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书名: 喵相师 第92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九十二章

    单宁答应和梁禹行见面。=梁禹行显然很着急,直接开车到西城区找人。这梁禹行虽然是州长长孙, 人却彬彬有礼, 见了单宁就由衷地喊了一声“大师”。

    单宁仔细看了看梁禹行的相貌,发现这人性格有点绵软, 本性却不坏,为人正直得很。他笑着说:“大师不敢当, 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我看你比我年长几岁,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梁哥好了。”

    “不介意, 当然不介意。”梁禹行忙说。单宁在市一高念书的时候梁禹行出国留学去了,没机会和单宁碰面,后来他回国后单宁又去服役, 两边就错开了, 是以梁禹行和单宁居然一直没见过面。梁禹行暗暗打量着单宁,发现单宁比他想象中还要年轻, 约莫是因为面嫩,脱去制服之后还有点少年感, 和他以前在元校长家看到的那些照片差不多。梁禹行约单宁在附近的咖啡馆暂坐,把带来的资料递给单宁,让单宁了解那块地皮的“前世今生”。

    单宁刚才就从梁禹行面相里看出不少东西, 和资料一对应更确定了自己的推断。他说:“你们家今年祸事不断,根源不在这块地皮上。”

    梁禹行精神一振,他改了称呼:“单师弟发现问题了?”

    “你回去再仔细查查原本那片烂尾楼的开发商。那个公司问题不小,”单宁说,“还有, 今年你们家迁祖坟了吧?”

    “对!”饶是梁禹行一向稳重,听了这话也大为钦服,“单师弟你这都能算出来?”

    “迁祖坟是大事,怎么会看不出来。”单宁说,“祖坟的气运会影响后代的气运,这是古往今来都有的说法,所以许多人对祖坟都非常重视,往往会千挑万选选出风水宝地。”哪怕联邦建立后再怎么呼吁打击封建迷信,涉及祖宗的时候很多人还是会非常慎重。

    单宁的声音不急不缓,梁禹行还是听出了问题所在。他神色认真起来:“单师弟的意思是我们祖坟迁得不对?”

    “不能说不对。你们应该也请了人去挑地,所以迁的绝对是好地方。问题不在地好不好,而在地以外。”单宁注视着梁禹行,“祖宗护佑固然重要,但生人的世界和死者的世界其实并不相同,死者对生人的影响终归是有限的,生人在世上所背负的因果才是影响人生气运的关键所在。”

    梁禹行一下子明白过来。单宁特意把两件事拿出来说,问题肯定出在这两件事上。这两件事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由他舅舅牵线!梁禹行与这个舅舅十分亲厚,很多事都会问这个舅舅拿主意。梁禹行当然不会因为单宁一番话就怀疑和自己最亲近的舅舅,但单宁说得太平静也太笃定,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该查的还是会查。

    在家族兴亡面前,个人感情是最无足轻重的存在。

    单宁目送梁禹行急匆匆地离开,走到邻桌正在看报的人面前,笑吟吟地扯掉对方拿着的报纸。霍铭衍熟悉的脸庞出现在单宁眼前,这家伙一点都没有被抓包的惊慌,神色平静地说:“听说这里咖啡挺好喝的,过来尝尝。”

    单宁瞅了眼霍铭衍面前那杯咖啡,杯沿连被喝过的痕迹都没有,明显不像是能吸引霍铭衍的。估计霍铭衍就是见到他和梁禹行进了这里,特意跟过来听听他们谈什么。霍老爷子上次过来时说过霍铭衍曾经出过非常严重的问题,一度要休学调整,甚至还出现过自杀倾向。现在霍铭衍即便刻意掩饰,有时也会显露一点端倪,像这种过度紧张显然就是后遗症之一。

    上回孟婕也说了,哪天霍铭衍把他关起来了都不出奇。

    想想有点小刺激!单宁一点都不担心。刚听到霍老爷子说起那些事的时候单宁是挺心疼的,可现在他们不是在一起了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这种种问题自然也不复存在。

    他会给霍铭衍足够的安全感,也会用行动表示自己的喜欢,只要足够坦诚,他们肯定能像其他恋人一样相互信任。而且霍铭衍这在意得要命又努力装作不在乎的模样多可爱,简直能让单宁心花怒放!

    单宁喜滋滋地说:“是挺不错,够香,你赶紧喝完我们一起回去。”

    霍铭衍:“……”

    霍铭衍勉为其难地抿了一口,终归还是喝不下,默不作声地把咖啡放回桌上,用黑漆漆的眼睛看向单宁。

    单宁立刻缴械投降:“不喝了不喝了,我们回家去,咖啡有什么好喝的,我们又不用用它来提神。”原则是什么,能吃吗!不能吧!

    单宁和霍铭衍开开心心回家,梁禹行的心情却有些沉重。他一回到家,就让人去调查烂尾楼背后的归属者,这烂尾楼是他舅舅建议他去接手的,说这个工程拖太久了,必须早些解决才行,要不然会成为他祖父任上的污点。

    祖坟那边也是舅舅给牵线的。地方没问题,地方之外的事有问题,那不就表示他舅舅办的事有问题?

    梁禹行没有自作主张,而是找上祖父商量。爷孙俩商讨许久,开始针对这两件事展开调查。

    有些事情分开查可能查不出什么,但要是有根线索把它们给连起来,一切就会变得分明无比。

    数日之后,单宁和霍铭衍得到消息,梁禹行舅舅被革职查办,具体因为什么事进去的还没判定,总之就是进去了。

    这动作可真够快。

    梁禹行又到西城区来拜访单宁。本来他想登门拜访,但单宁在上班,只好改约附近一小饭馆。

    小饭馆非常小,不过挺整洁,饭菜味道一般,胜在量大。单宁招呼梁禹行坐下,说道:“这种地方梁哥你可能吃不习惯。”

    “没有,”梁禹行说,“我去跑工地的时候也跟着工人们吃饭。”

    单宁觉得梁禹行这人挺不错,认真听梁禹行说起调查结果。单宁没判断错误,梁禹行舅舅果然有问题。原来梁禹行舅舅与梁禹行母亲不是亲生兄妹,梁禹行舅舅是梁禹行外公的养子,一直喜欢梁禹行母亲,自从梁禹行母亲结婚之后就一直怀恨在心,许多年来装成好舅舅与梁禹行相处,实际上撺掇梁禹行干了不少傻事。这还是梁禹行本性好才没变坏,梁禹行弟弟就不一样了,被他舅舅惯得无法无天,可谓是海州小霸王。

    这只是梁禹行舅舅做的事之中很小的一部分。

    这半年来梁家处处受制、梁禹行祖父的左右臂膀一下子被砍断,竟也有是梁禹行舅舅的影子在。

    比如迁祖坟的事就和他脱不了干系。

    梁禹行舅舅挑的地确实不错,但他在拿下那些地的时候顺便强夺了不少土地,这些都算到了他们梁家头上。

    中间还因为拥有者不愿意卖而起了冲突死了人——那可是好几条人命!最后因为梁禹行舅舅搬出州长迁祖坟的名头来,一切都不了了之,底下的人默不作声地替他打点好了一切。

    单宁叹了口气。

    有种说法叫灯下黑,就是人对身边发生的事反而看不见或者没法察觉。梁家人信任梁禹行舅舅,所以没有察觉这人所做的一切都藏着点险恶用心。

    也许那不是蓄意为之、也许他对梁禹行兄弟真有几分关心,但到了某些时候他还是压不下心底的恶念要对夺走他心爱之人的梁家进行报复。

    “解决了就好。”单宁说,“梁哥你也别太难过。”

    听到单宁安慰自己,梁禹行苦笑起来。他都二三十岁的成年人了,反倒要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师弟来开导,未免太无能了点。梁禹行说:“反正这次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单师弟你指出方向我们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

    即便事情已经解决了,梁禹行看起来还是有点伤感。他这次过来是特意来感谢单宁的,虽然结果令他有些痛苦,但至少可以让他们抓住走出困境的突破口。

    梁禹行说:“听说你准备在西城区这边建东西,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这边的人可以帮你建。”

    这几天设计师那边已经拿出初步的设计方案,单宁正考虑找哪个建筑公司呢,这就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单宁点头说:“如果梁哥你的人方便的话那就拜托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梁禹行温和地笑着,“你不嫌弃就好。”

    梁禹行又邀单宁去三角地那边一趟,让单宁帮忙化煞。这地方建楼建得一波三折,就算建好了很多人恐怕也不愿意买了,这也正是梁禹行狠下心把楼盘爆破拆除的原因。既然注定赚不了钱,梁禹行决定把它捐献出去改成公共设施,比如公园和公共停车场——钱虽然回不来,好歹挽回点名声。

    单宁赞同梁禹行这种想法,既然无意间积了恶,那就该行善化煞。他与梁禹行在三角地走了一遭,让梁禹行在几个特殊的地方分别放几块阳石和阴石,其余的等公园和停车场建好之后他再过来调整。

    两人看完三角地,又去就在对面的元校长家拜访,准备蹭顿饭。

    没想到在元校长家居然碰上了韩啸。

    单宁惊讶,悄悄拍拍韩啸的肩膀,低声夸道:“了不得啊,这么快就登堂入室了。”

    “思语说家里的灯管坏了,元校长拿了梯子要爬上去自己修,我正巧在附近就过来帮个忙而已。”韩啸说。

    “至少思语还和你聊灯管坏了,她可不跟我聊。”对于这个单恋多年的大龄单身青年,单宁友好地予以鼓励。

    韩啸顿时精神一振。

    元校长和梁禹行见单宁和韩啸感情不错,默认韩啸知道单宁在术算方面的能力,说话也没避着韩啸。等韩啸听完梁禹行和元校长说的事儿,吃惊地看向单宁,问道:“上回你告诉我那个红a级通缉犯的方位,真的是你算出来的?”

    单宁说:“怎么,你一直觉得是你手底下有我的卧底?我没事往你手底下放卧底做什么?”

    韩啸作为一个国旗下长大的大好青年,对封建迷信之类的事一向敬谢不敏。这世上真要有鬼怪存在,他遇到歹徒时还要不要开枪击毙?击毙之后要不要担心他们变成厉鬼缠上来?这不乱套了吗!

    韩啸说:“我不信这个。”

    单宁瞅了韩啸一眼,决定动摇动摇韩啸坚信科学、打击迷信的坚定思想。他说:“你是不是在查一桩爆-炸案?”

    韩啸眉头一跳。他盯着单宁,等着单宁往下说。

    “这桩爆-炸案不是近期发生的,但以前已经发生过几起。”单宁说,“最近你分析没有结案的宗卷,发现几起爆-炸案有一定的关联,甚至有一定规律——如果你的推断没错的话,对方很有可能会在最近再次作案。”

    “不可能!”韩啸不敢置信。单宁怎么会知道他在追查这个案子?

    “好吧,我承认这是老刘悄悄和我说的,他说感觉你好像很烦恼。”单宁老实坦白。老刘就是韩啸底下的人,以前和单宁搭档过,是韩啸怀疑已久的“卧底”人选之一。

    韩啸:“…………”

    韩啸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单宁说话了,要不然迟早会被单宁气死。这人说他靠谱吧,三句话里没两句是可信的;你说他不靠谱吧,关键时刻他又能帮上大忙。

    单宁说:“虽然我没那么神乎其神,直接给算出来,但是我可以给你一点关于这个案子的线索。”

    韩啸绷着脸:“你说!”

    单宁说:“作案人大约五六十岁,工作优渥,学历高,有文化,教养良好,平时应该是那种遇到别人有困难就会伸手的人。从外表上看,他完全没有作案的可能性。他甚至可以和负责查案的人和气地打招呼,笑呵呵地问起某个案子的进展。”

    韩啸沉思起来。

    单宁说:“总之,这个人的心理素质很好。你可以用年龄和学历排查掉一批人,剩下的应该非常少。”单宁顿了顿,把推算出来的情况完完整整地告诉韩啸,“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个人应该和你们家在同一个小区。”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辣!

    今天回了老家,坐车坐得晕乎乎的,所以没能写一万更新,不过也写了足足四千!

    有妹纸说为什么全订了没有营养液,可能是买前面两章的时间晚了点,要第二天才能返还哦么么哒(*  ̄3)(e ̄ *)

    还有妹纸问为什么会起这个笔名!

    以前也说过的!

    就是源自于两个梦!

    一个是少年时大家一起去竹林找适合的竹枝做笛子,找来找去找不到适合的,做好了也吹不响,瞎闹了半天,但还是觉得好高兴啊

    另一个是许多年后,当时的少年拿着笛子回到老地方,发现那里的风景还是和当年一样,什么都没变,他一个人穿过竹林,坐到春天的溪水边吹着笛子等天亮~

    多么温馨的故事!

    就是【一个人坐在春天的溪水边吹着笛子等天亮】的意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