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书名: 喵相师 第100章 作者:春溪笛晓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以嫡为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     《喵相师》/春溪笛晓

    第一百章

    陈教授说话不疾不徐, 走路也不疾不徐。他的衣服永远很整洁, 目前春寒料峭,他还穿着长袖衬衫, 鼻梁上架着薄薄的眼镜, 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正经又踏实的研究者。走到特别病房前,陈教授看了眼守在门口的两个保安, 说:“我来探望刘厅长。”

    两个保安都知道刘仁德曾经当过官,但还是第一次听到来看刘仁德的人喊他的职位。难怪官架子这么大,要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外面守着,还整天骂骂咧咧!

    两个保安请示过刘仁德,正要退出去,又听陈教授说:“我们要聊的事不适合让别人听到吧?”

    刘仁德铁青着脸, 让两个保安离远一点。要入住特别病房条件比较苛刻,就连刘仁德本来也是没资格住进来的,是以一年到头经常空置。两个保安走远了, 特别病房就只剩下刘仁德和陈教授两个人。

    “你到底想做什么?”刘仁德说, “你强制别人引产是犯法的!”

    陈教授脸上带着笑,在床前坐下,把手里的食盒放在桌上。

    刘仁德如临大敌。

    陈教授温声说:“不要紧张,我给你带点吃的而已。”他顿了顿,开口纠正刘仁德的说法, “我没有强制那小女孩引产,我只是把你答应要给她的钱给了她,再给她分析分析你身败名裂、没什么遗产留下的可能性, 她就自愿躺到了手术台上。这怎么说是强制引产?”

    刘仁德脸色铁青:“你马上让人停下!”

    陈教授讶异:“你怎么会认为她现在还躺在手术台上?”

    刘仁德脸皮直抖。他发现自己错了,自己完全错了!他不该让这个魔鬼进来的!刘仁德正要喊人,却发现陈教授抬手去打开食盒。他脸色大变:“你想做什么?”

    “不要紧张。”陈教授劝慰,他开了食盒,把里面的食物取了出来,“这叫紫河车,是你老婆年轻时最爱吃的食物,补气、养血。你虽然是男的,但也可以尝尝。”

    砰!

    刘仁德手一扬,把陈教授手上那碗认不出是什么的东西甩到地上,黑不溜秋的汤汁洒了一地。他手一直在发抖,面色又青又白,指着陈教授骂道:“畜生!你这个畜生!我只是想要一个儿子!我只是想要一个儿子!”

    陈教授微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你想要一个儿子。”他的语气依然不疾不徐,“因为妻子比较强势,控制欲强,连你和别人上-床都在要旁边看着,你觉得自己活得非常憋屈。所以不管用什么办法,你都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哦不,儿子。要是你不想要,就不好玩了。”

    刘仁德颓然地躺在病床上。他终于意识到,为什么巡警那边没有调查他做过的那些事,反而一直在追查陈教授这个背后策划者。这个人就是个恶魔,他心里没有善恶之分,更不会想着揭露事实、惩恶扬善——他只是在追求一次次完美作案的快感。

    “今天并不是二月初十。”刘仁德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他稍稍放心了一些,至少今天并不是陈教授动手的日子。

    “能推断出二月初十,还挺不错。”陈教授夸道。他坐下,和刘仁德闲话家常,“小韩那孩子,做事踏实、嫉恶如仇,遇到案子就一头扎进去,也不管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这年头这样的孩子很少见了,你说是不是?”

    “你说的是韩啸?”刘仁德边应着边把手伸向床铃那边,准备喊人过来赶走陈教授。

    陈教授却一把按住刘仁德的手。

    陈教授的手修长而有力,哪怕已经上了岁数,依然结实漂亮。他淡淡地笑着:“怎么?不想谈下去了?”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刘仁德怒道。

    “也是,我们确实没什么好谈的,那就不谈了。”陈教授说,“你别太激动,静下来心来听听看,我们周围有很美妙的声音。”

    嗒,嗒,嗒。

    刘仁德大惊失色:“今天不是二月初十!”

    陈教授说:“我没有说这次也一定要二月初十啊。人的思维真容易固化,难怪经常被耍着玩。”他用力捂住刘仁德的嘴巴,任由刘仁德惊恐地挣扎,“你比你老婆幸运多了,她可是受了大半年的惊吓才生病死了,而你只被吓了小半个月。你应该感谢小韩那孩子,要不然我会让你再活久一点,让你再亲眼看着你期待的孩子嘭地一声炸成血块。”

    嗒——

    嗒——嗒——

    嘭——

    两个保安本来守在不远处说着话,听到爆炸声后脸色一变,抬头往特别病房那边看去。特别病房已经烧起来了,里面冒出滚滚浓烟。两个保安头皮发麻,赶紧联系保安部:“出事了!刚才有人去探望那个叫刘仁德的病人,那人进去没多久特别病房就传出了爆炸声!”

    另一个保安已经启动紧急消防措施。

    接着疏散的疏散、灭火的灭火,混乱无比。暗中守着刘仁德的老刘等人听到爆炸声后也是一阵错愕,他们都知道不少内情,对刘仁德非常鄙夷,再加上韩啸也不乐意让刘仁德过得舒坦,所以他们都有点消极怠工。没想到他们也就走神一会儿,刘仁德所在的病房居然发生了爆炸!

    今天并不是二月初十啊!

    入夜了,单宁早就下班,他洗了澡,准备和霍铭衍腻在一起看看新闻,结果一打开电视,屏幕上就出现了医院爆炸的画面。单宁有些错愕,因为他记得韩啸提到过刘仁德住的医院——似乎就是这一个!

    记者很快采访了门卫大爷,问起门卫大爷监控上出现的那个老人是什么时候来的,给人的感觉怎么样。门卫大爷说:“不能吧,我看那人挺和气的,看着就是知识分子。对我的态度也很好,一点都没有瞧不起我。这么好一个人,怎么会带□□弄出这样的爆炸来?”

    单宁看完报道,发现这场爆炸只死了两个人,一个姓刘,一个姓陈,心里已经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他把电话打到韩啸那边:“为什么会炸了?你没让人盯着?”

    韩啸正愁着怎么把影响降到最小,听到单宁的问话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才回答:“我们都被前面三桩爆炸案给带跑了,他根本没打算等到二月初十再作案。老刘他们正等着换班,一时没注意到去看刘仁德的人是陈教授。”他叹了口气,“没想到陈教授会这样做。不过有一点让我有些意外。”

    “哪一点?”单宁追问。

    “他居然让两个保安远离病房。”韩啸说,“这次他没有伤到无辜,只是他自己和刘仁德同归于尽了。”

    单宁在脑海里飞快分析着韩啸所说的情况。从刘仁德在干休所被刺伤到遭到恐吓换病房,一切似乎都在往这个方向发展:让刘仁德知道他儿子和侄子的真正死因、让刘仁德时刻担惊受怕,一直到死都疑神疑鬼。

    与其他三桩爆炸案不同的除了时间不一样之外,就是地点的选择。以前陈教授所策划的爆炸案动静都比较大,波及的人也比较多,这一次陈教授却一步步把刘仁德逼到僻静的特别病房,把保安之类的都支开。

    单宁说:“以前负责那三桩爆炸案的人是谁?”

    韩啸对和这几桩案子有关的资料都烂熟于心,很快给单宁报了几个人名。他说:“出了爆炸案之后每次都有人要担责,总共有三批人调岗了。说起来其中两批还是刘仁德的人,出了那样的事前途全毁了,刘仁德也等于被砍了两条臂膀。要不然以刘仁德老婆家里的能量,指不定他还能再往上升。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单宁说:“你不是和我说过吗?陈教授对你们这些小孩挺好的。你想想看,如果这次的爆炸还和前面三次的波及范围一样大,你会怎么样?”

    韩啸说:“肯定是调任闲职,一辈子别想出头了。”话一说完,韩啸怔住了。他忍不住问,“你的意思是,因为负责调查的人是我,所以他才改变了作案计划?”

    单宁说:“有这种可能性。”人性这种东西是最难捉摸的,一念可以成恶,一念也可以成善。单宁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也算是这件糟心事里稍微不那么让人糟心的吧。”

    韩啸心情有点复杂。他挂断电话,把整理好的报告归档,开着车回家。把车停在老地方,韩啸抬起头往前看,看见陈教授家里黑漆漆一片,花园里的花木和盆栽都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韩啸深吸一口气,平复好思绪走回家。已经是夜深了,家里却还亮着灯,韩啸推开门走进去,察觉一阵淡淡的幽香飘入韩啸鼻端。

    韩父和韩母都没睡,听到开门声后齐齐抬头看向韩啸。韩母有些高兴地说:“小啸你快来看,这兰花真特别,居然是深夜开花的。今天我看它的花苞一直鼓鼓的,就猜到它要开,所以晚上特意拉你爸一起守着,没想到真的开花了!也只有陈教授能养活这些野外挖回来的宝贝。这花儿可真香啊!”

    韩啸看着那盆兰花,忽然就想起了许多年前他曾在公墓那边见到过的陈教授。那个男人消瘦、憔悴,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男人看了看兰花,又看了看他,用艰涩的嗓音说了一句:“谢谢。”

    “怎么了?”韩母察觉韩啸神色不太对。

    “没什么。”韩啸说着,声音有些嘶哑,“是很香。”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踩点保全勤!

    这桩案子写完了!

    可以写小纸人开农场了!(不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喵相师相邻的书:[综]向死而生[综神话]论如何完美创世[综英美]女主她什么都能吃辣鸡室友总撩我你只能喜欢我第一科举辅导师![综武侠+剑三]崖底有只青书落下.全能荣耀系统三流明星的自我修养名模非要和我谈恋爱霸道总裁豪门妻反派总是在碾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