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57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苏惠苒不明白陆朝宗的话, 但她心中却隐隐冒出一个念头来。

    品德之家, 那若是自个儿品德欠佳……这衍圣公府还不求着要来寻她苏府退亲?

    想到这里, 苏惠苒双眸一亮, 脸上显出几分喜色。

    看到苏惠苒突变的面色, 苏阮奇怪的歪了歪头,正欲说话时却是突然听到一阵丝帛扯裂声, 她低头看去,只见小皇帝的小胖手里拽着她的一截腰间束带,正仰头一脸懵懂的看着她。

    “……皇上。”苏阮一手陇上散开的短衫,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显出几分尴尬神色。

    小皇帝自知自己做错了事, 赶紧拿着那截束带躲到了陆朝宗身后,然后踮起脚尖尝试性的扒了扒陆朝宗腰间的绶带。

    牢牢的扒不动, 所以是奶娘的束带不好,应该让皇叔给奶娘换个好束带。

    小皇帝眨着一双眼, 奶声奶气的开口道:“皇叔,奶娘的束带不好, 皇叔给奶娘换个好束带。”

    陆朝宗盘着手里的花中花, 看了一眼苏阮那散开的腰肢处,眸色微暗。

    所谓楚腰肠断, 也不过如此了吧。

    一旁, 刑修炜领着宫婢上前,毕恭毕敬的与苏阮道:“苏阮姑娘,奴才带您去换件裙衫。”

    苏阮转头看了一眼苏惠苒和陆朝宗, 赶紧面色燥红的随着刑修炜去了。

    陆朝宗慢条斯理的掀开眼眸看了一眼面前的苏惠苒,薄唇轻启道:“春风十里对面新开了家南风馆,姿貌男子甚多,苏大姑娘若有兴致,可一观。”

    话罢,陆朝宗单手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小皇帝抱起来扔给一旁的宫婢,转身便走。

    苏惠苒在原处站了片刻,面色踌躇。

    若是她真去了那南风馆,这日后怕是没哪个男子敢要自个儿了。

    可若是她不去,便要与这衍圣公成亲……难道就没什么两全的法子吗?

    “苏大姑娘,奴婢带您出宫。”一旁有提着宫灯的宫娥上前,声音轻细的与苏惠苒话道:“苏二姑娘还未换完裙衫,让您先去。”

    “嗯。”苏惠苒回神,朝着那宫娥点了点头,并未怀疑她的话。

    这头,苏阮随着那刑修炜行了半路,最后停在一处巍峨宫殿前。

    殿门大敞,两旁有锦衣卫把守,内里宫殿层叠,一眼望去连绵不绝,气势恢宏,沉静的肃穆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自觉的便肃然起敬,心生惧意。

    苏阮轻颤眼睫,仰头朝上一看,只见一鎏金匾额霍然印入眼帘,上书“南阳殿”。

    “这是哪处?”苏阮站在宫殿门口不前,转头与刑修炜道。

    刑修炜提着手里的宫灯给苏阮照路,笑眯眯的接话道:“此乃主子的寝殿。”

    “……我不去。”苏阮抿着唇瓣,声音涩涩的吐出这句话。

    刑修炜不言,只伸展宽袖道:“苏阮姑娘莫让奴才为难,请。”

    宫殿两旁挂着两盏八角的宫廷红纱灯,以细木骨架镶以绢纱和玻璃,上制彩绘,流苏下缀,随风轻漾,暗红的灯色印照下来,掩住苏阮半身肤色。

    苏阮正与刑修炜站在原处僵持,身后却是陡然贴上一具散发着阴冷檀香味的炙热身体,那挺拔的暗影遮住苏阮投射在白玉砖上的纤细身影,缓慢重合交叠,动作亲密,犹如一人。

    苏阮惊惶回神,撞上身后的陆朝宗,脚下一绊,差点跌倒在宫门口。

    抬手揽住苏阮的腰肢,陆朝宗牵住她的手,起身便带着人往寝殿里头去了。

    踉踉跄跄的跟着陆朝宗穿过一道琉璃月华门,印入苏阮眼帘的是一扇明黄琉璃照壁,其后是东西两处的横长院落,以房廊连檐通脊,贯穿东西两院。

    这应当是宫中的太监侍卫,以及值班官员的所在处,苏阮垂着眉眼,身旁陆陆续续走过一些太监侍卫,皆伏跪于地跟陆朝宗行礼请安。

    苏阮有些无措,她使劲的抽了抽自己被陆朝宗捏在手里的手道:“王爷,臣女不换束带了。”

    陆朝宗踩着脚上的皂靴,头也不回的道:“这种时候,阿阮姑娘不换,也得换。”

    听到陆朝宗的话,苏阮心内气急,但却莫可奈何。

    两人穿过一牌楼,往南阳殿的后殿去,苏阮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木照壁,单手就插进了那镂雕缝里道:“王爷,时辰不早了,臣女要回府了。”

    苏阮扯着嗓子喊得声音极大,陆朝宗终于停住步子扭头看去,只见那小东西正姿势怪异的贴在那木照壁上,手脚并用的扒着上头的双龙凤镂雕,纤细的手指嵌在那凤头处,扣的死紧。

    陆朝宗放开苏阮的手,然后朝着她的方向走了两步。

    苏阮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却突然感觉指尖钝痛,她使劲的抽了抽手,发现刚才自个儿插得太急,那手已然被嵌在凤头里拔不出来了。

    因为勒的紧,苏阮的手指已经有些涨痛,她心急的往外拔着手,但这越急就越是出不来,手也疼的更厉害了一点。

    “这么窄?怎么进去的?”陆朝宗低头,盯着苏阮的手指看了半晌,然后才轻慢的勾了勾唇角。

    苏阮瘪着嘴不说话,她要是知道怎么进去的,就不会拔不出来了。

    由于手指肿胀,所以不管苏阮怎么弄,那手依旧死死的卡在凤头里动不了。

    这缝极窄,被苏阮白嫩的手指挤得满满的,如若用刀剑砍斧之类的东西弄开,定然会伤到人。

    陆朝宗伸手挥开一旁刑修炜递过来的短刀,然后抬手用宽袖挡住苏阮的双眸道:“闭眼,别看。”

    被陆朝宗遮了视线,苏阮心中慌乱,另一只手下意识的就攥住了他的宽袖道:“我,我的手是不是断了?”

    她怎么已经感觉不到它了呢?

    “没断。”陆朝宗的声音平静非常,细听之下隐现笑意,“不过这断了便断了,日后换衣用膳,擦身净面,都由本王来替你。”

    一边跟苏阮打趣着,陆朝宗一边用指尖一点一点的将那木雕凤头碾碎。

    细细碎碎的木渣子落在苏阮的手背上,很快就覆上了一层棉湿触感。

    苏阮的胳膊僵在那里完全就不敢动,她睁着一双眼,眼前皆是陆朝宗那宽大的蟒袖,浓郁的檀香味扑鼻,略带木制清香。

    “好了吗?”手指肿的已然没有感觉,苏阮心中微急。

    “没有,别动。”陆朝宗垂着眉眼,专心致志的碾开那木雕凤眸,将苏阮的一根手指拔.出来。

    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陆朝宗拎在指尖处的感觉,苏阮面上微喜,猛地一拔,一只手就出来了两根手指。

    “不是让你别动吗?”看到苏阮那被磨破的指尖,陆朝宗暗皱眉,语气微冷。

    听出陆朝宗话语之中的不悦之意,苏阮赶紧缩了缩脖子,又悄悄的把那两根手指放了回去。

    看到苏阮的动作,陆朝宗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只道:“马上就好了。”

    “唔。”苏阮闷着脑袋含糊应了一声,贴在木照壁上的身子微冷。

    已过白露,晚间阴气渐重,苏阮刚才被吓出一身子冷汗,这会被夜风一吹,便有些冷的发抖。

    猛地一把扯断那木雕凤眸扔在地上,陆朝宗把苏阮的手从里面弄出来,然后伸手接过一旁刑修炜臂弯上挂着的一件直领对襟的细薄披风给苏阮兜在身上,再用绣帕擦干净自己满是碎屑的手。

    披风为绀青深色,用檀香熏过,有长袖可伸展,腋下开叉,动作自如。

    苏阮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胳膊穿上披风,鼻息间浓厚的檀香味萦绕,不知为何让人突感有些心安。

    陆朝宗站在宫灯下,先是照看了半日苏阮的手,在发现并无其余伤痕只是有些红肿和破皮之后,便上手帮她把披风颈部的系带系好,然后小心的牵住人,带着往后殿去。

    苏阮看了一眼自己几乎肿成萝卜块的手,面色尴尬而羞赧,再不敢胡乱动作,只跟在陆朝宗身后进了后殿。

    陆朝宗的后殿极大,里外皆是三间,只家具物事却是极少,就连那最基本的实木圆凳都未瞧见,就更别说是那些花架,博古架之类的东西了。

    往殿内去,宫娥早已点上了琉璃灯,正捧着夜明珠候在一旁,寝殿内光亮一片,犹如白昼。

    苏阮抬眸看了一眼面前干净古朴的摆设,有些恍然。

    这里是陆朝宗平日里安寝的地方。

    除却外头的三间外室,里头的三间内室明显摆置多了一些。

    苏阮被他按在一张大肚弥勒榻上,手旁是一只正飘着袅袅白烟的青铜熏香炉。

    “里头加了驱散蚊虫的药粉。”注意到苏阮的目光,陆朝宗缓慢开口道:“要用些夜宵吗?”

    “不,不用了。”苏阮垂眸,盯着自己的手指看,那里胀胀的勒着一些红痕,还有一点血丝从白腻的肌肤伤口处沁出来。

    一旁宫娥端着漆盘上前,里头装着一白瓷小瓶和几块干净棉白布。

    陆朝宗撩起后裾坐到苏阮身旁,伸手抬起她的手道:“给你上药,有些疼,忍着。”

    苏阮知道自个儿是自作自受了,她抿着唇瓣不说话,细长睫毛轻动,裹在披风里的身子纤细而柔媚。

    作者有话要说:  小宗宗:把老婆带回家,嘿嘿嘿

    祭我昨日的血光之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