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31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自上次一阵颠.鸾.倒.凤之后, 苏阮已半月有余未与陆朝宗亲近, 因为白天那人忙于公务, 即便是晚间相见,那人也是与她盖着两条厚被靠在一处安歇,甚至于连句贴心话都没有时间讲便睡了。

    苏阮觉得, 成婚仅半月, 她与陆朝宗之间, 便出现了危机。

    小寒,初寒至, 天色却格外的阴冷。

    南阳殿内架起了两座炭盆,苏阮缩在暖阁里,脚下放置着一个脚炉, 手里捧着一个手炉, 角落处是燃着檀香的香炉。厚实的毡子被挂了起来, 将南阳殿遮的密不透风,暖如三春。

    “王妃, 早膳来了。”平梅端着手里的早膳, 小心翼翼的伸手撩开毡子进到暖阁内,将其置于苏阮面前。

    苏阮坐在罗汉床上,身上裹着青白色的袄裙, 脚上穿着素白的罗袜,踩在脚炉上。一张脸缩在镶着白毛的立领里,显出一截尖白下颚。

    她低头盯着面前平梅端过来的药粥,脸上显出一抹嫌弃神色, “平梅,这个东西还要吃多久啊?”

    这药粥味道有些古怪,虽不至于多难吃,但苏阮一连吃了半个月,实在是腻味的紧。

    “这,止霜姑姑未说。”平梅摇头道:“王妃,这是摄政王特意让姚太医配的药粥,听说养气补血的很,您多食些,也是没坏处的。”

    “不吃了。”一听平梅提起那陆朝宗,苏阮就立刻蹙眉道:“那人呢?”

    一大早上的就又不见了。

    “去御书房了。”平梅瞧见苏阮面色不好,赶紧道:“王妃,三夫人特差人过来,邀您去尝尝她新做的梅花饼。”

    “梅花饼?”苏阮抬眸,看了一眼庭院内盛开着的红梅,点头道:“那就去瞧瞧吧。”

    “是。”平梅出去让人准备轿撵,苏阮用完早膳就去了酒兮娘那处。

    酒兮娘住在一三进三出的院落内,庭院里种着许多梅花树,正是梅花盛开的时候,苏阮一进院子,就被那扑面而来的梅花冷香给包裹在了里面。

    梅香清冽,寒风扫过,入鼻微冷,幽幽淡淡的十分好闻。

    披着花色斗篷的苏阮抬脚步入庭院,远远就瞧见了酒兮娘从里头迎出来。

    “可把王妃盼来了。”酒兮娘伸手,牵着苏阮往里屋去,“外头太冷,咱们进屋说话。”

    “你这处的梅花真香。”苏阮跟在酒兮娘身后进了主屋。

    “都是梅香,哪里有什么稀奇的。”酒兮娘把女婢添置好的手炉递给苏阮,苏阮把那手炉拢进袖内,坐上暖炕。

    平梅抱着苏阮的斗篷退到外屋,有女婢端着杏仁茶过来,还有各式精致的小点心。

    苏阮垂眸看了一眼那梅花饼,眸色微惊道:“兮娘,你的手艺真好。”

    那梅花饼小小巧巧一团透着粉白,里头的梅花瓣都清晰可见。不仅味道闻着香,就只看上去都让人舍不得吃了。

    酒兮娘抿唇轻笑道:“俗话说呀,这要抓住男人的心,便要先抓住男人的胃。快尝尝看是否可口。”

    苏阮伸手,捻了一块梅花饼入口。梅花饼酥软,香甜可口,却又带着幽淡的冷香,真真是齿颊留香。

    轻缓的吐出一口气,苏阮觉得自己吃下这一块梅花饼以后,整个人喘气时都带上了几分香味,就像是吐着冷香味的梅花。

    “对了,还有这梅花香饼。”酒兮娘接过女婢手里的梅花香饼,一手掀开苏阮手里的手炉将其焚上,然后复又盖好。

    添了梅花香饼的手炉内有暖香袅袅而出,气味淡雅。苏阮原先用的一直是清泉香饼,寡淡无味,根本就比不上梅花香饼这散发着红尘香艳味的美人。

    “来,梅花酒。”酒兮娘拿出自个儿最擅长的梅花酒邀苏阮品尝。

    梅花酒不醉人,但苏阮却觉得自个儿有些醉,因为这梅花酒实在是太好喝了。

    “王妃,梅花酒入口冷冽,虽可治热痛之症,但多食也伤身。”抬手搭住苏阮还欲斟酒的动作,酒兮娘笑道:“王妃眉间似有愁绪?”

    听到酒兮娘的话,苏阮秀美的眉头更蹙紧了几分,有些犹豫该不该讲。

    “王妃不说,妾猜猜可好?”酒兮娘不等苏阮答话,便又道:“可是关于摄政王的事?妾再猜猜,可是王妃与摄政王之间犹如这梅花酒,愈饮愈寡淡?”

    “你怎知道?”饮了酒,苏阮说话便少了几分顾忌。

    酒兮娘轻笑,自斟自饮了一杯梅花酒后道:“妾相信,王妃与摄政王是鹣鲽情深的。只是这人嘛,吃多了同一种东西,难免寡淡,王妃不若试试别的味道。”

    “别的味道?”苏阮面色奇怪的看向酒兮娘,不是跟明白她的意思。

    “王妃随妾来。”酒兮娘起身,带着苏阮进到内室。

    内室是酒兮娘安寝的地方,苏阮随在她的身后,站到一黄花梨木的大衣橱前头。

    “王妃请看。”酒兮娘伸手打开衣橱,只见里头满满当当的都是各式衣裙,有些苏阮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王妃看错了,看这。”酒兮娘伸手拨开那衣裙,露出衣橱一侧面。

    苏阮探头看去,只见那衣橱上面绘制着羞人的图样,动作大胆,苏阮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瞧见苏阮这副瞪大双眸的惊恐模样,酒兮娘掩唇轻笑道:“王妃怎的吃了酒水,这胆子也这般小?”

    苏阮合上自己微张的小嘴,呐呐的转头看向酒兮娘,“这,这是……”

    “自然是让王妃与摄政王重修旧好的东西了。”酒兮娘弯腰,从衣橱内拿出一红本递给苏阮道:“王妃自个儿拿回去瞧,瞧好了再来寻我。”

    “你,你为何……”捧着手里的红本,苏阮就像是捧着一烧烫的火棍子似得,连说话都不利落了。因为她万万没想到,这酒兮娘看似温婉柔和,一副端庄模样,衣橱内竟然会藏着这种东西。

    “自然是有事相求王妃了。”酒兮娘也不避讳,直接就说出了自个儿的目的,“王妃若是用的满意,妾再说何事。”

    苏阮抿唇,把那红本重新还给酒兮娘道:“兮娘若是想以物换物,现下可直说无妨。”

    听到苏阮的话,酒兮娘的面色有一瞬怔愣,良久后才露出一抹苦笑道:“既然王妃不嫌弃,那妾便直说了。”

    屏退左右,酒兮娘与苏阮坐回暖炕上。

    “王妃知晓,妾无父无母,但不知王妃可知,妾在未到宋陵城前,做的是何事?”

    “何事?”苏阮觉得,这酒兮娘怕是要说出些什么让人震惊的事了。

    “妾在未到宋陵城前,久居陈郡,乃陈郡有名的花魁。”酒兮娘叹息着,眉目低垂,面色苍白。

    “花魁?”苏阮攥紧了手里的绣帕,压着声音道:“那,那……”

    “整个摄政王府内,除了王妃,还有一人知。”

    “……是那栽种梅花树的仆人?”苏阮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头立时就想起了这么个人。

    酒兮娘抬眸,面色微惊,“王妃早已知晓?”

    “我,我也是瞎猜的。”苏阮结结巴巴的道。

    酒兮娘叹息,“妾知道此事是纸包不住火的,只是没曾想,来的这般快。若是有的选择,妾也不愿去做那劳什子花魁呀,还不是为了吃上一口饱饭,谋个生路。”

    “那家仆威胁了你?”苏阮胡乱猜测着。

    “是。”酒兮娘点头,“他是原先青楼内的龟公,不知道怎的竟然进了这摄政王府做起了花匠。妾已然拿了许多银两给他,可他贪得无厌,妾也觉得厌烦。”

    “事到如今,兮娘你准备如何?”苏阮头一次碰着这种事,也是拿不准主意。

    “王妃是一府之主,妾盼着王妃能将那人打发了出去。”

    “可若是打发了出去,他出去乱说该如何?”

    “这……”酒兮娘面露难色,似是没想到这事。

    “这样吧,我先回去想想法子,你那处再拖拖?”苏阮试探性的道。此事兹事体大,若是处置不好可会搅得摄政王府内不安生。

    “好。”酒兮娘点头,“劳烦王妃了。”

    苏阮轻颔首,有些难以启齿道:“只是如此,也不是长久之计。”

    “妾知晓。”酒兮娘朝着苏阮点头,“待此事了,妾便与夫君坦白。”

    苏阮点头,未多说什么,正欲去时,却是被酒兮娘拉住了手把那红本塞给了她。

    苏阮捧着那红本,烫手山芋似得回了南阳殿。

    暖阁内,苏阮屏退左右,坐在罗汉床上举着红本,小心翼翼的翻开,只见里头密密麻麻的是用手写出来的东西,先是男人吃什么可以如何,吃了什么又会如何。后头是用彩墨绘出的男女,姿势扭曲怪异,看的苏阮面红耳赤。

    “王妃。”止霜躬身站在暖阁门口轻唤,苏阮赶紧把那红本塞到软枕下头,然后轻咳一声道:“进来吧。”

    “是。”止霜拿着手里的菜单进来,毕恭毕敬的递给苏阮道:“这是今日晚膳的单子。”

    苏阮伸手接过,略看了一眼之后开口道:“再加一个菜。”

    “是。”止霜垂眸,等着苏阮说话。

    苏阮面红耳赤的咬牙,良久后才蹦出三个字,“长生草。”

    止霜一愣,然后点头退了下去。

    苏阮大吐出一口气,仰头就倒在了罗汉床上。

    苏阮啊苏阮,瞧瞧你这出息!

    因为苏阮特意嘱咐了止霜将陆朝宗唤过来一道用晚膳,所以今日的晚膳,难得是两人一道用的。

    苏阮穿着袄裙坐在圆桌旁,一双眼盯在面前的长生草上,觉得那碧油油的颜色扎眼的紧。

    伸出手指将那装在青瓷小碟之中的长生草往一旁拨了拨,苏阮侧目一看,又觉得不满意,便将它与身旁的一碟杏仁豆腐羹换了位置。这样那长生草便在陆朝宗的右手边了,只要伸手便能夹到,不算刻意也不算违意。

    “王妃,摄政王来了。”平梅伸手撩开厚毡,穿着花衣蟒袍的陆朝宗身披大氅,风尘仆仆而来,夹带进一阵冷风。

    苏阮猛地一下起身,慌里慌张的看向陆朝宗,眼中透着一抹心虚。

    作者有话要说:  长生草就是韭菜

    下本《婀娜动人》(从寡妇到皇后vs从奴子到帝王)感兴趣的小可爱们点左上角专栏收藏一下哦~

    简介:

    李家有个嫁进门就守活寡的小寡妇,娇艳媚色,身段苗条,爬墙看上了隔壁的私生小奴子,开始了作天作地的乱勾搭。

    贺景瑞:你脸上是什么?

    苏霁华:qaq美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