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坚守苏希尼奇(中)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三百九十七章 坚守苏希尼奇(中)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冰殿相爷腹黑妻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凤还巢之悍妃有毒悠然的锦绣田园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酌风流,江山谁主     正当城市遭到德军不间断的炮击,城里的居民在大举逃亡之际,朱可夫再次打来了电话。他开门见山地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既然你的部队已经夺取了苏希尼奇,那么我给你的新命令,就是牢牢守住城市。同时,采取果断的进攻行动来疲惫敌人,使其丧失固守和积蓄力量的能力。明白吗?”

    “大将同志,”罗科索夫斯基听到朱可夫所下达的这道命令,立即傻眼了,自己此刻正被德国人压着打,如果还去主动进攻敌人,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他赶紧进行辩解,希望朱可夫能收回这道让自己去以卵击石的错误命令:“我们现在的兵力非常有限,而且还没有足够的火炮,也得不到应有的空中支援……”

    “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没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朱可夫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后面的话,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很困难,德国人也同样很困难,现在就是比意志的时候,谁也坚持到最后,谁就是最后的赢家。这道命令不容更改,你去执行吧。”

    洛巴切夫看到罗科索夫斯基放下电话时的那副愁眉苦脸的表情,便知道肯定是上级又下达了什么令他为难的命令,便关切地问:“司令员同志,怎么了,朱可夫同志又给我们集团军下达了什么新的命令吗?”

    “没错,朱可夫大将刚刚下达了一道命令,一道我们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罗科索夫斯基对着围在四周的指挥员说道:“他命令我们对敌人发起进攻,以达到削弱和疲惫敌人的目地。”

    “什么,在这种时候发起对德军的进攻?”扎哈罗夫听到这道命令时,眼珠子瞪得差点就掉地上了,他着急地说:“司令员同志,以防御来迟滞和削弱敌人是一回事,而通过进攻来削弱敌人,则是另外一码事。以防御来迟滞和削弱敌人,以达到实力的平衡,我们和其他部队在转入总攻前,就一直是怎么做的。但在目前的严寒环境中,力量的对比又不利于我军的情况下,向敌人发起进攻,可以说是一种自杀的行为。”

    “没错,司令员同志。”马利宁接着说道:“虽然我们在莫斯科城下发起的大反攻,击败了德军,并将他们从莫斯科附近赶走,但他们还没有丧失防御能力。他们还在固守所有的占领地区,并从后方源源不断地调集援兵来加强这一地区。

    已经耗尽了力量的我军目前所能做的,只能是从在这个地段,或者在那个地段将敌人赶跑,并为此消耗我们宝贵的兵力,以达到艰难向前推进的效果。目前,集团军所属部队中,机枪、迫击炮所需的弹药普遍短缺,能投入战斗的坦克也所剩无几了。”

    “司令员同志,这件事您一定要慎重考虑啊。”在扎哈罗夫和马利宁的反应结束后,一向很少发言的卡扎科夫也言辞激烈地说:“根据我的了解,德寇组织的主要防御,主要是位于村镇或小树林里的据点,据点之间的间隔地带,他们都会埋上地雷并以火力控制。

    由于如今剩下的火炮数量少,炮弹也严重不足,导致对步兵提供炮火支援的力度很弱。假如让我们的步兵以稀疏的散兵线,越过厚厚积雪,向敌人防御阵地实施进攻。估计还没接近敌人的阵地,就已经累得精疲力尽,然后被敌人当成靶子一个接一个地干掉。”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依托苏希尼奇的防御工事,来抗击德军的进攻。”洛巴切夫等大家的发言都结束后,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同时利用这宝贵的时间,为强有力的进攻而积聚兵力和武器弹药,这样做岂不是更好吗?”

    “行了,你们不必再说了。”见到指挥员们群情汹汹,罗科索夫斯基连忙表态说:“你们所说的情况,我都了解。敌人如今的兵力和技术装备,已经大大地超过了我们。如果我们实力弱小的这一方,要通过齐腰深的积雪,去进攻实力强大的敌人,那不是让指战员们白白去送死吗?”

    看到所有人都点头表示对自己的这个说法表示赞同,罗科索夫斯基便吩咐马利宁:“参谋长,给方面军司令部写个报告,将苏希尼奇当前的形势,连同我们的估计和得出的结论,写成一份详细的报告,立即呈送给方面军司令部。”

    “是!”马利宁答应一声,便起身去写报告去了。

    在天黑以前,马利宁写好的报告,被专人送往了方面军司令部。就在这时,城东方向的观察哨打来了电话,向马利宁报告:“参谋长同志,在东面的路上,发现了几辆带篷的卡车。”

    马利宁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吃了一惊,他还以为德军已经绕到自己的后方去了,连忙追问道:“是德国人的车辆吗?”

    “不是的,参谋长同志。”观察哨回答说:“看起来像我们自己人。”

    马利宁松了口气,命令道:“等车队进城时,你派个人把该部队的指挥员带到司令部来。”

    罗科索夫斯基随口问了一句:“参谋长,什么事?”

    “城东的观察哨报告,说发现远处有一支小型的车队,正沿着公路朝我们驶来。”马利宁一口气说道:“我已经命令观察哨,等车队进城后,派人将指挥员送到这里来。”

    听完马利宁的报告,罗科索夫斯基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又问:“我们的报告什么事情能送到了方面军司令部?”

    马利宁连忙抬手看了看表,回答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信使将在一个小时后,将报告送到朱可夫司令员的手里。”

    罗科索夫斯基等马利宁说完后,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直接给朱可夫打电话,告诉他,部队在目前的情况下,向城外的德军发起进攻,是不明智的举动,并请他取消原来的命令。但他很快克制住了主机,因为有些事情在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没准朱可夫根本没有耐心听完自己的解释,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所以只能耐着性子,等朱可夫看完自己呈送的那份报告再说。

    洛巴切夫凑近罗科索夫斯基,低声地问道:“司令员同志,你是不是还在为朱可夫下达的那道进攻命令而烦恼啊?放心吧,等他看完我们的报告后,也许会改变主意。”

    虽然罗科索夫斯基的心里明白,朱可夫喜欢固执己见,这份报告能起到的效果有限,但为了不打击洛巴切夫的积极性,他还是陪着笑说:“军事委员同志,希望如此吧。”

    朱可夫的电话还没来,却有一名肩膀上落满了雪花的少尉,快步地走进了指挥部。他朝左右张望一番后,走到了马利宁的面前,抬手敬礼后报告说:“参谋长同志,我是城东观察哨的,我已奉命将高射机枪连的连长带来了。”

    “少尉同志,谢谢你!”马利宁向对方表达了自己的谢意以后,吩咐道:“请将高射机枪连的连长请进来吧!”

    片刻之后,一名中等身材、相貌俊美的女军人,迈着大步走了进来。她走到屋子中间,面朝着罗科索夫斯基和洛巴切夫两人敬了一个环礼,同时朗声说道:“报告司令员、军事委员同志,高射机枪连连长奥夏宁娜中尉奉命来到,我听候你们的命令,请指示!”

    罗科索夫斯基正在和洛巴切夫说话,听到有人在喊报告,便头也不抬地摆了摆手,权当是和对方打招呼了。谁知在这时,坐在他旁边的洛巴切夫猛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吃惊地说:“啊,居然是你?”

    见来人引起洛巴切夫如此大的反应,罗科索夫斯基也好奇地抬起头,朝来人望去。等看清楚对方后,他也大吃一惊,连忙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快步地迎了上去,握住对方冰冷的手,意外地问道:“这不是奥夏宁娜同志吗,你就是高射机枪连的连长?”

    “是的,司令员同志。”见罗科索夫斯基和洛巴切夫都认出了自己,奥夏宁娜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我是昨天刚获得这个职务,奉命赶到这里来加强你们的防空力量。”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罗科索夫斯基正为苏希尼奇的防空力量薄弱而犯愁,此刻听说来了一个高射机枪连,虽然人数少了点,但聊胜于无,他好奇地追问道:“你们有什么样的技术装备?”

    奥夏宁娜简单地回答说:“有九挺牵引式的14.5毫米口径的四联高射炮。”

    “中尉同志,”马利宁见这位新来的女指挥员居然无视了自己,心里多少有些疙瘩,但想到对方是高射机枪连的连长,还是用友好的态度说道:“根据我们的分析,敌人的飞机应该从城西方向飞来,所以你要尽快在城西建立防空阵地。”

    “放心吧,参谋长同志。”虽然奥夏宁娜不认识马利宁,但看到面前的这位上校能抢在罗科索夫斯基发言,便大体猜到了他的身份,“我会连夜将防空阵地部署妥当的。”

    “丽达!你不反对我叫你丽达吧?!”罗科索夫斯基看到奥夏宁娜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反对自己称呼她的小名,便接着说下去:“你打算如何摆放这些高射机枪呢?”

    奥夏宁娜想了想,随后回答说:“我打算每三挺一组,摆成一个三角形;两个机枪组排成一排,可以增加火力的密度。”

    “不行,丽达,这样的布置不行。”罗科索夫斯基等奥夏宁娜说完后,立即摇着头反对说:“假如敌机是从你们的防御正面过来,你们还可以形成密集的火力网,封锁敌机前进的方向。但假如它们是从你们的防空阵地侧面过来,你们能封锁的面积就小多了。”

    “那我们该怎么布置呢?”奥夏宁娜问道。

    罗科索夫斯基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着反问道:“你见过蜂巢吗?”

    “见过!”奥夏宁娜点着头回答道,但脑子里却是一片茫然,她不知道防空阵地与蜂巢之间有什么联系。

    “既然你见过蜂巢,那就好办了。”罗科索夫斯基说着,在纸上随便画了几笔,随后递到奥夏宁娜的面前,指着上面对她说:“你看看,将六挺高射机枪摆成蜂巢的六边形状,另外在将三挺摆成三角型的机枪放在蜂巢的中间,这样的防空阵地,不管敌机从哪个方向过来,都将面对你们的密集火力的拦截。明白了吗?”

    “明白了,司令员同志。”奥夏宁娜笑着回答说:“您真聪明,居然能想到这样摆放高射机枪的办法。我相信只要敌机进入了我们的防空区域,他们就一定插翅难逃。”

    送走了奥夏宁娜没多久,朱可夫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

    听到接电话的人是罗科索夫斯基,他便瓮声瓮气地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你们送来的报告,我已经仔细看过了。”

    朱可夫的话,让罗科索夫斯基的心跳加快,他的心里暗想,难道朱可夫同意了我们报告上的观点,绝对现在不是进攻敌人的最佳时机,准备取消他原来的命令吗?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他还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大将同志,既然您看过了我们的报告,不知道您最后的答复是什么?”

    在片刻的沉默过后,朱可夫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我曾经说过了,我所下达的命令是不容更改的,所以你们送再多的报告来都没有用处。明白吗?现在,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告诉你,继续无条件地执行我原来下达的命令!”

    罗科索夫斯基听完朱可夫的答复后,不禁傻眼了。虽然朱可夫早已挂断了电话,但他还握着话筒发呆,同时脑子里在默默思考,该如何去执行这道命令。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