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攻心为上

【书名: 莫斯科1941 第七百一十六章 攻心为上 作者:红场卖粽子

强烈推荐:重生美国当大师黑科技宅的无限之路酌风流,江山谁主冷情王爷的囚宠妃日月当空照中华草根霸图手机定江山盛世绝宠之嫡妻来袭     胡巴尔走上前,对杜纳耶夫说道:“大尉同志,我是柳多夫近卫军的胡巴尔少校,谢谢你们救了我们。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吗?”

    “胡巴尔少校,情况是这样的。”杜纳耶夫将司令部电报上的内容,向胡巴尔和会议室里的指挥员们说了一遍,最后强调说:“……为了防止科莫罗夫斯基和他所领导的克拉约夫军和德国人勾结,所以上级命令我们对起义军总部发起了进攻,铲除那些亲德的坏分子。”

    胡巴尔对杜纳耶夫说完后,又将刚刚的问题重新问了一遍:“大尉同志,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是这样的,在刚刚结束的战斗中,有不少克拉约夫军的指挥官逃走了。”杜纳耶夫对胡巴尔说:“我希望你们能通过起义军的通讯系统,将科莫罗夫斯基勾结德国人的事情,通报给广大的起义军指战员。”

    对于杜纳耶夫所提出的要求,胡巴尔沉默了,他在心里权衡这样做,可能会引起的各种后果。见胡巴尔迟迟不说话,旁边的一名上尉沉不住气了,他对胡巴尔说:“少校同志,您是怎么了,难道忘记克拉约夫军的人刚刚想把我们全部杀死吗?”

    上尉的话,总算让胡巴尔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他面朝杜纳耶夫,表情坚毅地说:“大尉同志,我愿意向全体起义军将士,揭露科莫罗夫斯基和德国人勾结的事情。”

    “谢谢您,少校同志。”见胡巴尔愿意配合自己的行动,杜纳耶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连连表示着感谢。

    …………

    远在卢布林城内的罗科索夫斯基,在得知近卫第79师的部队已经攻占了华沙起义军指挥部,将被关押在里面的柳多夫军的指挥员都营救出来后,总算松了口气。

    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捷列金拿起电话听了听,随后捂住话筒对罗科索夫斯基说:“元帅同志,波兰政府的主要领导同志到这里来拜访我们,此刻就在指挥部外面。”

    “那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请他们进来啊。”罗科索夫斯基刚说出这话,就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对方是一国首脑,自己这样有点太怠慢对方了,连忙补充说:“算了,还是我亲自出去迎接他们。”

    等罗科索夫斯基带着捷列金、马利宁等人来到指挥部外面时,看到门口停着四五辆黑色的小轿车,几名穿着军便服的波兰领导人就站在车旁。

    见罗科索夫斯基他们出来,那些人立即迎了上来。捷列金曾见过波兰新政府的全体成员,他便主动向罗科索夫斯基介绍说:“这位是委员会主席莫拉夫斯基同志,…这位是副主任维托斯同志,…这位是国防部长日梅尔斯基上将。”最后他指着唯一的一位女士说道,“这是副主席瓦西列夫斯卡娅同志。”

    罗科索夫斯基和新政府的成员一一握手后,招呼众人说:“同志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到屋里谈吧。”

    罗科索夫斯基引导波兰政府成员来到了一个会议室,等众人都依次坐下后。他语气沉重地对他们说道:“波兰的领导同志们,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克拉约夫军在未向我军通气的情况下,擅自发动了在华沙城内的起义。我部的两个师:近卫第79师和波兰第三师,成功地占领了维拉诺夫宫、莫雷辛公园,以及瓦津基宫和瓦津基大桥。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们不派部队配合,也该为我们派出向导,引导我军部队攻击德军的要害部门。谁知科莫罗夫斯基深怕华沙城会落在亲苏的新政府手里,居然和德国人暗中勾结,借德国人之手来消灭起义军中的柳多夫军。”

    罗科索夫斯基的话,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波兰政府的头头脑脑们立即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等屋里稍稍安静一些后,瓦西列夫斯卡娅站起身,表情严肃的问罗科索夫斯基:“元帅同志,我想知道,您所说的事情,是您的推测,还是真实发生的。”

    “是真实发生的。”罗科索夫斯基望着瓦西列夫斯卡娅说道:“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科莫罗夫斯基将所有的柳多夫军的指挥员,都召到他的指挥部进行关押;同时,还将所有的柳多夫军集合起来,去攻击德军防御坚固的阵地,企图通过德国人的手,将柳多夫军全部消灭掉。”

    虽然罗科索夫斯基如实地阐述了事实,不过瓦西列夫斯卡娅还是用怀疑的语气说:“元帅同志,我不明白,科莫罗夫斯基是如何利用德国人,来消灭柳多夫军的?”

    将瓦西列夫斯卡娅对自己所说的话持怀疑态度,罗科索夫斯基没有生气,而是耐着性子向她解释说:“科莫罗夫斯基命令柳多夫军的战士去进攻德军防御坚固的阵地,而在克拉约夫军和德军接触的地段,却实施了停火,这样就使德国人可以将部队从这些地方从容地调出来,去加强受攻击的地段。”

    经过罗科索夫斯基的这番解释,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日梅尔斯基上将咬牙切齿地说:“这个该死的科莫罗夫斯基,他简直是波兰的叛徒,为了一己之私,居然出卖自己的同胞。如果让我抓住他的话,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

    “日梅尔斯基将军,”马利宁等日梅尔斯基说完后,用惋惜的语气说道:“我们在得知有柳多夫军的指挥员被关押后,立即派部队对起义军指挥部发起了进攻。在半个小时的战斗过后,我们的部队成功地占领了那里,并将被关押的指挥员都解救了出来。但令人遗憾的是,科莫罗夫斯基和他的那些手下,大多数都逃跑了。”

    科莫罗夫斯基和他的部下逃走了,固然是一件令人遗憾的时候,但听到被关押的柳多夫军指挥员,都被苏军解救出来了。日梅尔斯基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双手合十说道:“谢天谢地,总算把我们的指挥员全部都救出来了。”

    “将军同志,准确地说,不是全部,而是一部分。”捷列金赶紧向日梅尔斯基说道:“其中有不少的指挥员,在关押期间就遭到了克拉约夫军的野蛮杀害。”

    莫拉夫斯基站起身望着罗科索夫斯基问道:“元帅同志,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

    “主席同志,”罗科索夫斯基笑着说道:“我希望你们能对华沙的市民进行广播,让大家都了解科莫罗夫斯基的丑恶行径,以及他所犯下的罪行。同时,你再告诉市民,苏联红军是解放者,是为了将他们从德国法西斯的魔掌中解救出来的,希望他们能为我军提供必要的帮助。比如说救助伤员、充当向导等等。”

    “放心吧,元帅同志。”莫拉夫斯基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立即点着头说:“我会让宣传部长立即进行这样的广播,让华沙的市民了解城内所发生的一切。”

    …………

    苏军进攻起义军指挥部的消息,很快就传达了华沙城的大街小巷。不了解真相的起义军将士和市民,对苏军产生了抵触情绪,觉得他们和德国人是一丘之貉,不愿意看到自己解放自己的城市。

    市民们看到苏军出现,不光没有去欢迎他们,反而像见了麻风病人一样,躲得远远的。而有些小孩一见到苏军,就冲他们吐口水,甚至还朝在街道上行进的苏军指战员投掷石块。

    见到这种情况,有些年轻战士按耐不住,想朝那些投掷石块和吐口水的孩子鸣枪示警,但却被自己的指挥员制止了。战士不服气的说:“连长同志,您看看那些孩子,我们明明是来解放他们的,但他们却朝我们吐口水,扔石块,这不是把我们当成了敌人吗?我打两枪吓唬一下他们,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不行,战士同志。”虽然连长面对波兰人敌视的目光,以及朝自己吐口水、扔石块的孩子们也非常不满,但他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克制:“这些市民都是受蒙蔽者,等他们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后,会对我们表示友好的。”

    连长的话很快就兑现了。随着波兰新政府的广播,华沙城内能收听收音机的市民们,总算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他们纷纷走上了街头,来迎接从废墟中穿过的苏军指战员。而那些曾经朝苏军吐口水、扔石块的孩子,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跟着大人一起站在街边,欢迎自己的解放者。

    瓦金见城里的秩序好转,连忙给下面的三名团长下命令,让他们分别率部队赶往正在激战的地段,去增援势单力薄的柳多夫军,防止他们被战斗力强悍的德军消灭。

    而瓦津基大桥的战斗,还在继续进行着。加利茨基除了留下少数部队坚守所占领的维拉诺夫宫、莫雷辛公园和瓦津基宫,剩下的部队,都摆在了瓦津基大桥方向。加利茨基上校心里已暗暗地下了决心,哪怕将自己的部队拼光,也绝对不能让瓦津基大桥落入德国人的手里。

    “将军同志,准确地说,不是全部,而是一部分。”捷列金赶紧向日梅尔斯基说道:“其中有不少的指挥员,在关押期间就遭到了克拉约夫军的野蛮杀害。”

    莫拉夫斯基站起身望着罗科索夫斯基问道:“元帅同志,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

    “主席同志,”罗科索夫斯基笑着说道:“我希望你们能对华沙的市民进行广播,让大家都了解科莫罗夫斯基的丑恶行径,以及他所犯下的罪行。同时,你再告诉市民,苏联红军是解放者,是为了将他们从德国法西斯的魔掌中解救出来的,希望他们能为我军提供必要的帮助。比如说救助伤员、充当向导等等。”

    “放心吧,元帅同志。”莫拉夫斯基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立即点着头说:“我会让宣传部长立即进行这样的广播,让华沙的市民了解城内所发生的一切。”

    …………

    苏军进攻起义军指挥部的消息,很快就传达了华沙城的大街小巷。不了解真相的起义军将士和市民,对苏军产生了抵触情绪,觉得他们和德国人是一丘之貉,不愿意看到自己解放自己的城市。

    市民们看到苏军出现,不光没有去欢迎他们,反而像见了麻风病人一样,躲得远远的。而有些小孩一见到苏军,就冲他们吐口水,甚至还朝在街道上行进的苏军指战员投掷石块。

    见到这种情况,有些年轻战士按耐不住,想朝那些投掷石块和吐口水的孩子鸣枪示警,但却被自己的指挥员制止了。战士不服气的说:“连长同志,您看看那些孩子,我们明明是来解放他们的,但他们却朝我们吐口水,扔石块,这不是把我们当成了敌人吗?我打两枪吓唬一下他们,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不行,战士同志。”虽然连长面对波兰人敌视的目光,以及朝自己吐口水、扔石块的孩子们也非常不满,但他还是保持着足够的克制:“这些市民都是受蒙蔽者,等他们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后,会对我们表示友好的。”

    连长的话很快就兑现了。随着波兰新政府的广播,华沙城内能收听收音机的市民们,总算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他们纷纷走上了街头,来迎接从废墟中穿过的苏军指战员。而那些曾经朝苏军吐口水、扔石块的孩子,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跟着大人一起站在街边,欢迎自己的解放者。

    瓦金见城里的秩序好转,连忙给下面的三名团长下命令,让他们分别率部队赶往正在激战的地段,去增援势单力薄的柳多夫军,防止他们被战斗力强悍的德军消灭。

    而瓦津基大桥的战斗,还在继续进行着。加利茨基除了留下少数部队坚守所占领的维拉诺夫宫、莫雷辛公园和瓦津基宫,剩下的部队,都摆在了瓦津基大桥方向。加利茨基上校心里已暗暗地下了决心,哪怕将自己的部队拼光,也绝对不能让瓦津基大桥落入德国人的手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莫斯科1941相邻的书:舌尖上的大宋对门邻居不正经抗战之虎胆龙威我在德国踢足球的那几年一剑九琊女主好漂亮(快穿)坑文续写系统[快穿]元末称雄方人传:江湖路男神,求跪舔!红楼大官人我的师傅是孙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