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74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苏阮不知陆朝宗是何时走的,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 平梅已经进来将她扶到了美人榻上。

    “二姐儿?”平梅替苏阮端来一碗茶水。

    苏阮颤颤的伸手接过猛灌一口, 然后赶紧开口道:“去, 把绮窗打开。”

    “哎。”平梅应上一声, 转身去打开了绮窗。

    绮窗一开,昏暗光线透过窗绡倾斜而进, 伴随细细雨风,苏阮喘出一口气,顿觉自己连呼吸都舒畅了。

    浓郁的檀香味顺着绮窗飘散,平梅小心翼翼的点燃熏香,然后拿着熏香炉在主屋内外走了一圈。

    苏阮仰头倒在美人榻上, 刚闭上双眸,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 赶紧撑着身子从美人榻上起了身。

    “二姐儿,怎么了?”看到苏阮的动作, 平梅放下手里的熏香炉,眸色奇怪道。

    “平梅, 你瞧瞧我额上的花钿, 是什么东西做的?”苏阮提着裙裾坐到梳妆台前,伸手拨了拨自己额上的花钿。

    这花钿是陆朝宗给自己黏上去的, 粘的有些紧, 苏阮的指尖又被那厮给剪了,只能让平梅帮自己卸下来。

    “是鱼鳞吗?”苏阮凑过去,声音软糯道:“瞧着倒是挺好看的, 只是什么鱼是这颜色的?”

    花钿为暗红色,与陆朝宗手上的那对花中花颜色相近,表面光亮,纹路清晰,内里泛出一点暗绿,贴在苏阮白腻的额间时,艳媚夺目,逼人视线,更显红粉青蛾之美。

    “奴婢瞧着不像是鱼鳞,倒像是……蛇鳞。”平梅吞吞吐吐的说出最后两个字,苏阮面色大变,赶紧缩着身子往后一躲道:“锁起来,放到库房去,别再给我瞧见了。”

    “哎。”平梅用绣帕包了,将这用蛇鳞做的花钿给带出了主屋。

    苏阮抚着心口,被吓得不轻,她先是抬手用手里的绣帕擦了擦额间,然后又起身用皂角洗了三四遍,才觉得干净了些。

    折腾了一日,苏阮累极,她躺在美人榻上,不知觉的便睡了过去。

    受白日里陆朝宗那蛇鳞花钿的影响,苏阮这一觉睡得十分不安稳,她梦到一条巨蟒,浑身闪着那老红色的鳞片,双眸是一片碧翠暗绿,甩着粗长的大尾左右摇晃,将她逼至角落。

    “啊!”苏阮猛地一下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二姐儿?”平梅正在替苏阮守夜,听到她的惊叫声一瞬起身,然后赶紧点燃琉璃灯上前道:“二姐儿,怎么了?”

    苏阮坐在美人榻上喘着粗气,身上的细薄被褥掉在地上,被平梅拾起。

    轻手轻脚的将被褥盖到苏阮身上,平梅抬手覆上苏阮的手道:“二姐儿,可是做噩梦了?奴婢在呢。”

    苏阮伸手抓住平梅的手捂在心口,情绪渐渐平稳下来。

    “我梦到一条大蟒蛇,缠着要吃我。”双眸怔怔的盯着面前的平梅,苏阮那双蕴着泪珠的柳媚眼内还残留着几分惊恐,

    “二姐儿,那只不过是梦罢了。”平梅一边说着话,一边起身走到一旁的绮窗边,伸手将其推开道:“您瞧,这才卯时,天色不好,暗的紧,您可以再多睡会儿。”

    “不睡了。”苏阮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穿好绣鞋步下美人榻道:“我去瞧瞧大姐,帮我洗漱更衣吧。”

    “是。”平梅放下手里的琉璃灯,转身去唤小丫鬟进来。

    苏阮坐在梳妆台前,用绣帕轻擦了擦自己鬓角处被汗湿的碎发。

    刚才的梦太过真实,真实的让苏阮以为自己真要葬身蛇口,到现在她的心口都跳的厉害。

    只是那蛇要吃人便吃人,怎的还要褪她衣裳?难不成那蛇成精了,竟然还知晓这吃人要先把衣裳脱了?

    抬手捂住脸,苏阮趴在梳妆台上,低低的哀嚎一声。

    罢了罢了,不过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梦罢了。

    梳洗好,苏阮带着平梅往苏惠苒的苒香阁去。

    苒香阁内,那李阳飞正在打水,瞧见苏阮过来,赶紧扔了手里的水桶朝她拱手道:“给摄政王妃请安。”

    李阳飞的声音极大,在寂静的庭院内震的苏阮的耳朵嗡嗡响。

    苏阮抿唇,没应,径直就提着裙裾跨进了主屋。

    主屋内室里,苏惠苒趴在绣床上,已然清醒,正在吃力的挪动双腿想要下床。

    “大姐。”苏阮上前,一把扶住苏惠苒摇摇欲坠的身子道:“你这是做什么?”

    “口渴了,阿阮,替我倒碗茶。”苏惠苒借着苏阮的力重新躺回绣床上,有些有气无力的道。

    平梅放下手里的食盒,替苏惠苒倒了一碗茶来。

    苏惠苒接过,一股脑的喝了个干净,然后又吃了几碗,才罢休。

    “呼……”缓慢的吐出一口气,苏惠苒抬眸看向面前的苏阮,“阿阮,你怎么今日来这么早?”

    “左右睡不着,就想着过来看看大姐。”话罢,苏阮环视了一下四周,轻摇头道:“大姐,你身子不适,我让平梅留下来照顾你吧?”

    “不用了,我这处的丫鬟昨日里都开始做事了,就连那些嘴碎的婆子也都连个响都不敢放。”

    “是嘛,那敢情好。”苏阮话罢,突然又道:“对了大姐,昨日里那厉蕴贺没把你如何吧?”

    “啊,唔……我没事。”听到苏阮提起那厉蕴贺,苏惠苒立时就支支吾吾的开始左右闪躲。

    “那个,阿阮啊,我有些饿了,你带早膳过来了吗?”苏惠苒伸着脖子四顾,企图转移话题。

    “带了,是禄香早起给你做的,她的手艺顶好,你尝尝看。”

    苏阮知晓苏惠苒不愿提,便也不再问,只想着人没事就好了。

    陪苏惠苒用过早膳,苏阮又与她在一处坐坐说了会子话,便准备回自个儿的院子里头去,却是冷不丁的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响。

    “怎么了?”苏阮起身,往主屋外去看了一眼。

    苒香阁的隔壁是姚玉园,苏阮透过那院墙上的一扇镂空海棠窗,看着王姚玉急匆匆的领着一众丫鬟婆子往外赶,似乎是有什么大急事。

    “二姐儿,奴婢去问问。”平梅说完,便去了姚玉园里头,片刻后回来,面色怪异道:“二姐儿,那姚玉园里头的老婆子说,有送药的小丫鬟在三姐儿的屋子里头瞧见了野男人。”

    “什么?”苏阮蹙眉,面色微惊。

    这苏惠蓁竟然如此大胆,连男人都敢往院子里头带了?

    “奴婢还听说那两人衣衫不整的被发现睡在一处,大夫人知晓了此事,所以才急匆匆的赶了过去。”平梅压着声音凑到苏阮的耳畔处,语气平稳。

    苏阮站在原处略思片刻,然后突然道:“走,咱们去瞧瞧。”

    “哎。”平梅应了,回屋去告知了苏惠苒后,跟着苏阮一道去了二房的院子。

    苏阮不是想凑热闹,她只是觉得这苏惠蓁虽不算顶聪明,但如此愚蠢的事定然是不会做的。

    当苏阮带着平梅赶到二房院子里的时候,那里已经团团围聚了许多丫鬟婆子,就连身体不适的苏钦顺都来了。

    “走。”苏阮绕侧路,走到主屋旁的一扇半开绮窗处,往里看去。

    只见屋内狼藉一片,裹着一身单薄亵衣亵裤的苏惠蓁跪在床上,正啜泣的厉害。

    一旁站着一男子,头发披散,衣衫半解,似乎还有些神思恍然。

    “二姐儿,那不是……衍圣公吗?”平梅压着声音,面色讶异,“这衍圣公怎么会出现在三姐儿的屋子里头的?”

    “嘘。”苏阮半眯着一双眼往屋内看去,只觉脑子浑噩噩的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衍圣公好好的衍圣公府不呆,怎么偏要往苏惠蓁的屋子里头钻呢?她倒是还真没看出来这衍圣公是这样的人。

    屋内,苏钦顺站在衍圣公面前,脸色极其难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咳咳……”说的急了,苏钦顺原本就没好全的身子这会子又是被气得不轻。

    “老爷。”王姚玉上前,赶紧给苏钦顺抚弄胸口顺气。

    衍圣公神色迷蒙的抬眸看向面前的苏钦顺,然后慢吞吞的拱手行礼道:“苏大人。”

    “衍圣公,昨日里你说出不去,我才特留你住一夜,你却为何会进了三姐儿的院子里?”

    苏钦顺大口喘着气,面色涨红。

    王姚玉一边替他拍着胸口,一边朝着身旁的婆子使眼色。

    婆子会意,赶紧让人把看戏的丫鬟婆子给赶跑了,然后伸手关紧主屋大门,又把绮窗给关上了。

    苏阮和平梅躲在绮窗下,偷摸摸的往旁边躲了躲。

    主屋内有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但却已然听不真切。

    苏阮蹲在绮窗下揪着手里的绣帕,眸色轻动。

    刚才苏钦顺说漏了嘴,这衍圣公是昨日里进的苏府,甚至是与他在一处的。

    先不说这衍圣公是如何在众多锦衣卫的眼皮子底下进的苏府,反正晚间这衍圣公白日里的法子不灵了,出不去了,只能躲在苏府内待明日再说,但是不知为何却被发现与苏惠蓁睡在了一处。

    “二姐儿,来人了。”突然,蹲在苏阮身边的平梅拽了拽她的宽袖。

    苏阮转头,就瞧见垂花门口走来一众人。

    作者有话要说:  大蟒:我漂亮吗mua! (*╯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