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5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山村名医以嫡为贵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似乎是因为害怕,所以这手捧桃花桃的女子双眸惊惶,不停的颤着眼睫,那纤长的眼睫犹如碟翅般的上下飞舞不停,配上那双勾人的柳媚眼,让陆朝宗想起了前些日子那个被自己掐死在书房里试图勾引自己的宋陵城名妓。

    只可惜,那名妓的脸,却连这苏府二姐儿的半分都比不上。

    不过还真是让人想不到,这规矩古板,迂腐不化的苏府,竟然能出得如此尤物。

    陆朝宗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苏阮,突然冷笑一声。

    苏阮一惊,手里的桃花桃差点跌落,她斜着身子跪坐在地,声音颤媚道:“王爷,我的手不脏的。”

    听到苏阮的话,陆朝宗将视线落到苏阮的手上,凝脂皓腕,白细粉嫩,散着清淡甜腻的桃香,确是一双引人遐思的手。

    陆朝宗伸手,捻了一片桃花瓣状的桃肉入口。

    桃肉水腻粉嫩,嚼在口中香甜无比,恍若面前的女子般,浑身媚意,艳骨难掩。

    看到陆朝宗的动作,那站在他身旁的太监面色微惊,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伏跪在地的苏阮。

    因为陆朝宗的权势,这整个大宋朝廷之上想要他死的人不计其数,所以在外,陆朝宗是不用外食的,就连酒水都不会喝,今次竟然会吃这女子奉上的桃肉,实在是让人心生惊疑。

    “二姐姐,妹妹却是不知,你还有此等手艺呢,这桃花桃雕的真是精美,不知妹妹是否有幸一尝?”三姐儿苏惠蓁端坐在宴案后,笑容温婉的看向苏阮。

    苏惠蓁容貌丰美,是正经的二房嫡女,但二房的二老爷英年早逝,只余下一个正室夫人携一子一女在这苏府之中做了十几年的寡妇。

    苏钦顺念其二子年幼可怜,时常管束教导,将这二房的侄子与侄女视若已出,比对苏阮不知好了多少倍,并常拿苏惠臻的懂事乖巧与苏阮相比。

    因此在上辈子时,苏阮就跟这苏惠蓁十分的不对盘,这辈子,她更是瞧她不顺眼,只觉这苏惠蓁就是只披着笑面虎皮的毒蝎子,即便这人总是一副知书达理,举止娴雅的通达了悟模样。

    “蓁儿,这是二姐儿敬献给摄政王的桃花桃。”坐在苏惠蓁旁边一个宴案后头的李淑慎低声提醒道:“你可不敢造次。”

    李淑慎是二姐儿苏惠臻的亲母,是二房已逝二老爷明媒正娶进来的正室夫人。

    只是二老爷命短,在李淑慎生下苏惠蓁之后便去了,而李淑慎虽已诞下一男一女,但却因保养得当,三十七岁的年纪看上去依旧风韵犹存,端庄温柔。

    李淑慎的话说的很轻,但该听到的人还是听到了。

    苏钦顺面色难看的看了一眼那伏跪在摄政王脚下一脸谄媚模样的苏阮,只觉颜面丢尽。

    想他苏钦顺一生刚正,哪里做过这种拍人马屁的谄媚之事!

    “父亲,二妹妹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平凡无趣的桃子放在二妹妹手里,竟然别出了一番滋味。”大姐苏惠苒看到苏钦顺那难看的面色,赶紧开口替苏阮解围。

    “是呀,这软桃一经二妹妹的手,果然是妙哉。”大房的嫡长子苏致雅也拢着宽袖从宴案后起身,面容清雅的拱手对苏钦顺道:“父亲,摄政王远道而来,您这可还未敬酒呢。”

    苏致雅是苏阮的嫡亲大哥,刚刚通过去年的秋闱考试,当上了举人,正在筹备下次春闱。

    其实作为苏府的嫡长子,苏致雅完全可以子承父荫,以宗室之名被荐于朝,随便蒙混一个官职,但苏父认为,读书人不能做出如此荒唐无耻之事,所以一定要苏致雅自己参加科举,谋求官职。

    好在苏致雅十分争气,仅在弱冠之年便当上了举人,而且依照苏阮来看,她的大哥就是当个状元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半个月后不被这摄政王砍死在苏府里面。

    所以对于苏钦顺一定要苏致雅去考科举这件事,苏阮其实是支持的。

    因为她知道若是苏致雅浑浑噩噩的承了父荫,定然当不上什么大官,也不能与那些同考科举之人结同年之谊,等在朝为官时就会被排挤,处于弱势。

    但如果他参加了科举,这一切又都会不一样,只是苏钦顺实在太倔,真的连一点手都不伸,只看着苏致雅在那一群朝官之子中被暗地操作差点换掉了举人名额。

    不过好在,她的大哥不是一个像父亲这般的迂腐古板之辈,他以牙还牙的将那属于他自个儿的举人名额给抢了回来,并在一众同年考子之中建立了威声,依苏阮来看,她大哥以后的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而因为苏致雅揭发科举舞弊之事,原本安排在今年二月的春闱被延后至今,直至过了四月殿试的时间,也不见那陆朝宗提上一嘴,朝中官员更是不敢过问这性情阴晴不定之人,生怕触了自己霉头,只好一直延拖至今。

    听到苏致雅的话,苏钦顺这才勉强压下怒气,然后伸手接过一旁女婢端过来的云纹漆耳杯朝着陆朝宗道:“今日摄政王大驾光临,令陋室蓬荜生辉,望摄政王不弃,接饮下官的这杯酒水。”

    说完,那苏钦顺仰头,先一步饮尽杯中酒。

    这云纹漆耳杯是苏钦顺最喜的一只耳杯,因为它底部用黑漆绘有“君幸酒”三字,意为请君饮酒,颇具君子之风。

    但放在这里,却有些隐射这陆朝宗是小人之意,毕竟这陆朝宗曾亲口言,自己非君子,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陆朝宗靠在首座上,捏着手里的两颗核桃微眯了眯眼,那盘核桃的声音“咔嚓咔嚓”的萦绕在近在咫尺的苏阮耳畔处,惹得她不自禁的握紧了手里的桃花桃。

    桃花桃受力,黏腻的汁水顺着苏阮的指尖滑落,粘在手缝之中,顺势滑过一对皓腕,最后从手肘处滴落,在精白色的宽袖上留下几道清晰水痕。

    陆朝宗微微垂眸,将视线落到苏阮的身上,然后再漫不经心的挪开。

    苏阮伏跪在地,在触及到陆朝宗那看似随意却晦暗深沉的眼神时,那双柳媚眼轻动,显出几分惧意。

    没有办法,苏阮只要对上这陆朝宗,就感觉自己的心口处疼的厉害,仿佛又经历了一次一剑穿心。

    靠在首座上盘着核桃的陆朝宗没有饮酒也没有说话,端着云纹漆耳杯的苏钦顺面色难看的站在那里,只感觉自己真正是被这陆朝宗给落了颜面。

    即使一开始是他先用这云纹漆耳杯来暗讽陆朝宗的。

    陆朝宗的祖父是先帝时期有名的宦官,育有一养子,这养子娶了世勋史侯家的嫡生姐儿,生了陆朝宗,所以这陆朝宗虽然在母亲那边算是个正经世勋家的公子哥,但放在父亲这边,却只是一个出生门第不高,富而不贵之人。

    因此放在苏钦顺这种自命清高的人眼中,就是奸贼孽子。

    他特意与这陆朝宗敬的酒,这人却连看都懒怠看自己一眼,果然是一副奸贼小人嘴脸,这好好的大宋就要毁于这奸贼孽种之手了!

    想到这里,苏钦顺咬牙,捏着手里的云纹漆耳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苏致雅见状,为防自家父亲说出些惹祸的话,赶紧再次上前解围道:“阿阮,既然送完了桃,便到我这处来坐吧,我这温好的桃花酒滋味甚好,你定然会欢喜的。”

    说完,苏致雅赶紧朝着苏阮招了招手道:“来,莫在那处惹了摄政王烦心。”

    苏阮巴不得快点下去远离这陆朝宗,所以在听到苏致雅的话后当即就扭着腰肢准备起身,却是只看到那陆朝宗扬着蟒袍阔袖慢条斯理的从首座上站起了身。

    宽大的带水袖罩在苏阮的脸上缓慢滑落,细薄的布料就像是只手一样的顺着她的额角松落,淌过那双柳媚眸,略过一点朱艳唇,酥.痒痒的扫过白腻胸前,最后收拢于陆朝宗的腹前。

    拢着阔袖背对苏阮而立,陆朝宗盘着手里的核桃,声音低缓道:“今日本王亲自前来,就是为了来给苏大人送上本王的请柬。”

    陆朝宗话罢,那原本站在他身边伺候的太监赶紧步下首座台阶,将手里的请柬递给苏钦顺道:“此乃摄政王降诞日之请柬,设于宋宫内的花萼相辉楼,下月十五,请苏大人务必赏光。”

    那太监说话时虽躬着身子,但语气态度却有些傲慢。

    苏钦顺垂眸看着那太监手里用削薄竹简刻印而出的精致请柬,面色被气得涨红。

    古往今来,“降诞日”乃每朝皇帝生辰之日所号,这陆朝宗已然如此明目张胆的以降诞日来称呼自己的生辰,此乃大不敬!

    “一枝一叶,高节清风,可怜这清瘦竹,岂肯区区扫地尔。”苏钦顺声音微哑的说罢话,便开始急促喘息起来。

    苏致雅赶紧上前给苏钦顺顺气。

    苏钦顺刚才说的那些话,明面上是在鄙夷这陆朝宗用高节清风的竹简制作请柬,玷污了这清风竹简,其实是在暗喻他陆朝宗一块脏地,哪里配得上这高节青竹般的大宋王朝。

    堂内一阵寂静,众人面色惨白的看向那负手而立于首座处的陆朝宗,皆吓得浑身抖如筛笠。

    陆朝宗心狠手辣,折磨人的手段层出不穷,前些日子就将那在朝廷之上与他对持的户部尚书给用了剥皮楦草之刑,并把那剥下来的血皮楦上草挂在宋陵城的墙头,以儆效尤,吓得整个宋陵城里面的人三日未敢上街。

    陆朝宗盘着手里的核桃,那“咔嚓咔嚓”的挤压声在寂静的堂内清晰可闻,一下又一下的就好像敲在苏阮的心口处一样,震的她眼前发晕。

    难道她苏府,还是逃脱不得这被满门砍杀的命运吗?

    作者有话要说: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大家应该都知道是哪个可爱的小家伙,对,没错,他就是曹萌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