的警力是做不到的。”

    孔利民手指微微抖了抖。

    他说:“丁专家,我们要通知特案队那边吗?”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辣!

    今天足足四千多!

    月底了,大家的营养液再不用就过期啦!

    当然,如果过了凌晨没过期也可以浇灌给甜甜春哒!

    小纸人:我想出场

    猫老大:我想要手机

    单哥:……

    单哥:等我先拜拜大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