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名垂青史的指挥员(上)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名垂青史的指挥员(上)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凤还巢之悍妃有毒重生当家小农女冰殿相爷腹黑妻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悠然的锦绣田园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     过了十几分钟以后,观察所打来电话,负责的军官礼貌地对罗科索夫斯基说:“司令员同志,我已经派人和他们联系过了。这是步兵第126师的部队,他们刚刚从德军的包围圈里冲出来。部队的减员很严重,师长叶夫根尼上校也负了伤,正被战士们抬着行军。”

    “我明白了,请你转告叶夫根尼上校,到我这里来一趟!”

    罗科索夫斯基放下电话后,对坐在面前的洛巴切夫说:“军事委员同志,都搞清楚了。从德军的包围圈里突出来的这支部队,是步兵第126师,该师师长叶夫根尼上校在突围时负了伤,正由战士们抬着行军。”

    “他们刚突出德军的包围圈,肯定又累又饿,我们应该先安排他们休息,然后再将他们部署在我们的防区里,作为预备队。”

    洛巴切夫这话刚说完,马利宁恰好走进了帐篷。罗科索夫斯基连忙望着他问:“参谋长,民警支队的战士都安排好了?”

    “是的,都安排好了。”马利宁听到罗科索夫斯基问起此事,连忙向他汇报说:“我已经安排他们吃了早餐,然后有找了几个帐篷让他们休息。同时,侦察小组的向导,我也准备好了。”

    “做得很好。”罗科索夫斯基在表扬了马利宁以后,又接着对他说:“根据来自混成学员团的观察哨的报告,刚刚从德军的包围圈里突围出来的步兵第126师,进入了他们的防区。我已命令观察哨,让第126师的指战员都赶到我们这里。他们的师长叶夫根尼上校负伤了,你马上联系一下军医,为上校治伤。”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刚刚走进帐篷,甚至还没来得及坐下的马利宁,在接到罗科索夫斯基的这道命令后,又转身走出了帐篷。

    看到马利宁里去的背影,洛巴切夫有些遗憾地说:“司令员同志,可惜那位被我们俘虏的军医少校巴泽尔,没有跟着我们一起离开,否则以他的医术,一定能为我们的指战员解除伤病的痛苦。”

    “是啊,有点可惜。”罗科索夫斯基深有同感地说道:“根据我的观察,他是一位医术特别高明的军医,就这样又回到德国人那边,真是太可惜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没准我们还能再见到他。”洛巴切夫说完这句话以后,扭头朝帐篷外望了望,将帐篷外没有人,但依旧压低嗓门说:“司令员同志,有鲍里索娃同志的消息吗?”

    “没有。”听到洛巴切夫说到这位漂亮的女指挥员,罗科索夫斯基的神情变得黯然,他摇着头说道:“要是我们离开时,把犹太团也带着一起离开就好了。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只能祈祷上帝保佑,保佑他们成功地逃出德军的包围圈。”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外面有战士来报告,说有一支部队从北面穿过森林,正在向司令部的位置接近。罗科索夫斯基听完汇报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随后转身冲洛巴切夫和刚回来的马利宁说,“走吧,我们去迎接我们的英雄。”

    三人站在路边,没过多久,就看到一支疲惫不堪的队伍,沿着泥泞的道路走了过来。在队伍的中间,有四名战士抬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一位昏迷不醒的军官。虽然看不清军官的脸,但罗科索夫斯基一下就猜到这肯定就是第126师师长叶夫根尼上校。

    看到三名指挥员朝队伍走来,部队里的一名军官连忙转身,将一只手高高地举过头顶,冲着后面大声地喊道:“部队停下!”等部队停下后,他快步地跑到了罗科索夫斯基的面前,抬手敬礼后说道:“将军同志,步兵第126师政治副师长阿迪尔向您报告,我们成功地突破了德军的包围圈,正在向东转移。”

    罗科索夫斯基抬手还礼后,对阿迪尔说道:“政治副师长同志,我是第16集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我宣布,从现在起,你们师归我指挥!”

    “明白了,司令员同志。”阿迪尔听到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说,立即识趣地更换了称呼。

    “这就是你们的师长叶夫根尼上校吧。”罗科索夫斯基望着阿迪尔身后的那副担架,试探地问道:“他的伤势严重吗?”

    “在突围的第一天,师长带头冲在部队的最前面。”阿迪尔身子一侧,把罗科索夫斯基让到担架旁,开始介绍起情况来:“他的腹部和腿部,都中了德军炮弹的弹片,因为我们没有必要的医疗条件,所以师长身上的伤口都感染,导致他连续两天高烧不退,至今还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说完,他冲抬着担架的战士说道,“把担架放下。”

    也许是战士在放下担架时颠簸了一下,将叶夫根尼从昏睡中惊醒过来。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问:“我们在哪里?”

    “上校同志,”罗科索夫斯基蹲在了叶夫根尼的身边,握着他的一只手,“你们已突破了德军的包围,到达了沃洛科拉姆斯克附近的森林。”

    叶夫根尼看见了罗科索夫斯基领章上的军衔,努力地在脸上挤出了笑容问道:“将军同志,不知道您是哪支部队的指挥员啊?”

    “我是第16集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中将,从现在起,您的部队接受我的指挥。”罗科索夫斯基直截了当地说:“叶夫根尼上校,您还是到后方去养伤吧。等伤势好了以后,再回到前线来狠狠地打击德国人吧!”

    听到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虚弱的叶夫根尼笑了笑,有些不甘心地说:“真舍不得离开前线,离开我的战士们啊!”

    蹲在担架另外一侧的阿迪尔握着叶夫根尼的另外一只手,激动地说:“师长同志,您看,我们从敌人的包围圈里冲出来,还找到了自己的部队,第126师的军旗我们也带出来了。”

    “军旗!”原本虚弱不堪的叶夫根尼顿时眼前一亮,随后他在罗科索夫斯基和阿迪尔的帮助下,在担架上坐了起来,打起精神问道:“我们的军旗在哪里?”

    阿迪尔冲后面做了一个手势,立即有一名扛着旗帜的战士跑了过来,展开了弹痕累累的军旗,并低垂到叶夫根尼的面前。叶夫根尼托起军旗的一角,深情地吻着。吻完以后,他抬头仰望着军旗,对蹲在旁边的罗科索夫斯基小声地说:“将军同志,我们步兵第126师的军旗将永远飘扬。”

    附近的战士也一个个走上前来,亲吻着军旗。百感交集的阿迪尔托起军旗,亲吻完毕后,忽然站起身,冲着战士们大声地说:“同志们,让我们对着这面旗帜宣誓:我将追随这面英雄的旗帜,直到永远!”

    他的话音刚落,战士们立即大声地重复道:“我们将追随这面英雄的旗帜,直到永远!”

    马利宁安排了几名参谋,让他们引导着第126师的指战员们,到森林深处为指战员开辟的地方去休息。

    看着从面前经过的部队,洛巴切夫使劲地点了点头,然后情绪有些激动地对罗科索夫斯基说:“司令员同志,您看到了吗?虽然我们遭受了一些挫折,但我们的指战员依旧充满了斗志。有了这样的指战员,还有什么敌人是不能打败的吗?”

    罗科索夫斯基等洛巴切夫说完后,点了点头说道:“军事委员同志,我看敌人也许在这一两天就会向我们发起进攻,你看我们是不是到下面的部队去转转,看他们准备得如何?”

    “好的,我们应该到部队去看看,给战士们鼓鼓劲。”洛巴切夫说完后,迟疑了片刻,然后试探地问:“司令员同志,您看是不是应该把政治处的罗曼诺夫同志也叫上,毕竟他是做负责政治宣传工作的?”

    作为一个拥有后世记忆的人,罗科索夫斯基深深地明白政治宣传工作,对鼓舞战士们的士气,有多么大的帮助,因此他爽快地答应道:“好吧,叫上他一起去。”

    看到司令员和军事委员又要离开,马利宁赶紧问道:“司令员同志,我该如何安置第126师的指战员呢?”

    “让他们作为集团军的预备队,”罗科索夫斯基听到马利宁的问题,立即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和民兵第18师一起,摆在我们防区的第二线。”

    ……

    罗科索夫斯基他们视察的第一站,是步兵第316师1075团的防区。他之所以第一个地方就来这里,是为了见一见那位著名的克罗奇科夫。亲眼看看这位对部下高喊:“俄罗斯大地辽阔,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因为后面就是莫斯科!”的英雄政工人员。

    一行人来到了第1075团一营的阵地,战壕里的战士看到有军官走过来,纷纷站起身,背靠着壕壁向几人行注目礼。罗科索夫斯基放眼望去,见战壕里站着的都是战士,偶尔有两名指挥员,都是准尉或者少尉军衔的。他走到少尉的面前,微笑着问道:“少尉同志,您知道一级政治指导员克罗奇科夫同志在哪里吗?”

    此时的一级政治指导员,相当于战争后期的营教导员,战壕里的指战员都属于克罗奇科夫的部下。少尉听到罗科索夫斯基的问题,连忙抬手朝不远处的一个半埋在地下的掩蔽部一指,随后大声地说:“在那里,将军同志。一级政治指导员同志就在那里。”

    罗科索夫斯基向少尉道谢后,又带着几人沿着战壕朝前走去。片刻之后,他们就来到了掩蔽部的门口,正要掀开布帘进去时,忽然听到里面有什么传出来,似乎有人正在讲课。罗科索夫斯基想听听里面的人讲些什么,便拦住了洛巴切夫他们,几人一起站在战壕里,静静地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再往南去便是乌克兰的国土。在古时候基辅俄罗斯时代,这些土地也是远远地伸展到西方的……

    很久以前,西乌克兰肥沃的土壤就引起了贪婪的征服者们的注意。

    匈牙利的王公,波兰的军阀和德国的骑士们都垂涎这一片土地。在加利西亚和在……,战争持续了四个世纪。我们的战士非常勇敢地战斗着,不止一次吧侵略者赶走。然而这是不平等的战争。蒙古人的镣铐像是乌云一样笼罩着俄罗斯的国土。俄罗斯被削弱了,财富被耗尽了,它不能够在西方给敌人最后的打击,将敌人驱逐出去。敌人们像乌鸦似的云集在乌克兰的国土上,力图分裂它们,将它们啄得粉碎。乌克兰加利西亚变成了波兰地主们的辖地,……乌克兰则在匈牙利国王的统治之下,土耳其的近卫军长驱直入多瑙河的草原,比萨拉比亚变成了土耳其国王的战利品。

    年复一年地过去,外国的大君主们不断地变换着。在我们祖国的地图上被磨难的一角,被人一再地换来换去。征服者们不准乌克兰人民说他们的本国语言,他们扼杀乌克兰的民族文化,打算把乌克兰人民变成日耳曼人和波兰人。但是乌克兰人和他们兄弟们分离后,在他们的心中一直怀着自由以及和他们祖国重新聚会的希望。……”

    虽然里面人说的话,有不少单词听不到清楚,但丝毫没有影响到门外旁听者们的兴趣。罗曼诺夫小声地对洛巴切夫说:“军事委员同志,里面的人好像在给大家讲乌克兰从前那段苦难的历史。”

    “没错,罗曼诺夫同志,您说得对。”洛巴切夫点了点头以后,也小声地说道:“不要说话,我们继续听他接下来还会说些什么?”

    “……苏维埃乌克兰在德国人占领之下,受到了可怕的灾难。纳粹把城市破坏,把工厂炸毁,并且蹂躏了繁茂的乌克兰田野。然而乌克兰人民在**领导之下,和伟大的俄罗斯人民的兄弟般的帮助下,和德国人进行着顽强的斗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