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节 生当五鼎食

【书名: 我要做门阀 第六百零二节 生当五鼎食 作者:要离刺荆轲

强烈推荐:逆流伐清最强兵王佣兵的战争龙起南洋大文豪民国之山寨英雄三国之席卷天下三国之江山美人     长安的喧哗,自然也影响到了整个周边。

    很快,相关消息就传到了正在慢吞吞的向着湖县进发的一支车队耳中。

    这支车队,规模还是很大的。

    为首的,自然是临武君赵良。

    跟着他一起出发的,除了陈惠外,还有被陈惠叫来助威的马通、马何罗兄弟。

    这两兄弟这几个月混的很惨很惨。

    因为被剥夺了宫籍,就连他们的好基友光禄勋韩说也不敢与他们走的太近太频繁了。

    毕竟,这种事情,若被天子知道了,这个小鸡肚肠的至尊,指不定心里面会有什么想法呢?

    至于其他人?

    更是纷纷避之唯恐不及。

    没办法,这世界就是如此。

    不独现在,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就是这个样子了。

    当初苏秦微寒之际,不仅仅人弃鬼厌,就连家里的狗都蹬鼻子上脸,见他就吠吠不停。

    等其身挂六国相印,威风八面之时。

    立刻就是众星捧月,连那只曾经在他面前吠吠不停的狗,都知道摇尾乞怜了。

    著名成语‘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就是这么来的。

    而汉季,类似的例子,也层出不穷。

    公孙弘、主父偃、朱买臣、司马相如,都有类似感同身受的遭遇。

    更不提马家兄弟本来人缘就不好,一被罢黜,没了天子宠幸,整个长安官场立刻就无视他们兄弟。

    若不是顾忌着死灰复燃这个典故,很多人留了一手,此刻他们兄弟怕是会被人羞辱到死!

    纵然如此,日子也不好过了。

    没了权力,就没了进项。

    这寅吃卯粮,如何是个头?

    更紧要的是,随着他们兄弟的死对头,那个张子重地位不断攀升。

    很多顾忌‘死灰复燃’的人,也渐渐失去了耐心。

    有人甚至觉得,这两兄弟看上去似乎不太可能有韩安国的机遇啊。

    于是,破天荒的,他们兄弟被人告知,得交点钱孝敬孝敬。

    为什么呢?

    因为‘贤昆仲在长安能平安至今,错非吾等尽心尽力,如何可以?’。

    所以,马家兄弟一听陈惠忽悠,连想都没有想,就带上了全部的家臣(总计十五人,本来他们曾经有家臣、食客等上百,但他们一失势,食客就跑光了,然后连家臣,也开始流失)跟着来了。

    自出长安,这伙人沿着驰道,一路耀武扬威,吃喝玩乐,走了两天,终于走到了渭河边。

    就在这时,长安那边的消息,传了过来。

    赵良一听,就有些缩卵了。

    他是纨绔不差,但不傻子啊。

    长安的风向,他怎么分不清?

    再冒冒失失,撞上前去,岂不是送脸上门?

    陈惠一看,心知不妙,但他也明白,这个事情不能劝阻,于是立刻就找赵良道:“公子,依下官之见,那张子重势大,不如暂避锋芒,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也!大不了,委屈公子的几位家臣,让他们待公子受罪……”

    赵良一听,立刻就跳了起来:“这如何可以?”

    “传出去,天下人定会以为吾怕了那张子重!”

    对纨绔子来说,这脸面问题,干系重大。

    特别是这赵良本就年轻气盛,又被家人骄纵惯了,从未吃过苦头。

    以往他胡作非为的种种事情,随便换任何一个列侯家族,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但,他却连句训斥也没有听过。

    这养成了他狂傲自大,无所顾忌和畏惧的性格。

    别说是区区一个侍中官了!

    去年,广川王刘去回京,在甘泉宫遇到赵良,两人年纪相当,性格也类似,本来处的挺好。

    结果,因为刘去不肯将他身上带着的一块美玉送给赵良,便被赵良按在地上暴打了一顿,还抢走了美玉。

    刘去哭哭啼啼去找天子告状,终究也只是讨回了美玉,赵良却丝毫不损。

    钩弋夫人本来要责罚他,结果,天子却说:小儿辈胡闹,爱妃何必动怒?

    此事,是赵良的骄傲。

    天子的侄孙,打了也白打,多威风!

    现在,却要在那个该死的张子重面前,灰溜溜的逃回长安,还要坐视他的‘忠勇家臣受辱’。

    这如何能行?

    再说了,不去湖县就没事了吗?

    那张子重还能留手不成?

    这时候,马通兄弟闻讯也赶了过来。

    见了赵良,先是一拜,马通随即就问道:“公子,长安之变,想必您也听说了,不知公子有何打算?”

    赵良闻言,想着这马家兄弟,也曾担任过侍中官,比自己要了解当今天子的脾气,于是问道:“若吾执意往湖县,去阻止那张子重,陛下那边会有什么看法?”

    马通回头看了看乃兄马何罗,两人眼神交汇了一下,就下定了决心。

    当初,主父偃曾说过:大丈夫生当五鼎食,死亦五鼎烹。

    这句话他们兄弟过去还没有什么深刻认知,但现在,却是感同身受了。

    这些日子来的遭遇,让他们痛苦不堪。

    这没有权力,遭人冷眼,被人无视的日子,他们再也不要过了。

    他们一定要回到权力中心去。

    而要回去,就必须想办法干掉了那个张子重!

    而赵良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若此行不能成功,便要成仁!

    于是马通拜道:“公子,以吾等愚见,陛下必会不喜……”

    “啊……”赵良愣着道:“难道说,吾真的只能坐视那张子重威风八面不成?”

    这就很难受了啊!

    特别是,想着那金少夫每夜都要被那混蛋搂着睡觉,他就气的肺都要炸掉了。

    金家宁肯将其女送给对方做一个没有名分的侍妾,也不肯让他明媒正娶。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公子勿忧……”马通笑着深深拜道:“吾等兄弟伺候当今数载,钩弋夫人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吾等明白……”

    “以吾等浅见,陛下也只是会不喜而已,待钩弋夫人好言劝慰一番,自会消气的……”

    赵良听着,想了想,觉得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

    去年,自己揍了广川王,不也屁事没有嘛?

    今天,不过是拦一下那张子重,不让他进湖县而已。

    完全可以发挥一下胡搅蛮缠的功夫嘛。

    顶多,再来一次‘小儿辈胡闹’。

    这样想着,赵良的内心就安稳许多了。

    于是,众人继续上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要做门阀相邻的书:大明铁骨1451之争雄欧陆汉乡东晋北府一丘八明末好女婿大明春色被玩坏的全面战争极限拯救奋斗在晚明自古红楼出才子大唐预言家司礼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