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18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盛世医香以嫡为贵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南平县主在先帝在世时颇受宠爱, 只待先帝去世, 陆朝宗掌权, 南平县主的地位便也变了。虽余威犹在,但奈何身后势力不足,只顾着护住自个儿的一双儿女便耗费尽了心力。

    奈何这镇国侯的心思还不安定, 一双儿女都这般大了还想着在外胡搅蛮缠。

    “苏大人, 这是本县主的家事, 苏大人还是管好自个儿吧。”南平郡主斜睨了一眼那被婆子压在地上的苏惠蓁,冷笑勾唇道:“苏大人自己教出来的好侄女, 除名族谱又如何,丢的还是你们苏家的脸。”

    苏钦顺面色微变,片刻后长叹出一口气, “先前是苏某人错了。苏某不期望先前做的错事能一笔勾销, 只望日后不再那么糊涂, 三思而后行。”

    “哦?苏大人这番话说的,倒也是奇了。这整个宋陵城皆知, 苏大人最是刚正, 说一不二,这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子呢?”

    苏钦顺摇头,“先前是苏某人不通人事, 只按大宋律例法办事,法外亦不容情。现今看来,这除了依法办事外,还要留些情意。”

    “这是苏大人的事, 本县主不感兴趣。”南平县主从石墩上起身,缓步走向镇国侯,眸色凌厉道:“袁成韶,我嫁给你数十载,为你生儿育女,将镇国侯打理的井井有条,你镇国侯上下,哪个没吃过我的户邑?你就不觉得心有愧吗?”

    “有愧?该有愧的难道不应该是你吗?”镇国侯涨红着一张脸,抬手指向南平县主,哆嗦的厉害,怕是被气得不轻,“你一日日的端着自个儿的高架子,每天将我吆五喝六的像个畜生一样,你以为你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南平县主吗?我告诉你,等过几年,这大宋就要改姓了!”

    “镇国侯,慎言。”苏钦顺站在一旁,面色凝重的抬手按住镇国侯道:“这可不只是要掉脑袋的事。”

    镇国侯冷笑,“还不明白吗?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大宋的天下,早就不是你们赵家的了!”

    南平县主绷紧了一张脸,面色难看至极。“袁成韶,我姑且不论这大宋如何,就说这一双儿女,你管过多少?还不是我一把拉扯着长大的!”

    南平县主话罢,那站在原处的宜伦郡君便明显的踩着脚上的绣花鞋往后退了一步。

    注意到宜伦郡君的动作,苏阮上前,轻握住了她的手。

    宜伦郡君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苏阮,一双圆眼睛微垂,显出一抹忧愁神色。“母亲常常和父亲吵架,我不喜欢。”

    在宜伦郡君的印象中,只要父亲与母亲碰在一处,便开始吵闹,从鸡毛蒜皮的小事拉扯到她与哥哥的身上。

    在宜伦郡君的印象中,其实父亲对她与哥哥也是不错的,只是母亲整日里的在自个儿和哥哥面前说父亲哪处不好,哪处不对,便惹得宜伦郡君在心中也对父亲有了成见。

    南平县主与镇国侯又争吵了起来,两人吵得面红耳赤,姿态尤其难看。

    苏阮握紧了宜伦郡君的手,心中陡然叹息。她原以为宜伦郡君心性极好,定然母慈父爱,却不想竟是如今的这种场面。

    想罢,苏阮轻声道:“郡君,不知小侯爷在何处?”

    “哥哥在前头用宴。”宜伦郡君声音低低的道:“我没让婆子去告诉他。”

    镇国侯府袁家的小侯爷也与宜伦郡君一般,心性极好,说是个老好人也不为过。苏阮在宜春郡主的招婿宴上瞧见过一回,就面相上看,有些憨傻。

    “我觉得此事还是要让小侯爷知道的好。”苏阮蹙眉道:“毕竟如果……南平县主真与镇国侯和离,您与小侯爷也能说些自个儿的心里话。”

    宜伦郡君沉默良久,然后轻点头道:“那我去唤哥哥。”

    “让婆子去吧。”说完,苏阮抬手招过一婆子,让她去唤小侯爷,顺便瞧瞧陆朝宗。

    苏阮不觉得这杏花苑发生这么大的动静,那人会不知道,指不定正躲在哪处看戏呢。

    想到这里,苏阮转头看向身旁的伊白和尚蹙眉道:“你怎么会在这处?”

    伊白和尚拢着宽袖,黑发低垂,姿态闲适,全然没有被这一番混乱场面所影响。“二姑娘不知,我乃是镇国侯府袁家新进的幕僚。”

    “幕僚?”苏阮的眉头蹙的更深,她扭头不再言语,只看向不远处的南平县主和镇国侯。

    这和尚不是个正经和尚,她还是不要管的好。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无人敢劝,不远处有婆子领了朱大夫过来,给苏惠蓁看诊。

    苏惠蓁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但一双眼却依旧死瞪着衍圣公,就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衍圣公敛袖,苍白的脸上还带着那被苏惠蓁抓挠出来的血痕,他面色沉静的站在原处,连一眼都未瞧过那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苏惠蓁。

    朱大夫半跪在地上,上手替苏惠蓁把脉,然后皱眉摇头。

    “我的孩子……”苏惠蓁伸手,使劲的拽住了朱大夫,脸上血痕一片,“我的孩子……”

    朱大夫摇头叹息,“不行了,保不住了,能保住你这条命算是不错的了。”

    “我的孩子,你还给我,我的孩子!”听到朱大夫的话,苏惠蓁陡然疯狂起来,她凄厉的嘶吼着,神色狰狞。

    “别动别动!你再失血过多会死的。”朱大夫使劲的想伸手按住苏惠蓁,却是被她一把推开。

    “啊……”苏惠蓁疾奔向前两步,扑倒在衍圣公的脚边,但却再也前进不得,刚才的动作,仿佛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苏阮看着那淌开在银杏地上的血痕,略微后怕的以袖掩唇。

    苏惠蓁自作自受,沦落至此,如今的局面是她一手造成,怨不得别人。

    有婆子领着镇国侯府袁家的小侯爷来了,小侯爷长的身形肥壮,皮肤却极好,走路时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露出一个略微腼腆的笑意,看着便是个养尊处优的。

    小侯爷进院,一眼看到那还在互瞪着眼的南平县主和镇国侯,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

    “哥哥。”宜伦郡君上前,红着一双眼道:“母亲又说要与父亲和离了。”

    小侯爷点头,声音嗡嗡道:“和离了也好,省的日日吵得不可开交,咱们心里头也不开心。”

    南平县主的心中有怨气,镇国侯在外头有人,对她不闻不问,她自嫁进镇国侯府便劳心劳力的操持,却得了如今的结果,她觉得自己生受了极大委屈。

    而镇国侯一生都被南平县主压在身下,就算是在外头,也从没有过半分面子,男人的颜面尽失,再加上南平县主对自家母亲也是抬着一副高傲态度,老母亲不喜,常在镇国侯的面前念叨,这便更是加深了镇国侯对南平县主的愤懑之情。

    两人之间的怨恨,殃及宜伦郡君和小侯爷,即便衣食无忧,宜伦郡君与小侯爷的心内却也是难受的。

    “多说无益,袁成韶,今日咱们就和离,宜伦和博涉随我回县主府,你就抱着你那外室快活去吧!”

    博涉是小侯爷的名,当年喜得麟儿,听说还是镇国侯翻遍了书房取的。

    “你说随你就随你,你怎么不问问宜伦和博涉的意思?”

    “哪里还用问,难道让他们跟着你这么个养外室的混账东西吗?”

    眼见南平县主与镇国侯又要争吵起来,不远处却是慢悠悠的传来一道声音,“哟,真是热闹。”

    朱大夫正在焦头烂额之际,瞧见陆朝宗,赶紧上前道:“摄政王,您瞧瞧三姑娘,这一口气上不来,便要去了。”

    “三姑娘?苏府里头有三姑娘?”陆朝宗低笑,牵着手里的小皇帝往前去。

    朱大夫是大夫,救人心切,便又去寻了苏钦顺。

    苏钦顺摇头道:“抬到侧院里头看看吧。”毕竟是一条人命,而且今日是大姐出嫁的日子,他们苏府闹得如此不可开交,实在是不大吉利,不过好在人已经抬出去了,也没沾上多少晦气。

    南平县主眼尖的看到陆朝宗,立时就走到了他的面前,“陆朝宗,本县主要与镇国侯和离。”

    陆朝宗勾唇轻笑,“县主要和离,与我说有什么用?该自个儿去拟合离书。”

    南平县主一愣,然后暗捏了捏自己手里的绣帕。

    “要和离书是不是,本侯现在就给你写!”这时候的镇国侯正在气头上,抬袖就要笔墨。

    “凭什么你写和离书?若要写,合该也是我写!”南平县主扭头,红着脖子与镇国侯争吵,原先那副端庄高贵的模样已荡然无存。

    瞧着眼前的南平县主和镇国侯,苏阮突然转头看向陆朝宗。

    几十载的情分,说断就断,没有一点怜惜,是否人情真是如此淡薄?苏阮小时,还常听王姚玉念叨,那镇国侯与南平县主的鹣鲽情深,眼中满是羡艳。

    注意到苏阮的目光,陆朝宗上前,语气轻柔道:“怎么?”

    苏阮眼睫轻颤,觉得心中酸涩。

    她与陆朝宗日后,还会像现在这样吗?抑或是如南平县主与镇国侯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作者有话要说:  身体重要,革命本钱,下午的更新最近先挪到18点吧,等我能坐着码字再说,痛苦……哭唧唧o(╥﹏╥)o等我好了,给你们加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