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书名: 喵相师 第93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九十二章

    韩啸饭也不吃了,起身和元校长道别。

    元校长妻子出来一看, 人没了, 忍不住说:“这孩子怎么这样,饭都不吃就走。唉, 干他这行就是这个不好,一天到晚得随时候命, 没个定时的。”

    “干哪行不是啊。”元校长比较想得开,“我年轻时还得大半夜带学生去医院呢!平时学生打架了得去, 学生受伤了得去,学生想不开了也得去。做什么都一样的,就看是不是真有责任心。”

    单宁在元校长家蹭了顿饭, 又被梁禹行送回西城区。他和梁禹行约好过两天去梁州长老家那边去看看, 梁州长年纪大了,快退下来了, 对迁祖坟的事格外看重,一方面是想着自己死后也葬回去, 一方面也是惦记着不怎么出众的儿孙,希望祖先们能庇佑他们。

    单宁本来是不想管这一摊子事的,可一想到前面梁家欠下的那些糊涂账, 又觉得得跑一趟。他和梁禹行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绕去东区那边接霍铭衍下班。

    比起单宁的悠哉游哉,韩啸可就忙碌多了。他马上回了单位,把老刘叫了过去,让老刘一起排查爆-炸案的作案嫌犯范围。老刘得知自己被单宁卖了, 忍不住嘀咕:“队友靠不住啊。”

    “单宁已经不是我们单位的人。”韩啸说,“严格来说老刘你这样做是违反纪律的。”

    “明白,明白。”老刘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深刻地明白了,下次绝对不会再犯。

    韩啸一阵无力。以前在市一高时就是这样,单宁屁职位没有,不是班长、不是学生会长,很多人还是对他言听计从,遇到拿不定主意的事一个两个都去找单宁。入职后被告知要接手单宁的人,韩啸心里就警惕无比,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这家伙走了都一两年了,影响力还是无所不在。

    好在韩啸也习惯了。

    韩啸和老刘排查了几批人,筛选出有可能接触火-药的嫌犯。韩啸一个个看了过去,把那一张张脸都记在心里。至于单宁说对方和他同一个小区,韩啸没完全相信,但也默默在心里给同一小区的人打了个圈。

    一直到傍晚,韩啸才把任务分下去,让底下的人这几天分头去巡查。按照对方的作案规律,韩啸推断这人会在这几天行动,只是他还没弄清楚作案日期对对方的意义。

    换班时间一到,韩啸就接到母亲的电话,让他回家去吃晚饭,别一工作起来就废寝忘食。

    韩啸这才发现自己肚子饿得咕咕叫,立刻说:“我这就回去了。”

    韩啸和其他人道别,开车回家。他家是那种老式小区,房距比较窄,家门口没有停车位,都停在外头。韩啸一下车,正巧瞧见一位老先生在花园里剪花枝。对方也看见了他,朝他笑了笑,说:“小韩下班了吗?”

    韩啸一激灵,想起单宁说作案人可能和他同一小区,目光不由落到了那位修剪花枝的老先生身上。老先生手指修长,指头上长着老茧,手却很稳,能把盆栽修剪得极为漂亮。

    似乎注意到韩啸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老先生笑呵呵地说:“怎么?你也对盆栽有兴趣?”

    “没有。”韩啸面色不变,“就是觉得您的盆栽很漂亮,下次说不定可以向您讨教讨教,自己弄一盆送人。”

    “送给女朋友?”老先生好奇了。

    “还不算。”韩啸耳根微微发红。

    “年轻真好啊。”老先生笑着说,“你小子挺有想法,我年轻时就是用这个把我老婆追上的。不过她很敏感,和我完全不一样,她很喜欢我送给她的盆栽,但当我要再次去修剪它、让它维持漂亮的形状时,她却让我不要修剪了,她觉得盆栽会很疼。她真天真,你说是不是?”

    “她很善良。”韩啸听出老先生虽然口里说他老伴“敏感”“天真”,语气却是满含爱意,因此顺着老先生的话夸了一句。

    “对,她很善良。”老先生凝视着眼前的盆栽,“就是因为太善良了,所以才不知道有的东西只有经过修剪才能长得更好,花木是这样,人也是这样。”

    韩啸心头一跳。他说:“您说得很有道理。”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韩啸低头一看,是他母亲的电话。韩啸接通电话,“妈,我这就回来了,已经停好车。”

    老先生停下修剪花枝的手,看向神色变得柔和的韩啸。

    韩啸挂断电话,看向老先生:“我先回去。”

    老先生朝韩啸一笑:“回去吧,别让你妈妈等太久了。”

    韩啸回到家,母亲已经把饭菜端出来。他父亲在看着报纸,听到开门的动静,抬眼看向门外:“怎么又这么晚才回来?饭菜都要凉了。”他父亲是个很有威严的中年人,还没退休,但已经退居二线,因为坚持锻炼和每天思考国家大事,身材还没发福,看着是个帅大叔。只是当父亲的,免不了会操心一些大部分父亲都会操心的事。韩父说,“工作什么的,你只是个小小的巡警队长,那么拼命干嘛,立了功也升不到哪里去,干个几年调去别的单位才是正理。像你现在忙成这样,怎么有时间追女孩,别等我和你妈退休了还看不到孙子孙女的影子,出去都觉得丢人!”

    “我有分寸的。”韩啸嘴里硬着,一屁股往餐桌旁坐下,加了块肉就往嘴里送。

    韩母用力一拍韩啸手背:“怎么饿成这样,直接就夹了吃?先去把手洗了!”

    韩啸乖乖去洗手。

    韩母又横了韩父一眼:“别整天念叨小啸,你这样念叨下回他都不愿意回家吃饭了。”

    韩父不认为自己有错:“不回就不回,让他饿着去。”

    一顿饭吃得还算融洽。韩母收拾完碗筷,站起来翻了翻日历,说道:“今年有闰二月啊。”

    “没有吧,二月不是还是二十八天吗?”韩啸拿出手机看了看日历。

    “你说的那是公历,我说的是农历。”韩母得意地说,“这日历可是我从老市场那边淘到的,上面有公历也有农历,公历闰二月和农历闰二月一般是不重叠的。”

    自从农业生产实现统一规划、统一管理,大部分人脱离农业耕作进入城市化生活,农历的用处逐渐减少,已经逐渐退出联邦人的日常生活。现在几乎所有印刷商都按照国际标准印刷日历,极少有印刷商会把农历加上去,至于什么春分谷雨之类的节气自然也没多少人再在意。

    韩啸虽然不至于把这东西完全忘记,可也仅止于从课本上了解过以前有过“二十四节气”之类的,真正说熟记于心肯定不可能。听韩母这么一说他也来了兴致:“农历闰二月难道不是四年一次?”

    韩母说:“当然不是,农历算法没那么简单,它是按照节气来的。如果本应在这个月出现的节气延后到了下个月,那么农历上就会把这个月称为闰月,具体是闰二月还闰三月闰四月等等,得看这一年的节气变化。比如今年有清明之后要隔一个月才到谷雨,那中间这个月就是闰二月了。”

    “原来是这样。”韩啸夸道,“妈您不愧是农业学院的教授。”

    “你追女孩时嘴巴要是能有这么甜我就放心了。”韩母笑着说。

    韩啸应道:“我会加把劲的。”

    韩母说:“我知道你小子眼光高,就不劝你什么了。”她提起另一件事,“对了,你那同学是不是搞了个新型研究所,里头研究了一些有趣的植物。就是叫单宁的那个,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能不能帮妈走个后门,让妈去他那儿看看?”

    韩母现在五十多岁,感觉自己还很年轻,但她年前生了场病,学校照顾她让她少带了几节课,可把她给闲慌了,听老朋友说单宁那些植物在治理污染方面效果极好,顿时想去见识见识。

    韩啸哪知道单宁弄了什么新型研究所。他纳闷地说:“他不是在西城区当城管吗?”

    韩母也愣了一下,回想了一下听来的消息,说:“那肯定是他没错了,研究所还在建呢,现在临时挂在市区某个高校实验室下面。据说到时候研究所会建到西城区去,选的地方就是被污染过的老厂区。我想叫人给我报个名人家还不乐意,说人早满了,不要人了。我琢磨着他们肯定是嫌弃我年纪大了,又生了场病。五十几岁怎么了?我还能干十几年才退休呢!反正你给我问问,看看能不能让我也进去。”

    “也就是那研究所都还没影。”韩啸无语了,“行,我给你问问。如果能进您就不去学校上课了?”

    “一周就那么几节课,我闭上眼都能上。”韩母说,“他们都当我病了一场就不顶用了,我非得做出点成果来让他们好好擦擦眼睛。”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倔。”韩父忍不住在一边插嘴。

    “就这么倔,怎么着,你娶我的时候不晓得?”

    “晓得晓得,我就喜欢这样的!”韩父拿起报纸挡着脸直摇头,他们家母老虎太凶,惹不起惹不起,怜悯那些招惹了母老虎的家伙。

    韩啸懒得看父母的恩爱日常,找单宁问起研究所的事。单宁这家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弄个研究所也不奇怪,没见前段时间单宁还在社交网站上让大半研究专家跳出来站队吗?

    韩啸直接打电话给单宁。

    “哟,这么快找到线索了吗?这次给我申请多少奖金啊!”单宁一开口就问。

    “敢情你是为了奖金才和我说那些话的?”

    “我爱联邦,我愿为联邦付出一切,绝对不是为了奖金才给你提供情报!”单宁笑眯眯,“当然,如果有奖金就更棒了。我内心绝对不想要奖金,但是转念一想,我要是不拿奖金,以后提供情报的人怎么好意思拿?他们不好意思拿奖金,联邦怎么对得起他们的付出?他们可是冒着性命危险把情报提供上去的!所以想来想去,不拿奖金我实在无法安宁。”

    韩啸很想挂断电话,但还是忍住了。他把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听我妈说你弄了个研究所?”

    “还没影呢。”单宁非常谦虚,“也就邀请了百八十个专家来挂名,个个最低都是教授级别,没什么了不起的。”

    “如果有一天谁告诉我你被人弄死了,我绝对不会觉得惊讶。”韩啸终于忍不住说了实话。

    “那肯定是有人妒忌我。有些人就是这么没品,遇到自己做不到的事不好好反省自己,反而对着别人的成果羡慕妒忌恨。啧啧!”单宁说,“放心,我知道韩小啸你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你心胸宽广着呢。”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抬杠了几句,韩啸才说到正题。单宁听到韩啸说韩母想到研究所看看,欣然同意。

    单宁记得韩啸的父母。那两个人性格各异、工作也天差地别,但一直很恩爱,单宁以前曾被邀请去韩家做客,很羡慕韩啸一家的融洽相处。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家庭,才会养出韩啸那股子正直又执着的劲头吧?

    单宁笑着答应:“到时我会邀请伯母过来。”

    韩啸挂了电话,和韩母说单宁已经答应了。韩母还是讨了单宁的联系方式,自己加了单宁的联络号,和单宁聊了好一会儿。

    另一边,单宁放下手机,对上了霍铭衍注视过来的目光。

    单宁说:“是韩啸妈妈。我们去他家做过客的,你记不记得了?那次我们出去玩儿,路上下起了大雨,两个人都淋得湿漉漉的,正巧碰上韩啸妈妈。韩啸妈妈参加家长会时见过你,认出我们是韩啸的同学,她见我们身上都湿透了,就带我们回家让我们换下衣服把衣服吹干,本来还想留我们吃饭的,但雨停了你就不愿意留下了。”

    霍铭衍点头。

    单宁说:“我还记得我们衣服吹到一半韩啸回来了,他瞧见我们光着膀子坐在他房间里吹衣服,眼睛瞪得老大,活像大白天见了鬼。”

    霍铭衍也记得有这一桩事。当时韩啸瞪了他们半天,看看他又看看单宁,像是觉得他们体格居然这么好,一点都不科学。察觉韩啸盯着单宁看的时候他有点不爽。等看到单宁看起来好像很喜欢韩啸妈妈,他就更不爽了。

    单宁父母是再婚的,单宁的生母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单宁也没提过她,但他看得出单宁对母亲这个角色还是很期待的。

    他也没有妈妈。

    他没有妈妈可以分给单宁,他和父亲也不亲厚。

    单宁喜欢的这种很好很好的家庭,他没有。

    他当场就拒绝了留下吃饭。当时他觉得为什么要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很好吗?

    后来和单宁分开了,霍铭衍才渐渐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太正常,人天生就有着这样的渴望:渴望能接触不同的人,渴望能得到不同人的肯定,渴望有亲人、有朋友、有伴侣,每一个阶段、每一类人在生命中的位置是很难被替代的。

    霍铭衍握住单宁的手亲上了单宁的唇。

    两个人在床上闹腾了半天,才想起晚饭还没吃。他们起床下了楼,一眼就瞧见小纸人蹬蹬蹬地跑向他们,高兴地喊:“爸爸,我做了好吃的!来吃!”

    单宁把小纸人拎到自己肩膀上:“等了很久吗?”

    小纸人说:“没有!我和猫叔叔聊天!我还加了烹饪群,她们经常问我一些菜要怎么做!我刚才教了三个女孩子,还有一个男孩子!”小纸人一脸骄傲。

    单宁挺好奇小纸人和猫老大会聊什么。他问:“你猫叔叔和你说了什么?”

    小纸人说:“猫叔叔说那个池叔叔去开会了!它在南山上玩!”小纸人两眼一亮,想出了一个新主意,“爸爸,我叫猫叔叔过来吃饭好不好?”

    “可以啊。”单宁一口答应。反正他们饭桌上已经有个小纸人,多一个猫老大当然没问题。

    霍铭衍也点头。自从和单宁在一起之后,他的洁癖都治好了大半,有时留左叔他们在家里吃饭也不会觉得不适应。小纸人和猫老大都算是修行者,身上干干净净的,饭菜又是每人一份,邀请猫老大过来吃饭他现在已经可以接受。

    猫老大很快过来了。

    小纸人把饭菜摆好。它人小,不过有搬运灵符,咻地一下就把四份饭菜挪桌上,特别方便。小纸人开心地掏出手机:“我先拍个照给烹饪群里的人看!”

    猫老大看着小纸人咔嚓咔嚓拍照,也拿出了手机,对着自己面前的饭菜拍了一张,想了想,发到池队长那边。

    猫老大又发了一句话过去:“晚上在单宁家吃饭。”

    小纸人见猫老大也在拍照,跑过去要和猫老大合照一张。猫老大咔嚓一拍,一大一小两张脸占据了大半个屏幕,瞧着还挺不错。

    “好看!”小纸人心满意足。

    猫老大想了想,神使鬼差地把合照也发给了池队长,蹲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一本正经地吃饭。

    单宁觉得现在连猫老大和小纸人都比他们时髦,它们吃饭居然还拍照发给别人看!

    与此同时。

    池队长正在会议室里打盹。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池队长睁开眼,翻开猫老大发来的消息一瞅,顿时气得不轻。他家猫要造反了!出去勾搭别人就算了,居然还拍照来气他!

    猫胆包天!

    “我走了!”池队长麻利地站了起来,对着正喋喋不休的会议主持者说道。

    其他正在打盹的与会者精神一振,看向这场会议中最特殊的参与者。坐在这里的人换了不少也退了不少,来来去去换了不少人,比如池家当家人前年就退了下去。池意清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年轻,许多人都暗暗好奇他到底有什么秘法可以永葆青春。当然,有池家在,没有人敢动池意清。

    主持者脸色一黑,重重地一拍桌子:“池队长,这次会议事关重大,不允许中途退场。”

    “我听不出有多重大。”池队长呵呵冷笑,“我只知道刚才有三分之二的人在睡觉。如果事情真有那么重要,希望您能直奔重点,不要光说些没用的废话。”

    主持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连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池队长心情不好,懒得和他们说话,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他正让人买飞回海湾的机票,池父那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你刚才在会议上做了什么?”池父开门见山地问。

    “没什么,提前退场而已。”池队长说,“他讲得那么无聊,还不许我早点走吗?”

    池父:“……”

    池队长危言耸听:“我再不回海湾去,你儿媳妇要跟人跑了。”

    池父一惊。他立刻追问:“儿媳妇?你给我找儿媳妇了?”

    池队长信誓旦旦:“对啊,我给你找了个儿媳妇,回头带回去给你瞧瞧。”只要他见到猫老大时不要吓死就好。

    “成成成,你去吧,那种会议不参加也罢。”池父马上改了态度,“只要你能带回来,不管是男是女我都能接受。”这么多年了,池父早就接受池队长对女人没兴趣的事实,池队长不说他也能猜到池队长喜欢的很可能不是女孩子,因此他表现得十分开明。

    “好。”池队长言简意赅地答应下来。

    果然是男的!池父有些失望,但是单身多年的儿子终于有了喜欢的人,池父还是很替儿子高兴的:“你快回海湾去吧,争取早点把他带回来。”

    池队长愉悦地挂断电话,叫人开车送自己去机场。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辣!

    足足六千字!

    居然有妹纸说感觉笔名很快活!难道不是当年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后来大家各奔东西,或反目成仇或分道扬镳,只剩主角一个人重游旧地独自等天亮吗!(任何画面都能脑补成狗血!

    大家中秋节快乐!

    那什么……

    ……大家有没浇灌完的营养液吗?

    求!

    小纸人:中秋节!做月饼!有甜的,有咸的,有鲜花的,有鲜肉的,还有栗子咸肉棕!什么我都会做!

    猫老大:嗯,好吃。(严肃地发照片给正在执行任务的池队长

    队友们:老大又回去抓奸了!真想看看老大那祸国殃民的对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