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06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陆朝宗, 你不就是想要我陈郡的军队吗?如此处心积虑, 哪里是君子所为!”宜春郡主还在砸着东西,尖利的声音歇斯底里的从里面传出来。

    “本王从未说过, 本王是君子。”

    陆朝宗的面皮, 苏阮是知道的,所以当听到他说出这句话时, 也不奇怪。只是宜春郡主不知陆朝宗的真面目。她一开始与虎谋皮,虽处处小心,但却还是着了陆朝宗的道,现下被推着送到了虎口,前有虎后有狼的逃脱不得。

    帐内吵得厉害,站在苏阮身旁的宜伦郡君显得尤为焦灼。

    苏阮转头, 看向身旁的宜伦郡君,“宜伦郡君可是身子不适?”

    宜伦郡君摇了摇头,双耳上圆润的珍珠耳坠子跟着晃了晃, 她抬眸看了一眼站在苏阮身旁的刑修炜。

    刑修炜一脸笑意盈盈的样子, 活像是尊杵在棚子门口的弥勒佛。

    宜伦郡君扭着手里的绣帕,伸手扯了扯苏阮的大袖,“你跟我来,我有话与你说。”

    苏阮犹豫片刻,然后轻点了点头道:“昨日里宜伦郡君救了我, 我还未向宜伦郡君道谢呢。”

    “不必,此等小事,举手之劳而已。”宜伦郡君朝着苏阮轻摆了摆手, 然后与她一道往拐角处走去。

    拐角无人,只有一方圆桌置在那处,上头摆着一些糕点。

    宜伦郡君坐下来,先是往嘴里塞了一块糕食,囫囵嚼了吞下去,然后才鼓起勇气与苏阮说话,“我昨天都听到了。”

    “什么?”苏阮凑过头去。

    “我听见宜春郡主跟我哥哥商量,说要在比试时故意败给我哥哥,然后又听见……”说到这里,宜伦郡君的脸上显出一抹难色,她焦躁的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语气艰难道:“然后说要杀了你的二哥哥。”

    说这话时的宜伦郡君显然十分惊惶,她努力的咽着堵在喉咙里面的糕点,一双圆眼瞪得极大,“你的二哥哥怕是已经出事了。”

    “杀人?”苏阮惊呼,原来昨日里那陆朝宗说的话确是别有深意的。

    想罢,苏阮急忙想起身,却是被宜伦郡君慌里慌张的拉住了胳膊,“我哥哥,我哥哥他是拒绝的,你要告诉你二哥哥,我哥哥他没有想害人的。”越说越急,宜伦郡君红了眼眶,几乎要哭出声来。

    苏阮安抚的拍了拍宜伦郡君肉乎乎的手背,“我都知晓,宜伦郡君与小侯爷是难得心善之人,定然不会做出这等害人之事。”

    只是那宜春郡主也是太狠了一些,竟然想置人于死地。

    “多谢宜伦郡君提醒。”苏阮提着裙裾,径直走回到了刑修炜身旁,“刑大人,我二哥在何处?”

    “二公子受了点轻伤,姚太医正在为其诊治。”刑修炜道。

    “劳烦刑大人唤人引我去看看。”苏阮面露急色。

    “是。”刑修炜应了,抬手招过一女婢。苏阮随着那女婢去往陈郡王府的客院。

    客院很大,住着前来参加此次招婿会的年轻才俊,女婢十分知礼,一路带着苏阮进到苏致清所在的屋子,未让苏阮碰着一人。

    屋内,苏致清正坐在实木圆凳上由姚太医包扎伤口。

    苏阮上前,声音细喘道:“二哥,你没事吧?”

    苏致清抬头,瞧了一眼面前的苏阮笑道:“一点小伤罢了。”

    苏阮提着裙裾坐到苏致清身旁,细眉紧蹙,“二哥,我真是不知晓你为什么偏要来参加这招婿会。你这般不是明知道是虎穴,还往里面闯吗?”

    苏致清轻笑,峰眉微敛,“二妹妹以为我是来闹着玩的吗?”

    “我自然知晓你不是来闹着玩的,只是你如此,这不是赔了一辈子吗?”如果苏致清日后真与那宜春郡主在一处了,这日子哪里会好过。

    “二妹妹担忧我,我甚是欢喜,只此事太过复杂,我也不好与二妹妹细说。”苏致清看了一眼自己包扎好的小臂,伸手放下自己折起的宽袖道:“二妹妹,我还有事,你先在这处静候我片刻。”

    “二哥……”

    “二妹妹尽可放心。”苏致清打断苏阮的话,声音清晰道:“我有分寸。”话罢,苏致清便急匆匆的去了,留下苏阮一人与那姚太医坐在一张圆桌上。

    “这,姑娘。”姚太医与苏阮也算是熟人了,他伸手捋了一把胡须,“姑娘不必烦忧,苏二公子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不碍事的。”

    苏阮抿唇,轻点了点头,“多谢姚太医了。”

    “不敢不敢。”姚太医摆手,背起药箱告辞。

    苏阮看着姚太医的身影走远,踌躇片刻后就起了身,准备回那主位棚子里瞧瞧,谁知刚踏过门槛,迎面就撞上了一人。

    “这位姑娘,好生面熟。”手执折扇的男子身形俊朗,容貌俊美,头戴玉冠,漆发如墨。

    苏阮斜睨了一眼面前的人,没好气的道:“假和尚,你别以为你套了发套子,我就认不得你了。”

    伊白和尚拢了拢宽袖,侧身挡住苏阮的路道:“姑娘好眼力。”

    苏阮不耐烦的伸手打开他手里的折扇,“我有事,你别挡着我。”

    “哎。”伊白和尚“刷”的一下打开手里的折扇,“姑娘,这天色闷热,不若来碗凉茶去去火气?”

    苏阮瞪眼,眼尾上挑,显出一股怒意。

    伊白和尚赶紧拱手,“是摄政王让和尚我来的,姑娘随我进来吧。”话罢,伊白和尚自顾自的先进了屋子。

    苏阮犹豫片刻,转过身重新坐回实木圆凳上。

    伊白和尚给苏阮倒了一碗凉茶,然后从宽袖暗袋内掏出一青瓷小瓶。小瓶内装着桂花蜜,粘稠细腻的滴滴粘连,被倒进那凉茶里。

    “请。”香甜的桂花蜜浸在凉茶里,喷香扑鼻,透着一股熟悉的味道,苏阮不自禁的舔了舔唇,唇角上的细小伤口尚未愈合。

    伸手端起那凉茶轻抿一口,苏阮润了润自己干涩的喉咙。

    伊白和尚拢袖,给自己也倒了一碗凉茶,然后缓慢开口道:“我与摄政王也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你们穿不穿一条裤子,与我何干?”苏阮放下手里的茶碗,语气微冷道:“假和尚,你若是无事,我便要走了。”

    “莫急,莫急。”伊白和尚饮了一口茶,抬眸看向苏阮道:“小时,我父亲嫌那厮调皮闹事,便责罚他在庭院内站了半宿。那东西出歪心思,学了癫痫躺在庭院里不省人事。大雪的天,硬生生的冻了半个时辰才被人抬进屋子里头去。”

    “陆朝宗这个人呀,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我父亲此后,便再未找过他的麻烦,并与我说,惹谁也不要去惹这只狼崽子。”

    在苏阮的心目中,陆朝宗确实是个狠戾之人,但她却不知道,这人自小便是如此心思,看来他那诡谲心思与家里头的身边人是脱不开关系的。

    苏阮刚刚想罢,便听到伊白和尚继续道:“先帝时,外戚掌权,宦官横行。陆朝宗的祖父便是先帝眼前的大红人,他的性子最像他祖父,所以最得喜爱,走到今日,虽步步艰险,但胸有成竹。”

    “你想说什么?”苏阮知道,这人拉拉杂杂的与自己说了一大堆,定然不会只是想告诉她那陆朝宗有多阴险狡诈。

    伊白和尚叩了叩圆桌面,突然探身朝着苏阮的方向道:“那陆朝宗不是个好相与的,姑娘不若随了我,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做那皇天寺庙的女主子,日日都有香火钱可挥霍。”

    苏阮静坐在那处没动,良久后才道:“假和尚,那陆朝宗好歹还拿十里红妆和万亩良田来求娶我,你一个破庙就想异想天开,怕不是吃多了荤物,噎住了脑袋吧?”

    “哈哈哈。”伊白和尚大笑,“说笑而已,姑娘怎还当了真呢。”端起面前的茶碗一饮而尽,伊白和尚抹了一把嘴道:“陈郡王府闹开了,那厮让我在此拘着你,莫让你瞎跑。”

    “仅此而已?”苏阮蹙眉,脸上露出犹疑。

    “仅此而已。”伊白和尚笃定点头。

    苏阮捏着手里的绣帕,抿唇道:“那棚内如何了?”

    “吵着呢。”

    “宜春郡主若是抵死不嫁,会如何?”苏阮压低了几分声音。

    “牛不喝水,强按头。”伊白和尚凉凉吐出这句话来。

    苏阮面露不赞同,但觉得此事也不是自己能置喙的。她只是觉得宜春郡主那般的烈女子,若是真被逼出个好歹来,该如何是好。

    “姑娘要知,陈郡王府内除了宜华世子与宜春郡主,还有其他的庶子庶女。现今宜春郡主和宜华世子势单力薄,若是抵死不从,那陆朝宗手里的棋子多着呢。毕竟愿意用陈郡军队换取爵位的庶子,不在少数。”

    所以那宜春郡主真是被陆朝宗逼到了绝路上?

    苏阮单手撑住下颚,细眉紧蹙。

    “姑娘莫扰。”戴了假头套的伊白和尚也似变成了一介翩翩风流佳公子,说话时文绉绉的带着酸气,“这宜春郡主毕竟是一介女流,看不到大势所趋,现今宋陵城内摄政王府的势力一手遮天,她何必钻那牛角尖呢。”

    “陆朝宗要了陈郡的军队做甚?”苏阮突然开口道。

    伊白和尚轻笑,“削藩。”

    作者有话要说:  苏二二:马蛋,说好的给我抬轿子呢?臭不要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