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巩固防线(上)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四百一十二章 巩固防线(上)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酌风流,江山谁主悠然的锦绣田园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冰殿相爷腹黑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     切尔内绍夫赶到墓地时,指战员们正在打扫战场。当他看到在几名战士看管下,围坐在一起的十几名德军俘虏,不禁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地说:“奇怪,逃出波普科沃村的德军官兵有上千人,怎么才这几个俘虏啊?”

    他连忙叫过一名警卫员,吩咐道:“你去把德军俘虏里的军官带过来。”

    警卫员接到命令后,快步地走到了俘虏面前,冲着他们大声地说:“你们谁是军官,立即站出来!”

    俘虏们抬头看了他一眼,谁也没搭话。

    见到俘虏不理睬自己,警卫员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他提高嗓门问道:“你们没有听到我的话吗?谁是军官,立即给我站出来。”

    俘虏们还是没人说话。

    警卫员把手指搭在了手枪的扳机上,准备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些不知道好歹的德国人。就在这时,旁边的一名看守俘虏的战士,小声地提醒他说:“你说,他们是不是听不懂俄语啊?”

    战士的提醒,立即让警卫员羞红了脸,他把手指从扳机上移开,重新返回切尔内绍夫的面前,羞愧难当地说:“对不起,师长同志,俘虏听不懂俄语,我没法完成您的任务。”

    切尔内绍夫听完警卫员的汇报,立即意识到是自己考虑不周,德国人中肯定有懂俄语的,但这些被俘的普通官兵,可能找不出会说俄语的。想到这里,他又吩咐警卫员:“去找个懂德语的人来给我们做翻译。”

    警卫员找到了翻译后,又第二次来到了俘虏面前。这次俘虏兵们听完翻译后,总算有了反应,一名脸庞被硝烟熏得黑黑的,没有戴军帽,身上军服破破烂烂,只剩下的一侧肩章的德国兵站了起来,面不改色地说道:“我是德军中尉茨维克,带我去见你们的指挥官。”

    审讯德军俘虏的地点,就在墓地旁边一栋被炸塌了一半的石质教堂里。切尔内绍夫坐在一张靠背椅上,仔细地打量完面前站在的德军中尉后,才慢吞吞地问道:“你的名字、职务、军衔?”

    茨维克听完翻译的内容以后,昂着头回答说:“将军先生,我是德军中尉茨维克,职务是步兵连长。”

    “中尉先生,”切尔内绍夫刚刚已经从参战的指挥员那里,了解到坚守在公墓的敌人,只有一个连的兵力,总人数不过一百七十多人,却依旧给自己的部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而且还拖延了好几个小时。这样完全的敌人,是值得人尊重的,他客气地茨维克说:“你指挥不到两百人的部队,仅仅在公墓这里构筑了临时的防御工事,就抗住了我一个主力团的进攻,还使我们结束战斗的时间推迟了好几个小时。你和你的部下都是合格的战士,就算站在敌人得立场,我依旧对你们表示敬佩。”

    “谢谢您,将军阁下。”听到苏军指挥官这样点评自己的部队,茨维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随后说道:“您的部下表现得也很不错,毕竟你们才是胜利者。”

    切尔内绍夫等中尉说完后,又好奇地问:“中尉先生,您能告诉我,您的部队撤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中尉抬手看了看表,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冷笑着说:“将军阁下,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在公墓这里坚守两个小时,以掩护主力部队的撤退。但我刚刚看了一下表,我们居然将你们挡住了四个小时,也就是说,哪怕你们现在派部队去追击,也为时过晚了。”

    “能告诉我,你们的主力部队去了什么地方吗?”切尔内绍夫没搞懂德军为什么要撤退,便忍不住好奇地问:“要知道你们还有坦克和装甲车,假如依托村庄抵抗的话,我们就算占领村庄,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将军先生,虽然您有诱供的嫌疑,但我还是告诉您实情吧。”中尉丝毫没有半点当俘虏的觉悟,依旧得意洋洋地说:“我们连的任务,就是拖住你军两个小时,以掩护我军主力撤退,我想他们现在已经到达了安全的地方了。”

    他说完这话后,仔细地瞧了一会儿气急败坏的切尔内绍夫,大义凛然地说:“好了,将军阁下,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完了,您可以下令枪毙我了。”

    “师长,”这时一名军官跑进来报告说:“司令员同志来了,就在外面。”

    切尔内绍夫扭头冲站在身后的警卫员和翻译说:“把他送回俘虏那里去,给他一个战俘应有的待遇。”

    切尔内绍夫从残破的教堂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罗科索夫斯基身旁的鲍里索娃,不由得有点发愣,他心里暗说,罗科索夫斯基和这个女人的绯闻,原本知情人都是团级以上的军官,只要由洛巴切夫出面打个招呼,这件事就不会泄露。他今天大大咧咧地带着这个女人到战场上,不是要闹得人人皆知么?

    罗科索夫斯基见切尔内绍夫站在原地发呆,便猜到了他心里所想,在和他握手时抢先说:“切尔内绍夫将军,鲍里索娃同志听说你们打了一个大胜仗,所以主动提出带着慰问团到这里来慰问指战员。”

    说到这里,他压低声调说:“完成了今天的慰问后,她就会带着列宁格勒区的慰问团,明天一大早就返回莫斯科了。”

    “明天就走了?”切尔内绍夫试探地问道,在得到罗科索夫斯基肯定的答复后,立即笑着说:“那这是太好了。我相信指战员们在大战之余,见到有亲人来慰问自己,一定会感到很高兴的。”

    罗科索夫斯基等切尔内绍夫说完后,便直截了当地问德国人的情况:“将军同志,我大致了解了一下,你们只消灭了几百的敌人,那么剩下的一千多敌人到什么地方去了?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让敌人迂回到我们的后方去,就大大地不妙了。”

    “放心吧,司令员同志。”见罗科索夫斯基如此担忧,切尔内绍夫笑着说:“我已经审问过俘虏,敌人说他们的主力,已撤往了后方。”

    “什么,敌人的主力已撤往了后方?”罗科索夫斯基听到切尔内绍夫这么说,不禁皱起了眉头:“我来的时候,看到村庄里还有不少的坦克、装甲车和卡车,敌人为什么要丢弃这些技术装备逃跑呢?这真是太奇怪了。”

    “司令员同志,我觉得这也能理解。”切尔内绍夫用手朝四周指了指,向罗科索夫斯基解释说:“您瞧瞧,波普科沃村除了我们进攻的那一侧,能适合坦克、装甲车通行外,另外三面只能徒步行军。敌人是看到无法带走他们的技术装备,所以只能扔掉了。”

    “你觉得敌人会撤到什么地方呢?”罗科索夫斯基接着问道。

    切尔内绍夫摇了摇头,苦笑着回答说:“俘虏只说他们的主力撤退了,至于撤到了什么地方,就没有招供了。”

    罗科索夫斯基本来想让参谋拿一份地图过来,结果回头看了看,跟着自己来的都是一些警卫员,他们的身上肯定找不出军用地图,只能有点无奈地对切尔内绍夫说:“我的参谋长如今在村里的教堂里,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看他有没有研究出敌人可能撤往了什么方向。”

    当罗科索夫斯基和切尔内绍夫两人,在警卫员的保护下,离开公墓返回波普科沃村的时候,鲍里索娃和特卫林带领的慰问团,已经投入了紧张的工作。

    特卫林带着男同志,帮着近卫军的战士们收拾敌人的尸体,将还能使用的武器收集起来,在工作的同时,还向战士们问寒问暖,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等等,相处得格外融洽。

    而鲍里索娃则带着几名女同志,去给卫生员打下手,帮他们为伤员包扎,和重伤员聊天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以减轻他们的痛苦。甚至还有一名漂亮的女同志蹲在担架旁,放声高歌一曲,引来伤员和附近战士们的连声叫好。

    李木子在刚刚的战斗中,左肩上又中了一枪,此刻正坐在一块倒伏在地上墓碑上,等待卫生员给他包扎伤口。鲍里索娃看到这里出现了一个亚洲面孔,还好奇地问:“同志,你是来自哈萨克斯坦吗?”在她的印象中,有着亚洲面孔的战士,通常都是来自哈萨克斯坦或者塔吉克斯坦这样的中亚加盟共和国。

    “不是,”李木子看到一个大美女蹲在面前和自己聊天,虽然有点魂不守舍,但听到她的这个问题,还是很认真地回答说:“姑娘,我不是哈萨克斯坦人,我是华夏人,来自华夏的抗日联军,是来帮助苏军抗击法西斯侵略者的。”

    鲍里索娃瞥了一眼李木子手里军装上的奖章,笑着点了点头,“看来你在战场上表现得不错,连奖章都挂上了。”

    听到鲍里索娃说起自己的奖章,李木子脸上的笑容不禁僵了一下,因为最早说授予自己的是勋章,谁知到手的却是奖章,让他心里失落了很长时间。此刻听这位美女又揭开了自己的伤疤,木子本来想发火的,但看看对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也跟着傻笑着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一名奖章,我最想获得是勋章,最好是红旗或者列宁勋章。”

    鲍里索娃手脚麻利地为李木子包扎完肩膀上的伤口,关切地说:“少尉同志,快点把衣服穿上吧,这么冷的天,可千万别冻坏了。”

    李木子呆呆地看着鲍里索娃离去的背影,以至于老祝来到自己的身边都没察觉到。直到老祝有意在他受伤的肩膀上捏了一把,一种刻骨铭心的剧痛,总算把他惊醒了过来。他抬头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祝,不满地说:“老祝,你干啥,没事掐我的伤口做啥?”

    老祝在李木子的头上揉了两把,没好气地说:“行了,别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别的姑娘你还能去勾兑一下,但是这个绝对不行,就连心里想想都不行。”

    由于两人是在用中文对话,周围的近卫军战士根本听不懂,所以李木子毫无顾忌地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为啥连想想都不行?”

    “因为那个女的,是司令员的相好。”虽然明知周围的战士听不懂自己和李木子的对话,不过为了稳妥起见,生性谨慎的老祝还是压低声音说出了实情,最后还补充一句:“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别到处瞎咧咧,否则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保不住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李木子听到老祝的叮嘱,立即信誓旦旦地回答说:“你就放心,这件事出得你口,入得我耳,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就在老祝和李木子私下谈论罗科索夫斯基的绯闻时,不断打着喷嚏的罗科索夫斯基来到了波普科沃村里的教堂。看到司令员在不停地打喷嚏,马利宁关切地问:“司令员同志,您这是怎么了,是感冒了吗?”

    “不像是感冒,”罗科索夫斯基摇着头说,“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是不停地打喷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了,研究出德军的撤退方向了吗?”

    “是的,司令员同志,我经过反复的分析,猜到了德军会撤到什么地区。”马利宁伸手朝教堂大厅角落里的一张长桌一指:“桌上有地图,我向您详细地解释一下。”

    几人来到长桌旁,马利宁指着地图对罗科索夫斯基说:“司令员同志,您瞧,在波普科沃村的西南方向,有一个叫马克拉基的村镇,距离这里十五公里,我估计敌人是撤到那里。”

    罗科索夫斯基盯着马利宁所指的方向看了一会儿,随后笑着说:“如果德军真的退往了这里,那么我们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就是夺取敌人的这个据点。只要我们占领了这里,德国人在日兹德拉方向上的整个防御就被我们粉碎了。我们剩下的要做的事情,就只是肃清驻扎在布伦村、以及分布在那些广阔的、没有树林的平原上的小村庄里的敌人,使其无法再退向日兹德拉。”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