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34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作为一个在睡梦中都能被梦中陆朝宗的盘核声给吓醒的人, 苏阮对于陆朝宗的恐惧真是根深蒂固。

    不过好在苏阮并未跟陆朝宗正面对上, 刑修炜径直便带着她和小皇帝去了陆朝宗身旁的围屏后。

    这围屏以二十四扇槅子相叠而成, 绢绫装裹,朦朦胧胧的能透出外头的人影来,但却看不真切。

    围屏后置着一张小巧的紫榆翘头案, 苏阮与小皇帝坐在那后头,宫婢恭恭敬敬的捧着漆盘摆上一碟樱桃肉和两碗牛乳。

    苏阮低头看了一眼那被置于翠绿蔬叶上的红艳樱桃肉,下意识的就伸手触了触手旁的铜鎏金白玉箸。

    “奶娘, 吃。”小皇帝捧着小脸撑在紫榆翘头案面上, 一双黑乌乌的大眼睛尤其好看。

    慢吞吞的将那铜鎏金白玉箸拿起, 苏阮感受着这沉甸甸的份量, 有些不适的上手夹了一块樱桃肉。

    白玉箸太滑,苏阮夹不住那樱桃肉,小皇帝奶声奶气的道:“奶娘可以用戳的。”

    苏阮往四围看了看,宫婢太监皆不在, 只她与小皇帝两人,便放下了几分矜持, 用白玉箸戳了一个樱桃肉在筷尖往嘴里送。

    樱桃肉刚出锅,还有些烫, 苏阮把它裹在嘴里吹了吹,然后囫囵的咬着。

    心心念念了大半月的樱桃肉就在嘴里,苏阮还没尝出什么味儿来就急急的往肚子里头吞去了。

    舔了舔沾着酸甜肉汁的粉嫩唇瓣,苏阮看着那色泽樱红的樱桃肉,上手又戳了一个。

    这回苏阮肚子里头垫了一个, 吃起来便没那么急了,她小心翼翼的先咬了一口,然后轻吹几口气,再慢悠悠的把它往嘴里送。

    细嚼慢咽着嘴里的樱桃肉,苏阮感受着那弹舌的软糯酸甜,只感觉齿颊留香,满口津液。

    这宋宫内做的樱桃肉果然不一般,味美形娇,直吃的苏阮连舌头都恨不得卷进去。

    正当苏阮吃的起劲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太监的高唱声道:“陈郡王到!”

    含着嘴里的樱桃肉,苏阮寻声往围屏外看去,只见一身形高壮的中年男子身穿七爪蟒袍,腰围蹀躞带,挎刀上殿,身后紧随两身穿铠甲的壮年将军。

    “陈郡王远道而来,欢迎之至。”陆朝宗盘着手里的花中花,半靠在主位上未动。

    那陈郡王也不客气,径直就挑了个位置坐下,然后把腰间的挎刀猛地一下拍在宴案上道:“今日乞巧,虽说是女儿节,但咱们男人也不能落后,本王特意带两勇士前来向摄政王讨教。”

    陈郡王一出口,众人便知来者非善。

    “奶娘,讨教是什么意思呀?”小皇帝凑在苏阮的耳朵边上道。

    苏阮想了想后,“唔,就是来给下马威,滋事挑衅的意思。”

    “哦。”小皇帝点了点小脑袋,小嘴上白漾漾一圈都是吃牛乳时印上的奶印子。

    苏阮瞧见了,拿过一旁的绣帕给她擦嘴。

    小皇帝乖巧的任由苏阮给自己擦嘴,一双小胖腿蜷缩在紫榆翘头案下抖了抖。

    “皇上抖什么?”感觉到小皇帝的动作,苏阮奇怪道。

    “朕想去更衣。”小皇帝虽小,但已然有了廉耻心,说这话时面色微红,白胖小脸粉嫩犹如春日桃花瓣。

    此处说的更衣不仅仅只是换件衣裳那么简单,而是如厕后的更衣,所以小皇帝面露羞赧。

    “皇上平日里的谁领着更衣的?”苏阮知晓小皇帝的秘密,所以处处小心。

    “朕自己更衣。”小皇帝仰起小脑袋自豪道。

    “那臣女帮皇上唤宫婢来带皇上去净房。”苏阮从紫榆翘头案后起身,朝着那站在一旁的宫婢招了招手。

    宫婢小心翼翼的上前屈膝行礼,领着小皇帝去更衣。

    小皇帝一走,围屏后便只剩下苏阮一人,苏阮坐在案后,看着空荡荡的身旁,不知为何有稍许紧张。

    一旁的宫婢托着漆盘,又给苏阮上了一碟子樱桃肉,苏阮低头看了一眼那色香俱全的樱桃肉,继续埋头苦吃起来。

    围屏外,陆朝宗还在与那陈郡王周旋。

    陈郡王年逾知命,但身体却依旧健朗,说话时声如洪钟,震耳欲聋。

    “陈郡王刚才言这两位将军皆为勇者,却不知谁更勇些?勇者,可与我宋陵城内的抚顺大将军一较高下。”

    陆朝宗慢条斯理的说着话,一双眼晦暗深沉,隐显出几分戾气。

    陈郡王仰头道:“皆勇。”

    “呵。”陆朝宗蔑笑一声,“本王要知,谁更勇,抚顺大将军乃大宋第一勇者,这能与其一较高下的,自然是要陈郡王那处最勇之人了。”

    陆朝宗不松口,也不知是在打什么歪主意。

    被陆朝宗说的话绕了半日,那陈郡王竟然真的转头跟那两个将军道:“你们谁更勇些?”

    苏阮咬着嘴里的樱桃肉,想起刚才那一对郡主和世子,突然觉得这陈郡王这般也是可以理解的,看似大智若愚,其实极易被人带沟里去,可怜拥兵百万,却是个脑子钝笨的。

    不好好的呆在陈郡,非要到宋陵城里给人瓮中捉鳖,还赔上一对儿女。

    想到这里,苏阮突然想起苏致雅与她说的那陈郡王想要以清君侧之名出兵之事,深觉这陈郡王还是应当三思而后行,毕竟那陆朝宗可是个吃人连骨头都不吐的主。

    围屏外,那两个陈郡的将军听到陈郡王问话,面面相觑片刻之后都回答不出来。

    陆朝宗盘着手里的花中花,细薄唇角轻勾,“既如此,那两位将军不若先比试一番?胜者,可与我宋抚顺大将军再比试。”

    “如何比试?”那两位将军听到陆朝宗的话,齐齐开口道。

    “听闻陈郡人一向以勇诸称,好食肉,想必两位将军更是其中翘楚。”陆朝宗不着痕迹的先给这两个将军带了高帽,然后才道:“本王有酒无肉甚是可惜,两位将军不若抽刀割肉,引刀相啖?胜,为勇者。”

    陆朝宗话一出口,在座众人皆惊,只那陈郡王和两位将军竟然还觉得有理。

    苏阮一口牛乳噎在喉咙里,呛得她直咳嗽。

    这陈郡王难为是一代枭雄,空有一身野心,却有勇无谋,就这副模样,不被陆朝宗玩的团团转才怪了,好好的两个将军,怕是要变成肉糜了。

    围屏外皆静,只苏阮那清晰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闷在手掌里,抑制不住的从围屏内往外冒。

    陆朝宗微微侧眸往刑修炜的方向看了一眼。

    刑修炜会意,躬身进到围屏后,“苏阮姑娘可是呛到了?”

    “咳咳咳……”苏阮一边用绣帕捂着嘴,一边猛力咳嗽着。

    刑修炜退出围屏,从陆朝宗的宴案上端了一碗茶水重新进到围屏后,小心翼翼的递给苏阮道:“苏阮姑娘请用。”

    “多谢。”苏阮涨红着一张脸,赶紧伸手接过那碗茶水清喉。

    清冽的茶水入喉,细腻微苦,回味时却尤为甘甜润肺。

    围屏外的人伸着脑袋往围屏后看,十分好奇那坐在后头的女子到底是谁,竟能得摄政王身旁刑大人的亲自伺候。

    陆朝宗慢条斯理的盘着手里的花中花,一双眼眸轻动,直直的看向那站立在殿厅正中的两个将军道:“两位将军,请吧。”

    那两个将军面对面而立,缓慢拔出手中的大刀。

    刀锋冷冽,铿锵作响。

    一旁躬身上来两宫婢,将手里的金盘置于两人身旁。

    “啊!”其中一人手捂大刀,仰头大叫一声之后直接就削下了自己小腿上的一块肉,连着衣料血淋淋的落在那金盘上。

    众人皆不忍侧眸,只陆朝宗和那陈郡王面不改色的看着,一人是无畏,一人是无知。

    端起宴案上的酒杯一口干尽,陈郡王似乎隐隐还在为自己的勇士惹人惊惧而欢喜。

    陈郡王认定这陆朝宗是贪生怕死之人,乞巧宴上连块肉都不见,听说这堂堂摄政王还是个茹素的人,哼,大丈夫不食肉,那还是大丈夫吗?

    他陈郡人比起这些窝囊的宋陵城人,简直犹如云泥。

    想罢,那陈郡王斜睨了陆朝宗一眼,脸上满是鄙夷神色。

    陆朝宗盘着手里的花中花,双眸微阖,似乎有些倦怠,仿佛面前不是那抽刀割肉,引刀相啖的激烈场景,而是单纯扫兴的歌姬清音。

    苏阮端着手里的茶碗坐在围屏后,听到外头的声响,下意识的就抬眸看了一眼。

    围屏模糊,就像是隔着一层雨幕似得让人看不真切,苏阮只能瞧见那块块肉团从人的身上掉落,连着筋骨落在金盘上,浓厚的血腥气弥散,几欲作呕。

    紫榆翘头案面上还摆置着那碟樱桃肉,苏阮现下看着却毫无食欲,胃里头翻江倒海的厉害。

    “苏阮姑娘。”刑修炜拿了一绣囊过来递与苏阮道:“此为绣娘新制之绣囊袋,内置龙香,可静心安神。”

    “多谢。”苏阮香腮之上粉嫩尽褪,鸦青色的鬓角掩在落发中,微有些凌乱。

    浓郁的龙香透过绣囊袋充斥在苏阮的鼻息间,冲淡了先前的血腥气,苏阮猛地喘息,纤细的身子伏在案上轻颤。

    刑修炜浅笑退去,躬身站回到陆朝宗身旁。

    穿着花衣蟒袍的陆朝宗靠在坐塌上,袍角微蜷,露出青白汗巾一角,腰间系着金玉绶带,上缀腰挂,物事俱全,独独缺了那一绣囊袋。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看懂了吗?━((*′д`)爻(′д`*))━!!!!

    就是两个傻子看谁更加勇猛,拿刀割自己身上的肉,谁先撑不住谁就输了

    小宗宗好坏坏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