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8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苏阮被宫娥细致的处理好了脚上的伤口,然后用轿撵抬着,一路送出了宫。

    苏致雅正站在宋宫门口等着苏阮,他捏着手里的马车缰绳,面色有些难看,也不知道是刚刚从哪处过来,身上的儒衫湿漉漉的沾着酒渍和浓郁的脂粉气。

    “阿阮。”看到那被从轿撵上扶下来的苏阮,苏致雅赶紧上前道:“怎么了?这怎么还坐上轿撵了?”

    “被碎玉滑破了脚。”单手扶在苏致雅的胳膊上,苏阮面色苍白的垂着眉眼道:“大哥,我们先上马车再说吧。”

    “好。”苏致雅应声,然后赶紧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苏阮上了马车。

    苏阮刚刚扶着脚坐进马车里,就听到苏致雅道:“那厉蕴贺昨晚上吃醉了酒,醉死在春风十里了,怎么喊都起不来身。”

    “大哥去春风十里了?”苏阮将裙裾散开遮住自己绑着白布条的脚道。

    “嗯。”听到苏阮的话,苏致雅犹豫着点了点头道:“父亲最是不喜这种艳俗烟花之地,嫌其污浊,阿阮要替大哥保密。”

    “这是自然,毕竟大哥是为了我才去那烟花地的。”

    说罢话,苏阮的视线落到苏致雅那身沾着酒渍的儒衫上,不自禁的轻颤了颤眼睫。

    怪不得她大哥身上都是酒渍和脂粉香气。

    轻叹出一口气,苏阮盯着苏致雅衣襟处的绛红色唇脂,突然不由自主的想起刚才陆朝宗说的那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再看向苏致雅时的神色便难免怪异了几分。

    “怎么了,阿阮?”注意到苏阮奇怪的面色,苏致雅皱眉道:“可是身子不舒服?”

    “不,没事。”苏阮轻摇了摇头,赶紧捂着脸矮身靠在了马车壁上。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信大哥,反而去相信那陆朝宗说的话?大哥对她这么好,她不应该怀疑大哥的。

    “我怕你出什么事,就自己驾着马车过来等你了。”撩起后裾坐上车板子,苏致雅伸手拉住缰绳,面色微有些尴尬道:“大哥也没赶过几次车,阿阮坐稳当些,当心路上颠簸。”

    “嗯。”苏阮伸手扶住马车窗子,透过细薄的车帘子盯住外面的苏致雅,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感觉有些不安。

    三伏天还未过,日头烈的很,马车辘辘的行驶在宽长的宋陵城大道上,苏阮疲惫的轻阖眼睫,耳畔处皆是那垂髫小儿的嘻闹之声。

    将脑袋靠在马车壁上,苏阮不知不觉的就在马车的颠簸声中迷迷瞪瞪的睡了过去,直至马车驶入苏府角门时才堪堪转醒。

    “阿阮,兴文送过来的那两个丫鬟你觉得可还好使?”勒住马车缰绳,苏致雅小心翼翼的伸手将苏阮从马车里扶出来。

    “嗯,很好。”苏阮朝着苏致雅点了点头,然后掂着脚站在原处道:“大哥先去换身衣裳吧,不然被父亲看到又要挨骂了。”

    顺着苏阮的视线看到自己衣襟处的绛红色唇脂,苏致雅略微有些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道:“那好,我唤丫鬟来搀你。”

    说完,苏致雅进芊兰苑唤了平梅和半蓉过来,然后自己牵着马车去了。

    苏阮抬着脚,被平梅和半蓉扶着进了主屋,她身心俱疲的仰躺在美人榻上,刚刚吃上一口平梅递过来的香薷饮,就听到外头传来禄香的声音道:“二姐儿,刑大人来了。”

    听到禄香的话,苏阮神色一变,赶紧撑着身子从美人榻上起了身。

    这刑修炜怎么又来了?难不成是那陆朝宗又有什么事儿了?

    “二姐儿。”禄香伸手撩开珠帘,缓步走到苏阮的面前道:“刑大人带着宫人送了好几箱玉石过来。”

    “玉石?”苏阮蹙眉,突然想起那陆朝宗说的话。

    那厮不会真的要让她砸玉石玩吧?

    “苏二姑娘。”刑修炜毕恭毕敬的站在珠帘处,朝着彩绘纱屏后的苏阮道:“臣奉摄政王之命给苏二姑娘带了三箱玉石砸玩。”

    “不必了,烦劳刑大人带回去吧。”苏阮攥着手里的绣帕,声音微有些紧张。

    “臣只是奉命办事,苏二姑娘切莫为难臣。”刑修炜声音谦卑的说着话,然后侧身让出身后的那三箱玉石道:“摄政王吩咐,要臣亲眼看着苏二姑娘将这三箱玉石砸完,才能回宫复命。”

    “什么?”听到刑修炜的话,苏阮瞬时便瞪大了一双眼,她翘着脚急切的从彩绘纱屏后出来,然后单手扶在彩绘纱屏上道:“砸完?三箱?”

    “是。”刑修炜声音轻柔的说着话,似乎永远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

    “嘶……咳咳咳……”苏阮的脚撞上彩绘纱屏下面的底座,疼的她登时一凛,急促呼吸间喉咙里又呛进一口气,然后涨红着脸剧烈咳嗽起来。

    “二姐儿。”禄香赶紧上前给苏阮倒了一碗茶水。

    就着禄香的手吃了一口茶,苏阮用绣帕擦了擦嘴,然后抬眸看向面前的刑修炜。

    “请。”刑修炜伸手,拢着大袖躬身道:“摄政王说了,苏二姑娘若是不方便,可搬个绣墩慢慢砸。”

    苏阮红着一双眼死死盯在那三箱玉石上,按在彩绘纱屏上的手愈发握紧了几分。

    “二姐儿……”禄香面色担忧的看着苏阮,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胳膊道:“奴婢去将大公子唤来?”

    “不必。”苏阮抬手挥开禄香的手,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那三箱玉石前道:“摄政王美意,臣女怎能辜负。”

    说罢话,苏阮便弯腰从那大箱子里头抱出一块玉石,狠狠的往地上砸去。

    玉石应声而碎,“噼里啪啦”的砸了一地,甚至将那地砖都磕出了细缝。

    “请。”刑修炜亲自给苏阮搬了个绣墩过来。

    苏阮也不客气,提着裙裾就坐了上去,那层叠的百褶月华裙散开,显出她窈窕纤媚的身姿,楚腰丰臀,漆发窄背,勾人摄骨。

    伸手接过刑修炜递过来的另外一块玉石狠狠的往地上砸去,苏阮粗喘着气,胸前起伏不定的绷着心口处的盘扣。

    苏阮不知自己砸了多久,当她停下酸软的手臂时,满地皆是上等的玉石碎片,三个丫鬟面色惊惶的站在那处,连挪动一下都没地方。

    “苏二姑娘勿动。”刑修炜抬手虚按住苏阮的胳膊,然后让宫人将那些砸碎的玉石重新装入箱中道:“臣还要带回去复命。”

    苏阮坐在绣墩上按着自己的胳膊,眼看着那些宫人用早就准备好的簸箕扫帚小心翼翼的清扫主屋,一盆又一盆的把碎玉倒进大箱子里。

    听着耳畔处那一阵又一阵碎玉砸箱的倾倒声,苏阮暗握紧了自己的手掌。

    其实一开始,苏阮是因为心头的无名火起才开始砸那玉石的,可到了后来,她听着那玉石的碎裂之声,不知为何心中却十分舒畅,就像是添堵了十几年的池塘一顺通了气,入了水。

    这种感觉让苏阮十分惊惧,但却又莫名的有些兴奋,就好像那时候她终于从不见日头的绣楼里用绣墩砸开了一扇窗棂,那通体的凉风擦身而过时带走一身烦热的感觉。

    虽然那次她被父亲在祠堂里罚跪了三天三日,但却永远都忘不了那一瞬时窗棂被自己砸开的感觉。

    “苏二姑娘,告辞。”刑修炜领着宫人去了,苏阮呆愣愣的坐在绣墩上,三个丫鬟立时就围了上来。

    “二姐儿,怎么样,没事吧?”半蓉伸手替苏阮揉了揉胳膊,面色担忧道:“可是不舒服?”

    苏阮眨了眨眼,然后声音干涩道:“我想吃糟香八宝饭。”

    “奴婢给你去做。”听到苏阮的话,禄香赶紧提着裙裾出了主屋。

    平梅给苏阮端了一碗茶水,小心翼翼的喂到苏阮的唇边。

    苏阮垂眸轻抿一口,然后就着半蓉的手从绣墩上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美人榻上躺下道:“我的脚伤了,半蓉你去朱大夫那处帮我取些药膏来。”

    朱大夫是苏府养在府里的大夫,十分乐善好施,平日里大家伙有个什么大病小病的都会去找他。

    “是。”半蓉应了一声,起身出了主屋。

    禄香和半蓉一去,内室里便只余平梅和苏阮二人,苏阮仰头靠在美人榻的竹席上,一副若有所思模样的捏着手里的绣帕。

    “平梅,你觉得半蓉和禄香怎么样?”

    “禄香话少,但做的糕食很好吃,半蓉待人温和,做事说话十分有分寸。”听到苏阮的话,平梅略思片刻后道。

    “是嘛,你觉得不错啊。”苏阮低叹出一口气,脑子里头有些浑噩。

    “……是。”犹豫着应了一声,平梅觉察出苏阮的不对劲,有些担忧的上前替苏阮揉捏起胳膊道:“二姐儿,可是那摄政王又惹您烦忧了?”

    “惹我烦忧的事,太多。”苏阮轻摇了摇头,然后抬手指了指一旁书案上的羊毫笔和麻纸道:“你去帮我取来。”

    “是。”平梅起身替苏阮取了羊毫笔和麻纸,然后又帮苏阮搬了一张香几过来。

    这香几原本是用来放置香炉的,但因为苏阮不喜那些浓雾淡香,便索性搁置了,偶时用来垫垫东西。

    将麻纸摊开在香几上,苏阮埋头执笔,垂着眉眼细写起来。

    平梅是识字的,她看着苏阮写的那些东西,有些奇怪的开口道:“二姐儿,您这是在做什么呢?”

    苏阮捏着手里的羊毫笔,头也不抬的道:“记仇。”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她虽然脑子不聪明,但这一笔笔记下来,等日后学乖了,总归能慢慢还回去的。

    作者有话要说:

    苏二二:哼,拿个小本本记仇,让你们欺负我

    今日恰逢七夕佳节,加更,15点,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