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巩固防线(下)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四百一十四章 巩固防线(下)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冰殿相爷腹黑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悠然的锦绣田园妃常吃货之空间小王妃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重生当家小农女     罗科索夫斯基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望着鲍里索娃好奇地问:“你怎么只穿着内衣,是屋里太热了吗?”

    鲍里索娃摇了摇头,回答说:“我白天帮着卫生员照顾伤员,甚至还帮他们包扎伤口,弄得衣服上全是血迹。你来之前,我刚把衣服洗了,还没有晒干。”说着,朝壁炉的位置努了努嘴。

    罗科索夫斯基顺着她眼神盯着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在壁炉的旁边摆了一把靠背椅,椅背上带着鲍里索娃白天穿的军便服和黑色长裤。

    “你今晚会留下来吗?”罗科索夫斯基的耳边传来鲍里索娃怯生生的声音。

    他抬头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美女,弯弯的眉毛,秋水般清澈的双眼,尖尖的鼻子,精致得让人不忍将目光移开的五官。盘在头上的发髻,更让她增添了几分迷人的魅力。见罗科索夫斯基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鲍里索娃那白皙的脸蛋越发变得红润起来。

    在罗科索夫斯基的心目中,鲍里索娃一直是以女强人的形象存在的,此刻看到她娇羞无比的表情,就让他觉得有些口渴,便连忙捧起手里的茶杯,也顾不上烫不烫,便大大地喝了一口。喝了茶以后,他将茶杯往旁边的小茶几上一放,抬手抓住鲍里索娃的小手,轻轻地一带,这位美女就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凑近鲍里索娃的耳边,柔声地问道:“你希望我留下,还是不希望我留下啊?”

    鲍里索娃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把脸扭到了一旁,言不由衷地说:“我不知道。”

    罗科索夫斯基有意想逗逗鲍里索娃,故意说道:“既然你不想我留下,那我就回指挥部去了。”说着作势欲起。

    “不准走。”鲍里索娃一把搂住他的脖子,霸道地说:“今晚就留在这里,哪里都不准去。”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察觉到自己语气过于严厉,便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解释说,“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下次见你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你就留下陪陪我嘛!”

    其实罗科索夫斯基刚刚就是做做样子,真的要让他走,他还不愿意走呢。因为从鲍里索娃坐在他腿上的那一刻开始,做了大半年和尚的他,某些部分已经变得坚硬如铁了。

    正当两人在耳鬓厮磨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重重地敲响了。在这一刻,罗科索夫斯基真的有一种拔枪冲出去,将敲门人乱枪打死的冲动。

    “谁在外面?”他冲着外面大声喊道:“有什么事情吗?”他心说幸好敲门声响起时,还处于前戏状态,要是正在啪啪啪的时候,有人这样敲门,那还不吓出毛病来。那样的话,就算面前站再多的美女,也只能望而兴叹了。

    罗科索夫斯基的吼声,把站在外面的人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答说:“司令员同志,参谋长请您立即回指挥部去,说发生了重要的事情。”

    从外面说话人的声音,罗科索夫斯基听出是给自己带路的战士,在暗暗叹了口气后,有些无奈地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告诉马利宁上校,说我一会儿就回去。”

    战士离开后,鲍里索娃知道今晚再想和罗科索夫斯基在一起,已经是一种奢望。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大事,估计自己明天离开时,罗科索夫斯基都不见得有时间来为自己送别。她失望地从罗科索夫斯基的腿上站起来,起身走到桌边,从摆在上面的公务包里掏出一个本子,用铅笔快速地写了几行字,又重新走了回来。

    “对不起,鲍里索娃。”罗科索夫斯基望着面前这位身体凹凸有致,让人会流鼻血的美女,满脸歉意地说:“司令部里有事情,我必须要回去……”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我都明白。”没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鲍里索娃用两根手指压住了他的嘴唇,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工作要紧!”

    没等罗科索夫斯基开口说话,她便将刚刚写的纸条塞进了他军服的上衣口袋,并用手小心地将翻盖压平,小声地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和邮箱编码。我们这次分别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相遇,如果你想我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写信,让我知道你在战场上还活着。”

    罗科索夫斯基艰难地从长椅上站了起来,点着头对鲍里索娃说:“放心吧,我一定能活着看到战争结束。”

    他来到门边穿好了军大衣和靴子,手里拿着帽子转头朝还站在壁炉前的鲍里索娃摆了摆手,随后拉开房门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他没有注意到鲍里索娃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为了不影响到自己,正努力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看到铁青着脸,双肩和帽子上都是一层积雪的罗科索夫斯基走进教堂,马利宁立即迎了上去,首先歉意地说:“司令员同志,对不起,的确是因为发生了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才派人去叫您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罗科索夫斯基虽然心里憋着一股火,但他却明白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马利宁是绝对不会在刚刚的那种情况下,派人去叫自己的,于是他咬着后槽牙问:“我想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处理的?”

    “是这样的,司令员同志。”马利宁听出了罗科索夫斯基语气中的怒气,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接到了马克西缅科上校打来的电话。”

    “马克西缅科上校?”罗科索夫斯基听到这个命令时,不禁愣了片刻,随后想到这位上校前几天因为要亲自去领取上级配发的通讯器材,亲自带人到后方去了。他连忙问道:“他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领通讯器材遇到刁难了?”

    “如果只是遇到被人刁难,那样的小事我就能处理,我是觉得不会派人去打扰您的。”马利宁深吸一口气后,谨慎地说道:“马克西缅科上校报告,说我集团军右翼的运输线,被迂回到后方的德军切断了。”

    “什么,运输线被切断了?”罗科索夫斯基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立即被吓了一跳,他指着地图问道:“敌人是不是从我集团军和地61集团军中间的缺口穿过去的?”

    “看样子是这样的。”马利宁点着头说:“根据我们的分析,敌人应该是从波普科沃村出发的,在路上至少走了五天时间,才到达了我军的运输线附近。他们夺取了一个小的中转站,缴获了那里的物资,并在那里凭险固守。”

    “见鬼,夺取了我们的中转站。”听到这里,罗科索夫斯基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虽然他也明白在中转站里没有什么武器弹药,但别的军用物资却不少,占领这里的德国人至少不用担心挨饿受冻。“敌人有多少兵力,他们在进攻时,我们的守军在做什么?”

    “根据一名逃出来的战士报告,占领中转站的德军有两百多人。”马利宁苦笑着回答说:“而我们看守中转站的部队只有两个班,再加上是遭到突然袭击,所以战斗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结束了。那名幸存的战士,是因为到外面的森林里去掏兔子窝,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罗科索夫斯基盯着桌上的兵力分配图,发现离丢失的中转站最近的部队,都在二十公里之外,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让战士们徒步行军,等他们赶到地方时,都会因疲惫而失去了战斗力,所以他习惯性地问了一句:“你们采取了什么措辞没有?”

    马利宁点点头,肯定地回答说:“马克西缅科上校所在的位置,离丢失的中转站有二十公里左右,他说马上会派出部队去消灭这股敌人。”

    “你们看,马克西缅科上校所在的位置,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物资基地。如果他们出兵去消灭这股敌人,人少了,没有什么效果;如果派去的人多了,那么基地的防御就会受到影响。要是还有别的德军部队实施偷袭,我们的运输线就被彻底切断了。”罗科索夫斯基说完自己的担心后,直接吩咐旁边的马利宁:“给我接马克西缅科上校,我要亲自和他讲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到马克西缅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罗科索夫斯基立即说道:“上校同志,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占领中转站的德国人有两百人,而你只派出了一个连的兵力,就想将中转站夺回来,这不是开玩笑吗?”

    看到铁青着脸,双肩和帽子上都是一层积雪的罗科索夫斯基走进教堂,马利宁立即迎了上去,首先歉意地说:“司令员同志,对不起,的确是因为发生了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才派人去叫您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罗科索夫斯基虽然心里憋着一股火,但他却明白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马利宁是绝对不会在刚刚的那种情况下,派人去叫自己的,于是他咬着后槽牙问:“我想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处理的?”

    “是这样的,司令员同志。”马利宁听出了罗科索夫斯基语气中的怒气,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接到了马克西缅科上校打来的电话。”

    “马克西缅科上校?”罗科索夫斯基听到这个命令时,不禁愣了片刻,随后想到这位上校前几天因为要亲自去领取上级配发的通讯器材,亲自带人到后方去了。他连忙问道:“他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领通讯器材遇到刁难了?”

    “如果只是遇到被人刁难,那样的小事我就能处理,我是觉得不会派人去打扰您的。”马利宁深吸一口气后,谨慎地说道:“马克西缅科上校报告,说我集团军右翼的运输线,被迂回到后方的德军切断了。”

    “什么,运输线被切断了?”罗科索夫斯基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立即被吓了一跳,他指着地图问道:“敌人是不是从我集团军和地61集团军中间的缺口穿过去的?”

    “看样子是这样的。”马利宁点着头说:“根据我们的分析,敌人应该是从波普科沃村出发的,在路上至少走了五天时间,才到达了我军的运输线附近。他们夺取了一个小的中转站,缴获了那里的物资,并在那里凭险固守。”

    “见鬼,夺取了我们的中转站。”听到这里,罗科索夫斯基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虽然他也明白在中转站里没有什么武器弹药,但别的军用物资却不少,占领这里的德国人至少不用担心挨饿受冻。“敌人有多少兵力,他们在进攻时,我们的守军在做什么?”

    “根据一名逃出来的战士报告,占领中转站的德军有两百多人。”马利宁苦笑着回答说:“而我们看守中转站的部队只有两个班,再加上是遭到突然袭击,所以战斗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结束了。那名幸存的战士,是因为到外面的森林里去掏兔子窝,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罗科索夫斯基盯着桌上的兵力分配图,发现离丢失的中转站最近的部队,都在二十公里之外,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让战士们徒步行军,等他们赶到地方时,都会因疲惫而失去了战斗力,所以他习惯性地问了一句:“你们采取了什么措辞没有?”

    马利宁点点头,肯定地回答说:“马克西缅科上校所在的位置,离丢失的中转站有二十公里左右,他说马上会派出部队去消灭这股敌人。”

    “你们看,马克西缅科上校所在的位置,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物资基地。如果他们出兵去消灭这股敌人,人少了,没有什么效果;如果派去的人多了,那么基地的防御就会受到影响。要是还有别的德军部队实施偷袭,我们的运输线就被彻底切断了。”罗科索夫斯基说完自己的担心后,直接吩咐旁边的马利宁:“给我接马克西缅科上校,我要亲自和他讲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到马克西缅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罗科索夫斯基立即说道:“上校同志,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占领中转站的德国人有两百人,而你只派出了一个连的兵力,就想将中转站夺回来,这不是开玩笑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