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书名: 我的老公是奸雄 第154章 作者:田园泡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替本王瞧瞧乔老夫人,老眼昏花的, 连哪个畜生害的她都不认识。”陆朝宗冷笑道。

    “是。”姚太医上前, 替乔老夫人把脉, 然后又给她看了看脖子处的伤。“乔老夫人,您这口牙是被打掉的吧?还有这只耳朵,是不是也听不真切了?”

    乔老夫人惊惶的看向乔邵军, 乔邵军转头,一言不发的看着乔老夫人。

    乔老夫人赶紧摇头, “这牙是,是它自个儿掉的, 耳朵, 耳朵也是自己坏的……”

    “乔老夫人, 您这分明是外力所致。”姚太医打断乔老夫人的话, 然后朝着陆朝宗道:“王爷, 臣先前为乔夫人把过脉, 乔夫人的右手使不上气力,最多只能简单的握个碗筷, 是万万不可能有力气掐出这样的痕迹的。”

    姚太医一手指向乔老夫人脖颈处的手掌印子,一手指向乔邵军道:“依照老臣看, 这手掌印子怕是乔大人的。”

    “胡言!”乔邵军被激怒,他愤怒指向乔夫人道:“兴许是她拿左手掐的呢!天色昏暗的,又是那般的情景, 我看错了也实属平常。”

    陆朝宗低笑, 看向乔邵军的目光显出明显的鄙夷神色, “乔大人也真是厉害,这拿左手掐人都能掐出右手的模样。”

    右手掐人和左手掐人的手指方向是相反的,即便是真有人脑子有病用左手反着手掐,那小手指的方向也是向上,而不会向下。

    陆朝宗不必解释,只这么一句嘲讽的话,就将乔邵军说出的辩白话语变的苍白无力,但他却依旧在硬撑。

    “是我亲眼所见母亲被这毒妇所害,摄政王你若是想偏袒,也实在是太牵强了!”乔邵军脸红脖子粗的还在使劲辩解,甚至心急的顶撞陆朝宗,却不知这副模样的他才最是牵强可笑。

    苏阮朝着乔邵军轻嗤一声,单手搭在圈椅的扶手上轻敲了敲。

    陆朝宗站在苏阮身旁,朝着乔邵军的方向走了一步。

    陆朝宗身形高大,又练武多年,比起乔邵军这种读书人,气势不知强了多少倍。

    “呃……”被陆朝宗一手掐住脖子,乔邵军使劲的挣扎。

    “既然乔大人不信,那本王就亲自掐给乔大人看看,看这左手的掐痕和右手的掐痕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陆朝宗慢条斯理的说着话,脸上显出一抹嗜血的笑意。乔邵军被陆朝宗掐的直翻白眼,双腿离地,眼看一口气就要喘不上来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都是老妇人的错,都是老妇人的错……”乔老夫人从一旁的宽椅上跪下,朝着陆朝宗使劲磕头,“大人饶了我儿吧,老妇人给您赔命,求大人高抬贵手啊……”

    看着那满面悲怆伏跪在地磕头的乔老夫人,苏阮冷声道:“你的儿是儿,别人的女儿便不是人了吗?你为了你这个畜生儿,就宁愿毁掉乔夫人吗?”

    乔老夫人转头,又朝着苏阮磕头,“王妃饶命,都是老妇人的错,求王妃饶过我儿吧,老妇人给您赔命!”说完,那老妇人也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一股子劲,直接就朝着不远处的柱子撞了过去。

    幸亏刑修炜眼疾手快的把人给拉住了,不然这老妇人看样子今日还真是要血溅大理寺了。

    陆朝宗猛地一下将手里的乔邵军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住他的手腕道:“姚太医,瞧瞧乔大人这手,与乔老夫人脖子处的掐痕可一致。”

    “是。”姚太医应声,抓住乔邵军的手印到乔老夫人的脖子上,然后与陆朝宗道:“确是吻合,一丝不差。”

    “好。”陆朝宗轻笑颔首,然后转头看向那大理寺钦褚大人道:“褚大人,当时乔老夫人被掐,主屋内只有三人,这犯人不是乔夫人,那您说这犯人是谁呢?”

    褚大人面色惨白的看了一眼晕厥在地的乔邵军,蠕动着嘴勉强扯起一抹笑道:“摄政王英明神武,为乔王氏洗脱冤屈,实乃在世之青天大老爷。”

    “青天大老爷不敢当。”陆朝宗漫不经心的掀开眼帘看了一眼面前的褚大人,然后突然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对了,乔王氏好似还有话要说。”

    褚大人低头看向乔王氏,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乔夫人跪在地上,哑着声音道:“我平日里,素与一些夫人交好。因我不言不语的,所以那些夫人便愿意与我说些事。”

    说完,乔夫人突然挺直身子,抬手指向面前的褚大人道:“褚大人,您半年前失手打死了一小妾,埋在后院的梅花树下,你可还记得?”

    褚大人面色惨白的往后猛地一步,呲目欲裂。

    “还有参知政事的夫人,吃醉了酒后曾与我言,参知政事贪污前年赈灾粮款,五百万两。中书省参议扬大人,为包庇一外室,恶逆大不敬,打杀姑舅,却对外言其是暴毙身亡……”

    乔夫人低垂着脑袋,声音沙哑的说着话,语气平稳,好似不知自己说的这些话,足以毁掉小半个朝廷。

    苏阮坐在圈椅上,小心翼翼的拉了拉陆朝宗的宽袖。陆朝宗挑眉,抬眸看向那书办道:“都记下来了?”

    书办坐在书案后面,额上满是冷汗,“记记记,下来了……”

    褚大人面色惨白的靠在身后的柱子上,浑身发颤。

    陆朝宗抬手,那些候在外面的锦衣卫一拥而上,直接就将褚大人给按在了地上。“褚大人,你后院梅花树下确是有一女尸骨,本王暂且将你收押,容后再审。”

    “王爷,本官是冤枉的啊,王爷,求王爷明察啊……”褚大人被锦衣卫硬生生的拖走。

    “把这坨东西也带下去吧。”陆朝宗伸腿踢了踢乔邵军。

    乔老夫人扶趴在地上,哀嚎痛哭,使劲的想要去抓乔邵军的手,却是被锦衣卫给粗鲁的扯开了胳膊。

    乔夫人跪在一旁,抱紧了自己的右手。苏阮从圈椅上起身,将乔夫人从地上扶起。“乔夫人,你日后有何打算?”

    乔夫人抬眸,看向面前的苏阮,脸上显出一抹笑,“我哥哥来接我回家了。”

    “你哥哥?”苏阮微惊道:“这么快?”

    “是。”乔夫人点头,转身朝着陆朝宗行上一礼道:“多谢摄政王。”

    苏阮侧眸瞧了陆朝宗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乔夫人,突然恍然大悟。她还想着那些什么参知政事,中书省参议什么的夫人怎么可能真与乔夫人说这种事,原来这罪魁祸首在这呢。

    乔夫人随娘家哥哥回去了,乔府这事也算是了了。

    “阿阮。”坐在青绸马车中,陆朝宗捏着苏阮的手轻勾,“今日里在芊兰苑内,罗汉塌旁说的事,可还当真?”

    苏阮斜睨了陆朝宗一眼,装蒜道:“说的什么事?我与你能有什么事。”

    “阿阮不记得了?”陆朝宗挑眉。

    苏阮伸手推开陆朝宗的手,整理了一下裙裾道:“我忘性大,记不得了。”

    “那我就让阿阮好好想想。”搂住苏阮的腰肢,陆朝宗把人箍在身上。

    苏阮撞到陆朝宗的心口处,发髻都被撞歪了。

    青绸马车一阵颠簸,苏阮单臂环住陆朝宗的脖颈,漆黑墨发轻扬,飘飘荡荡的就像是阳春细柳。

    苏阮低头,看着自己踩在陆朝宗皂角靴的脚,不禁又暗使了一分力,然后又用脚勾住了他的脚后跟。

    陆朝宗低笑,将苏阮箍的更紧。

    宽大的街道两旁,已有细柳抽芽,那嫩芽极嫩,带着蕊黄芯子,看上去硬戳戳的触上去却是软的,乍眼瞧上去生机勃勃的一片。

    刑修炜在外头赶着马车,听到里面的动静暗敛下面上神色,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平梅。

    梳着干净发髻的平梅露出光洁额头,穿着一身嫩绿色的细薄袄裙,身子随着马车轻颠,脚下裙裾轻漾,显出穿着绣鞋的脚。

    青绸马车从苏府角门处驶进,然后直接停到了芊兰苑内。

    平梅站在马车旁,等了许久也未见苏阮和陆朝宗下车。

    “平梅姑娘,还是先与我一道去饮碗茶吧。”刑修炜伸手,拦住平梅欲掀开马车帘子的动作。

    平梅转头看了一眼刑修炜,面露疑惑。

    刑修炜轻笑,附耳在平梅耳边说了一句话,平梅霎时便放下了自己触到马车帘子的手,然后赶紧转身随刑修炜进了一旁的茶室。

    小半个时辰后,陆朝宗大敞着衣襟,将怀里被包的结结实实的苏阮给抱下了马车。

    苏阮缩在陆朝宗怀里,面颊坨红,纤纤素手松松的拉扯着陆朝宗的大袖,指尖粉嫩,透着媚色。

    将苏阮带进主屋内室,陆朝宗将人放置罗汉塌上。

    苏阮勉强睁开一双眼,扯住陆朝宗,声音软绵绵的道:“混蛋。”

    陆朝宗俯身,笑着凑到苏阮的耳旁,“傻阿阮,七情六欲中,食欲最为凶残。”话罢,陆朝宗帮苏阮盖好薄被,然后起身出了主屋,唤丫鬟进来伺候。

    大汗淋漓了一场,陆朝宗浑身神清气爽,哪里还有那昨日里半点的发热迹象,都在刚才马车内一身大汗的给一道挥发掉了。

    只不过可怜了苏阮,昨晚因为乔夫人的事没怎么睡好,今日又被陆朝宗一阵折腾,不剩半点子力气,被平梅搀扶着下榻,才勉强去了净室。

    乔府一事牵扯出许多朝中官员,陆朝宗这几日又繁忙起来,苏阮连着几日都没瞧见他的影子。

    一日晚间,苏阮刚刚用完晚膳,就听到垂花门处传来苏惠苒那中气十足的声音。自嫁给厉蕴贺后,苏阮觉得她那大姐真是连脸皮子都不要了,说话动作与一直随在厉蕴贺身旁的天武将军李阳飞十分相似。

    “阿阮!”

    “大姐,可用过晚膳了?”苏阮从绣墩上起身道。

    “气都气饱了,还用什么晚膳。”苏惠苒皱眉,端起圆桌上的一碗凉茶直接就灌进了肚子里头。

    “大姐,可是厉将军又惹你生气了?”苏阮探头道。

    苏惠苒扭头,气呼呼的猛拍了一把圆桌。“那个混蛋总是跟着花和尚往烟花巷子里面钻,也不知道那里头有什么勾人的东西,一天到晚的回来身上都带着脂粉味。”

    苏阮抿了抿唇,不知道该如何劝苏惠苒。

    其实在苏阮看来,这厉大将军去花街柳巷应该不是去寻花问柳的,大致是要办什么事。不过这话苏阮不好说,因为那时候陆朝宗宿醉杏花楼,她心里头真是气得都要炸了。

    “阿阮!走,咱们也去南风馆。他们男子能去烟花柳巷,咱们女子也能去南风馆找男人!”说完,苏惠苒不由分说的直接就拽着苏阮出了芊兰苑。

    宋陵城内的杏花楼被苏阮给拆了,只剩下一家南风馆。自上次内战后,南风馆歇业,直至前几日才刚刚重新开张,而且听说还新来了许多的好货色。

    苏惠苒雄赳赳气昂昂的领着一副瑟缩模样的苏阮往南风馆里头去。

    “大姐,咱们还是回去吧。”苏阮使劲的拽住苏惠苒的胳膊,面色焦躁。若是让陆朝宗知晓自个儿来了这南风馆,那这南风馆怕不是要被拆,而是要与她一般尸骨无存了。

    “怕什么!把脑袋抬起来!”苏惠苒心里头还存着气,抓着苏阮的力气极大,直接就半拎半托的把人给带了进去。

    苏阮躲在苏惠苒身后,看着那一身宽袍的老板敷着脂粉,笑眯眯的迎上来,身上带着浓厚的脂粉气。“两位夫人可是头一次来?不知是要听曲呢,还是……”

    “把你们最好的小倌都给我叫过来。”苏惠苒豪气的挥手,从宽袖内掏出一大叠的银票。

    那老板瞧见银票,一双眼都亮了,赶紧让那些小倌出来招呼。

    “大姐,你哪处来的那么多钱啊?”

    “那混蛋背着我藏了私库!”苏惠苒说完,伸手搭住一个路过小倌的肩膀。

    苏阮眼看那些涂脂抹粉的男子围上来,赶紧缩到了苏惠苒身旁,然后使劲的推开那触上自己胳膊的小倌,“再碰一下,当心你的狗爪子。”

    那个小倌被苏阮陡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旁边站了站。

    眼前终于干净了,苏阮转头想寻苏惠苒,却发现这个女人一手挽着小倌,一手拎着手里的酒壶正在被推搡着往楼上去。

    “哎!大姐。”苏阮急匆匆的追上去,听到苏惠苒在大吼,“鸟,我要看鸟!”

    苏阮伸手拉住苏惠苒,看着她只片刻就酒气熏天的样子,无奈扶额道:“回去再看,回去就给你看。”

    “不,我现在就要看。”苏惠苒伸手抓住一个小倌,然后盯着他嘻嘻笑道:“鸟,给我看鸟……”

    那小倌面红耳赤的低头,声音嗡嗡道:“在,在这处不大好吧。”

    苏阮瞪眼瞧向那小倌,面色大惊。到底是什么鸟啊!

    “大姐,回去吧。”苏阮可怜兮兮的拽着苏惠苒,可却根本就拽不住吃醉了酒的苏惠苒。

    苏惠苒拥着小倌往楼上去,却是突然瞧见了那靠在栏杆处的男子,然后歪头笑道:“这不错,就要他了。”

    苏阮顺着苏惠苒的手指方向看去,一瞬就瞪大了眼。

    那不是……厉蕴贺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的老公是奸雄相邻的书:道法虚空恃宠而骄[快穿]苏你一遍又一遍[快穿]我的命中命中孬魔邪圣狂傲武神内求胜之路亲爱的玛丽苏[穿书]重回1988绝色倾城:祸水妖夫太难缠盛气凌妻蜜爱成婚:腹黑老公傲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