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书名: 喵相师 第64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六十四章

    毕竟是牵连甚广的大案,拔出萝卜带出泥, 一时半会理不清。老剧院是不能再住了人, 娜娜和莫寒他们还小, 才十四五岁,还是得回福利院去。这些事单宁管不了。

    单宁只能让人好好安排娜娜,至于莫寒这些身体有缺陷的孩子则要先接受治疗和心理辅导。

    单宁离开老剧院, 到槐树底那边请左丘客撸串喝啤酒。左丘客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人, 有啤酒有烤串他就挺满足。两个人一屁股坐下, 单宁先开了口:“没想到前辈一来就碰上这样的事。”

    左丘客说:“你以前阳气比较足吧, 现在你的法器压制了你身上的阳气, 以你的修为自然可以看见这些东西。”霍铭衍是纯阴之体, 哪怕没修为也能碰上鬼怪;单宁则是纯阳之体, 若是不压制着他这体质,恐怕一辈子都不可能与鬼怪面对面——那些东西看到他就跑了。

    单宁说:“说起来地府好像也改革了, 管理我们这个片区的是个鬼差姐姐,没瞧见牛头马面什么的。”

    左丘客说:“对的, 现在女孩子都强势,死后入了地府也积极争取平等考试机会。我上回也碰见过一个鬼差姑娘,和她聊过几句, 听说去年竞选阎王的还有个女候选人呢,可惜后来因为票数低了没选上。要是以后地府的女公务员多了,说不定我们真能看到女阎王出现。”

    单宁啧啧称奇。没想到地府也搞选举啊!真是日新月异、样样都不同了!

    两个人吃完宵夜,单宁把乾坤坠给了左丘客。

    左丘客说:“以后需要什么炼器方面的资料都可以找我。”虽然他自己也会炼器,但材料这东西往往是有价无市, 不是机缘巧合得到的话一般人有钱都买不到的,更何况他还没钱。至于到拍卖会上买一个乾坤戒就更不用说了,那种要和人比钱多的事儿他绝对干不来,每次喊价都肉疼得要死。

    所以南歌子总笑他是理论党,没什么机会实践。

    虽说南歌子和他总因为理论不同而在群里吵来吵去,但左丘客很多材料其实是南歌子那边赞助的,他帮南歌子炼器,南歌子给他材料,他做好法器又拿去卖,总算是自我提升、养家糊口两不耽误。群里其他人也知道他的情况,有需要都会带着材料找他炼制。

    左丘客神色复杂地看着单宁。要是单宁这成功率特别高的事让别人知道了,其他人怕是会绕过他找单宁了。不过他家两处房产都快还完贷款了,宗门的师叔师伯们也消耗不大,倒不用他再想方设法弄钱,他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提升炼器水平。

    以前群里专注炼器的人不多,现在来了个天赋极高的后辈多好,这是他的机缘!

    “有时间我们多探讨交流。”左丘客想通了,高兴地和单宁道别。

    “谢谢前辈给我那么多资料。”单宁问,“真的不在这边住一晚吗?”

    “不住了。”左丘客说,“前段时间答应一个朋友要去给他修法器,所以买了凌晨的火车票。”

    单宁让左丘客等一下,自己回去开了车出来,亲自送左丘客去火车站。左丘客下车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谢了啊。”

    单宁目送左丘客离开,又想到了为了弟弟去坐牢的王文贵。火车站位置和监狱那边挺近的,单宁打了个电话给老朋友赵胖子。

    赵胖子正巧要去值班,听说单宁要过来马上说:“你开车来的吧?顺便过来接我啊,我车送修了,这两天都蹭别人的车上下班呢。”

    单宁答应下来,开车绕去接了赵胖子。

    赵胖子说:“大半夜的,你怎么想起要来看人啊?是不是又要干上次那种事?带我一个!”他又绘声绘色地说起当初那三个家伙的近况,说那几个家伙晚上又嚎又叫,白天却没事儿,该干的活儿还得干,想申请去就医又查不出问题来,只能熬着,熬到执行死刑。赵胖子说:“嘿,那对孩子下手的变态一个劲求提前执行!这还是我们头一回碰上这种事。”

    单宁想到当初在地下室发现的小女孩尸体,对那变态生不出半点同情:“就该让他们多过几天生不如死的日子。”

    赵胖子赞同。他说:“那小王倒是挺冤枉,白白要坐三年牢。不过答应给人顶罪本来就是不对,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态度良好,手脚也勤快,应该可以提前出狱。”

    “他没和他弟关在一起吧?”单宁不由问。

    “没,哪能啊,他弟和他那个狐朋狗友在一个工房,前几天还因为不肯帮那大少爷做事两个人打了一架,工作量又加大了。”赵胖子笑呵呵地说。

    当初那副州长的儿子撞了人,王文贵弟弟骗王文贵去顶罪。事发之后因为影响恶劣,副州长的儿子进去了,王文贵兄弟俩也进去了。单宁一直没空过来看王文贵,今天送完左丘客想起这事儿,免不了又为王文贵惋惜。

    对弟弟好、想保护弟弟是正常的,可王文贵这样护、这样帮就不成了,只会把弟弟给惯坏。左丘客应该比王文贵要好一些,至少左丘客本领大,担子再重都能挑得起来。

    只是还是辛苦。

    单宁想到自己弟弟,心情才好一点。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他弟弟就比同龄人有出息多了,靠摄影可以赚钱,靠写文章也可以赚钱,上个月的稿费直接破了两万,比他这哥哥的工资高多了!

    赵胖子交班之后,把单宁带到探视室。这不是正常探视时间,单宁把带来的日用品和食物给了王文贵,说:“争取早点出来。”

    王文贵没想到会有人来看自己,更没想到会是单宁。想到单宁曾经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王文贵红了眼眶。

    他对弟弟掏心掏肺,弟弟却骗他说自己撞了人要他来顶替,他想着弟弟是前途光明的大学生就答应了,没想到撞人的居然不是弟弟,而是那辆车的车主,一个有钱的纨绔。

    他弟弟从纨绔那拿了钱,买了新手机,到处和别人炫耀,而他一直在监狱里担心弟弟会因为车祸而被为难,根本不知道那只是弟弟想他心甘情愿代替那纨绔坐牢的谎言。

    王文贵眼眶发热:“谢谢。”他本来就不是前途多光明的人,即使死在某个地方也不会有人惦记着,单宁还能特意来看他让他突然又有了好好生活的信心。不为别的,就为这份来自非亲非故的人的关心和鼓励。

    单宁走出探视室,叼着根烟站在夜色里。赵胖子把王文贵带回囚室,走到单宁身边问:“要走了?”

    “走了。”单宁咬着嘴里的烟,随口应了一句,“最近案子多,你仔细点儿。我看你脸色不对,少看点小电影,打起精神来,不然会有血光之灾。”

    “卧槽,单哥你连这个都能看出来。”赵胖子震惊了,“不如你给我个护身符什么的!”

    “这还用看吗?你这家伙以前不就只有这么点喜好?”单宁啧啧两声,“现在还是知名资源博主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账号啊。小心点,别被上面给查到了,你这是知法犯法,要从重处理的。”

    “我妈管这块的!”赵胖子骄傲挺胸。

    “总之小心点。”单宁把一张灵符扔给赵胖子,“这符随身带着,遇上意外应该能给你顶一下。”

    赵胖子上回见识了单宁的本领,对单宁的话深信不疑,立刻把那灵符贴身塞好。

    “不用送我了,忙你的去吧。”单宁走出监狱,自个儿开车回西城区。

    一个人开那么远的路太无聊,单宁把小纸人放了出来,把手机拿给小纸人玩。小纸人兴奋地给单宁放了音乐,用它小小的指头在上面戳戳戳。有玩平板的经验,小纸人玩起手机来也熟练得很,不一会儿就上手了。

    单宁吩咐:“给你坏爸爸发给消息,说我们马上要回去了,就是点开那个海豚脑袋,戳养猫人。”

    小纸人更高兴了:“好!”

    小纸人按照单宁的指示点开海豚脑袋,眼也不眨地找了找,很快翻到了“养猫人”。

    “这就是坏爸爸吗?”小纸人认真地问。

    “对。”

    小纸人乖巧地用爪子打字——

    黑猫紧张:坏爸爸

    养猫人:……

    黑猫紧张:我们要回去了

    黑猫紧张:很快就到的

    黑猫紧张:你早点睡啊

    黑猫紧张:不用等我们

    养猫人:好。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

    黑猫紧张:一二三四五,五个!

    黑猫紧张:爸爸说要给你补句号!

    养猫人:……

    小纸人转头对单宁说:“爸爸,坏爸爸不说话了。”

    单宁说:“你坏爸爸可能要睡了。”

    小纸人又问:“省略号是什么意思,坏爸爸为什么一直发省略号?”

    单宁说:“那代表你坏爸爸害羞了。”

    小纸人震惊:“坏爸爸好容易害羞啊!”

    单宁一本正经:“对,就是这样,你坏爸爸可容易害羞了。”

    小纸人认真记着单宁的话。

    单宁边忽悠着小纸人边开车,路上过得很轻松,车子很快开回了西城区。忙碌了一天,单宁冲了个澡,躺上-床就睡着了。

    霍铭衍睁开眼睛,看着单宁近在咫尺的脸一会儿,凑上去亲了一下,把单宁抱进怀里沉沉入睡。

    第二天一早,单宁接到孟婕的电话。孟婕自然是为了许老师的事情打来的,她说找到罪魁祸首了,就是镇上首富的儿子。

    那家伙趁着许老师夜跑的时候胁迫了许老师,拍了照片威胁许老师不许声张。许老师在学校还被已婚的教导主任性骚-扰,那教导主任和首富儿子蛇鼠一窝,许老师怀孕以后偷偷去打胎,首富儿子还恶毒地说“谁知道孩子是不是我的”。

    这就是许老师这段时间精神恍惚的原因,被强-奸、被威胁、被骚扰,还一个人偷偷去外面堕胎,对一个年轻女孩来说实在太可怕了。孟婕已经立案调查,也拿到了首富儿子企图二次作案的证据和第一次作案的录像、照片。

    孟婕叹了口气:“许老师准备辞职了。”虽然在她的劝说之下许老师愿意出面指控首富儿子,但这样的事对女孩子的影响太大了,许老师没办法面对。即便法律对受害者有保护制度,在雾台镇这种小地方依然不可能有不透风的秘密。

    舆论的压力并不是谁都能扛住的。

    单宁说:“至少许老师算是摆脱这事了。”

    孟婕点头:“也只能这样想。”遇到这种事,该感到羞耻的应该是罪犯,众人该议论的也应该是罪犯的恶行,而不是对受害者指指点点。但雾台镇不是大城市,它是个闭塞的乡下小镇,很多人的想法还转不过来,只能慢慢去拧。

    单宁结束了和孟婕的对话,跟老成一块去巡逻。到了中午,单宁被修行群的人找了,他点开一看,居然是南歌子。

    南歌子:黑猫紧张你手里还有乾坤坠?

    南歌子:我跟你买一个,出去弄药材方便点

    千雪姑娘:哇哇哇乾坤坠,我也想要,乾坤戒太丑了戴不出去

    南歌子:黑猫给左丘客做了一个

    千雪姑娘:左丘客晒照晒照,给我看看

    木冠英:晒照晒照,我也要看,空间大不大?可以塞飞机进去吗?

    【系统消息】木冠英被管理员千雪姑娘禁言1分钟

    左丘客:……

    黑猫紧张:……

    左丘客:坠子能给他们看吧?我去南歌子那边时他看到了,问我哪弄来的,我就告诉他了

    黑猫紧张:没关系

    黑猫紧张:我手里还有几个,上次一起做的

    左丘客:【乾坤坠照片】【乾坤坠照片】

    左丘客:这样的

    千雪姑娘:!!!!!!

    千雪姑娘:求买!

    千雪姑娘:我可以自己过去取

    南歌子:给我位置,附近有适合停飞机的吗?

    木冠英(不许再禁言我):算我一个!我有钱!

    黑猫紧张:……

    群里的人都教过单宁不少东西,单宁算了算数目,答应了把乾坤坠卖给他们,价钱他们随便给就好。单宁一一给他们发了地址,南歌子在群里吆喝了一声:“需要接送的私我一下,我过去接上你们。”

    千雪姑娘几人纷纷响应。

    单宁:“……”

    老魔头也出来凑热闹:“我也弄一个给我老婆,下次她去首都买奶粉就不怕限购了。”

    南歌子一行人决定在单宁周末休假的时候飞过来,南歌子表示他还定了艘轮船,到时候他们一起出海吃吃喝喝玩玩,算是群里一次愉快的集体面基活动。

    目睹了全过程的单宁:“……”

    有钱了不起吗!

    对的,有钱了不起。

    向大佬低头!

    傍晚单宁回到家,和霍铭衍说起南歌子他们要过来的事。虽然刚进群是千雪姑娘和灵运道人都告诫过单宁不要随便暴露自己,但是单宁已经先后见了灵运道人和左丘客,都这样了也没什么要藏着掖着的了,多与其他修行者交流能更快地提升!

    “一起去吗?”单宁询问霍铭衍的意见。

    “好。”霍铭衍点头。

    单宁每次看到霍铭衍一本正经的模样就心痒难耐。他冷不丁把霍铭衍扑倒在床上,压上去亲霍铭衍。霍铭衍抬手抓住单宁的腰,反客为主地亲了回去,两个人在床上滚了两圈,都控制不住地想要亲近彼此。单宁搂住霍铭衍的脖子:“我屈指一算,今天是黄道吉日,诸事皆宜,不如我们来破个处好了。”

    霍铭衍眸光暗了暗,伸手替单宁摸弄前面。单宁有点失望,但很快又愉快地和霍铭衍互撸起来,两个人都恨不得把对方给吞了,在对方手里自然撑不了太久,没一会儿就射到了彼此手上。

    单宁怕霍铭衍洁癖又犯了,赶紧拉霍铭衍一起去洗澡。

    结果在浴室里两个人又擦枪走火撸了一发。

    虽然还是没做成,但单宁也挺满意的,至少这回脱光光的不止他自己了,他也瞧摸上了霍铭衍那大宝贝,实实在在地确定霍铭衍对他也是有**的。

    单宁凑上去亲了亲霍铭衍,正要再撩拨撩拨,霍铭衍就扣着他不安份的手把他变成了一只猫。

    单宁:“……”

    都忘了还有这一手_(:3∠)_

    单喵喵郁卒地蹲在床上,考虑着要不要挠霍铭衍几爪子,却听到外面有人敲窗。

    单宁愣了一下,拉开窗帘跳到窗台一看,外头蹲着的居然是猫老大!

    单宁扒开窗户问:“猫老大你怎么来了?”

    猫老大说:“有点事想请你帮忙。这时空砂给你,你帮我做一个可以放东西的牌子,”它从背后掏出一块和它脑袋差不多大的黑疙瘩,“还有给我弄台你那个长方形的机子,这个够吗?”

    单宁:“……”

    猫老大:“不够?”

    单宁说:“怎么会不够?这太多了!我回头就给你做,也不费什么事,剩下的我给你留着,以后有需要我再帮你做。”

    猫老大:“剩下的给你当报酬。”猫老大是一只讲原则的猫,它的原则之一就是拜托别人做事绝对不能不给报酬。

    单宁拿猫老大没办法,只能先把时空砂收下,并答应明天就给猫老大挑手机、选号码、充话费一条龙服务。

    单宁麻溜地说:“我把wifi密码也告诉你,你要上网可以来我们这边上!”

    猫老大听不太明白,但还是认真把wifi密码记了下来:“好。”

    单宁送走猫老大,关上窗拉上窗帘,他颠儿颠儿地跑回床上,有点睡不着,扒拉出手机,噼里啪啦地开始水群。

    黑猫紧张:同志们

    黑猫紧张:猫脑袋那么大一块时空砂值多少钱?

    左丘客:……

    木冠英:……

    千雪姑娘:……

    灵运道人:小友,财不露白

    千雪姑娘:对的,你这样是要被打的

    黑猫紧张:我就问问

    不胖也得胖:你上次这么问了以后就做出了很多乾坤坠

    千雪姑娘:人和人真的不能比_(:3∠)_

    南歌子:……

    木冠英:看到南歌子我就平衡了

    木冠英:哈哈哈哈哈我就记得上次南歌子烧了一千万都没烧出半个乾坤戒,还被相亲对象知道了,没几天就传遍各大世家,笑死我了

    【系统消息】木冠英被管理员南歌子禁言365天

    作者有话要说:

    木冠英:南哥南哥我错了qaq

    木冠英:把我放出来啊我错了qaq

    南歌子:滚

    今天更新得这么早!

    不敢置信!

    还这么粗长!

    应该求个营养液庆祝一下!

    猫老大:我马上要有手机了!

    猫老大:……我叫什么名字?

    小纸人:我也想要个账号加好爸爸和坏爸爸!好爸爸的账号叫黑猫紧张,坏爸爸的账号叫养猫人,我的账号要叫养爸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