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书名: 喵相师 第71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娱乐圈有个郁大厨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七十一章

    话一落音, 芮老先生的身影就出现在单宁一行人眼前。

    灵运道人年纪最长,见了芮老先生, 先是一愣,接着恭敬地问好:“见过芮老前辈。”

    芮老先生讶异地看了灵运道人一眼, 对灵运道人没有多大印象。

    “三十年前我刚入师门,与家师参加灵山盛会,远远见了芮老前辈一面。我与家师修行浅薄, 没能与芮老前辈说上话。”灵运道人说, “芮老前辈当时力辩群雄, 令人钦服,我一直都记着。”

    “凑巧遇上了而已。”芮老先生淡淡地回应。

    那次灵山省会芮老先生本来不打算参加,后来有外域修行者搅局,国内修行者节节败退,芮老先生才被拉去救场,最后赢了一颗外域天珠——就是他塞进龙口代替炎珠的那颗。

    早期天地孕育的奇珍异宝早被消耗光, 而后世人口众多, 不等奇珍异宝成形就被掠夺、被侵占、被挥霍, 极少能再有这种蕴含强大灵气的宝贝。比起上次沿用了两千多年的炎珠,这颗外域天珠能成多久还是未知之数。

    芮老先生示意所有人坐下,说起目前的情况。他和龙首都能判断邪魔位于云梦山,云梦山实际上是一大片连绵的山脉,由于常年被瘴气笼罩,里头没有多少村子,只有少数人敢深入云梦山。不过曾经在海湾“力挽狂澜”的云家人正巧隐居在云梦山一带。

    芮老先生转向胖爷:“你是勘察所的程序工程师吧?”

    胖爷憨憨地笑了:“对的, 我是,不过我现在正在休假。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有,得你和单宁帮忙。”芮老先生说。

    另一边。

    云开阳和云瑶光已经上了飞机。云天枢站在原处,脸上的面具泛着铁器的寒光。也不知过了多久,一架直升飞机盘旋在云家上空,紧接着一个人从上面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地。

    云天枢抬起头看向来人。那是个俊美无俦的青年,据说特案队成立那年就由他带着,现在特案组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这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年轻。但凡是修行者都能看出这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联邦上层也未必不知晓,但队员来来去去这么多年,队长还是这么个人。

    “您好。”云天枢礼貌地问好。

    “你们终于决定揭开你们撒下的谎言了?”来人微微地笑着。他眉眼天生含情,只一眼扫过来,你会觉得他对你深情款款。事实上潜藏在笑意之下的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漠与淡然,世间万物在他眼里都像蝼蚁一样。蝼蚁杀死蝼蚁,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不危及自己的家人他从来不会随意出手。

    “我们云家供奉邪魔和池家供奉你有什么不同?”云天枢冷静地与来人对话。

    “当然不同。”来的正是池意清。他脸上笑容不变,丝毫没因为云天枢言语间的冒犯而生气。对他来说云天枢说什么、想什么都和他没关系,他回来这一趟是因为他很有兴趣的那只猫在海湾,若是海湾遭了难岂不是显得他很无能,连自家爱猫都护不住!池意清微笑着说,“我可不会反咬家里一口。”

    两人正说着话,又有一架直升飞机飞到云梦山上空。

    云梦山常年瘴气弥漫,很少有人敢出入其中,是云家人隐居之地。说是山,其实连连绵绵一大片。池意清悠然地倚在一边,往天上看了看,含笑说:“看来人都到齐了,也是你们云家养的那东西运气不好,正巧让我抓到几个壮丁。你们不是一直害怕那东西反咬你们吗?别担心,我找点帮手一次给你解决了。”

    云天枢没有说话。从池意清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云家完了,云家这么多年来苦心隐瞒的一切终究要被发现。所谓的云家护住海湾不过是个谎言,真实情况是他们的祖辈没有抵过邪魔的诱惑,甘愿当邪魔的走狗,利用战时的便利一次次地进行活人祭祀,一来壮大邪魔的力量,二来借助邪魔的帮助独占海湾和附近海域这一整块修炼宝地。

    可惜邪魔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存在。他们祖辈得了好处,野心越来越大,逐渐把整个海州都控制在手里。而与邪魔交易的结果就是他们这两辈的人都沦为邪魔的帮手,一边苦心维系祖上的荣耀,一边帮着邪魔行凶作恶。

    和平年代不比战时,想要弄来让邪魔满意的东西——比如活人祭、比如凶煞的邪灵,全都不容易。

    邪魔防心很重,连他们这群“忠仆”都不知道它具体所在,只知道它随意可以出现在云家的任何地方、随意附身云家的任何人。

    云天枢沉默地天上盘旋的直升飞机。

    此时天空之上,单宁正在开飞机。

    单宁也几年没碰了,有点手生,试飞了一段路才安心地在云梦山上空盘旋。胖爷坐在一旁摆弄仪器,他是搞程序的,对监测方面颇为在行,指示单宁往不同的地方巡行,查找有异常信息的地方。

    “没想到小单你开飞机这么稳,我也一直想学开,可惜体力不达标,眼神儿也不好。”胖爷颇为羡慕,“小单你上哪学的啊,我看你这手法像是军队里出来的。”

    “服役的时候学的。”单宁也没瞒着,“那时候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统统都得学一学,毕竟你不晓得敌人会给你准备什么逃生工具。唉,这都是被逼的。”

    胖爷被逗乐了:“瞧你这话说的,敌人还给你准备逃生工具。那首歌怎么唱来着,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门!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胖爷心宽体胖,嗓门大,肺活量也好,唱起歌来震得单宁耳朵嗡嗡响。单宁拿他没辙了:“胖爷您这好美妙歌喉不去参加联邦好嗓子什么的实在太浪费了,当程序员绝对是屈才!”

    “嘿,小单你忒会说话,说得我都不好意思吼了。”胖爷消停下来,安心把检测出来的数据传递给灵运道人和芮老先生那边。这是芮老先生给的指示,他们领着人在云梦山上空检测,逐步确定邪魔所在的地方。

    既然邪魔要靠云家人和其他人协助才能吞噬邪灵,说明它的自由肯定受到限制,灵识绝对不能离开本体太久。

    而它的本体就在云梦山中。

    单宁飞了几圈,绕着飞的范围越来越小,胖爷也越来越专注。等胖爷把最为关键的数据输送回芮老先生那边之后,单宁也接入了另一边的对话。

    “你们可以撤离了。”说话的人是池意清。

    “好。”单宁将直升机往云梦山外围开。他刚要把直升机降落在空地上,却感受到玉八卦一阵震颤。单宁眉头直跳,接通了池意清那边,“我觉得有点不对。”

    “你们撤离就好,别拖延。”池意清简明地答复了一句,再次切断通话。他落在刚才圈出来的那片区域,拿出刀往腕上一割,殷红的血涌了出来,还未滴落地面已经被一团狰狞的黑雾吞噬。

    “纯阴之体!”四周的瘴气似乎凝成了实质,齐齐朝池意清袭去。

    池意清安然如松,静立原地,唇边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仿佛自己并没有身陷陷阱,只是在林中欣赏风景。一道影子从旁边窜出来,狠狠地咬住那团瘴气凝成的黑雾。

    “傻猫儿,那玩意有毒的,别用嘴咬。”池意清笑吟吟地抽出龙筋鞭,凌空一甩,啪得一声,那团黑雾应声散去。

    猫老大站在灌木丛生,冷冰冰地看着池意清。

    池意清腕上还滴着血。他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面上安然宁定,眉间眼角含着浅浅的笑意。

    猫老大想挠池意清一爪子。这个人脸上明明带着笑,它却看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不知道他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不知道他是认真还是在开玩笑。瞧见池意清腕间那滴着血的伤口,猫老大心里一阵怒意翻腾,恨不能把它从池意清手腕上抹掉。

    “心疼我吗?”池意清挑了挑眉。

    猫老大不说话。

    “真不爱说话啊。”池意清瞅着猫老大,“能和你说话的人应该不多吧?”

    “不少。”猫老大终于开口。单宁变成猫后能和它说话,小纸人也可以和他说话,加起来算是不少了。

    池意清伸手去抱猫老大。

    猫老大顿了顿,由着池意清把他抱进怀里,目光还是盯着池意清的伤口。

    池意清说:“真心疼了?别担心,我体质特殊,睡一觉伤口就好了,连疤都不会留。”他抱着猫老大在林间缓步穿行,四周的枝叶似乎悄然传递着消息,发出诡异的沙沙响。猫老大突然伸出舌头舔池意清的伤处,微腥的血腥味在猫老大嘴里泛开,让它不由多舔了两下。

    猫舌头上有刺儿,池意清被舔得脑袋一麻,本来没什么痛感的手腕鲜明地感受到猫舌头上的刺是怎么刮过伤处的。他有些走不动了,倚着一颗两人合抱大小的树,整个背脊抵在上面,垂眸看向自己抱着的虎斑猫。

    第一眼见到这只虎斑猫,他就知道这只猫和他颇有渊源,后来他发现自己能和它交流,更确定他们之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过往。

    但他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们都不记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池意清还是微微地笑着,懒洋洋地调侃:“猫的唾液还有消毒治伤的功效吗?”

    猫老大不吭声。

    池意清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面的创口已经开始愈合。他无奈地说:“我是要用我的血把那东西引出来,你这样一弄,我可能得再划上一刀了。”

    “不用。”猫老大开口,“我已经知道它在哪里。”

    “老婆你真厉害。”

    “……”

    “生气了?”池意清扫他的背。

    “……”

    “老公你真厉害。”池意清麻溜地改口。

    猫老大觉得解决了这事之后,它一定要离这家伙远远地,绝对不给他多说半句话的机会。猫老大默不作声地领着池意清在林间穿行,很快抵达一处湖泊。这湖面特别大,像是一片辽阔无边的内海。

    猫老大说:“那东西就藏在底下。”

    池意清马上联系芮老先生一行人。

    猫老大仰起头看向池意清。

    池意清说:“是不是很感动?你说什么我都信,我相信你绝对不会骗我。”他亲了亲猫老大的耳朵,“毕竟你是我伴侣来着。”

    猫老大严肃地说:“我是一只猫。”

    池意清倚着一棵树看着远处泛着波光的湖面:“我也没想过找个人当伴侣。人这种东西最不可靠了,你不觉得吗?”他抬手替猫老大理顺背上的猫毛,“我小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出卖给一个魔修门派,那些人知道我是纯阴之体,就把我养起来,时不时放点血做各种各样的事。我一直被关着,没办法与任何人接触,有时候有东西吃,有时候没有,一旦伤了病了,很快就会被治好,再加上体质特殊,我就在那样的环境里活了下来。后来我被我老爹救了,那些最初抓住我、囚禁我的人都已经死了,我在世上没有仇人,也没有亲人,就连救了我的老爹一开始我也不喜欢……”

    猫老大顿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猫老大再一次舔上池意清的手腕。

    池意清微微一笑。

    “谢谢。”池意清说,“不用安慰我,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要是真觉得我需要安慰,不如就以身相许吧。”

    猫老大面无表情地从池意清怀里挣脱,跳到一旁的灌木上:“他们过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猫老大:感觉这家伙有点不要脸

    猫老大:等我修炼成大猫收了他

    更新辣!

    特别不想写打怪,写到反派就卡卡的,就想写日常,我估计是种田型写手……【不种田也不收这样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