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73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苏大姑娘放心, 厉将军虽是被称为厉阎罗, 但这阎罗杀人也救人, 治扭伤的本事, 早就在沙场上练出来了。”

    刑修炜笑眯眯的话罢, 便将苏阮请了出去。

    苏阮不欲走,却是被身后突然出现的陆朝宗给拽住了后衣领子。

    “哎……”苏阮还没反应过来, 只感觉自己双脚离地,一瞬时就到了外室。

    “苏阮姑娘,马车正候在外头。”刑修炜站在苏阮面前拱手道:“请。”

    苏阮扭头,想朝内室里看上一眼,却是被身后的陆朝宗给挡住了视线。

    陆朝宗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苏阮看, 语气沉哑道:“上车。”

    “我,我想看看大姐。”苏阮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陆朝宗, 语气细软。

    “阿阮姑娘怕是还未拎清楚现今苏府的状况。”陆朝宗盘着手里的花中花,眸色一凛道:“本王说上车, 就上车。”

    被陆朝宗陡然散发出来的气势吓了一跳,苏阮赶紧提着裙裾出了主屋, 往庭院内的马车方向走去。

    外头还在落雨, 苏阮不管不顾的往外去,刚刚踏出几步, 就被陆朝宗拽着胳膊又拎了回来。

    看着站在自己身旁气势可怕的陆朝宗, 苏阮有些瑟缩的缩了缩脖子。

    这人分明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子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了?自己也没惹着他呀。

    踩着马凳上了马车,苏阮跪在原位, 偷摸摸的往陆朝宗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厮靠在马车壁上,正在闭目养神。

    苏阮攥着手里的绣帕,把粘上了雨水的手背细细擦拭干净。

    马车辘辘而行,缓慢朝着芊兰苑的方向驶去。

    马车内,苏阮与陆朝宗两人未说一句话,苏阮心虚的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不知道这陆朝宗到底是又在发什么疯。

    马车停在芊兰苑的垂花门前,苏阮率先踩着马凳走了下去,平梅正撑着油纸伞候在下头。

    陆朝宗由刑修炜扶下,然后甩着蟒袖,大步流星的径直就朝着苏阮的主屋内室中走去,娴熟的就似在回自个儿的屋子一样。

    苏阮抿了抿唇,抬脚跟在陆朝宗身后进了主屋内室。

    因为天气转凉,所以圆桌旁的绣墩上都被半蓉套上了棉套子,那棉套子软绵绵□□粉的被陆朝宗坐在下头,露出一角下缀流苏,然后被陆朝宗打开的下垂后裾所遮掩。

    禄香听闻苏阮回来,端着一碟藕粉桂花糖糕过来,却是冷不丁的瞧见那正襟危坐在绣墩上的陆朝宗。

    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藕粉桂花糖糕置于圆桌上,禄香侧眸看了一眼苏阮,然后躬身退了下去。

    陆朝宗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盘着花中花置于圆桌上,手边是那碟新鲜出炉的藕粉桂花糖糕。

    “王爷,禄香的手艺虽比不上宫里头的御厨,但应当还是可以一试的,您尝尝这藕粉桂花糖糕吧。”苏阮率先试探性的开口。

    陆朝宗垂眸,看了一眼那藕粉桂花糖糕。

    沾着桂花蜜的藕粉桂花糖糕色如红玉,状似凝胶,隐隐可见一层白糖霜粉覆于其上,软糯香甜。

    苏阮见陆朝宗不动,只能自己上手给他取了一块。

    “王爷,您尝……啊……”

    苏阮的话还没说完,手腕突兀被陆朝宗一把抓住。

    陆朝宗面无表情的低头,一口咬住了那块藕粉桂花糖糕,但苏阮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人不是在咬她手里的藕粉桂花糖糕,而是在咬她的指尖。

    苏阮使力,一把抽出自己的手。

    粉嫩的指尖处已然印上了一点陆朝宗的牙印子,那牙印子虽不深,但却泛着嫣红,在苏阮白细的肌肤上尤为明显。

    正站在主屋门口的平梅听到里头苏阮的轻呼声,面色焦灼的就要冲进内室,却是被刑修炜给一把拦住了路。

    平梅怒视向面前的刑修炜,“让开。”

    刑修炜笑眯眯的不吱声,只侧身关上了主屋大门。

    外头雨势又大了起来,平梅知晓苏阮不欢喜将绮窗全然关紧,所以内室里的绮窗皆是半开着的。

    细密的雨珠子打进来,湿了窗绡,印出庭院内那棵葱郁古树。

    前些月陆朝宗送的那些盆栽有的冒出新芽,有的开花落叶结果,被半蓉用厚实的围栏罩了,拉在房廊里防止那些贪嘴的小丫鬟偷食和飞鸟叼食。

    苏阮吃过那结出来的小金桔,酸酸甜甜的很是不错,然后那些小金桔就被禄香摘下来做成了金桔蜜饯。

    但苏阮觉得,自个儿的手指跟那小金桔和藕粉桂花糖糕比,有什么好吃的?

    捂着自己的手,苏阮只能安慰自己这陆朝宗是不小心咬到的自个儿。

    “伸手。”突然,陆朝宗朝着苏阮摊开手掌。

    苏阮抬眸,看了一眼面前陆朝宗那只修长手掌,犹豫半响之后,终于在他威慑的目光下,颤颤的将自己的手覆在了他的手掌上。

    陆朝宗的手跟他的人很不一样,他的手很暖,炽烈如火。

    捻住苏阮软绵绵的手指,陆朝宗不知从哪处摸出来一把小剪子,攥着苏阮的手就开始给她修剪起了指甲。

    苏阮瞪眼看着陆朝宗的动作,指尖轻颤却不敢随意乱动,生怕这人手里的剪子一个恍神,就把她的手指给剪了。

    “咔嚓咔嚓”的剪指甲声在寂静的内室之中尤为清晰,苏阮端坐在绣墩上,柳媚眼轻垂,细长睫毛搭拢下来,在白腻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浅小暗影。

    剪完了苏阮的一只手,陆朝宗又伸手道:“另一只。”

    苏阮收回那覆在陆朝宗手掌上的一只手,然后换了另外一只手上去。

    剪完两只手,陆朝宗将那小剪子置于圆桌上,然后用绣帕沾了湿水给苏阮擦手。

    陆朝宗擦得很慢,就像是在擦什么精细物似得,一点一点,尤为清晰谨慎的把苏阮手指的每一个角落都擦拭干净。

    苏阮盯着自己被陆朝宗握在掌心里的手,总是有一种自己的手上沾了什么污秽物的错觉。

    “啪”的一下甩下手里的绣帕,陆朝宗捏着苏阮的手,指尖轻覆上那一点刚刚被自己咬出牙印的肌肤。

    看到陆朝宗的动作,苏阮下意识的一惊,立即抽手。

    看着自己瞬时空荡的掌心,陆朝宗低着眉眼,轻握了握,然后突然抬眸轻笑,“阿阮的手真是软和。”

    听到陆朝宗那蕴着柔意的声音,苏阮瞪圆了一双眼,只感觉自己头顶发麻,一身寒意随风而来。

    “冷了?”

    陆朝宗拢着宽袖起身,走到那绮窗边抬手将其关上。

    苏阮僵直的坐在绣墩上看着陆朝宗的动作,有些紧张的四下看了看。

    主屋大门不知何时被关紧了,主屋内除了陆朝宗和她,根本就没有其余的人。

    猛地一下从绣墩上起身,苏阮跌跌撞撞的跑到一扇绮窗边,然后使劲的抬手扒住了覆着窗绡的窗棂道:“屋子里面太闷了,王爷若是不介意,咱们可以出去走走。”

    听到苏阮的话,陆朝宗也不急,只慢条斯理的关紧面前的绮窗,然后转头看向苏阮。

    苏阮扣着手里的窗绡,声音细细道:“留,留一扇吧,通通风气。”

    “呵。”陆朝宗勾唇轻笑,苏阮的身子往绮窗处一贴,外头那细密的雨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咳咳咳……”苏阮一口气吸得大,被呛得不轻。

    陆朝宗站在苏阮身后,抬手覆上她扒在绮窗上的手,然后“砰”的一下将那绮窗给关紧了。

    最后一扇绮窗被关闭,因为下雨,所以外头天色昏暗,而关了绮窗和主屋大门的内室更是显得晦暗了不少。

    陆朝宗双手压着苏阮抵在绮窗上的手渐渐收紧。

    他高壮挺拔的身子微微俯身,将苏阮纤细的身子拢在自己的暗影之下。

    苏阮使劲仰头,企图看清楚面前陆朝宗的表情,但无奈,内室之中实在是太暗了,苏阮根本就瞧不清面前的陆朝宗,她只能靠着眼前那双隐含四溢流光的眼眸猜测面前之人的情绪。

    屋外的雨声被隔绝,只隐隐传出闷闷的雨打声。

    苏阮咽着口水,只觉内室之中气氛诡异。

    这人一会子给她剪指甲,一会子又给她关绮窗的,到底是要做什么?

    “阿阮。”低哑的声音仿似带着一股莫名叹息,轻轻的拂过苏阮的耳畔处,留下一阵浸着檀香味的濡湿软意。

    “是是,是,王爷,您,您有什么吩咐……”

    苏阮的手还被陆朝宗按在绮窗上,她觉得有些酸软,但却不敢乱动,只觉面前的陆朝宗就像是隐藏在荒野草丛之中,伺机而动的饿狼。

    “你欢喜翠钿?”

    翠钿?是今日那秦科壶给她送还来的翠钿?

    “不,不算欢喜。”苏阮结结巴巴的道。

    “既然欢喜,那本王便送你。”修长的手指带着温度,轻轻落在苏阮的额间处。

    苏阮眨着眼睫,眼前一片昏暗,只感觉自己刚才说的话怕是没过这人的耳。

    她明明说的是不算欢喜!

    阴冷的物事贴在苏阮的额间,带着细腻游滑,伴随那无处不在的暗色和浓郁到几乎喘不过气的檀香味,让人陡生瘆意。

    作者有话要说:  小皇帝:今日皇叔抱回来一棵小树,上面有好多小果子,朕尝了一颗,酸酸甜甜的真好吃?(??`?)邢太太告诉朕,这叫金桔。

    小宗宗:我老婆的手是我的,我老婆的手指是我的,我老婆的手指甲还是我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