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最新章节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47章 最新章节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宋陵城外的破庙里聚集了很多人, 苏阮踩着马凳下马车的时候正巧看到一男娃娃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饿, 饿……”男娃娃还小,连说都说不清楚,只知道抱着苏阮的小腿喊饿。

    苏阮看的心里头一阵酸楚,赶紧把马车里头的糕点递给了他。

    男娃娃捧着那白胖胖的糕点就往嘴里塞,噎的厉害也不愿意吐出来, 吓得苏阮又给他拿了一碗温奶过来。

    这些破庙里头的人显然对宜伦郡君已十分熟悉, 自觉的排队上前去领草药。

    苏阮伸手抚着怀里的男娃娃, 帮他擦了擦脸上的脏污。

    苏惠苒双眸酸涩的蹲在苏阮身旁, 用手里的绣帕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这仗真是打不得,瞧瞧,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苏阮敛眉, 没有回苏惠苒的话, 只伸手替男娃娃拍了拍后背。

    宜伦郡君分发完药草, 带过来一妇人。“王妃,夫人, 这是通政使乔邵军的夫人。”

    眼前的妇人梳着低调的妇人髻, 身穿松青色袄裙,浑身透出一股平和的温婉气息。但不知道为什么,苏阮却觉得这个乔夫人动作说话时有些怪异。

    乔夫人垂眸,动作轻缓的给苏阮和苏惠苒行了一礼,然后脸上露出一抹浅笑道:“早就知摄政王妃美名, 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常人。”

    苏阮抿唇轻笑,“皆是寻常人罢了,哪里不同常人了。乔夫人也是来分发草药的?”说着话,苏阮低头看了一眼乔夫人拿着几株草药的手。

    “是。”乔夫人不着痕迹的伸手拉了拉自己的大袖,然后缓慢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抚了抚苏阮怀里的男娃娃,脸上显出一抹迷蒙的悲切之情。

    “乔夫人?”苏阮奇怪道:“你怎么了?”

    乔夫人回神,轻摇头道:“只是觉得有些疲累了。”

    “我的马车在那处,乔夫人可上去歇息会子。”苏阮伸手指向自己的青绸马车。

    乔夫人摇头,撑着身子起身道:“那些衣物我还没分发呢。”

    顺着乔夫人的手指方向看去,苏阮瞧见那被叠在篓子里头的衣物,已然有难民上前排队,几个家仆正在收拾。

    “我们来帮你。”苏阮将怀里的男娃娃推给乔夫人道:“夫人帮我看管一下这男娃娃吧。”

    “好。”乔夫人显然极喜孩子,连想都没想就应了苏阮。

    男娃娃抓着手里的糕点吃的起劲,嘴上黑乎乎白稠稠的沾了一圈温奶。

    乔夫人侧身蹲在地上,一手按着腹部,一手帮这男娃娃擦脸,语气轻柔道:“慢些吃,别急。”

    苏阮和苏惠苒站到篓子后面给那些难民分发衣物。初春的天,风狂冷峭且寒气重,篓子里头都是厚实的袄子和棉被,而且摸上去手感极好,布料干净,一看就是新制出来的。

    宜伦郡君站到苏阮身旁,压着声音道:“乔夫人是个心善的人,只是可惜一直没有孩子。听说上月是有喜了的,可是后来见面又告诉我说是误传,大夫诊错了脉。”说到这里,宜伦郡君忍不住的叹息。

    苏阮侧眸看了一眼正抱着男娃娃细声细语说着话的乔夫人,语气轻柔道:“乔夫人如此心善之人,定然会如愿的。”

    “是啊,上天会善待乔夫人的。”苏惠苒接话道。

    篓子里面的衣物被褥都分发完了,但是却还有些人没有拿到,苏阮看了一眼瑟瑟发抖挤在破庙里的人,吩咐平梅去摄政王府内取些新的过来。

    陆朝宗拢着大袖站到苏阮身后,单手撑在面前的木桌子上,把苏阮圈在怀里。

    苏阮扭头瞪了陆朝宗一眼,抿着唇瓣不说话。

    陆朝宗俯身,语气沙哑的开口道:“我的阿阮还在生气?”

    “你那两只眼睛是装着好看的吗?”她当然还在生气。苏阮叉腰,转身面对面的跟陆朝宗站在一处,仰头看人时脖子拉长,露出一截纤细脖颈。

    “你站这么高,是故意的。”苏阮伸手,用力的点了点陆朝宗的心口。

    陆朝宗勾唇浅笑,语气散漫,“长的高才好,这样天塌下来的时候,我就给阿阮挡着,伤不了我的阿阮一分一毫。”陆朝宗说话时含着尾音,声音低缓诱导。

    苏阮下意识的面色一红,扭头朝着宜伦郡君和苏惠苒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只见那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远了。

    修长手掌伸出,轻抚了抚苏阮的面颊道:“我的阿阮怎么生气都这般好看呢,嗯?”

    “你就会说些好话哄我。”苏阮噘嘴,显然是消了气,只是还差个台阶下来。

    “只要能哄好阿阮,就算是插.我刀子都是值的。”陆朝宗双手搭在苏阮的腰间,把人抱到木桌。

    苏阮纤细的后背向身后的篓子处靠去,刺扎扎的戳在袄裙上。

    “你别压过来了。”声音细细的拽住陆朝宗的大袖,苏阮红着一张脸道:“这么多人呢。”

    “遵命,我的狐仙娘娘。”陆朝宗在苏阮绯红的面颊处轻蹭了蹭,然后把身上的大氅给她披在身上,把人抱下了木桌。

    双脚踩在铺着杂草的破庙地上,苏阮飘飘忽忽的站稳,纤细的身子斜斜靠在陆朝宗的身上。

    庙门口,刑修炜赶了马车来,搬来马凳让平梅下马车。平梅抱着手里的篓子,里面装着新制的被褥和衣物。

    乔夫人牵着男娃娃过来,面容微羞涩的与苏阮道:“王妃,时辰不早了,我要回府去了。”

    “好,乔夫人慢走。”

    乔夫人点头,蹲下身子与那男娃娃说了一番话后转身坐上马车离去。

    苏阮看着乔夫人的马车驶远,眸中显出一抹奇怪神色,她拽了拽陆朝宗的宽袖,压着声音道:“你觉不觉得乔夫人有些奇怪?”

    陆朝宗把脑袋靠在苏阮的肩膀上,下颚抵在厚实的大氅上轻蹭,鼻息间满是苏阮香甜的味道。“唔,腹部有伤,胳膊上和背部也有伤。”

    “伤?你怎么知道的?”苏阮震惊的瞪大了一双眼看向陆朝宗,“你不会是在胡言吧?”

    陆朝宗低笑,“那阿阮便当我是在胡言吧。”

    苏阮伸手狠狠拧了一把陆朝宗的手背,却被这厮捏着手塞进了胸口。陆朝宗的身上总是暖烘烘的很,就像是个天然的手炉。苏阮的手正冷,冰凉凉的贴在他的心口,就像一块滑溜溜的冷冰。

    缩在陆朝宗胸口处的指尖轻缩了缩,苏阮隔着一层细薄中衣点着他的心口。“乔夫人身上怎么会有伤的?是不是磕碰到的?”

    “磕碰到的话应该只是一两处,不可能浑身上下都有。”陆朝宗感觉着苏阮勾在他胸口处的指尖,呼吸渐沉。

    苏阮没注意到陆朝宗的变化,还在点着他的胸口轻抠,“那乔夫人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呢?”

    “此处难民居多,难免碰着些抢食抢物的。她一个妇道人家出来就只带了两三家仆,难免会被人觊觎。”

    “哦。”苏阮点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此事没有陆朝宗说的那么简单。因为如果是被难免袭击了的话,怎么可能身上的袄裙和头上的发髻还那么干净整洁呢?

    一个妇道人家的事,陆朝宗不放在心上,他反手把苏阮搂到怀里,贴着苏阮滑腻的面颊道:“阿阮,晚膳要用什么?”

    “晚膳回苏府去吃。”苏阮转头看向陆朝宗,抠弄的指尖突然顿了顿,然后赶紧把手给抽了出来。

    怪不得她觉得不对劲呢,她那抠的竟然是……苏阮面色臊红的扭头,指尖轻颤。

    “阿阮,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去吧。”不远处的苏惠苒派发完衣物,瞧见那还跟陆朝宗腻在一起的苏阮,无奈开口道:“母亲还等着咱们回去用晚膳呢。”

    “好。”苏阮点头,赶紧抽手推开那显出一抹意味深长神色的陆朝宗,然后面红耳赤的走到苏惠苒身边。

    瞧见苏阮那副羞赧模样,苏惠苒奇怪道:“阿阮,你怎么了?”

    “我,我有些热了。”拿着手扇了扇风,苏阮转身往自己的青绸马车那里走去。

    宜伦郡君抱着手里的篓子跟在苏阮身后,却是突然被假和尚伊白给拉住了胳膊。

    “你做什么?”宜伦郡君一副如临大敌模样的盯着面前的假和尚伊白。

    伊白和尚挑眉,伸手点了点宜伦郡君篓子里头的草药道:“那给你草药的人居心不良呀。这是断肠草。”

    “断肠草?”宜伦郡君一脸震惊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篓子,但是却发现篓子里面干干净净的哪里还有什么其它的药草。

    “真是傻。”伊白和尚伸手揉了揉宜伦郡君的脑袋,被宜伦郡君用力的撇开,然后唾骂道:“假和尚,骗子。”

    “啧啧。”假和尚伊白摇头,伸手点住自己的鼻子,神色认真的就像是在教牙牙学语的孩童,“来,跟着念,国师大人。”

    “国师?”听到伊白和尚话的苏阮和苏惠苒同时转头,面色震惊。

    伊白和尚拢袖拱手,朝着苏阮一拜道:“承蒙王妃关照。”

    苏阮蹙眉,自个儿可从来就没有关照过这假和尚。假和尚满嘴谎话的,哪里像是个出家人,除了一张脸简直是一无是处,而且这张脸看久了就让人觉得满是阴险猥琐气。

    显然,苏惠苒对于这假和尚的印象也是十分之不友好。要不是这假和尚拉着她家的那个出去吃酒,那个人至于现在还跪在院子里头嘛。

    宜伦郡君瞪着一双圆眼,因为这一月多的操劳,面颊都瘦了许多,透出几分美人的风韵来。

    伊白和尚看着面前的宜伦郡君,突然哑着嗓子开口道:“不知可有幸请宜伦郡君花前月下,笙歌夜眠?”

    “砰”的一下,苏惠苒朝着那伊白和尚砸去了一个篓子。“呸,你个花和尚!”拐着她的相公去吃花酒不说,还敢拐她白胖胖的宜伦郡君!

    苏阮更直接,拉着宜伦郡君就上了青绸马车,连个眼白都没留给这花和尚。

    伊白和尚挑眉,伸手摸了摸自己被篓子打到的鼻尖。唔,好似是太轻.浮了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女人,我来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