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 卢金负伤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一八八章 卢金负伤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悠然的锦绣田园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冰殿相爷腹黑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酌风流,江山谁主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     天亮的时候,除了西北方向的第38师还在向敌人的防线发起进攻外,西面和西南两个方向的枪炮声,已完全停止了。虽然对于拒不配合作战的第20集团军,罗科索夫斯基心里窝着一股火,但他并没有见死不救,相反还把刚结束战斗的第101坦克师再度投入了战斗。

    维诺格拉多夫在看完收到的电报后,对他说道:“司令员同志,目前第16、第19集团军的部队,正通过突破口,向我们的方向运动。根据方面军司令部的最新命令,他们将退到亚尔采沃附近,构筑新的防线。”

    卡扎科夫听到维诺格拉多夫这么说,不禁一脸惊诧地问道:“什么,上级让这两个集团军撤到亚尔采沃,那斯摩棱斯克怎么办?将城市交给德国人吗?”

    罗科索夫斯基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走到瞭望口前,举起望远镜朝远处的战场望去。此刻能看到从西面和西南两个方向,有一支又一支的部队,正以徒步行军的方式,朝着沃皮河边而来。

    一堆堆的俘虏,在摩步团的指战员看押下,正在打扫着战场。他们将那些阵亡的官兵,小心地进行区分后,将两军官兵的遗体放进了不同的战壕,然后再挥舞着铁锹开始填土。那些没有看管俘虏任务的摩步团指战员们,也没有闲着,他们正在战场上搜寻着那些还能使用的武器,将它们集中起来运到河边的防御阵地里,准备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使用。

    “司令员同志,这些德国俘虏怎么办?”维诺格拉多夫指着正在忙碌的那些俘虏,有些担忧的说:“我们目前没有收容俘虏的能力,假如将他们都关押在营地里的话,我担心他们会闹事。”

    “那就等他们打扫完战场以后,全部清理掉。”卡扎科夫毫不含糊地说:“反正有那么多的炮弹坑,把他们的尸体往里面一扔,就不用管了。反正德国人很快就会打过来,到时他们会自己处置的。”

    “不行,炮兵主任同志。”对于卡扎科夫的提议,罗科索夫斯基立即予以了反驳,“虽然由于敌人的顽抗,让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他们既然放下了武器,成为了我们的战俘,那么就不能随便将他们清理掉。”、

    说完,他扭头叫过了马利宁,吩咐道:“参谋长,我们在亚尔采沃东面的第二道防线里,还有大概一个营的新兵,由于刚刚编入部队,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不如就将押送俘虏去莫斯科的任务交给他们去完成。”

    “让他们立即赶到这里来吗?”马利宁向罗科索夫斯基请示道。

    “不用不用。”罗科索夫斯基摆摆手说道:“这一来一回几十公里的路,太耽误时间了。就从摩步团里抽调一个连,由斯塔雷中尉带队,去亚尔采沃和新兵营汇合,并一起把俘虏送到莫斯科去。”

    当斯塔雷中尉带着一个连的战士,押解着几百名德军俘虏渡过沃皮河,朝亚尔采沃前进的时候,第19集团军的司令员科涅夫将军来到了指挥部。

    “您好啊,罗科索夫斯基同志。”科涅夫进门见到了罗科索夫斯基之后,便给他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用力地拍打着他的后背,情绪激动地说:“谢谢您,假如没有您的部队所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我想我的部队可能还没有那么容易从敌人的包围圈里逃出来。”

    虽然罗科索夫斯基被科涅夫的熊抱,勒得快喘不过气了,但他的脸上还是努力地保持着笑容,因为他明白,这种拥抱和握手一样,如果对方用的力气越大,越说明他对你的友好程度高。他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后,缓缓地说道:“科涅夫将军,不用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科涅夫松开罗科索夫斯基之后,走到了摆放着地图的桌边,低头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根据上级的命令,我们集团军将在您的作战集群的右翼,也就是在亚尔采沃的北面构筑新的防线。在我们构筑防线的这段时间内,您的部队还需要继续坚守在沃皮河的西岸,挡住德军的进攻,为我们构筑工事争取宝贵的时间。”

    “放心吧,将军同志。”根据来自后世的记忆,罗科索夫斯基清楚地知道,科涅夫在不久之后,将接任西方面军司令员的职务,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因此他格外客气地说:“在您的部队完成防御工事以前,我们绝对不会让一个德国人渡过沃皮河。”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后,科涅夫便提出了告辞。他在和罗科索夫斯基握手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您放心吧,只需要一天,最多一天的时间,我的部队就能在亚尔采沃的北面,构筑一道坚固的防御工事,到时您的部队,就能顺利地撤回到亚尔采沃地区布防了。”

    科涅夫离开后没多久,马利宁忽然来报告说:“司令员同志,刚接到了沃罗比约夫中校的电话,他说卢金将军进入了他们的防区。卢金将军问,您是否有时间和他见个面,他想和您聊聊。”

    “有时间,有时间。”虽然罗科索夫斯基和卢金打交道的次数不多,但两人却在舍佩托夫卡保卫战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因此罗科索夫斯基一听到马利宁这么问,立即吩咐道:“参谋长,立即请卢金将军到这里来。”

    当满面硝烟的卢金进入指挥部的时候,罗科索夫斯基立即迎了上去,抢先给他来了一个拥抱,同时热情地说:“卢金将军,欢迎您到我的指挥部来。”接着,又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副手维诺格拉多夫将军、炮兵主任卡扎科夫将军以及参谋长马利宁上校。

    卢金在和几人一一握手后,也主动向罗科索夫斯基介绍跟着自己进来的两名指挥员:“罗科索夫斯基将军,我来为您介绍一下我的搭档。这位是集团军军事委员师级政委洛巴切夫,这位是参谋长沙林少将。”

    罗科索夫斯基上前和两人握手后,热情地说道:“欢迎你们到我这里来做客,都请坐吧。忙碌了一夜,我想大家都饿了吧,我这里正好准备了早餐,大家坐下一起吃点吧。”

    看着摆在桌上的饼干、面包、香肠、萨洛和冒着热气的红茶,卢金不禁笑着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您这里的早餐真够丰富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想和您换换位置,让您去当第16集团军的司令员,而我来当您的这个作战集群的司令员。”

    虽然卢金是开玩笑的话,但罗科索夫斯基听后,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苦笑,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不久之后,便会正式成为第16集团军的司令员,而卢金这位战功卓著的将军,则成为了德军的俘虏。

    不过好在卢金他们几人都忙着消灭桌上的食物,谁也没有注意到罗科索夫斯基的异样。罗科索夫斯基拿起一块饼干咬了一口后,问道:“卢金将军,您的部队都突出来了吗?”

    “都突出来了。”卢金听到罗科索夫斯基这么问,有些歉意地说:“说起这件事,我想我应该向您道歉。因为我固执地认为您的部队,不可能突破德军的防御阵地,所以就只派了一个团的兵力,却配合你们的行动,结果害得你们多付出了不少的牺牲。对此,我向您和那些牺牲的指战员们表示歉意。”说着,卢金站起身,冲着罗科索夫斯基深深地鞠了一躬。

    “司令员同志,这不关您的事,明明是我们……”见到卢金为自己承担了责任,参谋长沙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开口正准备向罗科索夫斯基说明事情的真相时,却被卢金摊手制止了。后者望着他说道:“参谋长同志,我是集团军司令员,这个错误应该由我来负责。”

    “司令员同志,您……”沙林听到卢金这么说,鼻子不禁一阵阵发酸,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陌生的指挥员,没准他的眼里会夺眶而出。

    “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我不久前接到了铁木辛哥元帅的电报,他让我们集团军和第19集团军,在亚尔采沃的南面建立防御阵地。”卢金试探地问道:“怎么样,库罗奇金将军的第20集团军突围出来了吗?”

    听到卢金的这个问题,本来正在啃面包的维诺格拉多夫,将啃了一半的面包,朝面前的盘子里一摔,怒气冲冲地说:“要是他们能像您一样,派出哪怕一个团的部队配合,我估计他们也突围成功了!”

    卢金被维诺格拉多夫的态度吓了一跳,他连忙追问道:“罗科索夫斯基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第20集团军的突围失败了吗?”

    罗科索夫斯基见到维诺格拉多夫似乎还想说点什么,连忙抬手制止了他,然后对卢金说道:“卢金司令员,情况是这样的。我的部队在昨晚同时向三个方向的德军发起了进攻,您所在的西南方向,和科涅夫将军第19集团军所在的正西方向,都是积极响应,派出部队和我们夹击德军。可是库罗奇金将军的部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战斗打响到现在,都十几个小时过去,他们那边始终是按兵不动。”

    “什么,按兵不动?”卢金听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说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好半天,他才小心地问:“怎么会这样呢,难道库罗奇金将军主动放弃了突围?”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停顿了片刻,然后又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不管怎么样,我想您还是应该帮他们一把。据我所知第20集团军的指战员,大多数都参加过苏芬战争,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如果能把他们营救出来,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我们取得胜利的几率就会大大地提高。”

    “卢金将军。”维诺格拉多夫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竭力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您没有听到外面的枪炮声吗?那就是我们的第38步兵师和第101坦克师,正在向西北方向的德军阵地发起猛攻,准备把第20集团军从敌人的包围圈里救出来。”

    卢金在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气得直跺脚,他站起身对沙林说道:“参谋长同志,请您立即给库罗奇金将军发报,告诉他,说我们和科涅夫将军的第19集团军,在罗科索夫斯基将军部队的支援下,已成功地跳出了德军的合围,正准备撤往亚尔采沃以南地区,构筑新的防线。请他在接到电报后,立即组织部队,向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发起猛攻,配合友军将敌人的包围圈撕开一道缺口。”

    等沙林给库罗奇金发了电报,又吃完早餐后,卢金便带着他司令部的成员,向罗科索夫斯基告辞。他握着罗科索夫斯基的手,说道:“将军同志,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在亚尔采沃以南方向构筑防御阵地。在我们的工事完成前,还要麻烦您的部队在沃皮河边,将冲过来的敌人挡住,为我们争取一点宝贵的时间。”

    离开了罗科索夫斯基的指挥部以后,参谋长沙林就向卢金请示:“司令员同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卢金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道:“军事委员同志和先头部队赶往亚尔采沃以南,而您,参谋长同志,则和我留在沃皮河边指挥部队渡河。等所有的部队都完成渡河以后,我们再去新的防御地带。”

    卢金他们刚刚来到河边,空中便出现了几架德军的飞机。敌机看到沃皮河沿岸密密麻麻的人群,立即从高空俯冲下来,向着人群投弹,用机枪扫射正在浮桥上的部队。

    正在渡河的部队骤然遭到空袭,顿时变得混乱起来。所有的建制顿时被打乱了了,有的不顾一切冲上浮桥朝河对面跑,有的调头朝来的方向跑,还有的人则干脆在原地瞎转悠。

    见到这种情况,卢金着急了。他站在河边的一块岩石上,冲着乱跑的人群大声喊道:“不要乱,大家不要乱。保持队形,保持队形……”

    空中的一架敌机发现了站在高处的卢金,马上调头朝他俯冲下来,并投下了一颗炸弹。炸弹落在离卢金五六米远的地方爆炸,等硝烟散去,只见卢金摇晃了几下,然后直接扑倒在岩石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