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空城一座(中)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二百六十九章 空城一座(中)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重生当家小农女冰殿相爷腹黑妻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悠然的锦绣田园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     罗科索夫斯基一言不发地望着前方,只见各式军车和板车将拥挤不堪的公路变成了一条凝滞的车河,被堵在路上无法动弹的军车司机狂躁地按着喇叭,制造着让人心烦的噪音。而那些徒步的难民似乎已习惯了这一切,提着或挎着自己的行李,面无表情地跟着人流向前慢慢地蠕动着。

    看到这里,他扭头对洛巴切夫说:“军事委员同志,我们下去看看。”说完,猛地推开了身边的车门,然后率先跳下车去。

    洛巴切夫下了车,从车头方向绕到罗科索夫斯基身边,问道:“司令员同志,我们现在怎么办,过去看看嘛?”

    “暂时不用。”罗科索夫斯基摇了摇头说:“奥廖尔上校已经过去了解情况了,还是等他回来向我们报告吧。”

    过了一会儿,去了解情况的奥廖尔回来了,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另外两名军官。奥廖尔走到罗科索夫斯基和洛巴切夫的面前,报告说:“司令员、政委,我把友军的两位同志请了回来,由他们来向你们介绍情况吧。”

    奥廖尔侧着身子,冲跟着自己过来的两名军官摆了一下头,示意他们可以向罗科索夫斯基汇报情况了。一名上尉军官首先上前一步,抬手敬礼后,报告说:“您好,将军同志!我是第22集团军后勤部队的参谋。”

    “第22集团军的后期参谋?!”罗科索夫斯基听到上尉表明了身份,不由皱了皱眉头,然后望着另外一名军官问:“少校同志,您又是哪个单位的?”

    “将军同志。”听到罗科索夫斯基问到自己,少校连忙上前两步,大声地回答说:“我是第30集团军的后勤处副处长。”

    “两位指挥员同志,”罗科索夫斯基的目光在两名指挥员的身上扫来扫去,口中问道:“你们一个是第22集团军的,一个是第30集团军的。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你们的防区应该离这里很远,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呢?难道除了什么事情吗?”

    “没错,将军同志。”少校等罗科索夫斯基一说完,立即回答说:“德军突破了我们的防线,不少的部队已被德军击溃了。我们是突围出来的,现在正在向东去寻找自己的部队。”

    听说德军突破了第22和第30集团军的防线,罗科索夫斯基的心里不禁大吃一惊,他清楚地知道这两个集团军都是部署在第19集团军的右翼,既然这里被德军突破了,那么卢金的侧翼就变得危险起来。他冲奥廖尔招了招手,说道:“上校,地图。”

    奥廖尔连忙从挎包里掏出一份地图,摊放在引擎盖上。罗科索夫斯基朝那位少校做了一个手势,礼貌地说:“少校,请您将出现德军的地区指给我看一下。”

    少校走到引擎盖旁,低头看了一会儿地图,然后指着上面对罗科索夫斯基:“将军同志,您请看,德军的坦克和摩托化部队,突破了我们第30集团军和第19集团军结合地带的防御,并向东推进了很远,相继占领瑟乔夫卡、皮古利诺、霍尔姆——日尔科夫斯基等地的村庄和居民点。”

    罗科索夫斯基目不转睛地盯着少校刚刚所指出的那些地点,头也不抬地问:“敌人有什么样的兵力?”

    罗科索夫斯基的问题,让少校迟疑了片刻,然后他非常肯定地回答说:“虽然我无法说出德军的具体兵力,但我却能很有把握地告诉您,这些地区至少有两个团的步兵,和不少于一个团的坦克部队。……”

    等少校说完后,罗科索夫斯基冲他点了点头,礼貌地说:“谢谢您,少校同志,很感谢您向我们提供的情报。”

    等少校他们离开以后,奥廖尔满脸愁容地对罗科索夫斯基说:“司令员同志,情况看起来不妙啊,德军占据的这些村庄和居民点亚尔采沃——维亚兹马铁路干线以北。由此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可能是敌人打进来的一个楔子,可以预计,它将掉转头来夺取公路干线,形成对我军合围。”

    “您分析得很正确,”罗科索夫斯基虽然不太清楚在真实的历史里,被德军困在维亚济马地区的苏军部队是如何全军覆灭的,但他却能猜到德军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切断苏军的退路,想再打一个基辅的歼灭战。“这个情报很重要,我们需要立即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

    就在奥廖尔准备到后面转载有通讯器材的车队去发报时,却看到从前面拥挤的公路旁边,有一辆三轮摩托车摇摇晃晃地驶了出来。洛巴切夫的眼尖,一下就看清了坐在挎斗里的是马利宁,连忙惊喜地对旁边的罗科索夫斯基说了句:“司令员同志,是马利宁上校,他从维亚济马回来了。”

    当马利宁走到吉普车前时,洛巴切夫急忙问道:“参谋长,维亚济马城里的情况如何,我们有多少部队到达了?”

    听到洛巴切夫的问话,马利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对不起,军事委员同志,我给您带来的是坏消息。……”

    马利宁的话还没有说完,但罗科索夫斯基已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此次的维亚济马之行,是非常不顺利的,于是便抢先问道:“参谋长,你快说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司令员同志,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您。”马利宁表情严肃地说道:“我到了维亚济马后,走遍了整个城市,也没见到上级承诺给我们的五个师。”

    “不会吧,参谋长。”洛巴切夫用怀疑的口吻问道:“既然上级答应给我们部队,怎么会没有呢?可能是你去得太早,我们的部队还没开进维亚济马。”

    “军事委员同志,不是您想象的那样。”马利宁听到洛巴切夫这么说,不由急了,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城里不光没有我们的部队,甚至连执勤的警察也没有了。城里的居民收拾好了行李,扶老携幼地从城东方向逃出城去。我看上级根本就没给我们派什么部队,我们都上当受骗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洛巴切夫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我们接到的命令,可是方面军司令员和军事委员亲自签署的,怎么会是骗人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说着,他一把抓住罗科索夫斯基,情绪激动地说,“司令员同志,我们应该立即给方面军司令部联系,将这里的实际情况如实地报告上去,并问清楚答应给我们的五个师,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到达维亚济马。”

    “参谋长,”罗科索夫斯基刚才本来是想让奥廖尔去和方面军司令部联系的,既然此刻马利宁回来了,他便顺理成章地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后者:“你立即去和方面军司令部联系,汇报这里的情况,并询问为什么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到达维亚济马。”

    在焦急地等待了十分钟以后,马利宁垂头丧气地回到了罗科索夫斯基他们的面前,摇了摇头,说道:“和方面军司令部联系不上。”

    “什么,和司令部联系不上?”马利宁的回答让洛巴切夫大吃一惊。他扭头望着罗科索夫斯基问道:“司令员同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罗科索夫斯基还不知道自己被别人算计了,他未免也太后知后觉了。不过他始终不明白,自己对科涅夫的态度始终是恭谨有加,为什么对方却会布这样一个局来害自己呢?

    见到罗科索夫斯基只是盯着前方拥堵的公路发呆,洛巴切夫忍不住又将刚刚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罗科索夫斯基,知道不能再留在这里坐以待毙,必须要积极地采取措施,于是便吩咐奥廖尔:“上校同志,麻烦你带两名战士,顺着友军来的方向去侦察一下,搞清楚德军究竟在什么地方。”

    “明白了,我这就去。”奥廖尔说完,叫过两名战士,坐上一辆三轮摩托车,朝北而去。

    奥廖尔走了以后,洛巴切夫很快也坐不住了,他主动向罗科索夫斯基请缨道:“司令员同志,反之奥廖尔上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不如这样,我带几名战士再去维亚济马去看看,没准能遇到上级分配给我们的部队也说不清。”

    罗科索夫斯基虽然心里明白,科涅夫所承诺的五个师,只存在于纸面上,根本不会出现在维亚济马。但他不忍心打击洛巴切夫的积极性,在思索片刻后,最后还是点点头,说:“好吧,军事委员同志,您快去快回!”

    由于前面的道路拥堵,所以洛巴切夫不能带太多的战士通往,最后他只带着两名参谋和一个警卫班,乘坐摩托车,从公路旁边崎岖不平的路基下通过。

    随着奥廖尔和洛巴切夫的离开,吉普车旁只剩下了罗科索夫斯基和马利宁两人。马利宁左右张望了一下,见离得最近的战士都在十几米外,根本听不到自己的谈话,他便压低声音对罗科索夫斯基:“司令员同志,我觉得这是一个阴谋。”

    “参谋长,为什么这么说?”心中早就有不详预感的罗科索夫斯基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一个阴谋?”

    “这很明显啊,”马利宁以为罗科索夫斯基还被蒙在鼓里,便向他分析起来:“先是让我们将部队移交给了第20集团军的叶尔沙科夫将军,接着让我们赶到没有任何部队的维亚济马,来接收所谓的五个师。我看这彻头彻尾就是一个阴谋,没准是德国人见我们的防区迟迟无法攻破,便利用破译了的我军密码,给我们发了这个假的命令。”

    “参谋长同志,以你的逻辑分析能力,你完全可以去民警局担任刑事侦查员。”罗科索夫斯基等他说完后,立即指出了他话中的破绽:“如果德军要给我们发假命令,那么他们要同时对很多部门实施欺骗,除了要欺骗我们外,还要欺骗叶尔沙科夫,就凭这一点,他们是很难做到的。其次,我们向叶尔沙科夫将军移交部队,是收到了方面军司令员和军事委员两人联合签名的书面命令,这样的命令,德国人是无法伪造的。”

    一个小时后,去维亚济马打听情报的洛巴切夫回来了。他走到罗科索夫斯基的面前,表情严肃地说:“司令员同志,我在半路上遇到了方面军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据他说在维亚济马暂时没有我军的部队。但在上级的新命令下达以后,我们的任务依然照旧,就是在维亚济马接收五个师,然后对德军实施反突击。”

    罗科索夫斯基听完后,冷哼了一声,说道:“我看究竟能不能有部队到达维亚济马,估计方面军参谋长本人也不清楚。为了稳妥起见,他可能会说让我们按照原命令执行的话。”

    “那我们该怎么办?”洛巴切夫问道。

    “等,继续等。”罗科索夫斯基抬手看了看表,然后说道:“等到奥廖尔上校侦察回来后,我们就立即出发到维亚济马,在那里建立我们的指挥部。”

    就在罗科索夫斯基留在路边等待奥廖尔回来的时候,远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斯大林,接到了德军正在猛攻西方面军防区,并相继突破了第19和第30集团军结合部、第16集团军沃皮河防线的消息。

    斯大林取下叼在嘴里的烟斗,将烟灰瞌在了水晶烟灰缸里,眼角瞥着站在面前的沙波什尼科夫,不满地问道:“怎么,德军突破了沃皮河防线,并迫使第16集团军的部队后退了。罗科索夫斯基是怎么指挥的,他怎么能容忍敌人肆无忌惮地突破他的防线呢?”

    沙波什尼科夫等斯大林说完后,苦笑着说:“斯大林同志,根据西方面军的报告,罗科索夫斯基在德军进攻开始前,就率领他的司令部离开了前沿,不知去向。”

    “什么,罗科索夫斯基和他的司令部脱离了部队?”斯大林听后,将手里的烟斗在桌上重重地敲了几下,然后语气严厉地说:“这是贪生怕死的懦夫行为,一定要严惩。沙波什尼科夫同志,请您立即准备一道命令给西方面军,让他们在找到罗科索夫斯基和他的司令部以后,将所有的人都送回到莫斯科,让他们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