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16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以嫡为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秦大人可知, 自称君子之人, 往往枉为君子。反而是那些被世人唾弃为小人之人, 其实才是真君子。这人呐,不能被一双眼,一双耳蒙了心思, 要有自个儿的脑袋。”纤细素白的手指轻点了点自己的额角, 苏阮歪头, 神色轻蔑。

    看出苏阮脸上的嘲讽之意,秦科壶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二姑娘,下官是真心喜欢你。下官家中无妾,房中无人, 只要二姑娘嫁过来, 就是正房主母。”

    苏阮轻勾唇, 嘴角略过一丝嘲笑,“秦大人以为, 我好好的摄政王妃不当, 会去嫁给你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官吗?”

    “下官没曾想,二姑娘竟然是如此贪慕虚荣之人。”秦科壶皱眉,挺直身板看向面前的苏阮。

    苏阮轻笑, 眉眼微动,“贪慕虚荣?秦大人此话何解?”

    “二姑娘如若不是看中那陆朝宗的权势,又怎么会与这等卑劣佞臣为伍?”秦科壶言之凿凿,姿态凛然。

    苏阮脸上嘲意更甚, 她提着裙裾坐到石墩上,掀开眼帘看向那秦科壶道:“秦大人为何会以为,权倾朝野的陆朝宗,会及不上你这小小的一个侍郎官?”

    “奸贼宦官出身,身份低贱,若不是手段卑劣,挟天子把朝纲,我大宋哪里容得下这样的人?”

    仰头说话时的秦科壶与苏钦顺颇有几分相似,毕竟是苏钦顺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这一板一眼的动作,实在是像的紧。

    “哦?”从主屋处跨门槛而出的陆朝宗拢着宽袖,俊美面容之上擒着一抹笑意,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秦大人的意思是在辱骂本王?”

    瞧见突然从苏阮的主屋内走出的陆朝宗,秦科壶面色一变,显然是想到了极不好的事。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让人想歪。

    秦科壶咬牙,伸手直指面前的陆朝宗,“陆朝宗,你不就是一个摄政王吗?你当真以为我怕你?”

    “呵,不就是一个摄政王?”陆朝宗低笑,缓慢的重复了一遍秦科壶的话,然后陡然双眸一眯,眸色凌厉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这摄政王的位置给你当,你第一天就得给人恁死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你……”被陆朝宗的话刺的满面涨红的秦科壶抖着手指,整个人都在发颤。

    陆朝宗踩着脚上的皂靴上前,脸上显出一抹邪肆恶意,“我给你权,给你财,你能做什么呢?也不过就是给人踩在脚底下而已。”

    身形高大的陆朝宗不仅体格健硕,通身都是气派,将秦科壶这小家子气的人压的连气都喘不过来。

    “罢了,这等人,你与他有甚好说的。”苏阮上前,伸手扯住陆朝宗的宽袖道:“今日是大姐出嫁的日子,咱们不要找了晦气。”

    陆朝宗伸手,反勾住苏阮的指尖道:“狗吠扰人清幽。”

    “咱们是人,哪里能与狗计较。”苏阮一边说着话,一边斜睨了一眼那被气得面色涨紫的秦科壶,轻蹙眉道:“这么不禁气?”不会一口气喘不上来就给她厥过去了吧?

    “平梅。”苏阮侧身,朝着主屋内喊了一嗓子。

    平梅应声,带着婆子从主屋内出来,显然是注意到了外头的响动。

    “把秦大人扶出去,喊朱大夫给看看。今日是大姐出嫁的日子,可不能沾了晦气。”

    “是。”平梅应声,带着婆子上前半强硬的将秦科壶给带了出去。

    秦科壶一介文弱书生,力气还比不过干粗活的两个婆子,只能硬生生的被拖了出去。

    “真是晦气,怎的什么人都敢往我的院子里头闯?”苏阮看着那消失在垂花门后的秦科壶,噘了噘嘴道:“脏了我的地。”

    “脏了就扫扫。”陆朝宗揽着苏阮往主屋内去,声音低哑道:“我还有半摞子奏折,阿阮左右无事,过来帮帮我吧?”

    “不,我不要瞧那奏折。”苏阮不喜读书,刚才瞧见陆朝宗被那奏折烦的头疼脑涨的样子,瞬时就从他的怀里钻了出去道:“你都被那奏折烦的眉头都皱了,若是让我看,我还不得厥过去。”

    说完,苏阮从主屋内将小皇帝和苏惠德带了出来道:“隔壁银杏苑里面的银杏熟了,我们去摘些银杏给你吃。”

    “吃银杏。”小皇帝捏着手里的奶酥,声音兴奋的拍手。

    苏惠德不明所以,跟着一起拍手。

    苏阮见陆朝宗又露出了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赶紧一手牵着一个人跑远。

    隔壁的银杏苑内落满了一地的金黄色银杏叶子,如扇如银,层叠渐染,高大的枝干峻峭雄奇,尽显华贵雅之感。

    苏阮穿着绣鞋的小脚小心翼翼的踩上那厚实的银杏叶子,耳边响起“吱呀吱呀”的挤压声。那厚实的银杏落叶层叠铺满整个大院子,满眼望去耀眼迷离,就像走在一张巨大的毛毯之上。

    “哇……”小皇帝迈着小短腿,颠颠的绕着一棵大银杏树跑,然后指着上面的银杏果道:“奶娘,朕想吃银杏果子。”

    “好啊。”苏阮应声,从一旁拿起一根竹竿,拢起宽袖就往上面戳。

    “奶娘好笨哦。”小皇帝仰头看着苏阮动作,直到自己的小脖子都仰酸了,也没瞧见苏阮敲下一个半个的银杏果子。

    “喏,皇上来。”苏阮戳了半日,被小皇帝一句话给压瘪了气势,就把手里的竹竿子递给了她。

    小皇帝人小,举不起那竹竿,一旁的苏惠德帮忙,两个人扛着那根竹竿子,小跑着去找银杏树。

    苏阮看着两人玩的起劲的身影,扬声道:“当心别跌了。”

    银杏苑很大,小皇帝和苏惠德一下就绕没了影,苏阮笑眯眯的转身,却是被身后突然冒出来的苏惠蓁吓了一跳。

    “二姐姐。”苏惠蓁穿着青白色的细袄,腹部微隆,脸上虽然施了粉黛,但却依旧能看出面色不好,她的手里提着一盏茶壶,苏阮看到那细薄的白雾从茶壶里面漏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阮看向面前的苏惠蓁,眼中显出厌恶。

    “我怎么会在这里?二姐姐不知道吗?”苏惠蓁的脸上显出一抹怪异笑容,她提着手里的茶壶走到苏阮,按在腹部的手越捏越紧。

    “那秦科壶也是无用,竟然被两个老婆子就给拽了出去。”苏惠蓁的脸上显出一抹轻蔑,“对了二姐姐,你知晓那孔君平为何会答应秦科壶的提亲吗?”

    “为何?”苏阮缓慢往后退了一步。

    “是因为那孔君平不干净了。”苏惠蓁仰头大笑,脸上显出一抹快意,“心中的白月光,眼中的朱砂痣,被人玷污了,那是该多痛呀。可是他没有我痛!”

    对于衍圣公喜欢孔君平一事,苏惠蓁早已看出,她恨自己做了那么多,却还是比不上苏阮这个蠢笨东西!

    凭什么她就能得到陆朝宗,摇身一变成为那万人羡艳的摄政王妃!她就要受尽屈辱,被人当做筹码一样的交换,被那恶心的镇国侯玷污不说,还怀了这个孽种!

    苏惠蓁粗着嗓子发泄完,突兀又变成了那个温婉之人。“二姐姐,你知道今日那老太婆去了吧?”苏惠蓁一步一缓的朝着苏阮的方向走去,点着艳色唇脂的嘴轻抿,显出一抹猩红色泽。

    “老太太去了,你不应当在衍圣公府内守孝吗?”苏阮提防着面前的苏惠蓁,捏紧了手里的绣帕。

    原来今日那秦科壶来寻自己,是因为听了苏惠蓁说的话,嫌弃孔君平不干净了。真是打的一手如意好算盘,装出一副坚贞不屈,欢喜她的模样来,却只是为了这个卑劣的恶心念头。看来她让婆子把人押出去,还是便宜他了。

    “守孝?哈哈哈。”苏惠蓁大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那老太婆才看不上我呢,日日刁难我,我恨不得她死了才好。”

    苏惠蓁缓慢撑开一双眼,眼中蕴着血丝,隐显疯狂。

    “你,你在流血……”苏阮背靠在身后的银杏树上,眼看着那艳色的血迹顺着苏惠蓁的裙裾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在金黄色的银杏叶上,显眼非常。

    苏惠蓁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裙裾,面色怪异的轻声道:“是啊,我在流血,我为什么会流血呢,还不是因为你!”

    陡然将目光对上苏阮,苏惠蓁的脸上饱含怒意,“你将我二房三人逐出苏家氏族,除名族谱,沦落为宋陵城内的笑柄,只能在衍圣公内苟延残喘,受尽白眼。”

    看着面前神色疯狂的苏惠蓁,苏阮暗觉这事怎么和陆朝宗与自己说的不一样呢?那厮明明与自个儿说这苏惠蓁有了身孕,被衍圣公府里头的人捧在了心尖上呀?

    “现在连我的孩儿都离我而去。”苏惠蓁一脸怜惜的抚着自己的肚子,神色凄迷,“它还那么小,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忍心害它!”

    “我没有。”苏阮哑着嗓子,神色苍白的提裙往旁边跑去,扭头之际就见苏惠蓁将手里的茶壶朝自己扔了过来。

    那茶壶像是刚刚从茶室里面提出来的,茶盖被掀开,滚烫的热水飞溅而出,铺散在银杏叶上,发出一声明显的“刺啦”声,雾气弥散。

    苏阮躲得及时,幸亏没伤到身子,只裙裾上被打湿了一片,不过好在只沾上一点,温温热热的没烫到。

    苏惠蓁见状,拎起那摔在地上的茶壶还要朝着苏阮砸过去,面色狰狞。

    茶壶里还剩下一些烫水,苏阮摔在地上,眼看着那苏惠蓁疾奔过去,惊得面色惨白。

    突然,一根竹竿斜斜横出,打到了苏惠蓁的小腿,苏惠蓁不防,捂着肚子摔倒在地上,面颊处被嵌在地上的茶壶烫到,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苏阮甚至能听到皮肉被烫开的声音。

    小皇帝和苏惠德扔掉手里的竹竿子,赶紧把苏阮从地上给搀扶了起来。

    苏阮看着神色狰狞的苏惠蓁,赶紧带着一大一小往银杏苑外去。

    现在苏惠蓁不正常,苏阮觉得还是寻了人来的好,毕竟小皇帝和四妹妹还在,若是出了事,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秦科壶:我不服!

    小宗宗:做一具无忧无虑的尸体,不好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