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鬼剜心

【书名: 夜幕杀机 第252章 鬼剜心 作者:没有彩蛋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活色生枭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造谣生事,把他们都抓回局子里去。”

    信义药物集团大楼前,几名剃着光头穿着僧袍的男子低头站成一排,双手均被拷上了手铐,刑侦队长葛广明在一旁手插着腰,指挥手下将这几名宣传宗教信仰的信徒押进了警灯闪烁的警车。

    刑侦队长的支线任务是破坏3起在宁江市中发生的宗教宣传活动,这任务做起来没太大难度,葛广明早在宁江公园就搞定了第一个宗教宣传组织,现在也顺利的破获了第二个,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将整个支线任务完成。

    葛广明乘坐电梯上了信义大厦12楼,径直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王富春的尸体还完好的保留在原地,以蜷缩姿势侧卧着,水肿的尸体看起来像是溺水死亡后的模样,皮肤呈灰白色泽,身下还有着一圈水渍。

    另外,办公室内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办公桌上摊着资料文件,座椅物件都整齐的摆放,能看出在案件发生时,凶手和死者之间没有发生肢体方面的冲突。

    “现场没人动过吧?”

    刑侦队长还是回头找助手确认了一下。

    助手摇摇头,葛广明便又提出想要看看王富春最近有跟什么人接触过——这是他在上一起案件中发现的破案捷径。

    在此之前,他已经拿到了金兰心和陈升两人的接触者名单,他发现不止一人同时出现在这两人的名单内,但仔细盘问助手这几人和死者之间关系时,却又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现在,当助手把王富春的接触者名单拿过来时,犯罪嫌疑人立刻就被葛广明筛选了出来,因为同时列入到三张接触者名单中的人只有一个,是一位名叫‘周琛明’的男人。

    “这个周琛明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扮演葛广明的冷面压抑下内心的喜悦,继续询问助手。

    “他是这所医药公司的药物研发负责人。”助手看了一眼手上的资料,回答道:“信义集团出品的1号药便是这个周琛明周教授研发出来的。”

    “哦?那他和另外两名死者呢?他们之间都有什么联系?”冷面急忙追问。

    “死者金兰心和周琛明同住在同福小区16栋,是一栋楼的住户,而陈升曾经做过周琛明的学生,两人是师徒关系。”

    “那么就没错了,这个周琛明,应该就是本次连环杀人案件的幕后凶手!”

    刑侦队长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郑重的敲定了犯罪嫌疑人。

    这时候负责尸检的警员也已经工作完毕,又将一小袋黑色的粉尘递交给了葛广明,说是从死者的鼻腔中找到的。

    “每个死者都是中了这种致幻粉尘而死,看来这是杀手的主要行凶手段啊。”

    冷面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样东西,继而,他又想到了一起进入游戏的其他3名逃生者玩家。

    他们不清楚彼此的身份,但可以肯定的是,除却一开始就死亡的金兰心,陈升和王富春这两名受害者都是逃生者扮演的角色,杀手应该是掌握了某种辨别逃生者身份的方法,然后再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进行处决——这点从三名受害者各不相同的死亡方式就能看出。

    “一点做为都没有,就直接被杀手给杀害了,还真是两个饭桶啊!”冷面对先死亡的两位逃生者表达了内心的鄙视,却全然忘记了正是这两名队友的死亡才促使了他如此迅速准确的锁定凶手。

    “不知道剩下的那名逃生者扮演的角色是谁,现在处于什么位置?但不管怎样,他现在都应该感谢我了,因为凶手即将被我捉拿归案。”

    吩咐手下去查出周琛明的家庭住址,习惯活动的场所等,冷面已然信心十足,剧本模式就是这样,有时候分配到的身份比较好比较强势,那逃生者的存活几率肯定就比其他人大上不少。

    ……

    “爸爸,你要做什么?我可是你的女儿……”

    面对绝境,阳花之语依然硬着头皮强撑,她觉得这时候可以采取主动开口来逆转自己被动的趋势。

    “那份遗嘱,你并没有交给律师对不对?”

    阳花之语指着放在办公桌上的遗嘱,他觉得这个时候可能需要分散一下对方的注意力,索性就把话题又引回到遗嘱上来。

    “你原来打开了那个保险箱?”

    夜枭对面前这个扮演女儿周雅美的逃生者玩家略微有些刮目相看了,寻常的玩家想要发现嵌在书架后面墙壁中的保险箱都存在一定难度,更别说将保险箱的密码也一并破解出来。

    “爸,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的外甥女妞妞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最直系的亲属还不如一个领养来的外姓人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更重要?”

    周雅美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起来,角色代入感很强,演的相当投入。

    站在她对面的周琛明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摇着头。

    “结束你的表演吧,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矛盾,要杀你,是我必须要完成一件事的前提。”

    杀手完全识破了女逃生者的意图,可如若不是夜枭具备了解剧情这层优势,或许他在面对阳花之语声情并茂的表演时,会中对方的干扰,然后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行凶目标。

    可恶啊!为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怎么说我也是首都艺校表演系的高材生,演的都这么卖力了,居然还是欺骗不了他?

    阳花之语内心是有点崩溃的,在之前遇到这种需要角色扮演的剧本场景,她引以为豪的演技总能如愿的欺骗对手。

    这里是三层楼,现在又是白天,或许可以……

    干扰杀手让其犹豫不决的计划走不通,阳花之语立刻又想到了其他方法。

    这样就算我死在了这里,你这杀人凶手也会因为被曝光而无处可逃!

    打定这个主意的阳花之语一咬牙,控制着周雅美跌跌撞撞扑向房间窗户,边跑边大声的喊叫:“救命啊!杀人啦!”

    但她还未来得及靠近窗户,杀手的周琛明便像是早早看穿了她的套路,前先一步的走到了她的必经之路上,手臂一扬,一股粉尘扑面而来。

    “咳咳咳……”

    这是什么东西?

    阳花之语剧烈咳嗽了起来,一阵头晕目眩紧跟着袭来,她前冲的势头一歪,整个人撞在了旁边的书架上,双手胡乱挥舞,把书架上的书都扒拉下来一堆。

    逃生者觉得自己眼前的景象在开始逆时针打旋,正在缓步靠近自己的‘老父亲’周琛明变成了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正发出渗人的‘桀桀’笑声,朝着自己俯下身来。

    阳花之语恐惧的想要呐喊,但声音到了喉咙却怎么也发不出去,喉咙眼上就像堵住了一块石头般沉重。

    ‘恶鬼’靠到近前后,朝地上的阳花之语伸出了干瘦如枯骨般的手,狰狞的面孔露出了精神病人般的狂热,双目充血赤红一片,模样比一开始更吓人三分。

    它的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刀刃上不停的滴落血液,刀尖对准了阳花之语的胸口,比划了两下,仿佛在寻找最合适的落刀点位。

    阴森渗人的笑声持续在耳畔回荡,令阳花之语感到头皮发麻毛骨悚然,惊吓到了极致,却连喊叫都不能发出,这种无助感觉让女逃生者绝望透顶。

    刀,终于落了下来。

    心口的那一抹冰凉像水波中的涟漪一般逐渐扩大开来,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人从自己体内被剥离了出去。

    胸口空落落的,被人夺走的是心——是周雅美的心脏!

    阳花之语直到这时候才恢复一丝清醒意识,疼痛在超出承受界限后会被系统屏蔽,但即使没有痛觉,她也无法直视那种自己被杀害时逼真血淋淋的场面。

    因此她始终闭着双眼,不敢再看杀手行凶的后续步骤,直到半分钟后,眼前变成了朦胧的结束界面为止。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夜幕杀机相邻的书:梦幻游龙惊天变末世系统之永夜小公主被拐走后在遗忘的时光里相遇九天神龙诀金屋藏娇:缠缘错爱日日宠