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21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一株百年老参, 苏阮也不会小气到舍不得, 只是因为牵扯到苏惠蓁, 所以苏阮便觉得自个儿要好好思虑一番了。

    “二姐儿。”半蓉见苏阮半天不应声,便知是在犹豫,她先是看了一眼靠坐在一旁的陆朝宗, 然后才道:“奴婢知晓, 那苏惠蓁不是个好人, 但今日是大姐儿出嫁的日子,苏府内沾了晦气不好, 反正也是一株老参吊着口气到明早,这给不给,其实都是一样的。”

    听到半蓉的话, 苏阮缓慢点了点头, “既如此, 那便给吧。”今日是大姐出嫁的日子,把那老参给了苏惠蓁, 也算是积德行善, 给大姐添了福祉。

    “是。”半蓉应声去了,苏阮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碗轻抿一口,然后幽幽的叹出一口气,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苏惠蓁自作自受,谁也救不得她。

    “呵。”陆朝宗低笑一声,自顾自的添了一碗茶碗轻押了一口茶。

    听到陆朝宗的笑声, 苏阮转头看向他道:“你笑什么?”

    “笑我的阿阮,心地颇善。”陆朝宗慢悠悠的道。

    “我心地不善,若是我心地善,这会子怕不就跑过去抓着那苏惠蓁的手与她说,哎呀,你做的那些事,我都不在意,你安心去吧。”捏着嗓子说完,苏阮陡然话锋一转道:“我才不去瞧她呢,她做的那些事,我也不会原谅她。”

    其实关键还是苏阮太过了解苏惠蓁,知晓她就算是临终,肯定也执迷不悟的心中掖着恨。她若是去了,指不定还能给她吊着的那口气给气断了。

    “二姐儿。”禄香端着吃食进到主屋,凑到她的耳畔处道:“奴婢刚瞧见夫人引着那李淑慎和苏致重去了二房侧院。”

    “大致是去瞧那苏惠蓁了,不必理会。”苏阮说罢,突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转头看向陆朝宗道:“你把那锦衣卫借我两个,看在二房侧院门口。”

    苏惠蓁一旦去了,这李淑慎和苏致重怕不是就会闹起来,今日大姐大喜,也不能给他们坏了事。

    “以物换物。”陆朝宗伸手叩了叩圆桌面,慢条斯理的吐出这四个字。

    听到陆朝宗的话,苏阮先是蹙眉,后却瞪大了一双眼。

    敢情这厮刚才没吃醉酒?还知道自个儿与他说的那以物换物?

    “你,你没吃醉酒?”抬手指向面前的陆朝宗,苏阮吓得都有些结巴了。

    看到这副惊悚表情的苏阮,陆朝宗勾唇笑道:“阿阮这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咳。”苏阮猛咳一声,面色微尴尬的扭头,声音嘟囔道:“我能做什么亏心事,我这胆子比老鼠还小,能做什么亏心事。”

    说完,苏阮拢着宽袖起身,面色心虚道:“我去瞧瞧宜伦郡君,她初次住在苏府,怕是不适应。”

    陆朝宗撑在圆桌上,看着苏阮那急匆匆消失在垂花门的身影,脸上显出一抹浅笑。

    真是个藏不住事的,稍微诈一诈便露出这般多马脚。

    起身舒展了一下身子,陆朝宗拢袖跨出主屋。

    芊兰苑的侧院内,宜伦郡君正坐在绣墩上绣着帕子,苏阮站在珠帘处往里头轻唤了一声,“郡君。”

    宜伦郡君转头,瞧见苏阮,赶紧将人让了进来。

    苏阮撩开珠帘进到内室,看到宜伦郡君手里头绣的绣帕,当即就瞪圆了一双眼,“哇,郡君,你怎么绣的这般好?”

    “我自小无事便欢喜摆弄这些东西。”被苏阮夸赞了的宜伦郡君面色羞红的将自己的绣篓子拿了过来,然后从里面掏出几块帕子递给苏阮道:“这些都是我闲来无事绣的,你瞧瞧可有欢喜的。”

    苏阮低头看了一圈那绣帕,秀眉紧蹙的纠结道:“我瞧着都好看。”

    “既然都好看,那就都送给阿阮姑娘吧。”宜伦郡君将手里的绣帕推给苏阮,声音细细道:“那时候在成衣铺子,我不是成心要抢阿阮姑娘的襦裙的。这帕子就当是给阿阮姑娘的赔罪。”

    其实这事,若不是宜伦郡君主动提起,苏阮早就不记得了。

    “宜伦郡君说这事就生分了,那时候宜伦郡君不还提醒我要小心那摄政王嘛。而且郡君已然给了我一块圆玉了。”苏阮摆弄着手里的绣帕,十分欢喜。

    宜伦郡君的绣工,就算是比起宫里头的那些绣娘都不遑多让。

    “那事也是我不对。”一提起那摄政王,宜伦郡君便想起他被自己错认了十多年的事情。

    “其实说到底,还是那假和尚不好。对了,那假和尚现在变成你家的幕僚了。郡君你可要提防着点,他满肚子的坏水。”

    “咳咳……”珠帘处突然传来一阵轻咳声,苏阮寻声看去,就见那假和尚伊白站在那处,正伸着脖子咳嗽。

    “若是染了寒疾,便自个儿去寻大夫,别到处出来祸害人了。”苏阮一点也无被人撞见说坏话的窘迫,斜睨了那伊白和尚一眼之后继续道:“别以为你脱了僧服,我就认不出来你了。”

    伊白和尚朝着苏阮摆手,将身后的南平县主让出来道:“县主。”

    瞧见伊白和尚身后的南平县主,苏阮赶紧起身行礼。

    “苏二姑娘,本县主有些话想找宜伦说,不知可否行个方便?”南平县主端着身子站在那里,看向宜伦郡君的目光有些哀愁。

    苏阮转头看了一眼宜伦郡君,然后点头道:“南平县主请。”

    话罢,苏阮出了主屋,留南平县主和宜伦郡君两人。站在主屋门口,苏阮伸手将房门掩上,隐隐约约的听到里头传出南平县主隐忍而哽咽的声音,“母亲,也是头一次做母亲啊。母亲也有委屈……”

    “吱呀”一声,房门被掩上,苏阮轻叹出一口气,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伊白和尚,“南平县主是你带过来的吗?”

    “南平县主未出苏府,便发现宜伦郡君不见了,急的四处找,我猜想宜伦郡君应当是来了苏二姑娘这处,所以便来试试运气。”

    “那你的运气不错。”苏阮朝着伊白和尚微微颔首道:“这几日出门可低着头走,指不定就能捡着银子了。”

    伊白和尚笑道:“银子怕是捡不着了,不过这绣帕嘛,还是能捡着一条的。”蹲下身子把苏阮落在地上的绣帕捡拾起来,伊白和尚把它塞进宽袖暗袋之中道:“绣帕不错,权当宜伦郡君给我的谢礼吧。”

    苏阮瞪了伊白和尚一眼,觉得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人和陆朝宗有些地方真是像的厉害,比如臭不要脸。

    南平县主最终还是没有将宜伦郡君带回去,而在南平县主走后,宜伦郡君将自个儿关在屋子里面好几日,直至苏惠苒回门那日才双眸红肿的从屋子里头出来,可把候在外面的苏阮给急坏了。

    “郡君?”苏阮一听平梅说宜伦郡君从屋子里面出来了,便赶紧从美人榻上起身进了侧院。

    几日未见,宜伦郡君似乎消瘦了一些,双眸红肿,看上去神色有些憔悴。

    “阿阮姑娘。”宜伦郡君伸手握住苏阮的手,声音哑哑道:“我有些饿了,不知……”

    “有吃的,你这好几日都未好好用食了,我让禄香给你做点白粥先垫垫肚子。”苏阮神色兴奋的抓住宜伦郡君的手,心中松下一口气。

    只要愿意吃东西了,那就是没什么事了。

    “我听说今日是苏大姑娘回门的日子?”坐在苏阮的主屋内,宜伦郡君一口气吃了两碗白粥,可见是给她饿的狠了。

    “对。”苏阮点头,“三日回门,母亲这一大早上的就早早张罗起来了,也不知大姐这次回来可有什么不同。”

    “嫁做人妇,如若欢喜,应当是面色极好的。”宜伦郡君说罢,便听得外头回廊处传来丫鬟的呼喊声,“二姐儿,夫人唤您去膳堂。”

    “应当是大姐回来了。”苏阮提着裙裾起身,“走,宜伦郡君与我一道去。”

    “这是你们一家子的回门宴,我还是不去凑热闹了。”宜伦郡君婉拒。

    苏阮也不强求,带着平梅便去了膳堂,坐着马车路过二房院子时,瞧见婆子正忙着在打扫,那柚叶子扔的到处都是。

    “二姐儿,苏惠蓁被老爷唤人抬了出去,也给了李淑慎与苏致重一些银钱去买口薄皮棺材。”见苏阮盯着二房院门口瞧,平梅便解释道。

    前日里,苏惠蓁刚刚去,苏阮在芊兰苑里面都能听到李淑慎那撕心裂肺的哭嚎声,若不是陆朝宗留在院门的那两个锦衣卫拦着,她怕是要闹出去。

    “去了便去了吧,尘归尘,土归土。”苏阮叹息着放下马车帘子,眼睫轻动道:“离冬至,还有多少日子?”

    “剩小半月了。”平梅给苏阮端了一碗热茶来。

    苏阮伸手,接过那热茶,觉得今日的天有些冷,她的指尖都被冻得发白了。

    “二姐儿,披个斗篷吧。”二姐儿将臂弯上挂着的一件上绣风采牡丹的斗篷给苏阮搭在身上。

    苏阮缩在斗篷里,捧着手里的一碗热茶,身上暖和了一些,心中却不觉有些紧张。

    只剩下小半月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宗宗:想老婆

    小皇帝:想奶娘

    还有一更,18点左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