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大战开场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五百八十三章 大战开场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酌风流,江山谁主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手机定江山重生娘子在种田悠然的锦绣田园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冰殿相爷腹黑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六月的时候,朱可夫被斯大林派到了奥廖尔方向,负责协调中央方面军、布良斯克方面军、西方面军三支部队的行动;而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则被派往了沃罗涅日方面军。

    苏军统帅部最初认为,德军会在六月初发起对库尔斯克的进攻,结果整个六月上旬德军都表现得很安静,甚至连零星的冲突都没有。然后又提出德军可能在卫国战争爆发的那天,即月日,发起对库尔斯克弧形地带的进攻,结果还是平安无事。

    进入七月以后,瓦图京又再次向斯大林提交了书面报告,认为应该首先展开对德军的进攻,因为苏军所做的准备,都是为了抗击德军的夏季攻势而准备的,如果迟迟不行动,一旦到了秋天,这些工事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斯大林在看完瓦图京的报告后,专门给朱可夫打来电话,询问苏军是否有同时在奥廖尔和别尔哥罗德两个地区,同时发起强大攻势的实力。

    朱可夫听完后,沉默了片刻,随后回答说:“斯大林同志,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即在防御中消耗疲惫敌人,并打掉德军的装甲力量之后,再投入新锐预备队,转入全面反攻,以彻底粉碎敌人的主要重兵集团。”

    “朱可夫同志,”斯大林等朱可夫说完后,忧心忡忡地说:“如果我军一味地采取防御手段,是否会出现年和年多次发生的情况,即我军经受不住德军的突击,反而更加被动挨打?”

    “斯大林同志,我认为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朱可夫信誓旦旦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又反问了一句:“我军以现有的实力,对德军防御地带实施突击,能否达到摧毁德军重兵集团的目的呢?”

    朱可夫的话让斯大林沉默了。在两种截然相反的建议面前,一向果断坚决的斯大林变得犹豫不决,他在心里反复地权衡这两种方案的利害得失,迟迟下不了决心。

    站在一旁的罗科索夫斯基,看到朱可夫握着话筒不说话,便朝对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有话要说。朱可夫连忙用手捂住话筒,沉声问道:“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朱可夫同志,”罗科索夫斯基小声地问:“斯大林同志是不是打算让我们率先向德军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朱可夫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罗科索夫斯基的猜测是正确的。

    罗科索夫斯基的心里非常清楚,德军将在哪一天的哪一个时刻发起进攻,不过他担心因为自己的到来,导致历史出现了什么偏差,便谨慎地对朱可夫说:“元帅同志,请您转告斯大林同志,请他再等几天,假如过了月,德军还没有向我们发动攻势的话,我们的部队就将主动对德军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朱可夫听到这里,眉毛不禁往上一扬,就在他准备问罗科索夫斯基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时,忽然听到听筒里传出了斯大林有些无奈的声音:“朱可夫同志,那你说说,我们在现阶段应该怎么做?”

    朱可夫听斯大林这么说,便知道他此刻处于难以选择的两难境地,在片刻的犹豫后,决定还是采用罗科索夫斯基提出的拖延战术,“斯大林同志,我们不知道德军会在什么时候发起进攻,或者他们根本就不像进攻。因此我们必须调整战术,率先对德军发起进攻。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建议还是需要给参战部队留出一些准备时间。”

    听到朱可夫居然同意了主动进攻的方案,斯大林感到极为的惊讶,他在快速地消化了这个信息之后,开口问道:“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发起对德军的进攻呢?”

    “由于我们的部队,在前期所进行的准备工作,都和如何抗击德军的进攻有关,必须要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调整。”朱可夫本来想说月,但想到根据斯大林的性格,没准会提前几天,便果断地将日子向后推了几天:“我觉得月日发起对德军的进攻,是非常合适的。”

    果然不出朱可夫的所料,斯大林觉得月日的时间有点太晚了,还需要再等半个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会有很多意外的情况发生,因此他在经过思索后,郑重其事地说:“朱可夫同志,就让我们将月作为最后的进攻期限吧。”

    “明白了,斯大林同志。”朱可夫态度恭谨地说:“我们会抓紧时间做好进攻准备的。”

    放下电话之后,朱可夫立即表情严肃地问:“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我记得在五月的莫斯科会议上,你是极力反对主动向德军发起进攻的,为什么现在会突然改变主意呢?”

    罗科索夫斯基咧嘴一笑,随后回答说:“元帅同志,难道你没有发现弧形地带的德军有点太安静了吗?”

    “那又怎么样?”

    “我觉得他们突然表现得如此安静,那就是准备进攻的前兆。”罗科索夫斯基淡淡地说道:“我估计最多再过一周的时间,他们就会对库尔斯克弧形地带发动攻势。”

    “再过一周的时间?”朱可夫听完后,皱着眉头问道:“我想知道,你是根据什么,做出这样大胆的结论?”

    “据前沿部队报告,他们整夜能听到德军坦克或卡车马达的轰鸣声,这表示德军正在加速集结部队,为进攻做准备。”罗科索夫斯基用分析情报的方式,向朱可夫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认为德军的进攻,将在一周内展开。

    “你说得很有道理。”朱可夫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那你们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呢?”

    “我已经给各集团军司令员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加强夜间对前沿阵地的巡逻和监视。”罗科索夫斯基说到这里,特意强调说:“如果德军要发起进攻的话,肯定会派出工兵,在我军布设的雷区里,为他们的步兵开辟出一条通道。”

    虽然朱可夫认为罗科索夫斯基说得非常有道理,但还是提醒他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我同意你的分析。假如到了月,德军还没有向我们发起进攻的话,我们就不得不主动向德军的防御阵地发动攻势。”

    ……

    ……

    月日,天一黑,罗科索夫斯基就开始变得有些烦躁不安,背着手在指挥部的小屋里来回地走动着。

    坐在一旁的朱可夫,看到他的这种反常表现,不禁好奇地问:“罗科索夫斯基同志,你今天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罗科索夫斯基停下脚步,对朱可夫说:“元帅同志,我今天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德军大概在几个小时,甚至更短的时间之后,就向我军发动攻势。”

    朱可夫听后,呵呵地笑了起来,还调侃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我觉得你是看到大本营规定我们进攻的日子越来越近,而敌人一点都没有动静的事情着急吧?放心吧,既然我们等了那么长的时间,德国人都没有主动进攻,在剩下的几天时间里,他们发起进攻的机会也不大,你还是踏踏实实地做进攻准备吧。”

    马利宁和捷列金端着食物走进房间,在桌上摆好以后,抬头招呼罗科索夫斯基和朱可夫:“两位指挥员同志,时间不早了,过来吃点东西吧。”

    由于迟迟无法确认德军是否会在明天凌晨发起进攻,罗科索夫斯基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虽然摆在桌上的食物很丰盛,但他却没有什么胃口,只简单地吃了一点后就放下了。他走到电话机旁,给几位集团军司令员一一打去电话,询问他们那里的情况。

    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对面的敌人阵地很平静,一点动静都没有。

    朱可夫得知这样的情况后,眉头也锁了起来,他自言自语地地说:“奇怪,敌人的阵地上怎么会没有动静呢,难道这是大战前的寂静吗?”

    见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都愁眉紧锁地坐在桌边,马利宁、捷列金他们吃完东西以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桌子,便一声不吭地退出了房间。

    晚上十一点时,罗科索夫斯基忽然接到了第集团军司令员普霍夫将军打来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急匆匆地说:“报告司令员同志,我们的战士在前沿雷区发现有几名德军工兵在活动,经过一番战斗,击毙了两名工兵,俘虏了一名,剩下的都逃回德军阵地去了。”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听说第集团军在雷区所在的位置,抓住了德军的一名工兵,罗科索夫斯基顿时喜出望外,他看了一样坐在对面的朱可夫之后,对着话筒说道:“立即派人将俘虏送到方面军司令部来,速度要快,明白吗,普霍夫将军。”

    一放下电话,罗科索夫斯基便把马利宁叫了进来,让他去找一名德语翻译,同时再把炮兵司令员卡扎科夫叫过来。

    等马利宁出去后,朱可夫不解地问道:“罗科索夫斯基同志,你找德语翻译,是为了审讯俘虏;可把卡扎科夫将军叫来,又是做什么呢?”

    “元帅同志,”罗科索夫斯基兴奋地说:“我觉得德军可能会采取什么行动,所以把炮兵司令员叫来,没准到时能派上用途。”

    过了半个小时,一名军官带着两名战士押解着被俘的德军工兵,来到了罗科索夫斯基的司令部。带队的军官向罗科索夫斯基和朱可夫报告说:“被俘的士兵,是德军第六工兵营的列兵,他是在我军前沿的雷区里被俘的。”

    朱可夫听完后,朝罗科索夫斯基使了个眼色,示意由他去审问俘虏。罗科索夫斯基点了点头,走到德军工兵面前,盯着他胸前的铁十字勋章,开口问道:“你的铁十字勋章,是怎么得到的?”

    德军工兵在听完翻译后,把头一昂,自豪地说:“是在斯大林格勒得到的。”

    罗科索夫斯基听完后,哼了一声,随后说道:“看来你挺走运的,能够活着离开了斯大林格勒;而现在对你来说,这场战争已经提前结束了。”

    工兵听完翻译后,看了罗科索夫斯基一眼,脸上露出了轻蔑的表情,他不以为然地说:“将军先生,你枪毙我好了。但你们的部队明天又会像斯大林格勒那样,遭到我们毁灭性的打击。只要消灭了你们的部队,我们就能调头进攻莫斯科,并轻松地征服它。因为我们的部队,已经接到了元首所下达的进攻命令。”

    罗科索夫斯基听到这里,心里虽然明白所谓的元首命令,就是让德军在库尔斯克弧形地带发起进攻的命令,但他还是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句:“什么命令?”

    “明天一早,我们要发动一次强大的攻击,”工兵说道:“这是最后的决定性的攻击。”

    “什么时候开始?”

    工兵迟疑了一下,最后说道:“月日凌晨三点。”

    罗科索夫斯基觉得自己已经把该了解的事情,都了解得差不多了,便挥了挥手,让军官将德军工兵带走。然后回到朱可夫的面前,对他说道:“元帅同志,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德军将在明天凌晨三点,向我军发起进攻。”

    朱可夫扭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卡扎科夫,笑着对罗科索夫斯基说:“罗科索夫斯基同志,你考虑得真是很充分,已经把炮兵司令员叫来了。看来你是打算在德军进攻前,用猛烈的炮火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

    罗科索夫斯基笑了笑,把目光转向了卡扎科夫,问道:“炮兵司令员同志,我们的炮兵已经把射击诸元标注好了吗?”

    “是的,司令员同志。”卡扎科夫也笑着回答:“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的炮兵就可以给德军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坑文续写系统[快穿]元末称雄方人传:江湖路男神,求跪舔!红楼大官人我的师傅是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