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白狐

【书名: 校园修仙狂少 第五百四十四章 白狐 作者:炎哥

强烈推荐:影帝想吃回头草网游之位面六零时光俏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瓜田李夏孤女在六零末日刁民太古仙王     苏苏像变戏法似的,从储物空间里拿出凳子,桌子,飞快摆在众人面前,最后又拿出一张古琴横在桌上。

    “苏苏姑娘”这时坐在丁毅左侧的宋希舟故意道:“苏苏姑娘的蝶恋花,名震京城,千古流传,先来一曲蝶恋花吧。”

    “苏苏尊命。”苏苏捂嘴一笑,还故意看了眼丁毅,眼中亦是带着调笑之意。

    当着太监让她弹一曲爱情曲目,明显是故意的。

    她又不是笨人,这时也看出来了,好像这位安公公不受大家欢迎,即然如此,她当然要满足大家。

    铮,随着她手指的翻动,很快一首优美动听的乐曲从她指间流淌出来。

    这首曲子是她亲自所做,根据大楚民间一则凄婉的爱情故事改编而成,故事讲述了一个富贵小姐喜欢一个普通男子的事情。

    据说那男子连神境都不是,却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一位神境二重的千金小姐,那千金小姐被他才华吸引,暗生情愫,但男子因为身份卑微,自惭形秽,十分犹豫而不敢接受,两人聚多离少,过程十分波折,最后当男子醒悟过来,决定大胆的接受向小姐求亲时,却在路上遇到歹人,被抢劫而杀死。

    这件事当年轰动了大楚京城,很多人都议论那女的该不该喜欢一个普通的男子,必竟在大楚皇朝,不到神境的男子,在地球相当于弱智一般的地位。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爱情故事还是感动了很多男女,苏苏就是其中之一,并把他改编成好听的琴曲,在大楚的上流社会,十分受欢迎。

    她琴技出色,曲音婉转,把一个动人的故事,完全展现在悦耳的琴声中,一曲弹完,整个房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浸在琴声中不能自拔。

    “王爷,安公公,诸位,苏苏献丑了。”苏苏自己也好像融入了琴声中,一曲结束,双眼湿润,小脸带红,不时的用余光去看朱泽宇。

    而朱泽宇不敢直视,似乎害怕什么。

    这时众人还没从美妙的琴音中回过神来,宋希舟再次笑道:“安公公,苏苏姑娘的琴曲怎么样?”

    他今天是故意要羞辱丁毅了,你个死太监,听的懂这琴音中的缠绵悱恻吗?你知道什么叫男欢女爱吗?

    “哈哈哈。”丁毅还没说话,坐丁毅对面的方朝山大笑起来:“苏苏姑娘的琴曲真是好听,不过就是太柔和了,哈哈哈,我们军中的汉子,当然喜欢金戈铁马,铁血沙场了,苏苏姑娘,你会不会将军令,来一首将军令啊。”

    方朝山当然知道丁毅是太监,更知道宋希舟在故意为难丁毅,连忙帮他解难。

    “方朝山,你真是粗鲁,现在我们在谈风花雪月,你说什么金戈铁马,真是大煞风景。”高杰冷笑道。

    方朝山尴尬笑笑,也不生气。

    “我看安公公刚才十分陶醉,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安公公,不如你点评一下苏苏姑娘的这首蝶恋花。”朱泽宇这时也来了一句,逼着丁毅要说几句话。

    大楚皇朝的太监,大部份都是神境以下的人,相当于他们眼中的弱智,很多太监还真不认识什么字,更别说琴棋书画这些技艺了。

    今天正好借这机会,羞辱一下这个死太监,看你得意什么。

    “咳咳。”丁毅轻咳两声,慢慢站了起来,那气势,很嚣张的样子。

    众人皆惊讶的看去,说你胖你还真喘气了,还站起来说?看你能说出什么。

    “恕我直言,苏苏姑娘的琴曲还算不错,她似乎想表达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只有琴音,没有歌词,表达的不够完整,让人听了如云里雾里,不知所谓,知道这个故事的人,会觉的这是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苏苏姑娘家里死了重要的人,勉强来说,打个七十分吧。”

    “我去。”丁毅这一大段评论说出来,整个房间都炸了锅似的。

    苏苏更是小脸雪白,几乎当场吐血。

    这个死太监说什么?

    说我弹的琴,好像家里死了人?我去你的,苏苏要气疯了。

    朱泽宇脸上更是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要不是丁毅之前用茶杯砸过温武候侍卫,他这会就要跳起来去打丁毅了。

    温武候强忍着笑意,好好,你说的好,果然是无知者无畏,这么好听的歌曲和故事,到你个死太监嘴里,变成了家里死了人。

    温武候幸灾乐祸,知道现在已经群情激动。

    我不动你,别人都要杀你了。

    “安公公。”前锋营都统于大海霍的一下站起来。

    他可是苏苏的爱慕者之一,相当于苏苏的粉丝之一,这下丁毅的说法真是把他也气的半死,他几乎是咬着牙在问:“安公公说的这么有道理,看来对琴音也十分精通,不如也演奏一曲,让我们开开眼见?”

    锐刀营都统戴松也紧跟其后,站了起来:“安公公常年在宫中,耳濡目染一定听过很多宫中的名曲,随便弹一曲,都是技惊四座,震慑我等,安公公,请。”

    “我看安公公不但会弹琴,还会唱曲,不如安公公让我等见识一下,什么叫表达完整,音词结合。”

    “好,安公公来一个。”众人群情振奋,逼着丁毅也来一个。

    方朝山急死了,这弹琴作曲,是宫中的乐师所为,别说丁毅这种太监了,现场这么多公子大将们,也没一个会啊。

    听曲是他们的强项,弹琴有几个会?

    这不是故意让丁毅难堪吗,不过丁毅刚才那段评论也真是拉仇恨。

    “别吵。”丁毅这时大手一挥,很有威势的止住众人。

    只见他慢慢从怀里摸出一样巴掌大的东西,放到桌上。

    众人瞪着眼睛看着那金属的小方盒,又薄又小,不知是什么。

    “一群井底之蛙,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歌乐,什么才是凄婉的爱情。”丁毅第一句话就把众人气的半死。

    居然把所有人叫做井底之蛙。

    大家强忍着怒意,死死的盯着他,个个已经在心中发誓,丁毅今天不拿出什么绝招,绝对要一起上去把丁毅打个半死才好。

    “安公公,这是你的琴?”温武候不可思议的看着丁毅手中的香蕉10s智能手机。

    “哎。”丁毅一声长叹,脸色暗淡无光,抬头看向半空,眼神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当年,小安子还是个正常的男人,在家乡,认识了一个姑娘。”

    他声音低哑,眼神深情,如果在诉说一个优美的爱情故事,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受他感染,纷纷安静下来。

    “我深爱着这个姑娘,但是她却我若即若离,几经波折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根本不是一个人。”

    “啊。”全场动容,人人失色。

    “那她是什么?”苏苏姑娘捂着嘴巴惊问。

    丁毅没理她,淡淡的道:“在我离开大陆的时候,我为她写了一首歌,她为我填了这首曲。”

    说着丁毅按动手机,一种奇怪而好听的声乐慢慢在房间里回荡起来。

    开始众人都很震惊和动容,但随着歌声的响起,所有人都像痴呆了一般。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

    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

    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里

    滚滚红尘里

    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茫茫人海中

    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一曲白狐,以超越这个时代的音乐配乐,还有经过麦克风加工的悠美女声,直接把满房间的人震慑当场,全部呈痴呆状。

    当手机里放到最后:

    “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

    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

    音乐结束,所有人还沉浸着这首歌中不能自拔。

    苏苏双眼湿润,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出现一副画面,丁毅飞升离开自己的大陆,一只白狐在下面痴情看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时间也好像定格,把这画面,永远的留在众人的心里。

    真是太感人了,原来丁毅以前喜欢的居然是一只白狐。

    人妖之恋,惊世骇俗,这在天河大陆也是大忌。

    众人不得不承认,丁毅只短短说了几句话,但加上这首歌和歌词后,让所有人都能脑补出一个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各方位远胜苏苏刚才的琴乐。

    “好听,太好听了。”就在众人震惊之余,方朝山又站了起来,堂堂禁军统领,居然还眼中带泪:“安公公,我真没想到,原来安公公以前也有这么感人的经历,打破世俗,人妖之恋,安公公,我支持你,听了你的歌后,恐怕以后再也听不下别人的歌曲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校园修仙狂少相邻的书:豪门缔造者逆战狂兵神医杀手在都市迷失的青春期独步成仙头条影后至尊帝少的盛宠萌宠甜心:总统少爷吻上瘾苍莽天帝神王追妻:独宠傲世庶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