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〇四章 英国军事代表团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二百〇四章 英国军事代表团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重生当家小农女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冰殿相爷腹黑妻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悠然的锦绣田园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     8月10日清晨,因前期兵员和弹药消耗过大的德军,在得到充足的补给之后,又重新开始了新的进攻。

    在经过半个小时的炮火准备以后,德军开始强渡沃皮河,企图一举突破东岸的苏军阵地。此刻驻扎在河边的第108步兵师,该师是第16集团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部队。面对着河面上数不清的皮划艇和各种渡河工具,师长奥尔洛夫从容不迫地向自己的参谋长下达了命令:“参谋长,命令部署在河边的迫击炮连开火,一定要将尽可能多的敌人消灭在沃皮河里。”

    参谋长答应一声,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迫击炮连,冲着话筒喊道:“连长同志,师长命令你们立即开火。要用猛烈的炮火,将渡河的敌人尽可能多地消灭在河里。”

    炮兵连长放下电话以后,离立即朝自己的部下发出了开炮的命令。一声令下,二十几门部署在河边战壕里的迫击炮微调角度,随着连续开酒瓶的闷响,成片的炮弹带着啸声划过天空,落在渡河的德军渡船中间爆|炸。见到炮兵开火了,部署在附近的重机枪连的六挺重机枪,也朝着河面上密密麻麻的德军开了火。

    船上的德军见苏军开火了,立即将身体紧贴在橡皮艇上侧着身划桨,以躲避对岸射来的子弹和横飞的弹片。虽然德军在竭力规避苏军的炮火,但还是不时有迫击炮弹命中满载着士兵的小船,橡皮艇和人体的碎片夹杂在一起被炸上了天空。

    短短的几分钟过去了,渡河的德军就损失了过半的皮划艇,河面上满是漂浮的尸体和皮划艇的碎片。但剩下的敌人依旧顽强地冲上了河岸,朝着苏军的阵地发起了冲锋。

    坚守在河边的苏军部队,见敌人上了岸,阵地上的所有武器同时开了火。密集的火力,将上岸的德军压制得太不起头。偶尔有两个胆子大的抬头想射击,结果还没等扣动扳机,就被密集的子弹打成了筛子,剩下的人只能绝望地趴在地上,徒劳地延续着最后几分钟的生命。

    战斗在半个小时以后结束,德军渡河的一个营,除了几十个当了俘虏的,剩下的不是被打死在河里,就是死在了岸上,一个都没能逃回去。

    罗科索夫斯基听完了奥尔洛夫的汇报后,赞许地说:“上校同志,干得漂亮。请代我向您的部下表现谢意,谢谢他们用自己英勇的行为保卫了我们的祖国。”他说完后,想了想又补充说,“对了,上校同志,记得提醒战士们,在遭到敌人炮击时,一定要隐蔽好,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洛巴切夫登罗科索夫斯基放下电话以后,笑着对他说:“司令员同志,看来您前几天在部队都撤过沃皮河以后,所下达的炸桥命令,是非常正确的。如今河上没有桥梁,敌人要想过河,就只能实施强渡,只要我们坚守在东岸的战士防御得当,那么敌人就别想越过沃皮河一步。”

    洛巴切夫说完后,马利宁也接着说:“司令员同志让部队撤回到沃皮河东岸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如果我们此刻还坚守在西岸的话,面对在坦克引导下冲锋的敌人,势必会付出重大的牺牲。而如今有了河流的阻隔,敌人的坦克派不上用途,我们的指战员在进行防御时,所承受的压力就能大大地减轻。”

    几人正说着话,忽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马利宁走过去拿起了话筒,贴在了耳边,然后大声地说:“喂,我这里是集团军司令部,您是哪里?…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请您再说一遍。…我明白了!…我会立即向司令员报告的。”

    罗科索夫斯基见马利宁接电话时,脸上的神色非常紧张,所以等他一放下电话,便立即问道:“参谋长同志,出了什么事情?”

    马利宁连忙面向罗科索夫斯基和洛巴切夫报告说:“司令员、军事委员,刚刚接到方面军参谋长的电话,他说有一个英**事代表团到我们的部队来视察,让我们好好地接待一下,并确保他们的安全。”

    “什么,英**事代表团?”罗科索夫斯基听到马利宁这么说,不禁愣住了,他侧头看着洛巴切夫问道:“军事委员同志,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外国的军事代表团到我们这里来视察呢,难道他们不知道正在打仗吗?”

    洛巴切夫苦笑一声,说道:“司令员同志,据我所知,我们国家好像正在和英国还有美国谈军事援助,和开辟第二战场的事情。这个军事代表团到我们这里来视察,就是为了看看我们的战斗情况,以此来判断是否为我们提供援助。”

    别人也许不清楚美援的事情,但融合了后世记忆的罗科索夫斯基对此事却是再熟悉不过,没有美国提供的军火和各种战略物资,历史上的苏联也会被德军彻底打败。除了美国为苏联提供援助外,英国也向苏联提供了坦克和舰艇,所以不能冷落这个军事代表团,免得误了大事。

    罗科索夫斯基正准备宣布自己亲自去接待这个代表团的时候,奥尔洛夫上校又打来了电话,向他报告说敌人正在进行新一轮的进攻,也许会再次发起渡河作战。在这种情况下,罗科索夫斯基作为司令员肯定不能一走了之,他只好有点遗憾地问洛巴切夫和马利宁说:“军事委员、参谋长,我正在指挥战斗,暂时无法离开,就由你们二位代替我,先去迎接来访的英**事代表团吧。”

    “好吧,司令员同志。”洛巴切夫爽快地说道:“那我就和参谋长代表您,去接待这个英**事代表团吧。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建议您还是来和代表团的成员见见面,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放心吧,军事委员同志,”罗科索夫斯基信心十足地对洛巴切夫说:“我最多一个小时就能赶过去。”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连忙又问马利宁,“参谋长,军事代表团目前在什么地方啊?”

    “根据上级的安排,”马利宁回答说:“他们首先应该到基里洛夫上校的第38步兵师,我和军事委员同志将在那里接待他们。”

    “好吧,我明白了。等这里的事情忙完了,我就会过去的。”

    说是一个小时,但等第108步兵师再度粉碎了德军的渡河企图,罗科索夫斯基赶往第38步兵师的驻地时,早已过了三个小时。

    罗科索夫斯基所乘坐的吉普车来到了第38步兵师的师部门口停下,在门口站岗的警卫员连忙就迎了上来。罗科索夫斯基一边抬手向敬礼的警卫员还礼,一边问道:“军事委员同志他们还在里面吗?”

    “是的,司令员同志。”警卫员恭恭敬敬地回答说:“除了军事委员和参谋长,还有第38师师长基里洛夫上校和他的几个部下。”

    罗科索夫斯基走进屋里,看到十几个穿着不同制服的军人,正围坐在一张长木桌的两侧。见到他进门,基里洛夫连忙凑近洛巴切夫的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军事委员同志,司令员来了。”说完,他赶紧站起身来。

    “司令员同志,您终于来了。”洛巴切夫从桌位上站了起来,招呼罗科索夫斯基来到他身边,然后向旁边穿着英军上将制服的军人介绍说:“将军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第16集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中将。”旁边的翻译官立即就将这两句话翻译成了英语。

    “您好,将军阁下!”英国将军站了起来,主动向罗科索夫斯基伸出手去,并自我介绍说:“我是韦维尔上将,很高兴认识您!”

    韦维尔?!罗科索夫斯基听清楚对方的名字以后,心里开始暗自地回忆起对方的资料:阿奇博尔德·珀西瓦尔·韦维尔,英国元帅,二战时任中东英军司令部总司令。但看清楚对方套在左眼上的黑色眼罩,罗科索夫斯基立即确认这就是自己所知道的韦维尔,他的左眼是在一战时失去的。

    他握住韦维尔的手,礼貌地说道:“您好,将军先生!我以前曾经听说过您,听说过您指挥英军在北非和德国人作战时,所取得的一系列辉煌的战果。”

    两个陌生的人,会因为共同的话题,在片刻之间变得熟络起来。韦维尔虽然如今是英军上将,但听到外国的一名将军提到自己昔日的战绩时,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得意的表情。

    “好了,两位将军,你们就别站着了,都坐下吧。”洛巴切夫见到两人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迟迟没有松开,一副惺惺惜惺惺的表情,连忙招呼两人道:“再不吃的话,红菜汤就该凉了。”

    罗科索夫斯基就坐后,端起面前的一个装满了伏特加的玻璃杯,站起来对着韦维尔说:“将军先生,我提议为了您在北非痛扁了一顿德国人,喝一杯!”

    韦维尔听完翻译官翻译完了以后,也笑着站起身,和罗科索夫斯基碰了一下杯子后,学着对方的样子,将杯里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韦维尔等酒杯重新被斟满伏特加以后,也朝罗科索夫斯基举起了杯子,友好地说道:“罗科索夫斯基将军,为了您率领部队突袭卢布林夺取德军后勤仓库,以及在舍佩托夫卡给德军以重创的战绩,干一杯!”

    洛巴切夫等两人喝完这一杯以后,深怕他们再继续喝下去,连忙站起来制止:“好了,两位将军,别再喝了,再喝你们可就喝醉了。要是喝醉了,你们就没法品尝我们的俄罗斯美食了。大家先吃菜,要喝酒有的是时间。”

    “您好,将军阁下!”英国将军站了起来,主动向罗科索夫斯基伸出手去,并自我介绍说:“我是韦维尔上将,很高兴认识您!”

    韦维尔?!罗科索夫斯基听清楚对方的名字以后,心里开始暗自地回忆起对方的资料:阿奇博尔德·珀西瓦尔·韦维尔,英国元帅,二战时任中东英军司令部总司令。但看清楚对方套在左眼上的黑色眼罩,罗科索夫斯基立即确认这就是自己所知道的韦维尔,他的左眼是在一战时失去的。

    他握住韦维尔的手,礼貌地说道:“您好,将军先生!我以前曾经听说过您,听说过您指挥英军在北非和德国人作战时,所取得的一系列辉煌的战果。”

    两个陌生的人,会因为共同的话题,在片刻之间变得熟络起来。韦维尔虽然如今是英军上将,但听到外国的一名将军提到自己昔日的战绩时,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得意的表情。

    “好了,两位将军,你们就别站着了,都坐下吧。”洛巴切夫见到两人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迟迟没有松开,一副惺惺惜惺惺的表情,连忙招呼两人道:“再不吃的话,红菜汤就该凉了。”

    罗科索夫斯基就坐后,端起面前的一个装满了伏特加的玻璃杯,站起来对着韦维尔说:“将军先生,我提议为了您在北非痛扁了一顿德国人,喝一杯!”

    韦维尔听完翻译官翻译完了以后,也笑着站起身,和罗科索夫斯基碰了一下杯子后,学着对方的样子,将杯里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韦维尔等酒杯重新被斟满伏特加以后,也朝罗科索夫斯基举起了杯子,友好地说道:“罗科索夫斯基将军,为了您率领部队突袭卢布林夺取德军后勤仓库,以及在舍佩托夫卡给德军以重创的战绩,干一杯!”

    洛巴切夫等两人喝完这一杯以后,深怕他们再继续喝下去,连忙站起来制止:“好了,两位将军,别再喝了,再喝你们可就喝醉了。要是喝醉了,你们就没法品尝我们的俄罗斯美食了。大家先吃菜,要喝酒有的是时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