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〇六章 两军配合(中)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二百〇六章 两军配合(中)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重生当家小农女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冰殿相爷腹黑妻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悠然的锦绣田园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     罗科索夫斯基结束和科涅夫的通话后,一放下电话,便立即吩咐马利宁:“参谋长同志,集团军编成内,目前最战斗力最强的三个师,一个是部署在沃皮河边的第108步兵师,一个是坚守亚尔采沃的第152步兵师,唯一能动用的,是作为预备队的第64步兵师。你立即给师长格里亚兹诺夫上校打电话,让他立即向部队发出战斗警报,并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明白。”马利宁答应一声,便转身去给格里亚兹诺夫打电话去了。

    卡扎科夫看了看摆在桌上的地图,然后向罗科索夫斯基请示道:“司令员同志,需要炮兵为进攻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吗?”

    罗科索夫斯基想了想,然后回答说:“炮兵主任同志,您派几名炮兵观测员到河边去,假如德军夜晚渡河的话,就可以用炮火封锁河面,将他们都消灭在河里。”

    罗科索夫斯基命令卡扎科夫派炮兵观测员到河边,去监视德军的动静,本来只是一个预防措施,谁知道到半夜的时候,白天两次强渡都失败的德军,居然趁着夜色又偷偷地发起了第三次渡河。

    负责指挥部队偷渡的是一名叫弗兰克的上尉,指挥自己的部下,将收集到的五六十艘小船放进了河里,然后士兵们纷纷爬上了小船,使出吃奶的劲拼命地向前划,企图在苏军没有回过神之前冲上对岸。

    当船只划到河的中间时,天空中骤然响起了接二连三的尖啸声,弗兰克上尉的心骤然一紧,忍不住脱口而出:“炮击!”他的话音刚落,河面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炮弹炸得好像开了锅似的,被一丛丛炸起的水柱击打的船体在剧烈的摇晃,一些倒霉的小船被炮弹直接命中后,瞬间便在火光中被炸得四分五裂。

    弗兰克在自己的坐船被炮弹命中前,抢先跳进了水里,凭借着他娴熟的游泳技术,游到了岸边,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河堤。他扭头朝河里望去,泪水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随同自己出发的五六十只小船,已被苏军的炮火炸得七零八落,还在震荡的水面上,漂浮着燃烧的船体残骸。借助船体燃烧的火光,他清楚的看到被血染红的河面上,到处都是船只的碎片和自己部下的尸体,数量有限的幸存士兵在冰凉的水里拼命地扑腾着。

    见到这种情况,弗兰克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起来,想不到五六十条小船,两百来名部下,在苏军炮火的打击下,仅仅几分钟就荡然无存了。

    虽然此时苏军的大炮已停止了射击,但弗兰克还是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发呆,渡河失败,部下也丧失殆尽,他不知道回去该如何向上级交代。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传来了一个生硬的声音:“不准动,举起手来!”

    已彻底绝望的弗兰克没有反抗,他慢吞吞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将双手高高举起,顺从地成为了苏军的俘虏。

    胜利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指挥部,卡扎科夫望着罗科索夫斯基,用敬畏的语气说道:“司令员同志,还是您料事如神啊。您说德国人晚上会来偷袭,他们还真的来偷袭了。幸好我们早已严阵以待,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全歼这股敌人。”

    对于卡扎科夫的称赞,罗科索夫斯基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扭头问旁边的马利宁:“参谋长同志,我们的部队有伤亡吗?”

    “没有,司令员同志。”马利宁摇了摇头,兴高采烈地说:“偷渡的敌人几乎都被我军的炮火消灭在了河里,他们根本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坚守我们在岸边的部队一个伤亡都没有。”

    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整个指挥部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唯独例外的,是军事委员洛巴切夫,他盯着地图,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见到他如此的反应,马利宁忍不住好奇地问:“军事委员同志,听到这样的好消息,难道您一点都不感到高兴吗?”

    “司令员同志,沃皮河将我们和敌人分割开来,虽说今天成功地粉碎了他们的三次渡河行动。”洛巴切夫抬头望着站在旁边的罗科索夫斯基,忧心忡忡地说道:“但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他们过不来,我们想过去也不容易。敌人在强渡时的伤亡如何,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如果换我们的部队去强渡沃皮河,会不会付出更大的代价呢?”

    “军事委员同志,原来您是担心这件事啊。”罗科索夫斯基搞清楚洛巴切夫闷闷不乐的原因后,笑着对他说:“我们的参战部队不会采取强渡行动,而是沿着沃皮河南下,前往扎列索沃地区。这里虽然河面宽阔,但是水流迟缓,水也不深,我们的部队完全可以徒涉。”

    听到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说,洛巴切夫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表情,但很快他又沉默了下来,指着扎列索沃的位置说道:“司令员同志,只要我们的部队从这里过了一次,就会被德国人发现。我们需要在这里布置防御,防止他们可能发起的渡河作战吗?”

    “我看用不着。”马利宁插嘴说道:“说不定这次反击,就能将河对岸的德军击退到斯摩棱斯克以西地区,当时我们说不定就不用在沃皮河沿岸布置防御了。”

    几人正在说话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大声地问:“司令员同志在这里吗?”

    “我在这里!”罗科索夫斯基听出问话的人是利久科夫,连忙大声地说道:“是利久科夫上校吧,快点请进吧!”

    利久科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抬手向罗科索夫斯基他们几人行了一个环礼,然后直截了当地问:“司令员同志,我听到消息,我们明天要对敌人展开反攻。不知道有这事吗?”

    罗科索夫斯基听到利久科夫这么问,不禁大惊失色,他惊诧地反问道:“上校同志,您是从什么地方听到这个传闻的?”

    利久科夫没有马上回到罗科索夫斯基的问题,而是追问道:“司令员同志,您先别管我从什么地方得知这个消息的,我只问您,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面对利久科夫的追问,罗科索夫斯基沉默了一阵,然后回答说:“是的,上校同志,我们明天也配合科涅夫将军的第19集团军,对正面之敌实施反攻。”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以后,利久科夫拉开凳子在桌边坐下后,拉着罗科索夫斯基也坐下,然后陪着笑讨好地说道:“司令员同志,不知道您打算派哪个师配合友军的作战?”

    罗科索夫斯基坐下后,不紧不慢地说:“我安排的是格里亚兹诺夫上校的第64步兵师,他们师建制完整、老兵多,战斗力也不弱。”

    “为什么不安排我们师呢?”利久科夫有点不服气地说:“要知道这两个月,我所指挥的部队也打了不少的仗,战场经验绝对比他们更丰富。”

    罗科索夫斯基笑了笑说道:“上校同志,你们师刚刚组建不久,新兵太多,部队还没有完全形成战斗力,这个时候调你们参加反攻,等于就是让你们去送死。”

    没想到利久科夫听完后,唰地一下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司令员同志,虽然我们师的新兵多,但战斗骨干同样不少,我们有能力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何任务。”

    其实罗科索夫斯基也明白,和第19集团军配合作战,只出动一个师的确有点少。此刻利久科夫向自己主动请缨,倒可以让他们去试试,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更何况多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师。

    利久科夫见罗科索夫斯基笑而不语,以为他不同意自己的提议,不禁有些急了。他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洛巴切夫,恳求说:“军事委员同志,您帮我说说吧。”

    洛巴切夫冲利久科夫笑了笑,然后对罗科索夫斯基说道:“司令员同志,既然利久科夫上校求战心切,您就让他试试吧。虽说他部队里的新兵多,但是多打上几仗,这些有了战斗经验的新兵就会变成经验老道的老兵。”

    罗科索夫斯基等洛巴切夫说完后,望着利久科夫问道:“上校同志,你们师里的战士都有武器吧?”

    “目前一团、二团和炮兵团的每位指战员都有武器,只有三团的情况要差点,差不多是三个人用一支枪。”利久科夫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是来自后方的补给太少;二是我们派出去搜集武器的人不熟悉路,等他们找到地方时,那里的武器弹药和物资都被友军的人先搜走了。”

    “行了,上校同志,您别再说了。”罗科索夫斯基深怕他唠叨起来就没个完,连忙制止了他,说道:“既然三团的武器少了点,那就等他们上了战场再补充吧。”

    利久科夫说到三团武器不足时,还有些底气不足,深怕罗科索夫斯基因为这个原因,就拒绝让他的部队参加战斗。现在听说让他们到战场上去补充部队所缺的武器,如何还不明白罗科索夫斯基这是同意了他的参战请求,连忙挺直身体说道:“司令员同志,您放心吧,我们师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罗科索夫斯基点了点头,然后将马利宁叫了过来,吩咐他:“参谋长,你给上校讲讲我们的作战计划,让他心里有数。”

    等利久科夫欢天喜地地离开后,洛巴切夫有点担心地问罗科索夫斯基:“司令员同志,上校的部队新兵居多,而且武器又不够,让他们去参加反攻行动,这合适吗?”

    对于洛巴切夫的这个疑问,罗科索夫斯基信心满满地说:“您就放心吧,我的军事委员同志。利久科夫上校是一位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优秀指挥员,他所指挥的部队,在前期的战斗中,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战绩。既然他被上级任命为新组建的莫斯科摩步第一师的师长,就证明上级信任他,看重他的能力。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在战场上的表现,一定不会让我们大家失望的。”

    参战的部队既然已经安排好了,罗科索夫斯基认为此时应该和科涅夫通个气,因此他要通了第19集团军司令部的电话。当听筒里传出科涅夫那熟悉的声音时,他笑着说道:“您好啊,将军同志,我的参战部队已准备就绪,不知道您明天打算几点发起反攻啊?”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听说罗科索夫斯基已将进攻部队准备妥当,科涅夫顿时喜出望外,他谨慎地问道:“不知道你打算派多少部队协同作战啊?”

    “两个师,将军同志。”说这话时,罗科索夫斯基的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一点事情,因此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

    “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您怎么不说话了?”科涅夫发现听筒里忽然没有声音了,不禁提高了嗓门:“喂喂喂,说话啊,说话……”

    科涅夫的声音将罗科索夫斯基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连忙说道:“将军同志,对不起,我忽然想起了一点时间,所以没有及时地回答您。对了,您还没有告诉我,说您的部队打算在几点向敌人发起进攻呢?”

    “凌晨四点”科涅夫语气肯定说:“那时离天亮还有个把小时,也是人最疲倦的时候。假如在这时发起突然的进攻,相信一定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我明白了,将军同志。”罗科索夫斯基向科涅夫保证说:“我的部队也会在同一时间,向敌人发起进攻。”

    等罗科索夫斯基放下电话时,旁边的洛巴切夫关切地问:“司令员同志,您是不是下午的酒还没有醒啊?刚刚您在和科涅夫将军通话时,忽然就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然后握着话筒发呆。”

    “我没事,军事委员同志,您不用太担心。”罗科索夫斯基在说这话时,心里却在想,我刚刚之所以忽然发呆,是因为想起了明天参战的这两支部队,因为战果卓著,都在九月中下旬获得了近卫军的番号。看来自己这次的安排,真的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